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中文 > 都市小说 > 暖爱甜如蜜 > 章节目录 第1048章 非她不可
    行朗,你就别抱了……豆豆和芽芽才一个星期大,软着呢。

    让雪落着实意外的是:封行朗把才一星期大的豆豆抱得有模有样。而且那拍抚的动作,完全是很经验的手法。

    雪落这才想起:封团团可是封行朗一手带大的啊!就不奇怪他的手法会如此的老道了!

    或许从封团团被孕育的那一天开始,封行朗就对她倾注了满满的父爱!

    不是父亲,胜似亲生父亲!

    一想到自己在佩特堡里孤苦无依,还要每天面对河屯的蛮横和威逼,可以说是忍辱负重的生下了肚子里的小乖……

    而他这个亲生父亲呢?却陪同在别的女人身边,帮着别的女人照顾着孩子!

    看着丈夫封行朗有模有样的抱着豆豆轻轻的抚拍,雪落的眼眶在下一秒便红润了。

    为了儿子林诺,她早已经学会了坚强,不会轻易的落泪,可心头的那股子委屈,却狠实的煎熬着她的心。

    她连忙抽来豆豆和芽芽的婴儿用纸擦拭自己不自控滚落的泪水。

    雪落,你怎么了?

    封行朗觉察出了妻子的异样,该不会是我抱着儿媳妇,没抱着你,你吃醋了吧?

    男人的一句玩笑话,只是这了逗自己的女人开心。

    你胡说什么呢?我只是想诺诺了。

    雪落温斥着封行朗,敷衍一声。

    放心吧封行朗,即便你老婆真吃醋了,那也是吃的蓝悠悠的醋!瞧你抱我家豆豆这有模有样的老道动作,看来你这几年没少抱着封团团吧?

    好不容易逮着机会奚落和挖苦封行朗,袁朵朵当然得利用好。

    封行朗,你抱着别的女人生下的孩子时,有没有想过自己的女人和自己的孩子?雪落母子在河屯的阴影下生活了整整五年,有享受过一天你照顾蓝悠悠和封团团的体贴入微么?

    朵朵,别说了。都已经过去了。

    男人的俊彦已经寒沉了下来,雪落连忙斥声朵朵停下。

    别拦她,让她说。

    封行朗淡淡道。将怀里的小东西放回了婴儿床。

    说就说!谁怕谁啊!有白默在,我不相信你敢吃了我!

    袁朵朵下意识的朝白默瞄了一眼,装着胆子说道。

    你一直责备雪落欺骗了你,可雪落那也是被逼无奈之举!

    说着说着,袁朵朵便哭出了声来,或许她此时此刻不仅仅是在为雪落申辩,也是在为她自己向白默陈述吧。

    你们男人只做了脫了裤子和穿上裤子之间的那点儿事,可我们女人却要承受孕育孩子的责任!它们就是我们的生命,只要它们安全健康,让我们付出什么代价都愿意!你以为我们想隐瞒和欺骗吗?还不是因为无法让我们足够的信任和依靠……

    ‘失控’的袁朵朵偎依在雪落的肩头泣不成声。

    其实袁朵朵并不想哭。她只是想用这样的方式表达出自己内心的感受和委屈。

    封行朗侧头看了白默一眼,似乎明白了点儿什么。

    ******

    叔爸抱着团团吃饭饭吧。

    偌大的古典实木雕花餐桌上,封团团习惯性的爬坐在了叔爸封行朗的长腿上。

    诺诺哥哥又不在,叔爸的怀抱当然就成了她的。更何况餐桌上还坐着很可怕的严邦。

    雪落,你喝喝看这个三鲜羹,安神又养颜的。

    袁朵朵已经像个没事人一样坐在餐桌前了。刚刚那通又哭又诉的,明显带上了那点儿表演的成分。

    团团,你去让严叔叔抱着吃饭饭好不好?

    封行朗逗着封团团。

    不好!团团只要叔爸抱!小东西任性着。

    如果你不肯让你严叔叔抱着吃饭,那叔爸今晚就不带你回家,把你一个人丢在这里!

    不要……不要!团团不要!

    小东西惊慌了起来,半跪在封行朗的腿上,紧紧的勾抱住他的颈脖。

    那就必须让严叔叔抱着吃饭饭!封行朗执意一声。

    不给严叔叔抱,严叔叔就把你带回御龙城去!

    严邦并不喜欢这种带上女眷的喧闹气氛;再则,这白公馆里的伙食,汤汤水水的居多,他还真有点儿吃不习惯。见封行朗逗起了封团团,他也跟着帮腔了起来。

    不要……不要……团团不要!

    团团立刻扯开嗓子嚎啕大哭了起来,叔妈,救救团团……团团不要大坏蛋抱!

    小可爱还算聪明,立刻从封行朗的身上爬了下来,哭哭啼啼的朝雪落这边跑了过来。

    行朗你干嘛呢?好好的孩子,你非得逗的嚎啕大哭?让你大哥看到,那得多心疼啊!

    雪落连忙将封团团拎抱起来,坐在了她的身上。

    呦,白默,你小子拉着一张脸,是不是嫌弃你二哥拖家带口的来你家蹭饭呢?

    在就餐之前,白老爷子已经跟封行朗聊过了。示意他开导白默几句。

    朗哥,要是封团团是你亲生的女儿,你会不会更疼她?

    不开导还好,这一开导,白默便问出了一句没头没脑的话来。

    白默这一问,沉默了好几个人。

    似乎都在等着封行朗的答案。

    那必须的!血浓于水的亲情,肯定会凌驾于其它感情之上!

    封行朗接过了白默的话,并没有犹豫和思考。

    那朗哥你的意思是说:亲情也凌驾爱情和友情之上啰?

    白默今天似乎真吃错药了,非得钻牛角尖的一个劲儿逼问。

    当着雪落嫂子的面儿,白默就想看看封行朗怎么的自圆其说。

    老实说,在遇到你嫂子林雪落之前,我一直觉得亲情凌驾于其它任何感情之上,是任何感情都无法替代的!而现在,你嫂子不仅成了我封行朗生命中的爱人,同时也成为了我封行朗的至亲之人!那种喜欢跟她生活在一起的感觉,是用什么‘烙印在心里’、‘这辈子无法割舍’等等,都无法将之表达完全。就是那种喜欢跟她在一起,此生不再将就着过日子,非她不可!

    听得出来,封行朗并不是一个会煽情表达‘我爱你’的男人。

    可这番朴实无华的言语,却能让人感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