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中文 > 都市小说 > 仁手邪妃倾世心 > 章节目录 第171章 吃醋,小世子相护2
    小娃娃这个身份,饶是百里绯月,也震撼很大。

    凌晟这次没拦他们,只是手指几乎有些不受控制蜷曲的看着小娃娃牵着百里绯月走出他的视线。

    地上的凌嫣然都已经呆了,眼看着,眼看着凌婧这贱人就要栽了……

    摄政王府的……

    为什么是摄政王府的!

    这个孩子当初春猎会,凌婧进不去就是这个孩子突然出现给她解了围,把她带进去的!

    皇子王爷那么多,他们生的儿子更多,随便什么宴会都能撞见几个,一点也不稀奇!

    可是为什么那么多小世子小皇子,这黑袍小娃娃就不能是他们其中的一个,要是摄政王府的!

    还这么莫名其妙护着凌婧!

    老天爷,你在开什么玩笑啊!

    你是不是瞎啊,如此不公!!

    为什么摄政王府的小世子会帮凌婧啊,按照常理,对凌婧这个要嫁入摄政王府的后娘不该百般看不惯,百般厌恶才对吗!

    为什么啊,为什么啊!!

    凌嫣然真正绝望了,她都这样了,虽然被凌婧那贱人反算计,受了这种奇耻大辱,可是她拼了命的那些话,那些诛凌晟这个爹心的话,他动摇了啊。

    他要处罚凌婧那个贱人了啊!

    感觉凌晟的目光落到自己身上,凌嫣然是真的绝望了。恐惧又胆怯的叫了一声,爹……

    嫣然。凌晟闭了闭眼,婧儿要处罚,你,一样的。素衣所说,是真的吧?婧儿她说素衣中的是……蛊?

    凌晟自己都不敢相信的念出那个字。

    他的女儿,居然用蛊来害人?

    蛊那样的东西啊!

    上次雪儿的事,婧儿说李氏应该并不知道那是蛊。可是眼下怎么解释?难道一直是李氏?

    想到这里,眼中一片极致冰寒,是你娘授意你这么做的么?你的蛊哪里来的?!

    在听到凌晟说出蛊那个字时,凌嫣然就知道完了,真正的完了。

    蛊代表什么,蛊是大景人人避之不及的东西!

    不止大景人,就算是蛊的发源地,南疆那些普通的不懂蛊的老百姓,他们自己都避之不及,讳莫如深!

    更莫说本身就对蛊深恶痛绝的凌晟了!

    她受惊的一缩,不!不是的,爹!和娘没有关系!真的没有关系!这事本来就和娘没有关系,就算有关系,她也要保住娘!

    只要保住娘,只要她不死,她还有机会的,她还有的!

    真的不是娘,爹!她哭着突然狠狠转向那边清醒后就一直默不作声的碧荷,是她,爹,是这个贱婢!是她撺掇女儿这么做的。蛊也是她的法子,是她找来的。爹,女儿在哪里去找那种东西啊!都是她啊!都是这个贱婢的错!

    碧荷也没反驳。

    知道这一局,自己输了。

    倒也有担当,平静的承认,是,老爷,蛊的确是奴婢从外面一个阿婆手里得到的。

    这样的人,凌晟怎么会再留!

    杖毙!

    碧荷起身,小姐,奴婢就告退了。

    平静的跟着外面进来的小厮离开,不挣扎,不反抗。这个结局,她也反抗不了。

    凌晟深深看了凌嫣然一眼,你好好待在这里,也不用出去了。

    话落径直转身离去,都忘了旁边的上官洵。

    凌嫣然绝望的叫了一声,爹!

    凌晟没有回头。

    院子里只剩下上官洵和凌嫣然了,上官洵艰涩的开口,五年多前,你说你是一时脑子傻了,你在我面前忏悔,痛哭流涕,你甚至要自戕谢罪。嫣然……我当时信了你。甚至隐瞒了阿婧,以至于阿婧后来被你母亲逼到那样的程度。

    你母亲对我说,阿婧难产而死。可是嫣然,五年后,阿婧回来了。她满脸伤疤,手脚筋俱断的回来了。她是在乱葬岗被人救的,你可以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吗?

    上官洵的声音很轻,他一样很沉痛,为凌嫣然今天的遭遇,更为五年多前自己被欺瞒的那个隐隐揣测的真相。

    洵哥哥……当初我们真的以为她难产死了。真的洵哥哥。是,我娘心里恨甄姨娘,所以把凌婧的尸体扔在了乱葬岗。可是她的脸,她的手筋脚筋,我们真的不知道啊!要是知道她还没死,我娘也不会把她扔在乱葬岗的!我娘已经找了大夫救她的!真的!

    她急急的解释,洵哥哥,从小到大,我是什么人,难道你还不知道么……我这次对凌婧出手,是因为我太爱你了啊,我太爱你了啊!洵哥哥……你要信我……你要信我……你若是都不信我,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就算,就算我信你。嫣然,那也改变不了你再一次又做出这样的事的事实!五年多前,你还小,我当你不晓事,当你天真。可是这个时候,你还……

    洵哥哥!凌嫣然凄绝的打断他,又一次强调,不管你信不信,凌婧的脸和手脚筋和我都没关系!乱葬岗那样的地方,什么地痞流氓二流子都有,谁知道是不是他们做的?要真是和我有关,凌婧她为什么不说!

    又期艾道,我这次对她出手,你真的不知道是为什么吗……我已经十九岁了!十九岁!已经是个老姑娘了啊!洵哥哥,你为什么不早早娶我……五年多过去了,我一直在等你,等你来娶我……

    她捂住脸,呜呜咽咽的痛哭了起来。

    我真的怕啊,洵哥哥!怕得我忍受不住丫鬟的鼓动和诱惑,我想要一个人拥有你啊……洵哥哥,你教教我,你教教我该怎么办啊?我确实害她了,可是现在,受到伤害的是我啊!是我!洵哥哥,你看看我,你还要判这样的我死刑吗!

    嫣然……上官洵叹了口气,他怜惜她,可是也仅仅就是怜惜,他发现,自己竟然没有作为一个男人那种,即将成亲的未婚妻被人糟蹋了的震怒。

    你现在情绪太激动了,你需要好好休息。我让外面丫鬟进来帮你净身,你……好好休息吧。我改天再来看你。

    不!洵哥哥,你不要走,你不要离开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