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中文 > 都市小说 > 仁手邪妃倾世心 > 章节目录 第577章 解决,你也该死了9
    伴随着这句话,天边陡显一际鱼肚白,天光乍破间。

    那站在垛高树枝外的彩衣女子妩媚美丽得就像拂晓中走来的仙子,勾人得直让人移不开眼。

    恢复了本来面目的阿依娜!

    凌婧,你高兴吗?

    银铃般清脆的声音,但是这阴森森的口吻,大清早的是个人听上去都会觉得毛骨悚然,就连百里绯月也忍不住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警惕地看着面前笑得花枝招展的妩媚女人。

    看上去完全没有受过任何重创的样子,但是在西漠手下受伤逃脱的人,怎么可能是这样。

    不得不说,这南疆巫教圣女再一次让她刮目相看几分。

    也不怪西漠都没逮住她。

    这还真不是个草包。

    唇角意味深长的勾了勾,确实很高兴怎么办。你来得也正好,也免去了我去找你的时间。

    把凌断念往后又推了一下,我们不如,新账旧账,一起算!

    话音刚落,瞬间出手,速战速决!

    这种对手,玩蛊玩得这么溜的,观察,观察有个屁用。

    她要对你下蛊,你观察得出来个毛。

    索性不给她这个机会!

    阿依娜一边还击一边媚笑道,终于有机会和你一较高下,本圣女可真是高兴呢。

    那就多高兴一会儿。

    手腕翻转间,一种古怪的兵器赫然出现在百里绯月手里。

    阿依娜惊愣之下,愣是没完全避开!

    手臂见了血!

    这东西是西……

    废话多!

    百里绯月可没打算还和她聊个天,讨论下兵器。

    而阿依娜这一下闪开就有些勉强了,之前西漠伤的地方,那种伤势没可能这么快好得透透的。这一下,额头就沁出了冷汗。

    当下眼中神情也变了,也再度主动出手。

    百里绯月灵巧地躲过阿依娜的攻击。

    阿依娜因为接连迅猛的移动和攻击,身上没好完全的伤,伤口已经崩裂开。

    一丝鲜血,从她身上的彩衣里面晕透了出来,慢慢地染红了她胸口的衣裳。

    原来在这里。

    百里绯月嘴角划过一丝冷笑,饶有兴趣地看着阿依娜胸口的一片血红,以及她因为痛苦而冷汗直冒的妩媚俏脸蛋,欺身上前对准伤口——攻击!

    打人,当然要打弱点了!

    这一下,阿依娜完全没避开。

    百里绯月的兵器确实很诡异,要不是阿依娜也不是省油的灯,她的心脏都能给她剜出来!

    现下虽然没剜出来,受伤也不浅。

    还是在原来伤的基础上再次重创!

    阿依娜顿时神色痛苦地跪倒在了地上。原本就已经被撕开了的伤口,更是血肉模糊惨不忍睹。

    你不要脸!若是没有这兵器的便利,哪怕本圣女有伤在身,你也不是本圣女的对手!

    百里绯月一步步地朝着她走去,手中染血的兵器,在阳光下泛出一道妖异的光亮来,似乎是因为知道自己即将染上鲜血而感到兴奋。

    走到阿依娜面前停下,居高临下地看着她,你当我们在你打我一下,我还你一下,公平较量不成?

    她既然自己凑上来,她不顺便结果了她的小命,不是浪费了她的良苦用心。

    呵,你以为,本圣女是那么容易就能杀死的吗?

    阿依娜捂住胸口,在百里绯月根本不浪费时间要取了她性命时,猛然间徒手抓住了她手中的兵器,那巨大的力道,一时间竟然让百里绯月都再难前进一分。

    鲜血,顺着阿依娜的手腕滴落而下,但她好像感觉不到痛一般,依旧诡异的笑着。

    我说,你怎么还不动手,难道真的要本圣女死不成?

    阿依娜在说这句话的时候,虽然是盯着百里绯月的眼睛,但显然话不是对她说的!

    百里绯月不过一闪神间,后背猛地一痛。

    很快,一丝血迹在她腰腹间晕染开来。

    整个人控制不住的也跌跪了下去。

    也就是这刹那,阿依娜一个灵巧的翻身,从百里绯月手中武器下面逃脱了过去。

    虽不无狼狈地站了起来,却换成是她居高临下地看着百里绯月,娇笑道,你实在太着急了,也不动脑子想想,我这样带伤的身体,目前也控制不了你体内蛊的情况下,为何敢一个人来找你。真是抱歉啊,你凌婧到底比我阿依娜差了那么一点点。

    当然,我也真没想到你这诡异莫测的武器,要不是我棋高一着,还真被你就这么轻易的弄死了,呵,到底我阿依娜赢了。

    见百里绯月不说话,又满脸看好戏的意味,怎么,你就不想看看,伤了你的,到底是谁么?

    话毕,她看了一眼自己染血的胸口,又摊开手掌来看着自己深可见骨的伤口,轻轻地抚摸了一下周围的血迹。

    那血腥的味道,让她脸上的表情变得愈发阴毒,眼中也划过了一丝狠戾的神色。

    百里绯月没动。

    你不看是么?那我就帮你看!

    让她之前惨败还受伤的代价,现在,她阿依娜该十倍百倍还给她的时候了!

    冷哼一声,也顾不得手上身上的伤势,一把就将百里绯月从地上拎了起来,强迫她转过身去。

    要是平时受这一下伤,哪怕是致命伤,百里绯月也不至于让人扭着自己完全无法避开和动。

    但是这一下,她确实没动。

    当阿依娜放开她时,她看着凌断念手中带血的剑时,依旧没动。

    他看向她的目光,不在是那个乖软的弟弟,而是陌生人一样冷漠无情。

    冰冷得不带一丝色彩!

    语气意外的平静,你对他做了什么?

    凌婧,你的确很厉害。明的暗的,我要杀你,都不容易。所以……

    阿依娜笑得花枝招展,妩媚入骨。

    瞧瞧你身边,体质最容易被控制,又最得你信任,信任到有能力伤了你的。不就是这位好看的小美人了?

    绕过百里绯月,阿依娜强忍着胸口和刚刚捏住武器伤了的两处剧痛,扭动着纤腰,站到了凌断念的身侧,抬起他刺伤了百里绯月的那只手。

    那莹润纤长的手指上,还沾着几滴百里绯月飞溅出来的血滴,一白一红,刺目之极,却也让她感到莫名的愉悦。

    小美人……

    伸手抚上凌断念的脸,又将他的手举到自己的唇边,伸出舌头为他将百里绯月的血迹舔舐得一干二净。

    她半眯美眸舔着他漂亮的手指,长得真是让人想凌辱摧残,姐姐真想睡得你爬都爬不起来啊。

    阿依娜!

    百里绯月咬牙,脸上神情也变了,他才十六岁!

    那不是正好?嫩得让人掐一把都能掐出水。多有意思?我阿依娜还没玩过这样好看的雏儿呢。

    手暧昧的抚上凌断念的胸膛,何况,他这身体,足够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