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中文 > 都市小说 > 仁手邪妃倾世心 > 章节目录 第495章 出手,孤立无援了11
    姽婳轻颤着开口,却不知道接下来要说什么才好。

    凌雪儿更是嘴唇都咬出了血。

    百里绯月气息有些喘,你们速度点,我这样坚持不了多久。我要是彻底昏过去了,一切就白搭了。

    姽婳和凌雪儿也知道,只是。

    咬了咬牙,瞬间调整自己思绪。

    她带她们两个来,是要她们帮到她,而不是什么都做不到!

    她们不能拖后腿!

    而此刻,百里绯月也终于明白,为何给刑部下蛊,下的是百毒不侵的血引得出来的蛊!

    殷玄墨真是把她算得滴水不漏。

    刑部和慕青有关,真要求到她头上,她不可能坐视旁观的。

    但要解了这些人的蛊,她没个十天半月,也别想起床正常活动了!

    当然,怎么解绝对不可能让刑部这些人知道的。人心隔肚皮,要是传出去,大家知道百毒不侵的血还有这作用,呵呵呵,她只怕以后就真的变成‘香饽饽’了。

    刑部的人不算少,但也不算多到无能为力。

    此刻,这已经是倒数第二批了。

    被抬进来后,必须都先吃她给的药丸,陷入昏迷。

    其实只是为了不让他们清醒情况下看到她怎么解蛊。

    之所以这是第二批了,她真是拼了老命在赶时间。

    因为血这个东西必须新鲜才能用,现放现用,所以是没办法一边补,一边慢慢存储的。

    血作为药引子每一个人需要的不算多,但这么多人,这滋味,谁放血谁知道。

    放血还不算最主要,最主要是,姽婳和凌雪儿不会施针,不会逼蛊。只有她自己来。这个才是一点差错出不得的事。

    又放血又施针,当然就只有争分夺秒抢时间。

    在被耗倒下之前,必须全部解完。

    因为,这些人的蛊,绝对等不到她下一次精神身体恢复来给他们解。

    所以说嘛,殷玄墨就算走了,都把她算得死死的。

    该死的男人,确实挺能耐!

    不过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百里绯月飞速集中精力,专注的开始继续解蛊。

    时间一点一点过去,当最后一批送进来时,那些送的人完全没看到里面的百里绯月是什么情形,就算进来的中蛊之人,也都只看到百里绯月的背影。

    而解蛊了的人姽婳和凌雪儿都会给他们推到门口,再由外面的人接出去。

    就算是第一批接出去的人,现在也没醒过来。脸色苍白,比送进去时看上去还要奄奄一息。是以,外面的人都有些摸不着头脑。

    因为凌三小姐只让人把人送出去了,别的什么都没说,也没做,又立刻让人送人进来。

    这真的解蛊了吗?

    解蛊有这么快吗?

    要真是这么容易,整个太医院的太医完全束手无策是怎么回事?

    不过虽然心中满肚子疑惑,却一点也没影响和打扰,也没多嘴。全程非常配合。

    毕竟,这是尚书大人和慕侍郎大人都嘱咐又嘱咐过的。

    现在屋子里是最后一批送进去的人了,一个上午还没过去。

    等在外面院子的刑部那些仅剩的没中蛊的人,真的觉得有点不真实得做梦一样。

    而屋子里,凌雪儿眼眶都通红了,手上的辅助动作半点没停。

    只是,她真的觉得度日如年!

    怎么还有二十几个!

    二十几个人现在在她眼里,简直就像还有成千上万的人一样!

    时间仿佛被无线拉长,她咬牙数着。

    十九。

    十八。

    十七。

    ……

    八。

    ……

    五。

    ……

    怎么还有两个人啊!

    终于!

    终于只剩下一个了!

    凌雪儿瞪大眼,呼吸都屏住了。她根本不敢看自己曾经无比厌恶的那位三姐姐一眼,因为,她全部靠在姽婳身上才能勉强撑着给那最后一个人施针了!

    而靠着姽婳的百里绯月,在一波晕眩黑暗侵袭来时,当机立断又一口咬向自己嘴唇。刺痛激发出及几丝残余力气和清醒,就是这一下,手下的银针看上去还是行云流水落下!

    然而,当看到那本来根本无形,因为吸了她的血而变成红色,细细的,哪怕有颜色都让人会很大程度忽略的蛊虫缓缓从她留出的一个银针针眼哧溜出来时。

    百里绯月拿银针的手在也稳不住。

    几乎连一根银针都无法拿稳了。

    药!

    一个字,就算她不说,旁边的凌雪儿也眼疾手快,颤抖的把那化虫的药水倒在那红色线虫身上。

    响声几乎听不见,就化成了几点血水。

    此刻,百里绯月才长长吐出一口气,整个手因为全程太聚精会神,真的打盹的时间都没有。别说她那双手本就比不上常人,就算是正常人,此刻也差不多要废一阵子了。

    百里绯月两只手,手臂,甚至整个人,全身的骨肉都融了一样,真正是一滩水一样的形状。

    因为一直坐着,现在根本不能起身,也不能强制抱起来。

    那双手麻木一样几乎是吊在身体两边了。

    药。

    这一个字,几乎都听不见了。

    姽婳却立刻掏出她一早吩咐的药,给她喂到嘴巴里。但是现在百里绯月整个人脱力得嘴都动不了。

    姽婳到底跟了她这么久,在回春堂时间也不算短。

    强制喂水给她顺灌下去,又立刻去擦百里绯月嘴巴边上流出来的水。

    不是她不提前吃药,而是这药吃下去,她的血短时间就不能用了。

    又缓了一会儿,百里绯月勉强能撑起眼皮,身体能稍微动一下,但两只手臂和手还是废了一样垂着,碰都不能碰。

    一碰简直生不如死。

    姽婳和凌雪儿也不敢碰。

    正在这时,外面响起那些守值的刑部官兵的声音,慕大人。

    慕侍郎的声音明显不是平时,凌三小姐在里面?

    是的,大人。那些官兵不是很明白,自家这位一向很儒雅的大人。此刻脸上怎么有这种近乎慌惭的情绪。

    凌丫头!慕侍郎根本不顾之前百里绯月说的,绝对不能冒失进去的话,难掩担忧的直接大力推开门。

    当看见屋子里那一幕时,慕侍郎几乎红了眼眶。

    凌丫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