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中文 > 都市小说 > 仁手邪妃倾世心 > 章节目录 第186章 可怕,这里不能留2
    哈,不好意思。我这只胳膊现在还不太能动,前两天受了点伤。吓到你了吧?她脸上挂起抱歉的笑意,再度走过来。

    男人是个没介意的样子,也没在伸手之类了。只是指了下自己身边的位置。

    百里绯月过去,就在他身边坐下。

    实际不动声色观察起他的气色来,没办法,对于寒毒这种东西,在她面前,她实在心痒难耐,控制不太住不去注意。

    只是,寒毒这种记载少之又少的,要光靠眼睛去看,也看不太出来个什么。

    百里绯月强制自己把对寒毒的兴趣收拢回来。

    认真去看萧然他们烤鱼。

    这地方空旷,还有风。

    下午的风已经带着凉意,又是在水边,这一吹,凉浸浸的,百里绯月左肩胛骨的伤就冷得她嗤了一声。

    男人紫眸看向她。

    然后,百里绯月简直不可置信的看着他慢条斯理脱了外袍,递给她。

    这人……

    这人脑子有问题吧!

    给我?

    紫眸看了她一眼,点头。

    百里绯月一点都不感动,反而下意识全身的戒备都竖起来了。

    无论长孙无极也好,凤九凰也好,这人骨子里怎么都不是个看到一个不熟的女人冷了,就能体贴脱自己衣服下来给人取暖的人。

    该死的。

    现在看来,她为了逞一时之快,同意这人上马车就是个错误!

    实在太让人捉摸不透了!

    就是不知道这人遇到他们马车求搭车,是巧合还是刻意了。

    若是刻意,那也太可怕了!

    这就不用了,公子你穿得也不多。我也不是冷,是伤被吹得有点疼,我去马车上在上一次药应该就好些了。

    凤九凰也没勉强她,只笑着把衣袍又披回了自己身上。

    百里绯月头皮发麻的回到马车里,给自己肩膀又上了一次药,刚上完药穿上衣服,萧然走了过来,压低声音,第二次提醒,凌三小姐,离那个人远点。

    这话没有半点恶意,因为是她,萧然才提醒的。

    这份担心,在进了蓉城后,终于可以暂时歇下口气。

    蓉城城门戒严,萧然拿了锦衣卫的令牌,在城门口说了好一会儿,才被放了进去。

    而一进去,就算是大景人人畏惧的锦衣卫,在面临死亡,被恐惧逼得要疯的人面前,也不起作用了。

    那些人看见一队锦衣卫出现,还有轿子。

    当下从四面八方涌过来,放我们出去!放我们出去!!

    百里绯月掀开一点帘子,看了眼那群疯狂的人,神情惊惶绝望,但没看出来什么病灶。

    萧然策马艰难挤到百里绯月轿子旁边,凌三小姐,我问过守城的士兵了。今早天要亮的时候,的确有两个小娃娃,拿着摄政王府的令牌,进了城。但是,指挥使大人在他们到之前,已经先一步离开蓉城了。

    你的指挥使大人当然先一步离开蓉城了!

    现在就坐在马车里呢!

    百里绯月关心的是。

    这乱糟糟一片,两个小屁孩当真进城了,这进城后别被人活活挤扁踩踏了!

    她眼尾扫了凤九凰一眼,倒是没在对方的脸上看见什么多余的神情。

    自己儿子在这样的地方,他就不担心?

    你们锦衣卫在每个地方不是有锦衣卫官署吗,若是有人拿着摄政王府的令牌进了城,他们会不会注意到?

    萧然沉吟,摄政王府的令牌,我们锦衣卫无权干涉。但既然摄政王府的令牌出动了,相信指挥使大人就算已经离开蓉城,也已经得到消息了,小世子的行踪应该不难掌握。

    百里绯月无意间又扫到了凤九凰一眼。

    男人的表情并没有因为外面乱糟糟的鬼哭狼嚎而半点异常,对啊,人家亲爹在这里都很淡定,她急个屁啊!

    马车在锦衣卫的护卫下,终于挤出了重重叠叠的包围圈,好不容易找了个相对隐蔽又没人的旮沓停了下来。

    百里绯月和凤九凰都下了马车。

    萧然对眼前这个男人还是相当戒备的,一直不声不响站在离百里绯月不远的地方,至少,能在第一时间出手保护她。

    然而,凤九凰压根没看萧然。

    只是目光落在百里绯月脸上。

    公子,这是要走了?

    她还给他建议,公子真的不需要请锦衣卫的大人们帮帮忙?外面这么乱,你长得……啧……一个人怕是不好找人。

    就算要走了,也要噎你一下!

    男人紫眸视线轻飘飘落在她带笑的眼睛上,深处莫测一闪即过。

    却也没有多余的反应,对她点了下头,转身,头也没回离开了。

    直到那抹紫色身影消失在巷道尽头,百里绯月明显感觉到不远处的萧然才松了口气。

    萧然再一次强调,凌三小姐,那人很危险。作为一个锦衣卫,常年的训练,他有野兽一般的直觉。

    不用管他,左右走了。百里绯月看向萧然,萧大人,这没头绪无法找啊,不如分开行动?嗯,我建议你们先把这身锦衣卫的官服换了。

    萧然低头看了自己身上的衣袍一眼,请凌三小姐先在外面稍等片刻。

    人家都这样说了,百里绯月当然站出去,听到麻利的换衣服的声音,很快,萧然等人就走出来了。百里绯月嘴角抽了抽,所以,锦衣卫出门不带吃的,但是带得有衣服么?

    而且这些衣服都很普通,一看就是扔人堆里找不着的。

    这些锦衣卫换了衣服后,脸上的表情也完全变了,不是之前死人脸,而是穿什么衣服,就是什么衣服的人该有的样子。

    滴水入海不露痕迹!

    难怪锦衣卫能无孔不入!

    难怪长孙无极在大景能只手遮天!

    光看看他手下的锦衣卫就可窥知一二!

    虽然早就有些概念,但是这么越是接触,百里绯月越是震撼。

    萧然虽然自己儿子也在这城中,但完全没有失去理智焦急的样子,有条不紊下命令,很快,锦衣卫两两一组出去淹没在人海里。

    他自己,当然和百里绯月一组。

    这位凌三小姐,他必须要保护她的!

    萧然和百里绯月一起出去,大街上的人都很疯狂,百里绯月护住左臂不被碰到,微微皱眉,这些人一看都是正常人,没什么病灶啊……

    才刚这么想,前面一队惶恐的人中,突然猛地一下散开。

    地上躺着那人蜷曲着,发羊癫疯一样直抽搐。

    啊!染病了!他染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