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中文 > 都市小说 > 仁手邪妃倾世心 > 章节目录 第395章 本能,大美人有病1
    然而,并没有什么鸟用!

    握着她手腕的冰手,突然向着她面上袭来,百里绯月一惊,常规的避让是避让不开了。电光火石间,顾不上姿势好不好看的就地一滚,一个驴打滚远离开了他。

    靠,这人怎么回事?

    还没等百里绯月过多去观摩揣测,只见面前的男人右手一晃,一道银色的寒芒一闪。

    百里绯月刚站稳又要躲开,心中不禁大骂,用一个诡异的身体软度,朝下一弯腰……

    就在她弯下去的一瞬间,她身后的一个铁铸烛台就被一条银色的丝线,轻轻一划拉,彷如切豆腐一般,被整齐的削掉了一截。

    若不是她对危险的警觉,只怕刚才那银丝就不是划拉掉烛台,而是直接缠她腰上!就算她里面穿了天蚕丝软甲,都难保不敢保证将她拦腰切半了!

    毕竟,这人手中这‘银丝’的锋利程度,可不是之前屋子里面那些普通的暗箭!

    百里绯月这会儿想骂娘了。

    然而面前的男人根本不给她喘口气的机会。

    手里的银丝在烛光闪烁下,带起一阵寒芒,直冲她脖子而来!

    这一下太快太狠,就算是百里绯月,躲开也没来得及。

    身影刚移动那么一瞬,肉眼不可见的恍惚。下一秒就被定在了原地,四肢僵硬的被人点住了穴道,愣愣的杵在原地不得动弹。

    就算没被点穴她现在也不能轻举妄动了。

    因为!

    脖子上冰冰凉凉的,不用看都知道,是那削铁如泥的银丝!

    而恰好,被银丝缠住的那里,并没有天蚕丝软甲的覆盖!

    这下连呼吸都要小心翼翼的,就怕吞咽个口水,脖子脑袋就分家了!

    再一次清醒认知道,面前的这个男人太强,比她所能想象的要强!!

    特别是这明显不对劲的状态下,那种对危险的直接让她寒毛直立好吗!

    男人那惑心至极的眼眸,不见丝毫温度,万年冰髓一般,浸骨!

    百里绯月也就来得及看到一眼对方的眼睛,感觉到脖子上的银丝顿时一寸寸的收紧,霎时间勒入了肌肤。

    艹!

    又见血了!

    难道说她今天就要死在这儿了?

    老天爷不要开这种玩笑好不好!

    她有朝一日和这个男人总有一场对决,但是她对死在一个脑子不清醒的人手里却没有半点兴趣!

    在脖子和脑袋分家前,在银丝收紧,脖子痛感袭来那一瞬间。

    百里绯月用几乎是自伤身体的方法解除了被制住的穴道,与此同时,牙齿狠狠在自己舌尖一咬。然后,在男人手掐上来那刻,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扑上去,嘴对嘴一口啃上他的唇。

    以非常强势霸道的姿态把舌尖的血送入面前男人嘴里!

    当然,事情要做几手准备的。

    与此同时,手中的银针上,是见血封喉的剧毒!

    武功再高也必死无疑的毒。

    如果她的血不管用,那就怪不了她了。

    这种时候,实在没办法多想,眨眼间就是丢了小命的结果!

    就在她不管三七二十一顾不得嘴巴里舌头疼痛给人喂血的情况下,还有更糟糕的情况出现了。

    往下走的通道陡然一阵脚步声传来,一听就是训练有素。

    起码上百人!

    她既然敢来这里,被埋伏这种事是有心理准备的,压根不惧。但现在情况不同啊!眼前还有这么一个大杀神啊!

    真他妈雪上加霜了。

    耳听着那些脚步声越来越近,百里绯月眸中狠毒嗜血一闪。

    那就没办法了!

    只有全部让他们去死了!

    然而,没等她找间隙下毒。

    那在她脖子上的银丝仿若有生命一样,在男人手中转了过弯,通道口第一个人才露个头,头就咕噜噜被绞滚了下来!

    而百里绯月已经像被拎东西一样,接下来只觉得各种血啪啦啪啦落在自己身上,往外的通道本就狭窄,基本就只有一个人能通过。

    所以,这出去的一路,和进来的那些人狭路相逢。

    结果,那些人惨嚎都没来得发出来!

    速度相当之快,杀那些人的速度快,提溜着她闪身出通道的速度也很快。

    本就狭小的通道遍地血腥,残肢断臂,死无全尸,血腥之气让人作呕。

    百里绯月眼观鼻,鼻观心。

    不去看这人间地狱。

    也没给她多余时间看。

    出了通道,是最开始进来那间屋子。

    男人依旧提溜着百里绯月腰带,是的,腰带!

    就这么提溜着闪身离开了皇宫!

    一路上,真正彷如出入无人之境一般,那种速度,估计就是个鬼影子了。

    不,应该说基本没人能看清有个‘鬼影子’过去了。

    一阵风驰急掠之后,百里绯月晕头转向的被扔在了地上。

    在被扔到地上的那一刹,百里绯月勉强压下胃里面的翻江倒海,用一只手一只脚接触地面保持了平衡。

    才没被结结实实砸到地上。

    否则,不摔成肉饼也要蹭破几层血皮!

    现在,她别说衣服了,就是头发根儿都是湿淋淋的血!

    顺着头皮,发梢数道血迹缓缓淌下她的脸。

    那个鬼样子,也是无法形容了。

    这些血全部是男人提溜着她出来时,途中那些侍卫的血。

    但是吧!

    百里绯月心中/日了狗一样心情的看了此刻并没有其他动作,但是也没离开的男人一眼。

    为什么他身上一滴血也没沾到!

    算了算了,现在不是计较这个的时候。

    眸光一转,手中藏着的毒针依旧没放松,视线落在月下一身紫袍的男人身上。

    她这一看,那寒髓一样冰凉的紫眸也落在她身上。

    百里绯月另外一只手扒拉掉自己蒙面的黑巾,用面巾抹了几把脸上的血。虽然不是凌婧的脸,但所幸是神医的脸。她今晚易容成神医,本来是另有打算的。

    挑眉,大美人,现在脑子清醒了一点没有?

    话音刚落,屁股上就是一痛。

    什么情况?

    男人凌空打了她屁股一巴掌?

    日!

    屁股!

    这个地方……简直是耻辱!他又不是她爹娘恩师,打这个地方简直他妈和甩她巴掌打她脸没两样了!

    她很快找到症结所在,你他妈有病啊!

    哦,不,你明显有病!老子偏要叫,大美人,大美人,大美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