看看中文 > 都市小说 > 仁手邪妃倾世心 > 章节目录 第22章 朋友,老子罩着你1
    凌嫣然这一说,立刻有人想起一件事。

    说起来,嫣然姐姐,将军夫人贵体可好些了?

    多谢关心,娘已经能进食,下地走走了。娘若不好,我也不能安心来这里参加春猎会呀。有些欣慰的笑了一下,这真得感谢浮屠阁的神医并非浪得虚名。

    立刻有人七嘴八舌感叹起来。

    将军夫人病重成什么样子,她们中不少人随母亲去探望时都见过,那可是整个御医院的御医都无可奈何的啊!

    浮屠阁神医竟真有如此神奇……

    一贵公子嗤笑道,医术神奇,个性也够神奇的。你们是不知道,三天前凌五小姐求医,那神医态度有多恶劣,我可是亲眼见到的……也亏是凌五小姐善良脾气好,不和那神医计较。否则,那神医就是有天大的本事,一介白衣,也别想在京都混下去。

    对了,这位就是凌三小姐吧?你的命是那神医救的,你和他在一起时间又长。那神医平时对谁都是那么狂傲不给面子的性子吗?贵公子自来熟的好奇的问。

    这一圈只有百里绯月一个他不认识的人,又见先前上官洵喊她凌三小姐,想必就是了。

    百里绯月淡淡瞥了他一眼,我和你不熟。无可奉告。

    她没必要和这些人逢场作戏。

    那边上官洵心底有些黯然,果真是阿婧的性子。

    贵公子碰了满鼻子灰,自认为一个男人不和一个女人计较。

    讪讪的转移话题,总之,我是不想求在那浮屠阁神医门口去的。哎呀,走走走,不是春猎会么,我们一群老爷们坐在这里坐享其成算怎么回事。打猎去!

    强行拉起几个同伴,策马往树林深处去。

    这贵公子的话,听在别人耳里,就起了其他心思。

    人吃五谷杂粮,哪有不生病的!

    就她们这一堆人里,就有两个家人正在生病的。

    其中一人的眼睛,时不时就往百里绯月身上瞟。

    真是!

    她怎么没第一时间想到这茬呢!

    凌嫣然去浮屠阁求医的事,这两天在京城传得沸沸扬扬。也听说了五年前凌府那位三小姐遇到山贼被神医所救之事……

    先前看到这凌三小姐,只顾着去想她是不是被山贼糟蹋过,居然没想到,她,应该可以找到那神秘的浮屠阁神医!

    后悔得肠子都青了!

    她之前怎么就避开了呢!应该主动靠近她坐!

    好在现在也不晚。

    不动声色换到百里绯月身边,露出亲近的笑,凌姐姐,我叫司蕾,父亲官拜都尉中郎将,说起来,我们都是将门之后呢。凌姐姐平安归来,以后可要多走动走动啊。

    百里绯月算是明白了。

    原来凌嫣然的大招在这儿。

    司蕾很热情,在旁边渣渣不停的聊京都的八卦。美名其曰最快帮她熟悉环境。百里绯月不咸不淡的应和着。

    司蕾终于说出目的,凌姐姐,我表哥身体一直不好,到处求医都说只能慢慢养。可一个大男人怎么能一辈子就这样躺在床上呢,你说对不对?凌姐姐你和浮屠阁神医很熟吧,只要凌姐姐给牵条线,能让我找到神医,妹妹一定备最好的谢礼给凌姐姐!

    抱歉,我帮不了你。百里绯月依旧淡淡的。

    凌姐姐,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呀!这是好事,又不是坏事。对神医,我们也会重谢的。于他也不亏呀。凌姐姐还有什么顾虑呢。

    神医有神医的规矩,我只是他曾经的一个病人。没权利干涩神医的私事。

    她百里绯月不是回京城来救死扶伤的。

    何况这种明显有所图得理所当然的人,和凌嫣然有什么分别?

    她凭什么帮她?

    再说了,她神医那个身份目前来说,使命基本完成了。

    再用神医的身份和这些人接触下去,并没有太大好处。

    果然,司蕾显然不是什么有耐心的人。骨子里也没把百里绯月这个将军府庶女放在眼里。

    语气有些变了,凌姐姐是无论如何不愿意帮这个忙了?

    这就搞笑了,威胁她?

    百里绯月似笑非笑斜睨她,不愿。

    凌姐姐就能保证一辈子不求人!

    求呀,不过,她笑了笑,我估摸怎么都求不到司妹妹头上去,你放心。

    司蕾气得俏脸通红,好,好得很!又不屑笑了声,本来看在嫣然姐姐的面子上,我不想说这些。可凌姐姐这么给脸不要脸,呵呵呵,不过是一个被山贼糟蹋过的,在这里架子倒是端得高!给你几分薄面,叫你一声凌姐姐,还真把自己当个人物了!

    切,上一刻还在凌姐姐长凌姐姐短,一看人家不愿意,话就说得这么难听了?

    坐在对面一直没参与她们任何事,只管吃鹿肉的少女实在听不过去了,嘲讽的出口。

    虽是少女,脑袋上却什么首饰都没戴,就一根发带把长发高高扎起。

    衣服也是男人穿居多的青色。

    那张脸倒是生得不错,只是这打扮,怎么看怎么不像爱娇爱俏的小女儿。

    司蕾看过去,我道是谁。原来是你这个乡巴佬。慕青,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想的什么,谁不知道你家里祖母病重多日药石无医?装得这样儿,是想赢得她的好感,好叫她帮你找神医么?

    呸,你说个毛!老子祖母是病重,可不关这个的事!老子纯属看不惯你这不帮你就翻脸的傻/逼德行!抱打不平懂不懂?!

    看不惯我?司蕾被骂得尖叫,你一个天天和死人和尸体打交道,满身尸臭味的烂咸鱼,敢骂我?信不信我撕了你!

    哟哟哟,来呀,来呀。瞧瞧,啧啧,司蕾你不就是这样儿么。欺弱怕强,欺软怕硬,老子怕你才有个鬼!

    司蕾气得跳脚,还真不能碰上去撕慕青。

    嫌弃她和死人打交道晦气。

    你简直有病!

    慕青得意洋洋,一副老子就是有病,你有本事来咬我的欠抽模样。

    百里绯月早就注意到慕青这个与众不同的大家小姐了。

    她来京都一年,也隐约听过这人的名字。

    父亲是刑部右侍郎,四年前蜀地调任到京的。

    这位右侍郎,长得颇为俊雅,还是个痴情种子,府中无通房无小妾姨娘,只有一位夫人。那夫人又只生养了慕青一个。

    京都人说起这位右侍郎,都是满眼崇拜。好官,还痴情!说起这位右侍郎的女儿慕青,又是一声叹息。

    这慕青好好的千金大小姐不当,愣是喜欢和自家爹一起钻研各种案子。

    往往第一时间挤到案发现场,一个姑娘家,总是和血呀,刀呀,尸体呀打交道。性子也不和顺,胆大不怕事。

    听说她胆大包天得就连当今圣上的面子都不给!

    一口蜀地的方言能气得人昏死过去!

    你说愁人不愁人?

    此刻百里绯月实在没忍住,笑了声。

    老实说,她挺喜欢慕青这样的性子,倒不是慕青出口帮了她。而是这慕青吧,说话直得一根肠子通到底,脑子胆子都有,还真有几分合她胃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