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中文 > 都市小说 > 暖爱甜如蜜 > 章节目录 第783章 把雪落藏起来
    这都什么跟什么啊?

    刚才还跟自己情意绵绵拍着婚纱照的,现在怎么又冒出了个刻骨铭心的女人?

    这女人怎么翻脸比翻书还快呢?说变就变!也就伺候着儿子拉了一通臭臭的时间!

    封行朗,都怪你!妈咪又被你气跑掉了!

    小家伙埋怨着同样一脸无辜加纳闷儿的亲爹封行朗。

    在跟侍者确定女人没有受到任何威胁,而是自己主动出去时,封行朗英挺的眉宇微拧。

    诺诺,那张图片纸的事儿,你跟你妈咪提起过没?

    当然没有了!那么丢人的事儿,我怎么会说呢!再说了,亲亲妈咪又那么爱哭鼻子,我才舍不得她伤心难过呢!

    那河屯呢?你说了没有?封行朗紧声追问。

    我当然也没有跟我义父说了!更丢人的!

    小家伙肯定道。至于老十二嘛……亲爹没问,他当然不会主动交待。

    打去给雪落的电话,雪落一直没接;再打过去时,雪落已经将手机关了机。

    儿子跟封行朗在一起,所以雪落走得也算放心。

    亲儿子,你说你妈咪怎么说变脸就变脸呢?刚才还好好的。

    封行朗托抱起小家伙,一边疾步朝停车场追了过去,一边询问。

    我怎么知道!应该是亲亲妈咪舍不得丢下我这个亲亲儿子,去跟你过二人世界!小家伙哼哼。

    舍不得丢下你?那现在呢?还不是把你给丢下了!封行朗打击道。

    封行朗,你还好意思说我?都怪你了!要不是你去婚纱店捣乱,妈咪今天不知道有多开心呢!

    父子俩一路就这么争执着。

    似乎没了雪落这个主心骨,父子俩的状态一下子陷入了凌乱之中。

    ******

    雪落风风火火赶来了浅水湾。

    还是那句话:蓝悠悠伤害她,她可以忍受;但绝对不可以再伤害她的孩子了!

    任何方式都不可以!

    浅水湾别墅的门外,停着几辆防暴车。其中还有一辆房车。

    从虚掩的客厅门间,透着水晶灯的光亮。说明河屯应该在别墅里。

    而在别墅的门外,雪落看到了邢老四和邢老五两个门神似乎的庞大身型。

    邢老四和邢老五也看到了林雪落。

    两个人几乎是同时侧过头来,面面相觑着询问着对方:这个林雪落能不能放进去?

    从攻击性来讲:林雪落几乎为零;

    从自己人来分析:林雪落应该是义父河屯的儿媳妇,是小十五的亲妈;完全可以称得上是自己人!

    从级别上来说……

    还没等邢老四和邢老五分析完,林雪落便直接无视着他们的存在,径直自己推门走了进去。

    进去别墅之后,雪落这才一慌:原来别墅客厅里多了几个人。

    多出的那几个人,一个坐着,两个站在沙发边;在边上还靠着三个黑衣人。

    都是生眼!

    跟河屯一起坐着的人,四十开外的年龄,整个人如同铜墙铁壁般硬实。

    雪落?这么晚了,你怎么来了?又跟阿朗吵架了?十五呢?

    看到发懵惊慌中的雪落,河屯主动招呼一声。

    听着河屯的口气还算温和,雪落便寻思着这群人应该是河屯的熟人才对。

    邢先生……

    雪落怯生着目光朝沙发上的那个陌生中年型男看了过去,欲言又止。

    有话你就说吧。老二不是外人!

    老二?难道就是传说中久居墨西哥银三角的邢二?

    既然他也是河屯的义子之一,只不过年龄稍为大了点儿,雪落也没管这么多,便直接说出了此行的目的。

    她实在不想再给蓝悠悠任何的机会来伤害她们母子了!

    早知道蓝悠悠不知悔改,自己就应该找点儿来找河屯求助的。

    邢先生,麻烦您抽点儿时间管管你的义女蓝悠悠吧!她都让人把……把那些不堪入目的图片纸送去幼稚园,送到诺诺的手上了!您孙子可才5岁,他得承受多大的心灵创伤啊?会落下心灵阴影的!

    说这番话时,雪落已经没心思去考虑河屯知不知道封行朗跟严邦那些艳图的事儿了。

    这事儿我已经知道了,这不正想办法处理着啊。雪落,你先别着急……

    河屯的话,让雪落更加的震惊。

    什么?原来你们一个个都已经知道蓝悠悠毁害封行朗名声,而且还将那些不堪的东西送去给诺诺的事情了?她都做得如此恶劣了,难不成你们一个个还要包庇着她?

    雪落真的怒了。不但封行朗庇护着蓝悠悠,就连河屯也要视而不见的纵容么?

    雪落,你误会了!蓝悠悠离开申城的那天晚上,我已经让老十二去堵她了……要不是阿朗当时极力的阻止,我早就清理门户了。你放心,我不会容许任何人伤害阿朗跟十五的。

    河屯少有的跟林雪落解释这么多。

    因为雪落也很少对河屯发这么大的火儿。

    我对你们真的失望透了!一味的纵容着蓝悠悠伤害着我跟诺诺!你们是不是非要等到诺诺失去我这个亲妈,或是你河屯失去了自己的亲孙子,才知道后悔莫及么?

    丢下这句义愤填膺的厉吼,雪落便转身离开了别墅。

    雪落……雪落……

    河屯唤了两声后,老八,你快追出去看看。可别让她想不开做出什么傻事儿来。十五那孩子最宝贝他亲娘了。

    邢八开车追上雪落时,雪落并没有反抗,而是顺从的上了邢八的车。

    送你回去?邢八问上一口。

    我现在还不想回去!雪落依旧憋着气。

    邢八默了一下,随后便朝雪落竖起了大拇指。

    刚刚你太有个性了!竟然敢那么大嗓门吼我义父?真羡慕你!

    不等雪落作答,邢八又补充一声,其实你早就应该强势起来的。在你知道十五是我义父的亲孙子之后!你完全可以有恃无恐,该报仇报仇,该申冤申冤!

    雪落沉默了,像是在思考邢八的话。

    几秒后,雪落微微轻叹一声,老八,你找个地方把我藏起来吧!我不想回去!

    把你藏起来?你觉得我有那么大的胆子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