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中文 > 都市小说 > 仁手邪妃倾世心 > 章节目录 第349章 傻逼,他是我男人4
    而两人这一唱一和的对话,听在部份不太了解情况的外史耳里,只觉得这又有新鲜事儿可看了。但听在大景这边众人耳朵里,却只觉得好笑。

    可笑。

    简直无法形容……

    先前那一波心底冒火过后,百里绯月真的一直都在乐。

    她没见过这么自信,这么脑回路清奇的兄妹。

    他们不问问当事人的意见吗?

    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

    长孙无极说过要娶拓跋丽雅了吗?说过要答应他们参加那捞什子测试了吗?

    人家连面都懒得露,测试……

    啧啧……

    佩服,她佩服!

    这自我满足自我中心的瞎扯淡!她不佩服都不行啊。

    拓跋丽雅完全不觉得,高高兴兴看向景帝,皇帝陛下,现在你把摄政王叫来吧!

    景帝现在真想把这极品丢到摄政王府去。如果他真的能丢去的话!

    他算是见识了,什么是蛮夷之地出来的,什么叫做真正的不懂礼教!

    和这位北漠公主一比,大景那些出格的女子算什么啊!

    那都不是事儿了!

    完全没察觉自己被人厌烦了,拓跋丽雅理多当然得很,皇帝陛下,你怎么不动啊?

    又突然想到什么,有些不满的开口,难道今日游园,不是为了联姻而办的吗?你叫来所有的王爷皇子,难道不是为了任我们挑选男人的吗?我现在选了摄政王,你赶紧让人把摄政王叫出来啊。

    你们大景这是什么意思?!

    按照拓跋丽雅的理解,既然联姻。现在她选了,自然要把人叫来了。

    景帝只觉得脑子里有只苍蝇一直在嗡嗡嗡,这货要不是北漠公主,他早叫人捅死扔出去了。免得碍眼。

    到底是皇帝,按捺住心底的厌恶,如常道,北漠公主,摄政王有事在身,今日无法前来。

    那边拓拔胤阴冷的眼眸中掠过一丝毫不意外的了然。

    这就是他为什么和拓跋丽雅一起脑子进水般了。

    只有这样,才能断了这位不听话妹妹的念想!

    既然大景摄政王无法前来,你还是重新选一个。他顺理成章说出这句话。

    不!我就要他!不光要,还要定了!

    拓跋丽雅的性子上来了,那是不可能因为人不来就改变的。

    目光先是落在景帝身上,皇帝陛下,你不敢让他来么?怕他输吗?又一一扫过那些大景的朝臣,口出狂言道,没想到你们大景人连这点胆量都没有,这都不敢叫人来,拿什么跟我们北漠比?!

    这话一出口,简直引起了众人的震怒!

    你踩着大景的地盘,说大景的不是,岂能容了你?

    北漠公主,你这话过了。景帝这次完全不控制自己,整个脸色都沉了下来,警告意味相当明显。

    拓跋丽雅却满不在乎的双手环胸,毫无歉意,过了吗?本公主认为不过,否则,你们倒是证明给本公主看看呀?

    目光直视景帝,要是人都不敢叫来,比都不敢比。这般没有勇气的人,在我们北漠,是要被烙上耻辱图腾的!

    那眼神里的不屑,赤裸裸的,看得在场不少朝臣眼中都冒火。

    特别是那些武官。

    百里绯月微蹙眉望着这一切。拓跋丽雅这一招激将法,太过明显了,连三岁的小孩都看得出来。

    但不得不说,拓跋丽雅用对了时间,用对了地点。

    若是平日里,任由拓跋丽雅怎么说,怎么胡搅蛮缠都成。

    可是现在,哪怕她脑回路简直有坑,她自己就是个笑话。她这样一闹,大景也讨不到好。

    看看那些脸色看好戏意味的外史就知道了。

    有时候,拓跋丽雅这样的人,真是既简单,却又可怕!

    毕竟,她就是这个样儿。

    堂堂大景,或者景帝一国皇帝,能和她面上计较吗?

    那才是更丢份。

    这也是旁的外史最想看见的!

    百里绯月没什么荣誉归属感,对于大景,她没有多余的半点感情。别说大景,对将军府,除了娘,她的美好回忆都不多。

    但是听着拓跋丽雅啪啦啪啦,也实在头疼,完全不想多听一句了。

    撇了撇嘴,打算不动声色退远点,清静一下的时候。却有人不放过她,偏偏要拉她淌这趟浑水!

    让她替摄政王。

    上位的景帝天外飞仙淡淡这么来了一句,目光落处,正是百里绯月。凌婧,你是准摄政王妃。经过昨晚,你现在完全有资格替摄政王出手来比。

    不等百里绯月说什么,听上去却不容置疑,北漠公主能不能进摄政王府,就看你的了。想必你比出的结果,摄政王也会接受。

    百里绯月又在心底问候长孙皇室的十八代祖宗!

    什么叫她比出的结果?

    她能输吗!

    能输吗!

    根本没得第二种可能给她选,她必须得赢!必须要阻止这位北漠公主入摄政王府!

    真是日了狗了,凭什么她要去替长孙无极比?这关她毛线的事情。

    景帝这一出,不得不说相当高明了。

    输赢都不会没面子,且结果都不用他承受。

    倒是拓跋丽雅楞了一下,她?

    对,就是她。景帝反将她一军,还是说北漠所谓的测试比试,甚至怕我们大景一介女子?

    谁怕了!拓跋丽雅一仰头,盯向百里绯月,她比就她比,不过皇帝陛下不要忘了,她若是输了,就得把我嫁给摄政王!

    自然。景帝淡淡两个字。

    谁都没料到这个变化,本来是要比赢才能娶她。现在比输了她入摄政王府……

    虽然一团糟的荒唐,但不少外史看得兴致勃勃。

    笑话热闹,不看白不看啊。

    百里绯月面纱下的嘴角挂着一丝冷笑。他们这是完全不用问她这个当事人,就替她决定了!

    也有大景的朝臣没有昏头。

    这位凌三小姐医毒本领是了得,但是这种场合,肯定不是比医毒啊。她也不能给人下毒,把人毒死毒化吧。

    有人斟酌着开口,皇上,既然可以替代比试。是否换个人?凌三小姐毕竟是女子,又身份金贵。倘若比试过程有个什么万一,或许不太妥当。

    这话听上去是为百里绯月着想,说白了,就是瞧不起她。

    因为这位凌三小姐除了现在不适合用出来的医毒之术,他们还真想不出来别的出挑的能力。

    她虽然是凌大将军的女儿,但手脚经被挑断过,就算现在勉强恢复,那也绝对不可能是什么了不得的高手。

    其它琴棋书画也没听说很出挑,毕竟将军府之前因为将军夫人的刻意排斥。凌大将军又不在府里,她一个姨娘所出的庶女,能学到的东西怕是也有限。

    真要找个女子比,那个人当仁不让得将军府的二小姐凌若蓝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