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中文 > 都市小说 > 暖爱甜如蜜 > 章节目录 第185章 泛滥的爱心模式
    安婶一边说着,一边将手中的早点托盘放在床头的矮柜上,弯身将那些片条状的衣物捡拾起来。

    绒毯中的雪落更囧。一张小脸发烫得厉害。哪还有脸面对安婶啊,雪落只能装怂装到底,把身体紧紧的蜷缩在绒毯中当鸵鸟。

    其实她很想说:这些话麻烦安婶您明察秋毫的去当着他封行朗的面儿说啊!那个罪魁祸首反正听不到,反到让她这个受害者无地自容。快没脸见人了。

    可树欲静而风不止。雪落越想回避囧状,安婶越是不肯轻易的放过她。

    紧接着,便开启了她那泛滥关心的模式。

    太太,醒了没有啊?饿不饿?给你熬了瘦肉粥和小薯饼,你先趁热吃吧,吃完了再睡呗。

    安婶进来的目的有两个:一来,确实是关心太太雪落的饮食;二来,也是想打探一下二少爷昨晚这么一折腾,有没有伤到太太肚子里还未知的封家小少爷。

    雪落实在不想这么尴尬的面对安婶的过度关心。感觉安婶要比老妈子还要体贴入微。不应她不是,应她又不是,雪落真是囧得慌。

    以为安婶再一次没能得到她的回应,这回铁定会离开的,却没想安婶却固执的探手过来开始轻轻摇晃雪落侧着身的肩膀。

    太太,今天是周末,您吃点儿早点再睡吧。可别饿着肚子睡,对身体不好。

    安婶实在是舍不得雪落饿着肚子睡。即便太太经得起饿,这肚子里的小东西可饿不得啊。想得好像雪落真怀上了似的。

    就在雪落扛不住要坦然面对安婶的过度关心时,封家客厅里的座机却铃铃作响起来。

    坏了!一点是大少爷打电话回来找蓝悠悠小姐的。可蓝小姐不在啊……这可怎么办呢?安婶一边犯愁的絮叨着,一边转身着急离开。

    是封立昕打回来的电话?雪落一下子坐直了身体:封行朗不答应她跟封立昕离婚,自己可以亲口跟封立昕说啊!以前是顾虑封立昕孱弱的身体,可现在不一样了。莫管家说大少爷封立昕的并发症已经得到了有效的控制,而且已经能自主的呼吸了。

    而且蓝悠悠现在已经回到了封立昕的身边,可以说现在的封立昕就如同沐浴在爱情之河里,自己跟他提出离婚,应该正中他意才对。他这么珍爱蓝悠悠,又怎么可能顶着个有妇之夫的头衔跟她谈情说爱呢?

    封立昕绝对舍不得蓝悠悠受一丁点儿委屈的。

    这么一想,雪落觉得亲口跟封立昕说离婚的事儿反而更靠谱些。而且胜算也会更大。

    于是,雪落连忙翻身下庥,这才冷不丁的发现,自己身上连一片挡羞的布条都没有。

    自己是身也丢也,心也丢了。而且还被那个恶魔的男人几经崔残,这身上哪还有一片完好的皮肤啊?上面的斑斑红痕,都是那个恶劣男人留下的印记。

    自己还是以死谢罪得了!不!要死之前,自己也得先把那个作恶的男人拉上当垫背的!

    年青就是资本。经过几个小时的休憩,雪落的身体以顽强和坚韧的姿态恢复了过来。

    从更衣室里穿好衣物,雪落便急急的赶去了客厅,想借此难得的机会跟封立昕提离婚的事情。

    ******

    电话果然是封立昕打回来的。

    知道大少爷对蓝悠悠的关爱超乎寻常,这电话安婶不得不接。不然大少爷非得着急上火不可。

    喂,大少爷啊……怎么这么早打电话回来啊?是不是想吃什么了?你跟安婶说,安婶这就给你去做。安婶还算机灵,三言两语就抢过了话题的主动权。

    安婶,我不想吃什么。悠悠呢?她醒了没有?她昨晚睡得好吗?住在封家还习惯吗?

    果不其然,大少爷封立昕所关心的,就只有蓝悠悠了。一口气追问了这么多,想必这一晚上都琢磨着这些生活琐事了。

    对于蓝悠悠,封立昕真的是爱她爱到骨子里了。

    接下来,便是安婶不得不撒谎的环节了。要是跟大少爷坦白交代蓝悠悠小姐被二少爷让人给锁走了,那大少爷不得急疯了啊!

    二少爷也不知道哪里去了,更不知道他让人弄走了蓝悠悠,这葫芦里究竟卖的什么药。

    蓝悠悠小姐还睡着呢。能隐瞒一时算一时吧。安婶也只能这么搪塞了。

    悠悠睡着呢?哦,那就让她继续睡吧,别去扰她。封立昕有着明显的失落感,但又不忍心让家仆去打扰睡着的女人。

    对了安婶,悠悠爱吃西式的糕点。你做点儿蓝莓口味的慕斯吧,悠悠爱吃。还有各类的海鲜丸子,悠悠也爱吃。记得口味儿清淡点儿……

    满满的,都是封立昕对蓝悠悠的关爱。从饮食到起居,封立昕关心着蓝悠悠生活中的每一个细微。

    安婶听着心里着实难受:大少爷有心爱的女人是好事,可这个叫蓝悠悠的女人,好像根本就不爱大少爷,反而跟二少爷亲近得很……怎么一个‘乱’字了得啊!

    好的大少爷,我现在就去做。一会儿蓝小姐起床就有得吃了。安婶鼻间酸酸的,但还是继续把谎言延续了下去。

    隐瞒一时算一时。一会儿等大少爷挂了电话,自己再给二少爷打过去,询问他的有什么好主意。

    就当安婶要挂电话之际,雪落以迅捷的速度从安婶手中把电话几乎是夺过来的。

    喂,是立昕吗?雪落意识到自己好像是第一次跟封立昕通电话,似乎还有些小紧张。

    悠悠?电话那头的封立昕条件反射的疑问一声。

    我是雪落。雪落柔声作答。

    哦,是雪落啊?你好。虽说封立昕的吐词含糊不清,但分辨起来并不难。

    没想到自己的丈夫竟然跟自己客套的说‘你好’,雪落难免会有些小心塞,机械的回应一句:你也好。

    雪落,悠悠还睡着呢?她住在封家,得麻烦你多多照顾她了。她从小就娇贵,你多多担待点儿。封立昕的言语,万变不离蓝悠悠。

    哦,好。雪落含糊其词。安婶都没有拆穿,她一个就快离开封家的外人就更不必拆穿了。

    对了立昕,我想跟你说离婚的事儿。咬唇酝酿了几秒,雪落还是鼓起勇气提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