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中文 > 都市小说 > 仁手邪妃倾世心 > 章节目录 第39章 亲事,惠贵妃召见1
    百里绯月走了两条街,蓦的回头。

    跟了两条街了,不累么?

    一个黑衣女子缓缓走了出来,手中长剑出窍,寒气逼人。

    百里绯月勾情的眸子微微眯了眯,原本没什么表情的脸上,霎时间笑了起来,这一笑,颇具风情。

    原来这就是你们对待救了你们主子恩人的态度?笑弯的美目扫了眼黑衣女子,还是说,你以为这样能奈我何?

    你看了主子的脸,只有死。黑衣女人冷冰冰的说。

    哈,我不止看了你家主子的脸,我还摸了他的胸,拉了他的手!咬我呀?

    你!

    我怎么?百里绯月勾唇笑得很是灿烂。

    却已不见妖娆,只见嗜血的残忍。

    识相的,给我滚远点。我现在赶着回家,没空搭理你们。呵,你武功确实很高,但你可以试试,是你的剑速度快,还是我的毒药快!

    话落看都不在看对方,径直离开!

    百里绯月身影消失后,站在阴暗处的黑衣女子这才收回眼,转身准备回客栈。

    却猛不然看见另一名黑衣人!

    黑衣女子只迟疑了一瞬,没理那个黑衣人,从他身边走过。

    逐月!

    黑衣女子被叫,站住了身形。

    没有说话,只是抿着唇盯着他,眼里闪过一丝被抓包的尴尬,但也只是一瞬而已,极快就消失了踪影。

    逐月,你该知道主子的规矩。走出来的黑衣男人不是别人,正是先前问长孙无极要不要解决掉百里绯月的追风。

    黑衣女子逐月,闻言抿住的唇绷紧了一些,面色也难看了起来,不用你提醒,只要是主子说过的话,我统统记得!

    那你就该知道,主子没说动的人,你连动她一根头发丝的念头都不能有。追风不管她说的话,还是冷声将规矩说了出来。

    他和向阳、落日、逐月三人几乎是一起长大,经历生死的战友,似朋友,也似亲人,逐月心里那点对主子的念想,他也是隐约知道的。

    主子身边一直没有出现过女人,甚至床伴,而逐月也一直没有对主子有超越主仆的行为,所以这么多年,两者都相安无事,没有出现任何的偏差。

    但,追风看得出来,主子对逐月,就只是下属而已,没有别的一丝感情,显然以后也产生不了别的心思。

    追风深知主子的性格,若是逐月当真做了不可挽回的事情,只怕主子是要……

    主子若想取她性命,她的尸体早就凉透了。主子让她活着,你就不能自作主张。哪怕刚刚只是试探!他又一次说。

    我的事,不用你插嘴,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逐月不想继续站在这里跟追风对视,扔下一句,转身就要离开。

    派人跟上她了吗?

    逐月脚步顿了下,她知道追风问的是谁。

    我办事从来不失手。逐月头也没回的说了句,转身就消失了。

    那个女人,即便主子没下令查,她也一定要查的!

    她要看看,那个女人到底是用了什么法子,才能完好无损的靠近主子,最后还活着离开!

    她要瞧瞧,那个女人到底特殊在哪里!

    追风盯着逐月消失的身影,微微蹙了蹙眉,最终身影一闪,消失了踪影……

    半个时辰后。

    书店姬掌柜上楼的时候,百里绯月已经去了脸上的易容,换成了带疤痕的‘凌婧’的脸。

    少主回来得有些晚。

    别提了,药草没了。顺手管了点闲事,还被尾巴跟踪了。这些尾巴可不是我们府里那些尾巴,花了点时间才甩开。摊摊手,唉,我今天出门一定没看黄历。

    姬掌柜冷淡的面容抽了抽,能让少主都‘花了点’时间,是哪方的人?

    哪方的人?

    想到什么,百里绯月问,姬掌柜,城门口禁卫军在查谁?

    啧啧,不会真是那个紫眸男人吧?

    具体不清楚,好像是抓什么刺客。

    抓刺客?

    百里绯月微微拧眉,先前温泉边围住紫眸男人那些黑衣人,虽然个个蒙面,刻意在隐藏身份,但是动作整齐划一,绝对不是一般的江湖杀手之流。

    那么整齐的动作,显然训练有素,只可能是官兵之类的人!

    再想想他们说的话。

    那么,被官兵追杀的紫眸人,难道是朝廷什么对立组织阵营的人?

    那些禁卫军果然是在找紫眸男人?

    罢了,罢了,她想这些做什么。

    以后也没机会遇到了。管他什么身份呢。

    百里绯月没想到,刚回府,就有一个巨大的惊喜等着她!

    大厅里坐着神情严肃的凌晟,还有因为李氏被下了当家主母的掌事权利,禁在自己院内后,这凌府总还需要人打理,而提拔起来暂时管事的柳姨娘。

    柳姨娘身边的大丫鬟捧着一套崭新的衣裳。

    爹?

    凌晟点头,嗯,坐。又随口问道,今天回来得这么晚,是医馆有事么。

    哦,没有。我从医馆出来后,又去书店看了一下午的医书。

    凌晟没想到她这么上进,欣慰的同时道,慢慢来,也不要太累着自己。

    好的爹。看向凌晟,爹,您这是在等我?

    惠贵妃想见你。这是我让柳氏给你准备的,进宫要穿的衣裳。

    惠贵妃??

    那不就是凌晟的亲妹妹,她的亲姑姑么?她只知道有这么一个人,以前可从来没机会见过。

    莫名其妙,见她?

    她毫不掩饰自己的表情,凌晟当然看出她的疑惑,笑道,你放心,就是下午我进宫,说起你失而复得的事,贵妃娘娘很高兴。说你是个有福之人,又没见过你,想见见你。规矩什么的你不用担心,待会儿先跟府里的老嬷嬷学一学,到了皇宫,有引路太监和嬷嬷。没什么大事,你不要太有压力。

    不难听出,凌晟对自己这位妹妹相当的信任和喜欢。

    也难怪,凌家就他们两兄妹相依为命走到如今,感情不好都不可能。

    可那是他们的感情,她实在不相信这位姑姑就那么闲,来关心自己了!

    无论如何,人家是贵妃,人家都说了要见她,她不去是不行的。

    第二天,也没练武。

    一大早上就被几个嬷嬷大丫鬟收拾打扮了一通,那些给她打扮上妆的人都不敢直接看上她的脸。

    心底鄙夷得很,就这么张恐怖丑陋的脸,惠贵妃娘娘看见了莫不是要吓死?

    这抹十斤香粉胭脂也遮不住啊!

    就这么个模样,也得了老爷看重,害夫人失了宠!

    没天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