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中文 > 都市小说 > 仁手邪妃倾世心 > 章节目录 第72章 宫宴,看废物笑话2
    百里绯月意味深长看了她一眼。

    柳姨娘放心,我定然会好好准备,不让大家失望的。

    想看她笑话?

    做梦,她凭什么要如这些贱人的意啊!

    正好今天她心情有点不好,不,是非常不好!

    和她玩心眼是吧?来啊,看谁玩得过谁!

    她百里绯月不怕她们和她玩心眼,就怕她们不和她玩心眼!

    翌日,椿善走进来,小姐,老爷回府了,正往大堂的方向走。

    百里绯月喝了一口养生羹,掏出一对碧玉耳坠子给素衣,素衣,把这个拿出去找家可靠的当铺替我当了,这虽然是娘为数不多留给我的东西,但明日就是惠贵妃娘娘的生辰了,我好歹是名义上的未来齐王妃,怎么着也不能薄了礼。到时候不仅是我自己没面子,丢的也是爹和将军府的人。

    素衣一听这是百里绯月娘留下的东西,就吃了一惊。

    小姐……

    夫人的东西本来就被一场大火都烧光了,这好不容易小姐这里还剩下几样,怎么能当了呢!

    小姐!又叫了百里绯月一声。

    椿善在旁边轻垂眼皮,却很能明白,各房小姐给惠贵妃娘娘准备寿礼的银钱,都是自己的体己钱。小姐刚回府不久,梅苑又被烧毁,自是没什么体己钱准备礼物的。也只有拿这物件儿去换些银子来置办礼物了。

    素衣瞪椿善一眼,虽然道理自己都知道。可是这是夫人留下的东西啊!

    小姐,我存了三两银子了!我都给你,夫人的耳坠子还是留下来吧!

    虽然很让人感动,不过素衣的三两银子能管什么事?

    要做,就做笔大的!

    还能让人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那种!

    好啦,好啦,快些去,见素衣鼓着个小嘴儿,百里绯月招了招手,又道,你过来。

    在素衣耳边如此这般说了一番,直把素衣说得眉开眼笑。

    好勒,好勒!小姐,我马上就去!拿着耳坠子风一般跑了。

    原来小姐有后招啊!

    素衣心底对自家小姐又一次佩服得五体投地,就应该这样!

    然后,跑得快的素衣就那么不巧,在路上撞到刚回府的凌晟身上去了。

    素衣吓了一大跳,跪下去就磕头求饶,老爷饶命……老爷奴婢不是故意的……

    凌晟认识她是清风阁百里绯月身边的大丫头,虽然觉得这丫头到底年纪小,冒失了些,还是平和的说,起来吧,以后走路注意点样子。

    是,是,多谢老爷。素衣爬了起来,想到手里的帕子包着东西,做贼心虚是的,立刻往身后藏。

    上次清风阁出了丫鬟埋红绳蛊娃娃陷害主子的事,凌晟对这府中的下人就没有以前那么宽厚了。

    见素衣这动作,又想到之前素衣慌慌张张的样子,当下温和遁散,脸一沉,手里拿的是什么?

    没……没什么。

    拿出来!

    素衣又是噗通一声跪在地上,颤颤巍巍把手里藏着掖着的东西捧出来。

    凌晟拿过她手中包裹着什么东西的锦帕,打开后,看着那熟悉的物件,怔了一下。

    这是,甄觅的?

    甄觅皮肤极白,这副碧玉耳坠质地清透,绿得欲滴,和甄觅的皮肤相辉映,说不出的合适好看……

    当下眼危险的眯了起来,这东西怎么在你这儿?说。

    素衣咬了咬唇,凌晟一个威严的说字,素衣一个小丫头哪里经受得住,立刻招供了。

    老爷,是……是小姐拿给奴婢,让奴婢趁着这会儿天还早,府中的人都还没怎么起来活动。偷偷出府找个可靠的当铺当了,换些银子好给惠贵妃娘娘买生辰礼物……

    凌晟在聪明,毕竟是战场上的大男人。

    哪里有那么心细,管这些内务。

    陡然听到这个,有点惊愣。

    他的女儿,竟然要靠变卖自己娘留下的首饰遗物,才有银子给惠贵妃娘娘置办生辰礼物?

    心情复杂的沉默了片刻,你起来,这东西给你家小姐送回去。让她来大堂找我。

    素衣怯怯的看了他一眼,可是老爷,小姐说……

    嗯?

    一个‘嗯’字,素衣再不敢多说什么,一副忐忑不安样子跑了。

    跑回清风阁,模样陡然一变,兴奋得很,小姐,我已经按照你说的撞上老爷,被老爷发现这耳坠子。老爷真的让我把这耳坠子拿回来给你!现在老爷让我叫你去大堂呢!

    又有些担心,小姐,你说老爷是要怪你当夫人的首饰,还是怪柳姨娘啊?

    百里绯月笑了笑,去了不就知道了。

    吞了最后一口粥,优雅的擦了擦嘴巴,百里绯月带上素衣和椿善,这才不慌不忙的往大堂走去。

    那边柳氏也得到通知,正好和百里绯月差不多同时抵达,两人视线对上,百里绯月眼眸弯了弯。

    柳氏心底就是一寒。

    凌晟坐在主位上,到没有什么生气震怒的表情。

    柳氏瞧了他一眼,又看了同在的百里绯月一眼,决定主动出击,老爷,不知您找妾身来有何事?

    婧儿的月钱是多少?凌晟开门见山的问。

    柳氏心底一怔,难道凌婧这小蹄子冤枉她没给她足份的月钱?心底冷笑一声,就算是李氏都不会犯这么低级的错,何况她!

    她可是什么吃穿用度月钱都严格按照将军府庶女身份规格来的,半根毛都没少凌婧那小蹄子的!

    当下不慌不忙,面上什么都没多想,还是一副憨厚样子,府中嫡出的小姐是每月二十两银子,庶出的小姐都是十两银子。三小姐每月也是十两银。妾身自从前些天开始代管这府中内务,刚好遇到发放月钱的日子。妾身不敢怠慢,都是仔细查了夫人先前给小姐们发放的规格,提前一天就送到各小姐院中的。

    说到这里,又有些不解看向百里绯月,诧异又不可置信,怎么?难道三小姐的月钱短缺了?咬牙道,难道是那送银子去的丫头做了手脚,我这就传她来问话。若如此,定打死不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