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中文 > 都市小说 > 仁手邪妃倾世心 > 章节目录 第653章 逼死,大景的罪人12
    哥……你还在生我的气啊……

    我真的不是故意去看的嘛……

    东方卿在菁黎公主脸上的表情都快绷不住时,收回目光,淡淡道,这事你不要在插手。

    菁黎公主一听,知道算是过去了。

    心底总算大大的松了一口气。

    我就算想帮也帮不上啊。又道,哥,你刚回来,那我不打扰你了。我先回去了。

    又小心翼翼模样的看了东方卿一眼,才离开。

    东方卿看着她的背影,眸光莫测。

    而一直站在外面的白管家此刻才再度进来,扑通一声就跪下,殿下,老奴不知道菁黎公主殿下……请殿下责罚!

    他刚刚多少也听到菁黎公主的话,当时他还以为菁黎公主真的知道才……他真是个老糊涂!

    白叔,起来,不怪你。

    知道东方卿的性格,白叔虽然站起来了,但是老脸惭愧得不行。

    这都什么事!

    他也算一把年纪,居然被菁黎公主三几句话就……

    以至于这种秘密,说说出来,就说出来了。

    当然,现在最主要不是追究这个,而是凌三小姐的事!

    再说另一边,回行馆的路上,马车里。

    菁黎公主完全不是在东方卿面前的娇俏无害少女做错事怯怯的模样。

    十分的沉着冷静。

    皇兄虽然多少对我的居心有些怀疑,好歹最后还是信我了。

    随从的宫女银珠道,公主,七殿下是聪明绝顶的人,您主动这样告诉他,反倒是打消了几分他的疑虑。

    菁黎公主淡然一笑,成竹在胸,毕竟,我的确从没有害他的心。这一点,他心底是明白的。

    她之前差点就做了一件蠢事。

    她当时竟然想把凌婧和七皇兄或许有关系这事隐瞒下来,幸亏她醒悟得早。

    而大景摄政王……

    那样的人,怎会输给大景皇帝那样的人,本宫真是无论如何也想不通……

    听到他出事那一刻,菁黎公主简直不敢相信。

    她看好的,愿意为他留在大景的男人,居然就那么死了?

    还是没查到蛛丝马迹吗?

    银珠摇头,当时大景摄政王出事的地方,我们的人已经暗暗查探过不少次。到如今,真的什么痕迹都查不出来了。不过当日那个地形,虽然是山溪,但那溪流哪怕是在山洪退了的现在,都湍急得厉害。就算身手不错的好好的侍卫在里面,也抵挡不住湍急奔腾的溪水冲击……

    菁黎公主微微皱眉。

    他居然会选择这种方式……

    银珠肯定道,奴婢到认为不是很奇怪,那地方的地形若是呈扇形被包围,又功力被限,无法使用轻功离开的情况下,就只有那山溪一条路……

    又看向菁黎公主,后来大景皇帝找到尸体再处理什么的,我们的人就进不去了。

    菁黎公主心底说不出的感觉。

    她好不容易看上个男人,居然就这么没了?

    银珠见她沉默,喊了一声,公主?

    菁黎公主黑眸深深,似下定了什么决心。

    无论如何,我也不会再回西月国去。大景这次这些公主被和亲到四海诸国,那副表面风光,实则凄惨的模样,本宫可不想一回到西月国就落在本宫身上。

    银珠不好插话,还是捡好听的安慰道,我们陛下和大景陛下不一样,我们陛下那么疼爱公主您……

    呵,疼爱?菁黎公主轻讽了一声,除了七皇兄,他那么多子女,他骨子里疼爱谁了?只有七皇兄才是他心尖尖上的儿子,我们这些,不过是他的作品,他的道具罢了。

    公主……若是您不回去,留在大景还是只有和亲一途。

    公主原本看中大景摄政王,可如今……

    菁黎公主这次又勾了勾唇角,毫不在意的理所当然道,那就和亲啊。

    公主看上新的人选了?

    本宫看上的人从未变过。

    银珠回味过这话的意思,吓了一跳。可,可是公主,大景摄政王已经,已经不在了啊。

    菁黎公主毫不在意,摄政王府不还在吗?那就行。

    银珠都不知道说什么了。

    自家这位公主任性固执起来,真正决定的事,那是绝对不会改变的。

    再说京都另一处。

    刑部大牢。

    百里绯月现在被状告,只是疑犯,还没调查定罪,所以关押的地方相对来说条件好很多。

    里面有简单的用具,虽然不金贵,但很整洁干净,明显是用了心的。

    也没有什么异味。

    总体来说,很干净清爽。

    现在,慕青的爹慕侍郎让随行的人和附近看守的人都出去了,就剩下自己和百里绯月。

    他看着百里绯月。

    百里绯月反倒是没事人一样的笑了笑,慕伯父,有话对我说?

    凌三丫头,我也就不绕弯子了,你有什么打算?

    百里绯月耸耸肩,还调皮的笑了下,我很放心啊,我相信慕伯父您和王尚书大人的本事,绝对能还我一个清白的。

    慕侍郎都想敲慕青脑子那样敲她两下了,心态倒是还不错,还能开玩笑。

    这事是他把真相查出来就可以的吗?

    这真相根本不用查,无论他们查出什么,‘真相’都只会是上面需求的那一个。

    眼前这丫头不可能不知道。

    然而此刻,她还是笑嘻嘻的样子。

    慕侍郎无奈,看样子她是不想说了。

    拍了拍她的肩,有什么需要,和外面轮值的人说就是。

    百里绯月眨眨眼,多谢慕伯父,我一定不会客气的。

    你呀。慕侍郎又好气又好笑,摇头离开。

    百里绯月选了个位置,就跟自己家里一样,坐靠着开始闭目养神。

    然后快要到晚上时,访客就一波一波的来。

    先是姽婳和凌雪儿给她送吃的各种来。

    她们走后百里绯月刚吃完饭,就来了一位意料之外情理之中的人。

    看来,你很适应这里的生活。

    百里绯月抬眸,望向白斗篷下,哪怕毁容了也是一副不食人间烟火样子的凌若蓝,唇角似笑非笑,托二姐你的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