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中文 > 都市小说 > 仁手邪妃倾世心 > 章节目录 第105章 密谋,回心转意了3
    昨日宫宴后,凌若蓝比以往更加不耐烦他的拒绝了他。

    呵,女人,果然是不能惯的。

    他这些年在她面前放下王爷皇子尊贵的身份,放下所有算计,低声下气。昨日宫宴甚至做到那种程度,最后换来她的更不耐烦。

    很好!

    他长孙珏以后会‘好好’对她的!

    惠贵妃之前看自己这个儿子,一直觉得她急他不急,整天都惦记着凌若蓝。此刻,自己儿子存了这样的心思,惠贵妃心中大为诧异惊喜激动。

    不亏是她的珏儿!

    她就说,自己皇儿从来聪明机灵,手段心智都不弱于人。近来几年怎么就和风细雨,只知道想女人了!

    原来,他胸中丘壑还在!

    激动得手都发抖,他们母子,终于一心了!

    思即至此,惠贵妃眉目一沉,盯着长孙珏,严肃道,皇儿若真有这个想法,母妃倒是有一事该告诉皇儿。

    长孙珏扬了扬眉,还从未见过惠贵妃这样正色,静待不语,等着她的话。

    你可知道本宫为何一而再再而三的要你娶凌婧?惠贵妃望向长孙珏,却并未等他的回答,反而自语的答道,因为本宫知道一个秘密,一个谁也不知道的秘密。

    秘密?长孙珏蹙眉,可是跟凌婧有关?

    若没有关系,只怕母妃不会这样执意让他娶凌婧。

    惠贵妃点头,却又摇头,这秘密确实跟她有关,但最重要的,是跟她的娘甄觅有关!

    说罢,惠贵妃从怀里掏出一个锦袋,倒出里面的血红玉佩递给长孙珏。

    长孙珏接过手一看,入眼的图案瞬间让他眼眸一怔,陌生又熟悉的图案,单单一个凤字刻在其中,尽显嚣张傲气,一股君临天下的张狂霸气从里透出。

    这是!?

    惠贵妃看着长孙珏眼里的震惊,不敢置信,仿佛早已预料到一般,重重的点头肯定道,甄觅,就是那里的人!而且,本宫若是猜得没错,只怕她在那里的地位……高得令人发指!

    您说什么?!!长孙珏噌的一下站了起来,身后的椅子应声而倒。

    那里。他之所以知道,是因为之前惠贵妃让他调查过那里。虽然查到的东西不多,但足够他知道那里的重要!

    惠贵妃仿佛不知道是兴奋激动,还是恐惧不安,深深的吸了一口,甄觅的来历向来是个迷,原以为是个无萍无根的青楼花娘,没想到竟然这样大有来头,呵,只怕哥哥到今日都不会知道他到底纳了个多恐怖的女人……还是让人家做妾……

    长孙珏的眼落在玉佩上,一寸一寸的仔细看着,不放过一丝一毫,脑中恍然闪过曾经看过,听过的那些传闻,寒毛渐渐的竖立了起来。

    那个顷刻间便能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地方……果然还存在着,果然!!!

    握着玉佩的手微微的有些发抖。

    惠贵妃此时也有一瞬间的晃神,甄觅若是真有那样的身份,还来自那个地方,她若不是爱极了哥哥,怎么可能下嫁给他,为了他而留下,只做个普通内宅妇人?外界传言她无故消失,连带那个地方也消失了。呵,那个地方怎么可能消失?在本宫看来,只怕是那里出了什么事情,她也是出了什么事。又爱上了哥哥,才留在了将军府。

    说到此,惠贵妃的目光瞬间一凛,透着一股兴奋,五年前,她因为凌婧遇到山贼而自缢,我怎么想,她那样的人都不可能做出自缢的事。本宫相信她还活在某个地方,眼下,凌婧既然没死,她早晚会听到这个消息。凭她的身份,她不会让她的血脉流落在外的,到时候……

    目光看向长孙珏,有了她的支持,得了她的势力,这天下还有什么可惧的?!!否则,你以为本宫为什么要你娶了凌婧?

    凭她那样的德行,哪怕投胎百次,也入不得本宫的眼!

    长孙珏恍惚的神色闪过一丝清明后,早说,哪怕凌婧是一滩烂泥,他也定然将正妃之位捧到她的面前。

    身为皇子,谁能不爱江山,不爱那高高在上的皇位?若真是不爱,那便妄为皇子,愧了这一身皇族的血脉!

    就连他那位高高在上的九皇叔长孙无极,还不是把持朝政这么几年不放权?

    这万人之上的位置,哪有男儿不爱的!

    凌若蓝,他也是喜爱的,如此脾性气质的美人,配得上他长孙珏。可为了美人而放弃皇位,他长孙珏是永远做不出的。

    昨日生辰宴上那番话,那些为了凌若蓝愿意被贬为庶人的话,不过是做出来感动凌若蓝的。

    越是那种拿不下的性子,他就越是不信邪。

    不过现在,他是要换个方法了。

    他誓死不娶凌婧,一是因为她恶心,是个男人都不会愿意娶。二便是因为凌晟这个舅舅所在乎的,根本不是她。哪怕凌晟又是送她学医又是亲自教她练武。但他太清楚,这个舅舅在乎的,只有凌若蓝!

    唯有娶了凌若蓝,凌晟才会心甘情愿的站入他这一方。

    否则,任由谁娶走凌若蓝,凌晟都会转入他人阵脚,这是他绝对不会让它发生的事情。

    谁说江山美人不可两全,他长孙珏偏偏两者都要!

    现在得知了凌婧竟然还有这样一层身份,那他断没有理由放弃凌婧了,一个正妃之位,许她又如何!就如母妃说的那般,给她一个正妃位,再给凌若蓝一个侧妃之位便可。

    如此一来,该有的,他统统都有,一个不差,一个不缺!

    想到这里,长孙珏拧眉看向惠贵妃,沉声道,这么大的事情,母妃怎么时到今日才说!若是早说……何至于让他昨天在大宴上闹到这样的地步。

    你当本宫不愿早说?那地方岂是那样好查探的?本宫安排了数十年,也不过在前些日子才得到了一丝消息。本宫曾经也叫你查过,你应该知道,多难查!

    惠贵妃瞥了一眼长孙珏,深深的叹了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