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中文 > 都市小说 > 仁手邪妃倾世心 > 章节目录 第261章 叛徒,螳螂黄雀蝉6
    无论将军府也好,或者一路过处也好,黑影都没有引起任何骚动。

    直到落到一院中高树枝头,百里绯月凝神提气,整个人仿佛融入了自然之中,饶有兴味的盯着那院中一处亮着灯的屋子。

    此刻,别说屋里子的人了。

    就算是武功修为比她更为高深的人,只要她没有动作,也不能够发现她的存在。

    那屋里的人也不是别人,正是白天主持拍卖会的芊芊。

    此刻,芊芊正坐在铜镜前,搔首弄姿的欣赏镜子里自己那张妩媚至极的脸。

    美人临镜,要说是十分的美的,但是搁在此刻的芊芊身上,美是美,但那近乎痴迷的盯着自己脸的样子,也是说不出的怪异就是了。

    但她自己完全不那么认为,很满意的左欣右赏,直到铜镜里映出个不受欢迎的不速之客。芊芊微微皱眉,回头看着面前的黑衣人。

    完全没有半点慌乱,毕竟,每一次拍卖会后,偷偷跟上她的人也不算少。只是,她以为之前的教训,这些人该学乖了。

    呵呵呵……

    她抽了抽鼻子,往前嗅了嗅,哟,这次来的居然不是臭男人,而是香姑娘。芊芊眼中危险一闪,脸上还是笑着,小姑娘是谁的人?小小年纪也敢来姐姐这里送死未免可惜了点。

    百里绯月自己找了个椅子坐下,笑得特别天真无邪,你猜?

    芊芊本来在笑的脸,见她这一系列动作后,渐渐沉了下去,声音也冷了几分,你是谁?

    啧啧……你今天在拍卖会上不还提起了么,我么,我是西域圣教的呀。

    西域圣教!

    芊芊心底一惊,眼底深处闪过杀意,面上却是一笑,原来是西域圣教的贵客,不知道找奴家有什么事?又想起什么是的,哦,我知道了。是不是今日那件‘天泣’拍品的事?姑娘,你也知道,拍卖这个行当,要么我们先从别人手中收购买来,要么旁人委托我们拍卖。这……真的不关我们什么事啊,我们都是有官府合法契书的啊。

    心中却已经千帆过境,要沉住气。

    眼前的人虽然自称西域圣教来的,大不了就是今日拍卖会看见‘天泣’,追上来的。她换成这张脸,已经三年了。也从来没半个西域圣教的追到大景来发现她。

    就算是西域圣教的人,怎么可能认出她!

    而眼前这个人……虽然看上去不好对付,但,也没有那么难对付。看这样子,还是她一个人……

    那就没那么可怕了!

    面上还是笑着,实则手却不动声色就要去摸兵器,奴家对西域圣教一直很向往,也听过圣教各位大人的威名,就不知道姑娘是哪位圣使大人手下的弟子呢?

    百里绯月也笑望着她,我若是你,就不会轻举妄动,毕竟,多动一下,离毒发死就更近一步。

    芊芊动作就是微不可察的一僵,姑娘真爱说笑,什么毒啊……

    飞速感知了一下,全身并没有任何异常。毕竟,她自己对毒的了解也不差。再看眼前的百里绯月,芊芊就伪装都有些不耐烦了,本来看她那悠闲的架势,和先前无声无息进来,还以为是个多有本事的。

    原来是个要靠这种耍诈手段的?

    却没想到,眼前的人淡淡三个字,芊芊就被判了死刑。

    圣蜂毒。

    圣……圣蜂毒!芊芊神情完全变了,全身紧绷,又一次问,你是谁?!她在西域圣教待了七年,也只听说过,教里有一种寻人的圣蜂,乃巨毒之物。当然,在剧毒不去碰也不算可怕,可怕的是,但凡只要在圣教呆过的人,就没有圣蜂找不到的!所以,西域圣教从不怕人叛逃,因为,尽管天下之大,也无处可逃,无处可躲!

    但,那到底是十来年前的事了,反正自从她入教,暗中离开圣教的也不是没有,但是根本没有什么圣蜂,也从来没被抓回去过!

    现在说她中了圣蜂毒?

    她不信!

    都说圣蜂是活毒,也就是活着的圣蜂才能让人中毒!这里离西域千里迢迢,说是说圣蜂,不过是被训练的毒物而已!没有人操控,怎么可以出现在大景京都让她中毒!

    而能操控圣蜂,传闻只有历代圣尊会!

    眼前这黑衣女子,虽然蒙了脸,但是无论声音或者身段,都年轻得很。想必也就是教中一个小弟子,多半是今天机缘巧合看到‘天泣’,才跟踪她到了这里……

    唉……百里绯月无奈的叹了口气,知道我是谁,也改变不了你就要死了的命运啊。

    呵呵,姑娘不用这样来唬我。圣蜂那样的东西,怎么可能出现在这里!

    百里绯月眨眨眼,阿勒,你没看见它么?她抬起手指,现在,看见了没?

    看见什……那个么字,硬生生卡在喉咙,芊芊整个脸血色在刹那腿得干干净净,丁点不留!

    她手指上……手指上,那展翅的,若是不定睛看,几乎完全透明的小东西,是……是……

    从拍卖会结束我就让它跟着你了,你都没发现。就这点本事,你也敢叛教……

    芊芊整个人都瘫软了下去,扑通一下跪在地上,大姑姑,饶命,饶命啊!

    对于她的求饶,百里绯月眼里半点波动都没有,问你个问题。

    大姑姑尽管问,尽管问,奴家一定知无不言!

    拍卖会幕后的老板是什么来头?

    一听这话,芊芊就结巴起来了,大姑姑……这个,这个奴家真的不知道啊……

    不知道么……低笑了声,百里绯月伸手往她脸上而去,芊芊一声惊叫,大姑姑!别,别!我,我……我说,我说!

    百里绯月准备揭掉她人皮面具的手顿住,这人果然在乎她那张脸皮得很。

    芊芊颤抖道,我只知道……是某位大景皇族的人。具体,具体我真的不知道了啊!我从未见过幕后的老板,真的,我绝没有欺瞒您!

    又不住磕头,大姑姑,您就饶了我这条贱命吧!求求您,求求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