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中文 > 都市小说 > 仁手邪妃倾世心 > 章节目录 第103章 密谋,回心转意了1
    如此反复几次按压胸口,渡气。地上的男人半点反应也没,饶是百里绯月,也急得在他脸颊上拍了拍,你快醒醒啊,喂!凤九凰,别睡啊!

    本来苍白的脸色,都因为她的拍打而红了起来,但该醒的人却丝毫没有醒过来的迹象。

    起来啊。百里绯月按压他胸口的力道越发大了,该做的都做了,可那双紧闭的眸子始终是没有睁开……

    该死的!

    百里绯月急得眼睛通红,也不知道是在气他,还是在气她自己。

    摸着身下越来越冰凉,越来越没有生机的男人,百里绯月简直是要疯了,平生头一次觉得这样的束手无策。

    先前她找到他时,他应该已经撑到极限了。她刚架起他往上游,这人就昏过去了。

    我不要你救,你起来啊!我叫你起来啊!百里绯月抓着男人的衣襟,不住的摇晃他,却没人给她一丝的反应。

    你不是挺厉害的吗?还是个高手,连长孙无极也不放在眼里,连皇宫也敢随便乱逛,这天下还有什么是你不敢做的?你连姑奶奶也敢算计,还敢亲,吃了我豆腐就想这么算了,你倒是给我醒过来啊!

    百里绯月一通嘶吼,只觉得黔驴技穷的时候,猛地眼睛一亮,想到了自己的血!

    她这副身体,可说是被各种珍贵的药草养回来的。不止药,还有毒。

    能救人,也能杀人。

    但现在这个节骨眼上,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什么有效,什么都要试一试……

    一夜仓皇而去,素衣清早过来,却发现床上根本没有百里绯月的身影,一摸被窝,冰冷……顿时吓得她脸色苍白。

    若是被人发现小姐昨晚没回来,那小姐本来就那啥的名声更是……

    百里绯月一身湿漉漉的夜行衣回来,刚跨入房门,就见到素衣神色慌张的杵在她的床边,不由出声道,素衣。

    素衣一惊,转身一看,走进来这人,不是她家小姐是谁!

    小姐,你这……这又是去哪里了啊?素衣指着百里绯月的衣服,上上下下的看着,小姐,你这是要吓死素衣啊。

    百里绯月看素衣这反应,就知道院子里肯定没人来过,心下舒了一口气。

    素衣本来就是个聪明的,见自己小姐身上的衣服又破又脏,还滴着水,神情也颇为疲惫。也不多问,当下道,小姐,我去给你打热水来!

    百里绯月倒在竹制摇椅上。

    她带着一个昏迷不醒的男人,在水里游泡了两个时辰才总算找到一条出路,泡得全身冷得没法说了,皮都能搓掉一层了才好不容易逃出来。

    修那大景国库的人,简直是变态!

    中了机关,那密道一打开,但凡走到一条死路上,就会被汹涌冲出来的忘川水给吞灭掉。

    行走出迷宫的机会只有一次!

    要不是她能浮于忘川水上,重新游出去再找一条路,只怕早就死得不能再死了。

    她只怕很长一段时间都不会有下水去的冲动了……真是游得够够的了。

    没等素衣的热水来,百里绯月就扛不住了。脱了湿漉漉的夜行衣用药粉化掉,擦了擦身子就掀开被子裹了进去,这一躺下,才觉得身心疲惫不堪。

    明明只是想去国库走一遭而已,压根没想到牵扯出后面这么多的事情来。

    事情发展之快,根本不是她所能控制和预料的,早知道会这样,她根本就不会贪心,去什么国库。

    虽说难寻的药材国库又多又方便,是最快的途径,可是要她的一条命来换,她是怎么都不愿意的。

    毕竟她和凌断念也只算是普通相交,大抵也是个合作的架势。没有熟识到要用命相护的地步。

    她的命舍不得,别人的命,她也不随便拿。

    无论凤九凰是出于何种目的救她的,她都受不起,也不敢承这样的情。

    人命债,要她拿什么来还?!

    呼——沉沉的吐出一口气,百里绯月也松了一口气。

    不过好在的是,她没死。而凤九凰也总算是被她拉回了一条命,即便是现在躺在外面一间客栈里,昏迷不醒的半死状态,好歹也让她能稍微安心一些。

    至少,还有心跳。

    只要人还活着,那就好办,她总会找到办法让他清醒过来的。

    又摸了摸自己脸上易容的疤痕,这次太累,回来前要把神医脸变成凌婧疤痕脸,随便鼓捣了两下,好在戴了面纱,且素衣一向不怀疑她,也看不出来。

    先休息休息洗漱过后在重新弄吧……

    惠贵妃所居住的未央宫里,一大早就传来打砸瓷器的声响。

    还愣着做什么,赶紧扫啊!李公公呵斥了一声,站在两旁的宫女这才战战兢兢的跪下去收拾起满地的狼藉。

    凌婧这个贱人。惠贵妃一挥手,将桌上摆放的茶盏给扫到了地上,又发出一声脆响。

    李公公神色一冷,扭头冲着宫里的奴才挥了挥手,冷声命令道,你们退下。

    收拾到一半的宫女也赶紧放下手里的东西,低着头退出了大殿。

    见大殿里没了闲杂人等,李公公这才到惠贵妃的身边劝慰道,娘娘,您何必为了她气坏身体,她不识抬举,您罚她就是了,气坏了身子,不值当的。

    你也看见本宫是怎么对她的了,拿自己的衣裳给她穿,给她解围,护着她,本宫该做的都做了,没做过的也做了,本宫什么都做尽了,这贱丫头不知道回报也就算了,竟然还敢当众给本宫难堪。惠贵妃想起来就是一肚子火,整整一宿都没有睡着觉。

    本宫的珏儿,大景多少女子想破了头都肖想不到的,哪怕让她们给珏儿做个通房丫鬟,她们都感激涕零不尽。本宫让她当珏儿的正妃,那是看在她娘的面子上,要不然,凭她凌婧这幅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给珏儿提鞋都不够资格,还敢……

    惠贵妃气得脸都扭曲了,美丽的仪态全无。

    一想到昨天寿宴上发生的事情,心里的火气怎么都灭不下去。

    ‘啪’的一声拍到桌子上,咬牙切齿,愤怒不已,还敢休了珏儿,她凌婧以为她是谁!本宫的珏儿能休她,她有什么资格休了本宫的皇儿!让珏儿现在成了满京都人心中的笑柄!这小蹄子简直是白眼狼,贱人,贱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