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中文 > 都市小说 > 暖爱甜如蜜 > 章节目录 第657章 亲爹的魅力,无与伦比!
    站起身来的夏正阳,却被雪落按压住了。

    舅,你别去找封行朗了!我都已经跟他离婚了!你还去找他干什么啊?当年我跟他的婚姻本来就是个错误。既然是错误,离婚便是最好结束这个错误的方式。

    看着孤苦伶仃的雪落母子,夏正阳心间着实一疼。

    什么错不错的啊?他封行朗没这么好打发你们母子!这儿子总是他封行朗亲生的吧?这抚养费,生活费的,一年至少也得给个千儿八百万才行!正阳,这事必须去跟封行朗计较清楚!

    舅妈温美娟不乐意了,这封行朗好歹也是申城的财神爷,一日夫妻百日恩,好歹也施舍她们母子点啊!想一毛不拔的就这么把人给打发了,也太没人情味了!

    听到舅妈嘴里的话一直围绕着金钱在打转,雪落的心凉得很。

    舅母,封行朗哪有一毛不拔啊?光是礼金,你就收了他两个亿吧。

    雪落并不想提礼金的事儿,可舅妈一直口不离钱,她也就话赶话的说出了口。

    你……你这死小片丫子,都离婚了还帮着封行朗说话呢?真是胳膊肘往外拐!

    温美娟恼羞成怒了起来。

    老巫婆,不许凶我妈咪!不然我就灭了你!

    小家伙以牙还牙的厉吼道。

    诺诺!不许对舅姥姥没礼貌!

    儿子的戾气和不礼貌,着实让雪落这个当妈的头疼。

    嘿,小兔崽子,这么没家教,难怪封行朗会不要你跟你妈了!温美娟怨气一声。

    才不是呢!我亲爹只是想重新好好的追我妈咪一回,好圆了我亲亲妈咪灰姑娘嫁给王子的少女梦!

    小家伙吧唧吧唧跟温美娟斗智斗勇道。

    这一说,到是把妈咪雪落给听伤感了。

    重新好好的追自己一回?怎么听着就让人心酸呢!

    在夏正阳的威严下,一群人总算安静了下来。

    夏家的晚餐还算丰盛。雪落似乎一下子回到了寄人篱下的曾经。

    那个时候,她一直隐忍着小心翼翼的生活,梦想着有一天自己能够嫁一个有钱有势的白马王子,挽着她风风光光的出现舅舅和舅妈面前。

    而现在重新住回夏家,却一丁点儿没有了孩提时的年少气盛,对舅舅和舅妈,只有心怀感激。或许是因为这些年来的阅历,还有自己已经为人母的情怀。

    小家伙一直护着自己的亲亲妈咪。将雪落喜欢吃的菜逐一夹放在她的碟盘里。

    诺诺乖,你自己吃吧。妈咪够了。

    见儿子一直在懂事的给自己添菜,雪落着实有些难为情。

    这小东西,还真孝顺亲妈呢!

    夏正阳忍不住的夸奖了林诺小朋友一下,伸手又想过来抚头,却又被小家伙给厌弃的打开了。

    别动我!再动剁了你的手!小家伙愤愤的瞪了夏正阳一眼。

    诺诺,妈咪跟你说了多少回:对长辈要有礼貌!你怎么就不听呢?

    雪落着实头疼于儿子的狠厉之气。动不动开口就要灭了别人。

    小家伙撇了夏正阳一眼,我就瞧着你不像好人!你一定是宠着自己的女儿,欺负我妈咪了!

    哈哈哈哈……这小鬼,说话怎么这么逗呢?

    夏正阳并没有恼怒,反而对小家伙更加的喜欢起来。

    因为阁楼没有收拾,夏正阳便让雪落母子先睡到出嫁了的大女儿夏以琴的房间里。

    温美娟当然是心头不快的。可见夏正阳喜欢小鬼喜欢得紧,也只能不情不愿的答应了。

    雪落,可要看紧点你家的小崽子,别让他乱动以琴的东西!

    知道了舅妈,我会看好诺诺的。雪落连忙应好。

    接下来,便是小家伙给亲爹封行朗汇报工作的时候。

    放心吧,有亲儿子在呢,怎么可能让我亲亲妈咪受欺负呢?什么大巫婆小巫婆,我都能摆平!

    看来,封行朗让儿子林诺作陪在雪落身边,不失为明智之举。就知道以小家伙的戾气,夏家那群女人们会拿他没办法。

    对了封行朗,亲亲妈咪说,要让你三年都追不到她……

    三年?呵,亲爹我最多只要三个月!亲爹的魅力,无与伦比!你就等着瞧吧!

    少吹牛皮了……不过我还是相信你的哦!

    嗯!我们父子俩并肩作战,争取把你亲妈、我老婆,早日拿下!

    哦耶!

    听着他们父子俩好气又好笑的话,雪落真的是哭笑不得。

    可从今晚开始,雪落的内心却不再彷徨无助。

    ******

    刚跟亲儿子通完电话,封行朗还没来得及喝上一口安婶特意给他煲了好几个小时的羹汤,就见一个健硕的身姿几乎是撞门而来。

    紧接着,封行朗便被拥进了一个劲实的怀抱里。

    你惦记死老子了!

    是严邦!他那低沉浑厚的声音,像是发自灵魂的最深处。

    他紧紧拥抱着封行朗,实贴着他的俊脸,用清冽的胡须去蹭挤封行朗。这些日子,严邦真快被杳无音讯的封行朗给逼迫疯了!

    就差跟衙门以暴制暴了。

    严邦的那条断臂,已经恢复了简单的机能,但只能使上三四成的气力。可在拥抱封行朗的时候,却格外的用力。

    封立昕原本是想起身相迎严邦的。可严邦却完全对他的存在视而不见。

    看着紧拥着弟弟封行朗的严邦,封立昕似乎有些愕然。要论兄弟手足之情,似乎没人能比得过自己跟封行朗的兄弟情意!只是严邦这样的表现手法……怎么看都有些过了!

    这贴面礼,着实热情了一些。

    严邦,你要再不松开老子,老子就踹死你!

    被严邦松开的封行朗一阵呼吸急促。说实在的,被一个大老爷俩如此的死搂着,着实的不舒服。

    可松开了封行朗的严邦,却在封行朗的额头上落下深深一吻。

    维持了足有三秒之久才撤离了他的唇。

    封行朗有些发懵……

    咳咳……

    封立昕轻咳了两声以示自己的存在。正好也化解了封行朗有可能会迸发出的怒火。

    阿邦,你吃过晚饭没?陪行朗一起吃点儿吧,他正好也没吃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