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中文 > 都市小说 > 仁手邪妃倾世心 > 章节目录 第545章 成亲,当然有目的11
    当天黑前到了下一个城镇,两人觉得自己暂时活过来时。

    小女娃找了家当地最好的客栈住下后。

    小手摸呀摸,从身上的小荷包里摸出几颗金子做成的弹珠来。

    两人就算再怕,看见金子也免不了眼睛放光。

    根本控制不住眼神几乎黏在金子上。

    小女娃小手一摊,喏,给你们。

    两人当下什么贪欲霎时退得干干净净,两颗大脑袋摇得拨浪鼓一样。

    不,不,我们已经洗心革面了……

    对,对,我们一点也不喜欢金子……

    小女娃长睫毛眨了眨,让你们出去给我买东西呀……

    啊?

    原来出去给她买东西。

    转而脑中一道白光闪过,出去买东西!

    小娃娃就是小娃娃!

    当他们拿着一把沉甸甸的金珠子走出客栈时,整个人又激动又恍惚。

    大哥,你掐我一下,看看我是不是在做梦!

    刀疤脸男人直接一脚踹在他身上,凶横男人大叫了一声。

    转而就是狂喜。

    大哥,我们终于逃脱魔爪了!

    不但逃出来了,还得了这么多金子!

    可惜她身边带着那个小包袱,里面不知道多少值钱的东西……

    屁话多,赶紧跑!

    惦记人的东西,也得有命花!

    一个时辰后。

    两人奄头搭脑的回到客栈。

    小女娃双腿在床沿上晃悠着,笑得特别无邪,你们回来了呀。

    他们……能不回来么!

    眼看就要跑出这小镇了,肚子突然痛得翻江倒海,多走一步就要爆炸开裂一样!最开始还以为吃错了东西,谁知道稍微后退一步就不痛了!

    他们不信邪,试了好多次,直到最后死心乖乖回来!

    堆起笑,正要胡编乱造一番东西不好买之类。小女娃娃突然微微侧头,顿了那么刹那,一把抓起旁边的小包袱,犹豫着要不要跑的架势。

    两人一愣。

    难道这小祖宗家里的人找来了?

    感动得差点涕泪横流,太好了!

    他们能解脱了!

    转而又突然想到,等等,这小祖宗的家人会不会更可怕?

    大夏天,瞬间每个毛孔鬼吹风一样莫名凉飕飕起来……

    再说大景京都。

    眨眼又过了三日。

    就在城中众人,上至景帝太后,下到普通百姓,都在各种揣测城外疫病进度。

    现在还是什么消息都没有,整个京都的氛围越发恐躁不安。

    郊外,安置天花疫的庄子里。

    西苑的太医们虽然一直不眠不休,却一直没什么进展。

    个个脑子里的神经都绷得紧紧的。

    他们这样一味药一味药的配下去,何时才能研制出克制此番疫病的方法!何况药草不是仙丹,还需要过程去观察用了的药效……

    然而那些病患等不起!

    十来天的时间,若到时候还找不出克制疫病的办法。他们整个太医院,基本也就全军覆没了!

    这时候,哪里还有心思和多余时间去注意隔壁东苑。

    正在太医们愁眉苦脸时,外面的禁卫军带着三个身着布衣,拎着医药箱的大夫进来。

    这些大夫不是别人,正是东苑百里绯月那边的其中三位。

    御医们一看见他们,手上的动作不由自主都停了下来。

    他们来干什么?

    那三名大夫却不卑不亢的对张院首拱了拱手,直接道明了目的,张大人,凌三小姐让我们三人过来协助你们给这边的病患治病。

    协助?

    治病?

    这意思是!

    屋内的太医们,脑子有片刻的空白,转而,心中简直惊涛骇浪!

    张院首听到这句话时,虽然也有震惊,但很快又释然。憔悴不堪的面容只微微动了动,她找到遏制的办法了?

    是的。张大人,时间紧迫,请容我们一边去看看患者情况,一边细说。

    真的找到了!

    惊涛骇浪过后,那些太医无法形容自己心底的感觉。

    张院首动了动唇,请。

    率先转身,那三名大夫随即跟上。

    但个个早也不是之前被这些太医质疑他们不该来时的自我怀疑,而是昂首挺胸,步法从容!

    还站在大厅中的太医鼻息间似闻不到满屋子的药材味道了,也听不到四周任何声响了。

    好似过了很久,其实不过顷刻之间。

    有人喃喃道,你们看到这三个民间大夫的样子了么……

    一副翻身做主的样子……

    大多数太医医德和理智都在的,回过神,肃然道,还不快跟上!救人要紧!

    ……

    又是五天悄无声息过去。

    京都大部分人现在已经成了惊弓之鸟,但凡街上看到个长痘的,咳嗽的,发热的。立刻退离八丈远,又是报官又是叫骂。

    恨不得立刻把人弄得灰飞烟灭毫无痕迹。

    凌晟作为百里绯月的爹,每天上朝虽然没有人明面上在拦上来问了,但是那眼神已经说明了一切。

    人就是这么奇怪的生物。

    照道理说,太医院的太医才应该是背负遏制住这起疫病的主要人。

    但是吧,好像不少人都觉得,百里绯月这位凌三小姐治好了那是应该,治不好,那绝壁就是里外不是人,全是她的罪过!

    她怎么能治不好呢?

    至于太医治不好,反倒没人去想这个问题一样的。

    一酒楼二楼处,一红衣灼艳的男子狂放不羁的斜倚着阑干,听着下面大堂吃饭的人各种议论的声音,不屑的嗤笑了声,人呐……啧……

    手指勾着的酒壶荡了荡,那小如蜂鸟一样的东西就飞落在他酒壶上。

    西漠从那小东西细小的爪子上取出更小的纸条,眯起眼睛只扫了一眼。

    先前的闲适完全没了,瞬间飞身站起来。

    挑了挑眉,小师妹要是知道这个消息,会不会高兴得晕过去?

    嗯,还是先想想自己要怎么才能不被她嘲讽吧……

    毕竟,南疆那个巫教圣女,简直比泥鳅都滑。他还没在谁身上连续栽两次跟头。但是在她那里,愣是让她从眼皮子底下溜走两次了!

    那女人是真心……可怕啊!

    而且上过一次的当,吃过一次的亏,就绝对再也不会中招。

    确实有点麻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