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中文 > 都市小说 > 仁手邪妃倾世心 > 章节目录 第277章 玉佩,凤鸾国之秘1
    身上都是该死的长孙无极的味道。

    她真是,好嫌弃!

    这时候,她看到那个让自己很嫌弃的男人起身,轻描淡写道,禄王怎么处置,今日之事的交代,本王就不插手了。

    既然今天的事已经暂时没法追究下去了,那么他们的合作也就到此结束。百里绯月撇撇唇,心底暗暗道,赶紧赶紧,他滚了景帝才敢下令琼林宴结束,她才好回去赶紧洗掉属于他身上的味道。

    显然,等着长孙无极走的人不少。

    在一片‘恭送摄政王’的声音中,当那一袭黑袍的男人背影消失在众人视线后,不少人都不可察的轻吐了口气。

    主要是,今日的事倘若在深挖下去,难保不引起别的血变。

    外史就要来朝了,若是这时候朝廷再有什么大的变动,大景将处在一种非常危险的境地。那不是任何一个朝臣想要看到的。

    上面景帝抿着唇,不动声色看了下面众人一眼,今日琼林宴就到此为止,各位爱卿,不日后西月国的使者将来我大景,还希望各位爱卿提早做好相关事宜,接待外宾。

    说起朝政,有大臣上前道,皇上,之前北漠的人不请自来。虽然现在已经按照礼节递了拜见帖,我们也给安排在外使驿馆了,但……

    景帝摆摆手,外史来朝,自然越多越好,越能说明我大景的强盛繁荣。北漠虽不请自来,我们亦要做好待客之道。至于旁的,自有摄政王的人处理。各位做好基本礼数,做好接待工作就可。

    见大臣们颔首,景帝视线落在凌晟等人身上,今日的确委屈凌三小姐了,今日的事,朕会彻查。顿了顿,凌将军,凌九公子留下,其他人都散了吧。

    臣等告退。

    皇上起驾~这次太监终于顺利喊出来了。

    凌晟看了百里绯月等人一眼,你们先自行回府。断念,你随为父来。

    凌断念看了百里绯月一眼,冲她调皮的眨了眨眼睛,才跟着凌晟随景帝而去。

    百里绯月没管那些看自己的目光,也没搭理凌嫣然凌若蓝之流,带上素衣姽婳直接出宫,回府。

    马车上,姽婳想了想开口道,小姐,今日的事奴婢怎么想都觉得不简单。将军府怕是还不干净。

    百里绯月冷笑了一声,当然不干净。

    她的绣帕虽然不怎么用,但平时姽婳素衣都是仔细收好了的,不可能遗失在外面。

    现在的将军府,外面的人要想进去偷点东西,除非是一顶一的高手,一般的人,那是千难万难。何况将军府的格局,每个园子不同,放这些贴身小物的地方都是隐蔽的,不是内部的人,就算高手摸进去了,要短时间找到,也不容易。

    素衣自然也想到那绣帕的事了,此刻终于松下了心中的大石,忿忿不平道,府中看不顺眼小姐的,还能有谁。还不就是那三母女!只是我就不明白了,小姐名声要是坏了,或者宁阳公主的死和小姐真的扯上关系,她们都姓凌,对她们有什么好处了!

    姽婳理智道,五小姐不日就要入齐王府了,名声对她来说,已经不影响嫁娶了。何况有老爷和惠贵妃娘娘这层关系在,就算五小姐名声不好,在齐王府日子也是能过的。而二小姐……奴婢觉得,她并没有嫁人的心思。

    不然,都这把年纪了,也不会一点不急,更没有丁点这方面的倾向。

    所以她们就放心大胆害我家小姐了!左右府中其他小姐的名声,会不会被带累,她们都无所谓的!素衣气得把牙齿磨得咯吱咯吱响。

    百里绯月轻抬眼皮,凌嫣然凌若蓝要收拾,但是现在紧要的不是收拾她们。

    今日宫中的事让她突然觉得,之前那种让皇家人因为她医术名头而自己找上来的方法,还是太慢了!

    那样子还要一点点打听,旁敲侧击。何况,皇家人就算求医上门,要从她们嘴巴里打听其他皇家人的事,也不容易。

    她总不能一时打听不到的情况下,就只有干等吧!

    虽然人吃五谷杂粮难免都要生病,但是要等所有皇家人都可能生病,且还找上她的话,那也太被动了!

    不行。

    必须换个方式,让那些皇家人,亲自不得不把孩子全部送到她面前!

    眸光一转,眼中一抹深意划过。

    回到将军府,百里绯月先是立刻马上泡了一个澡,素衣则是气匆匆去观察清风阁外围那些伺候做事的小厮和丫鬟去了。

    发誓要抓出那个可能的叛徒。

    屋内,百里绯月泡在木桶里,姽婳轻轻给她擦背。

    今晚上,你把我之前炼的那些药整理一下装瓶,明天全部带着,我们去回春堂。

    姽婳继续给她擦背,小姐打算好好开医馆了?

    百里绯月勾唇,姽婳确实是个敏锐的,自然,扁老先生把医馆留给我,我没道理真的让它没落了。那也太对不住老先生了。

    这话,姽婳只选择信两分,但是也没多问,知道了。

    她手上的动作不紧不慢不轻不重,百里绯月舒服的趴在木桶上,心中的事情安排好了,有了计较,也有心思去问别的事了,懒洋洋道,姽婳,从你回来我也没问过,嗯,你就没什么想对我说的?

    本来,她可以继续不问。

    但是吧,这段时间看她的确愿意追随她的样子,便随口这么一问了。当然,她也有点好奇,那个让姽婳当初不得不选择忠心凌若蓝,想借助凌若蓝的帮助,去完成的事情是什么。

    姽婳手顿了顿,抿了抿唇,还是没说什么。

    百里绯月打了个哈欠,行,等你想说的时候再说。不过,话锋一转,这大景,我不会久待的。这意思你明白吗?

    姽婳这样的人,她救了她,她会追随她。但是百里绯月更相信另一种,那就是她跟随她,同样希望能借助她的手达到目的。这才像是姽婳的性子。

    对姽婳这种心思,百里绯月一早就明镜似的。

    并没有什么反感,谁都有目的,她也一样。

    当然,现下突然想起来问她,到不至于说是一定就要帮她了,但是可以先听听再做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