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中文 > 都市小说 > 仁手邪妃倾世心 > 章节目录 第89章 受辱,本王的女人2
    五年前李氏和凌嫣然没弄死她,凌若蓝这一招借刀杀人,看样子想弄死她百里绯月得很呐。

    这都没什么。

    看看人家司蕾的爹,为了女儿在皇帝面前,在满朝文武面前,都敢对她出手。这点,她倒是对这司都尉愿意多看一眼了。

    而自己的爹呢。

    从头至尾,什么都没说。

    什么表示也没有。

    五年前,她需要凌晟这个爹时,凌晟不在身边。

    五年后,凌晟在身边,和没在身边并没有差别。

    呵,早已经认清习惯了。她刚刚居然还故意没躲开,想看看自己那个爹在自己有危险时,会不会出手。

    显然,先前齐王长孙珏攻击过来时,凌晟没出手。

    现在,一样。

    凌晟这种身居高位的人,总是打一巴掌给一颗甜枣。给一颗甜枣再打一巴掌这样玩弄人心于鼓掌之间的么?

    司都尉掐住百里绯月脖子,没一下用尽全力。

    可他是武将出生,又是个正当壮年的男人。

    百里绯月一张丑陋的疤痕脸,被掐得更是可怖难看。

    她没有立刻出手,窒息死亡的滋味,她是该好好回忆,好好再次感受一下了。

    整个大殿,只有慕青和素衣,急得要死,担心得要死。

    可是她们更愿意相信,自己的朋友,自己的小姐,一定能转危为安!!

    她们要沉住气,要沉住气……

    可是,为毛还是那么难受?

    慕青眨眨眼,一向大咧咧的心,疼了。

    皇上皇后在,后宫有头脸的妃子在。满朝文武在,凌府,凌婧的亲爹,亲姐姐亲妹妹都在!

    没有一个人!

    没有一个人出口求情,没有一个人站出来护着她!

    素衣早已哭成了泪人,若非她和椿善都被御林军控制住了,她舍掉这一条命,就算知道无济于事,也冲上去了!

    就在被全体抛弃舍弃,所有人似乎都等着看百里绯月死时。

    大殿外,一道疏懒的声音漫不经心响起,本王的女人,谁给的胆子让你们这样欺负?

    众人猛地回头。

    暮色泱泱中,夕阳余晖里。

    殿门口,有人逆光而来。

    玄纹墨袍,被暮风鼓起,那些简单神秘的纹路,几乎漾出血色火焰般的浮彩。

    乌玉般长发垂及腰下,脸上是一张诡异的鬼面具。

    男人只要往那里一立。

    仿佛真的是神,从太古洪荒中披星月之辉而来,那眉梢眼角微微一撇,万物俯首。

    又仿佛真的是魔,携着毁天灭地之势,轻轻挥手间,大地震动,明月急避,星光俱碎。

    整个人仿若神与魔的结合体,在世杀神。所有一切在他眼前,那么渺小,那么不堪一击,那么入不了他的眼。

    却,他走过的地方,满是馥郁幽香。

    又勾得人在极致惧怕中心痒难耐想要靠近。

    魅惑,危险。

    强大,疏离。

    光明,黑暗。

    生长,死亡。

    大殿的人,几乎无一例外,心咚咚直跳。

    包括百里绯月。

    该死的,长孙无极!!

    他居然现身了!而她每次遇到这位摄政王,或者和这位摄政王相关,都不会发生什么好事!

    再说,什么叫他的女人啊?

    才赐婚,这就变成他的女人了?他适应得到快!有病啊!

    哦,他确实有病的。神经病!

    大殿里的人,几乎没什么见过摄政王长孙无极,但这不影响他们揣测到他的身份。

    个个惊骇得心都提到嗓子眼儿。

    先前是玄羽箭,现在是真人……

    就在众人目瞪口呆,各种忐忑惧怕中,长孙无极走到了百里绯月面前,虽然戴着面具,什么都看不到,可百里绯月还是觉得对方的目光落在了自己脸上。

    看什么看?

    她还怕他看么?

    当下干脆扬起脸,恶心也恶心死你!

    没料到闻得对方一声轻笑,还不痛不痒的点评了两个字,真丑。

    她日他大爷!

    百里绯月一听火就蹭蹭蹭升起来了。之前长孙珏也好,凌嫣然司家人之类也罢,就算看似她处在劣势,她也完全游刃有余,根本没当多大回事。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而已。

    这位摄政王不一样,她和他的梁子莫名其妙越结越深,她看到他全身都是火!

    丑?

    她丑让他凑这么近看了?

    长孙家的人怎么就这么让人讨厌呢!

    扬起一抹恶心人不偿命的笑,臣女自然比不上王爷您貌美如花!

    嘶——

    这话一出,一片压抑不住的倒吸气声。

    长孙无极长什么样子都是传说,可听说夸这位摄政王长得好看,不,是有幸看到这位摄政王真容,没移开眼睛的人,都死了!

    再说,别说眼前这位了,就是普通男人,也不会愿意听到别人夸自己貌美如花的!

    出人意料的。

    夸摄政王貌美如花的百里绯月没死,还好端端活着。

    长孙无极没搭理她,看向旁边面如土色的司都尉。

    司都尉早在长孙无极出现那刻,就松开了掐住百里绯月脖子的手,现在被这样一看,他好歹身为都尉,虽然下意识膝盖发软,也咬牙挺着。

    长孙无极意味不明笑了声,好,很好。

    也不看司都尉了,而是看向上面的景帝。

    还没等长孙无极说什么,景帝率先开口,九皇弟来了,真是难得九皇弟有兴趣出来走走。你们还愣着干什么,赶紧给摄政王赐座!

    两个太监惊恐又迅速的准备好一把椅子,在景帝的左手下方第一位。

    长孙无极拂袍坐下,顺势慵懒一靠。

    百里绯月心底鄙夷,没长骨头啊?

    身形本来就很勾人,还这副样子,是打算要魅惑谁?这摄政王,不去做小倌卖身都可惜了!她每一次见到他,都觉得此人要是倚楼卖笑,一定很有天赋,一定赚得玲琅满盆!

    长孙无极察觉到没察觉到百里绯月的目光不知,他这样的人,早已习惯任何目光。

    皇上给本王赐了一门好亲事。

    景帝憨厚笑道,朕想着九弟既然出了玄羽箭,定是认为凌三小姐特别。

    长孙无极轻捏了一小块面前桌几上太监送上来的精致糕点在指尖,似笑非笑,是很特别。特别丑。

    景帝被噎住。

    不过,糕点尽碎,长孙无极淡淡开口,就算是丑,也已经是赐给本王的东西了。不是什么阿猫阿狗的爪子都能落在她身上的。

    那边司都尉听到这里,扑通一声跪下,王爷,微臣并不知您如此看重这个女人。冒昧出手,是微臣失礼了。

    不少有气节的朝臣心底鄙夷司都尉。

    骨头这么软!

    居然怕长孙无极这种心狠手辣的弄权奸佞到如此程度!!

    哦。长孙无极轻描淡写一个字,现在司大人知道了待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