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中文 > 都市小说 > 暖爱甜如蜜 > 章节目录 第495章 封行朗只会自己去死
    蓝悠悠!

    封立昕厉斥一声,该闭嘴的是你!别把你肮脏而罪恶的思想强加到团团身上!她的世界应该是干净纯洁的!

    封立昕,你凭什么训斥我?又有什么资格来训斥我?

    濒临失控中的蓝悠悠,俨然成了一头刺猬,谁搭理她,她就用她身上的尖刺扎谁。

    凭团团叫了我五年的papa!

    封立昕沉顿了一两秒之后,才这样作答蓝悠悠。

    我呸!封立昕,你以为团团叫你papa,你就真成团团的爸爸了?你只不过是个冒牌货!是封行朗为了顾及你脆弱到不堪一击的感受!封立昕,你该醒醒了,别再自欺欺人了!

    蓝悠悠谩骂起封立昕的时候,几乎快把他当成孙子一样的痛斥厉训。完全不顾及封立昕的感受。

    该醒醒的人是你蓝悠悠!如果你再敢说出或是做出任何伤害团团的事来,我一定不会饶过你!

    封立昕的眼眸里带上了狠厉之气。

    这是五年来堆积后爆发的结果;亦是封立昕在亲眼所见弟弟封行朗在看到他自己的亲生儿子后那痛心疾首情景的感悟!

    为了他封立昕,弟弟封行朗已经付出了太多太多!人心都是肉长的,他更能体会封行朗对那个夭折孩子失而复得的感激和感动。

    那你到是说说,你想怎么不饶我?

    蓝悠悠那咋呼的本性依旧鲜明而个性。

    好了,你们两个都少说几句吧,会吓着团团的!

    莫管家温厉一声,并从蓝悠悠怀里半拖半拽的将封小公主强行抱了过来。

    封立昕止住了跟蓝悠悠的厉声驳斥,探手过去温柔的爱之抚着他的小公主。

    团团,记住了:那个小哥哥是跟你血浓于水的亲哥哥,从今以后,你们要相亲相爱,懂吗?

    封立昕温润的说道。他希望封小公主能一直维持着可爱和善良。

    真的吗?那团团以后是不是就有哥哥了?

    小可爱止住了哭哭啼啼,可又有些畏惧的朝妈咪蓝悠悠看上一眼。

    他不是你哥哥!他是野孩子!你才是封行朗真正的公主!

    蓝悠悠当然不会认可林诺的存在。封行朗只能是她女儿封团团的亲爸爸。

    蓝悠悠,你醒醒吧!其实团团她是……

    大少爷!莫管家叫住了失控的封立昕,你该去追二少爷了!那帮人应该不会伤害小少爷的,你追过去劝劝二少爷别太逼得太狠!我们应该从长计议!

    似乎也察觉到了自己的失态,封立昕抿紧薄唇点了点头。

    照看好团团。叮嘱了莫管家一句后,封立昕便离开了封家。

    鉴于妈咪蓝悠悠突发的面目狰狞模样,封小公主还是有些畏惧的。平日里妈咪也会跟papa吵架,但也不至于像今晚这样惊悚骇人。

    所以小家伙紧紧的圈抱着莫管家的颈脖,不敢去接近有些异常的妈咪蓝悠悠。

    走出封家的封立昕,便给严邦打去了电话。

    将封家刚刚发生的一切简明扼要的告诉了严邦。

    ******

    法拉利超跑如离弦之箭一般,朝着面前的两辆防暴车呼啸追来。

    封行朗满脑子都只想着要追回他的孩子。

    他至亲至爱的骨血,他生命的延续。

    小十五坐在河屯的怀里,一直闷闷的。河屯也没有开口询问他什么,因为封家客厅里所发生的一切,他都能听得到。所以也无需开口询问。

    封行朗的反应,还是让河屯相当满意的。他要的就是封行朗见到自己亲生儿子时的那种颠覆性的情感。这样一来,对他几日后要做的选择题,才会增添气氛。

    一个是封行朗失而复得的儿子,一个是封行朗亲手养大的女儿……想想就觉得带劲儿。

    当然,有些事,河屯也只能看到表面。

    义父,封行朗追上来了。

    车载蓝牙设备里传来了后面一辆防暴车里邢八的声音。

    那就让他追着吧!就算是先热热身!

    河屯冷声笑了笑,用微微粗砺的手指去抚了抚小家伙有些小闷的脸庞。

    听到邢老八的话后,小十五立刻转过头去从后车窗里张望。

    在邢老八的防暴车车,一辆法拉利超跑若隐若现着。

    那个混蛋封行朗真的追过来了?这不是找死么?

    小家伙咬着自己的小嘴唇,小神情郁郁的。似乎很紧张防暴车后的情况。

    十五,你是在担心义父呢?还是在担心你的混蛋亲爹呢?

    河屯悠声问道。似乎还带上了那么点儿小酸意。

    怎么说呢?五年前河屯带离身怀有孕的林雪落时,目的清晰而狠厉:就是利用小家伙去跟他亲生父亲封行朗斗个父死子活!

    可五年的养育,让河屯对怀里的小东西不由自主的产生了另类的情感。

    而且这个小东西长得跟他心尖上的女人还那般的相像!

    于是,河屯想自欺欺人的去做一个梦:幻想小家伙就是他跟那个女人的孩子……

    无论再狠厉凶残的人物,都有他灵魂深处最柔软的地方!

    但清醒时的河屯会清楚的知道:这只是他永远都无法现实的梦!

    他不是我亲爹!他只是混蛋!

    小家伙不再看车窗后面,转过身偎依进河屯的怀里。

    小家伙似乎有些眷恋河屯温实的怀抱。那才是他的避风港。

    一个流畅的大‘S’漂移,法拉利超跑成功甩掉了后面的一辆防暴车,跟河屯的这辆并驾齐驱。

    法拉利超跑明显想逼停防暴车,可又有些畏首畏尾。不敢做太过蛮横的碰撞动作。

    其实原因很显而易见:封行朗是担心车里的儿子受伤!

    十二,撞上去,狠狠的别他一下!

    河屯抱紧了怀里的小十五。他很好的利用着封行朗护子心切这一软肋。

    防暴车的车速虽说不及法拉利超跑,但抗撞能力却超强。两辆车一直并列前行,封行朗一直在被动避让。

    义父,右侧的路封了。前面有两个石墩,只能容一辆车开过去,封行朗一直抵着我们……

    放心的冲过去吧!封行朗只会自己去撞石墩,不敢撞我们!

    河屯低下头来蹭了蹭小家伙婴儿肥的小脸颊,十足的自信。

    那么快的车速,封行朗只有两种选择:

    一种,就是一直抵着防暴车;结果就是两辆车都会撞在石墩上!那样就可以逼停防暴车!

    还有一种,就是他自己去撞石墩,给防暴车让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