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中文 > 都市小说 > 仁手邪妃倾世心 > 章节目录 第419章 屠杀,阿依娜之死7
    又指了下她脑袋。

    百里绯月立刻会意,你是问我清醒些了么?

    男人点点头。

    百里绯月现在倒打一耙了,你是不是什么人都亲啊。

    紫眸看向她,眼里一丝讶然。

    拉起她还抱在自己腰身的一只手,在她手心写:你不也亲我

    顿了顿,眼尾弯起。

    继续写:神医

    卧槽!

    百里绯月差点一口水呛过去,你,你,你什么时候看出来的!以前不能百分百确定,但现在,这一次,这人完全看穿神医就是她啊!

    男人眯眼笑。

    唔……

    说实话,各种纠葛不论。单单说眼前这个人,抛开一切身份什么的。百里绯月最受不了眼前这个男人这样子,因为这样子笑起来的时候,实在,实在太勾人了。

    还是那种无意识的勾人。

    但是吧,看他这样,虽然知道他本人是可以说话的,只是作为凤九凰的时候,一般不说话。尽管之前明明作为凤九凰其实也说话的。

    当然,那是他在她神医身份面前暴露凤九凰就是长孙无极之后。

    现下,这又不说话的架势,又想了下之前愣是要杀了她的架势。果然不记得他们之前的过往了吗?

    她实在很想问一句,你为什么不说话?

    不过现在这场合,不是问这些的时候。

    因为刚刚凤九凰这一笑,一片倒吸气声后。

    那几个异族人抹了一把嘴巴上垂涎三尺的口水,大声道,继续比啊,怎么不比了!

    就是就是!

    百里绯月视线移到他们身上,鄙夷的嘲讽了一声,你们眼瞎吗?人都死了,还比什么比。

    喂,你什么意思,不带骂人的!那些人哪里都看这位凌三小姐不顺眼。

    简直没天理,有大景最有权势的男人作为未婚夫。现在还有长得此般,此般……妖物一样的男人和她卿卿我我。

    有没有搞错啊!

    她那张脸丑得他们看一眼都硬不起来!

    这男人怎么回事,眼睛是出哪门子问题了,看不见么?

    他是怎么亲下去,对着她那张脸,怎么笑出来了的?

    等等,这男人说不准眼睛真有问题!

    紫色的眼睛,紫色的!

    虽然西域番邦或者更远的西方,的确有眼睛各种颜色的人。但是这个男人怎么都不像是西方的人那种感觉吧?

    百里绯月才不管他们怎么想,骂你们没必要,陈述一个事实而已。

    什么事实,那个南疆女人哪里死了?

    他们再一次确认一样的看向阿依娜,明明还站在那里,只是摇摇晃晃而已,根本没死好不好!

    百里绯月的目光也移向了阿依娜,她只是一看。

    阿依娜正好伸手往自己后背弯去,摸到了背后插着的匕首。满脸扭曲的咬紧牙齿,一把将匕首从后背脊椎,一点一点抽了出来。

    呃——呃——

    阿依娜喉头发出一声声的怪叫,随着她痛苦的声音发出,那匕首带着血,被她完全抽了出来!

    一把将匕首扔到地上,阿依娜手指快速的在自己的身体上点了穴道。气喘吁吁,满脸大汗的回过头,视线在人群中恶鬼一样终于搜寻到百里绯月!

    我要弄死你,扒了你的皮!阿依娜皮肤上的黑,浓得锅底一样。

    就连她脚下被踩着的擂台,似乎都出现了变化。

    原本的黄木地板,竟然开始泛起了黑。

    百里绯月挑眉,看了眼,不得不说,这个南疆女人把她自己变成了一个大毒人,毒倒是挺厉害的。

    只不过……

    你没有机会了。

    她这句莫名其妙的话落下,众人都还在不解的时候,就陡然看到阿依娜的身体上,猛地一下,一道血柱冲了出来!

    紧接着,又是一道血柱冲了出来!

    阿依娜就像是一个充满血水的口袋,里面装满的血水,又因为被扎出了无数个洞眼,一股股的血柱从皮下各处破洞冲出!

    猛地一下四面八风井喷状态!

    鲜血在空中飞舞,喷射,渲染在擂台上空,满满的全是血雾。

    阿依娜整个人,仿佛像一个被人放掉了气的球,在众人面前,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一点点的瘪了下去!

    那些渐渐失去弹性的肌肤,皮肉皱皱的,仿佛失去了水分的咸菜。

    如花妩媚的饱满脸颊也迅速的凹陷了下去,剩下的那只眼睛,脱水一般的突了出来。

    整个人,软软的瘫倒了地上,仿佛一坨带着骨架子的死肉……

    嘶!!

    心口直透凉气。

    良久的,四周围观的人,都没有一个人发出声音……

    所有人,都无法相信自己眼前看到的,怎么会这样?

    当然会这样!

    百里绯月扫了眼只剩下一只眼爆睁,眼珠子都失去了水分,死得不能再死的阿依娜。

    她刺了这个女人三百个穴道,匕首上有倒刺,拉出血肉,一瞬间堵住了伤口,血液流不出来,她也不会太痛,感觉到的蚂蚁夹一下一样不痛不痒。

    但,里面的创伤却是一直出血。

    又因为她匕首上有延缓血液流出,麻痹对方各种知觉的奇药。

    只有等到脊椎骨大伤,体内倒流的血已经无法继续在身体里储存了,才会陡然爆发破体而出!

    一般也只有这个时候,被伤的人才知道问题严重性!

    可惜,晚了!

    爆体!

    绝无活路!

    南疆带着蛊王的人,她怎么敢小觑。一般的普通法子,她压根就怕杀不透彻,杀不彻底!

    因为和蛊有关,那种死了比活着更可怕的,她不是没听说过。

    杀这样的人,怎么能用普通的方法去杀!

    的确,这个方法是不普通。

    先前还嚷嚷着的那些异族人,望着地上,那一摊早已不复先前的皮包肉的,皱皱巴巴的,被鲜血泡成了一团的东西……

    恶心……实在是恶心!

    可是除了恶心之外,就是恐惧!

    从来不知道,一个人竟然有这么多的血可以流……

    而失去了全部血的人,竟然是这样……

    这种手段,这样的杀法,平生第一次所见。

    简直是太……让人如鲠在喉,吞不下,吐不出。

    久久的,心里那种毛骨悚然的感觉都消散不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