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中文 > 都市小说 > 仁手邪妃倾世心 > 章节目录 第540章 成亲,当然有目的6
    他们虽然一直在城内,但是这几天感染了疫病的立刻就被官府掌控收容起来了。

    这么集中的根本没机会看见!

    全身鸡皮疙瘩一串串的乍起。

    每一根毛孔都仿若有无数虫子在爬一样。

    情况比他们想象的,还要可怕得多……

    一闪神间,那些送这些患者来的禁卫军已经来到百里绯月面前不远处。

    利落下马恭敬抱拳道,凌三小姐,我等奉皇上口谕,送城内感染疫病的患者来这庄子上,请凌三小姐和御医院的太医们共同诊治。

    百里绯月心底啧了一声。

    景帝开始只怕也是看她笑话的其中一个人吧。

    否则早就送来了,不会在这个时候,眼看毫无办法了才送来。

    对萧然道,萧大人,这些人都是新感染,还没用我们任何药的,送到庄子西面那些空地方去安置。和先前东面那些隔开。

    是。

    萧然立刻带人和部分禁卫军一起押送那看不到尽头的长龙一样的马车往庄子西面而去。

    这时候,在后面的一步的太医队伍也缓缓来到了眼前。

    当太医们从马车里下来时,自然一眼也看到了百里绯月这位凌三小姐。

    这见面,就有点尴尬了。

    张院首上前,凌三小姐。

    百里绯月还是平常得很,太医大人。

    张院首又看了一眼百里绯月身后那十几个大夫,这些是……

    来帮我忙的大夫。

    张院首眉头当即皱了起来,看向他们,各位,此番疫病非比寻常。你们来帮忙的心是好的。但本院奉劝你们一句,还是赶紧回返。这里自然有我们太医院的人接手。

    作为太医院院首,官方代表。

    这话说得完全没半点不该。

    但是吧,听到那些人耳里,实在就尴尬了。

    他们的身份地位私自在这里来的确很不合适。这也是为什么之前他们没第一时间答应的另一个原因。

    他们的身份说白了,就是费力不讨好。

    他们算老几啊?

    凌三小姐做了任何事,旁人都看得见。他们做了什么,旁人不会记得他们谁。

    这倒没什么,主要是,他们活像厚脸皮自己巴上来的一样,显得很是倒贴下贱……

    太医大人,百里绯月似笑非笑,这些大夫都是我请来的。

    张院首视线重新回落在她身上,凌三小姐,这不是儿戏。不是能胡乱来的。

    百里绯月笑了声,怎么着,太医大人这是瞧不起我们这种没有编制的民间大夫吗?既然瞧不起,太医大人你尽可以带人自行去西苑那边,和我们这边分而诊治。

    太医大人,时间宝贝。恕我们不能在这里陪你们多说话了。

    没等看张院首脸色,百里绯月直接对身边的那十几个大夫道,各位,请跟我来。

    从古自今,任何世道。

    都是官家的最尊贵。

    很多在高风亮节在声名鹊起的人一生,都是为了追求一个官方的名正言顺,或者职位。

    民间的再有本事,也是低人好多等。在很多人眼中,也是不入流的所在。

    打个最简单的比喻。

    之前浮屠阁神医也好,回春堂也好。名声打得在响。绝大多数来求医治的,都是普通人。就算是普通人,不少人依旧会怀疑其医术和她的可靠性。

    如果换成御医,那就不一样了。

    人家骨子里第一反应就是相信。

    就会说,那可是御医!

    就是这么个道理。

    别说别人,就算这里的这些大夫,自己一样觉得自己比御医低了好多等。张院首这么一说,他们脸上青一阵红一阵。

    然而!

    此刻!

    凌三小姐居然说‘我们’这些民间大夫!

    我们!

    她哪怕身份特殊,她也是把她自己和他们放在同等位置的!

    他们心都微微颤抖了一下,心底流过说不出的感觉。

    这一刻,就算他们被这些太医瞧不起。觉得他们大概只能添乱,可看着走在前面的,步法平稳而坚定的女子,他们毫不犹豫,跟上去!

    他们相信她!

    说不清楚为什么!

    他们愿意给她打下手,愿意帮她。

    哪怕事后世人完全不知道,有他们这样一群人,也曾经冒着生命危险为这场疫病出过那么一点微薄的绵力!

    百里绯月说走,那就真的带着人消失在庄子东苑门内。

    那些太医都愣了。

    下意识去看张院首的脸色。

    然而张院首此刻脸色完全看不出来!

    别耽搁,拿上医药箱等物,速度去西苑。

    他一声令下,太医们赶紧遵照而行。

    但是吧,心里更是七上八下。

    皇上下旨送他们来这庄子,可不是让他们和凌三小姐分而诊治的啊!

    分而诊治和在城内诊治有什么两样?

    又不敢说话,去触了首座大人的霉头。

    一个平时和张院首走得近的太医跟上张院首,压低声音道,大人,凌三小姐这分明是故意找个借口拿乔。您只不过就事论事,她立刻抓住一个点就率先提出要分而诊治,分明是想看我们太医院的笑话啊……

    张院首沉默。

    那人又道,这庄子东苑那些患者,都这么好几天了,死亡率那么低,一定是凌三小姐研究出了什么独特的能控制延缓病情的药剂。她这明显是不想让我们知道。害怕我们太医院抢了她的功劳。所以宁愿找一些不入流的民间大夫帮忙,也怕流传在我们手里,被我们学了去……

    毕竟,那些民间大夫的身份不敢不听她的。而我们太医院,让她拿出药造福世人,她不得不拿……

    闭嘴。张院首冷沉两个字。

    大人?

    张院首的声音听不出喜怒,却沉重得能压弯人的腰,京都如今这样,都是我的罪孽。

    大人,您……您千万别这样说。谁知道那莱州这么倒霉,那些染病的人得的居然不是花柳。大人您也不知道他们是得了这么可怕的病啊……

    虽然这样说,垂下的眼睛却乱转。

    那对母女,包括庄子东苑那些患者,都是来找凌三小姐治病的。

    他们为什么会知道凌三小姐?

    这事首座大人之前说了,会送给凌三小姐一份大功德。

    稍微长长脑子,也知道这其中的关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