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中文 > 都市小说 > 暖爱甜如蜜 > 章节目录 第1171章 大家都很忙
    一时竟然哑口无言,丛刚就这么静睨着封行朗,一动不动的,像是静止了一般。

    或许静止的不止是言行,还有一颗始终澄澈如一的心!

    或多或少,丛刚有些误会封行朗的话意了。

    其实封行朗的话补全了应该是:可你缺我这个主人来调一教你,领导你,指使你!

    或许是为了押韵丛刚上面的话,所以封行朗就简说了!

    可让他没想到的是,自己的这句没说完整的话,竟然对丛刚起到了作用!

    至少这一刻的丛刚,安静得像只很听话的奴隶。没有顶撞,没有抵抗,眼睛里满是顺从。

    就这么搞定了丛刚?一句话的事儿?

    封行朗的眉宇微眯而起:看来自己今后要多跟这个狗东西玩些深奥莫测的东西!

    就比如说:必要的话说一半!另一半留着给这个狗东西自己去想!

    适当的玩点儿深沉,还是很有必要的!

    那你打算怎么去找?

    良久,丛刚从封行朗的俊颜上挪开了目光,侧身去看漆黑一片的夜。

    这就算答应了?这狗东西,还真够让人琢磨不透的!

    有人持着邢三的本名护照回了墨西哥。我看过机场的监控,不是他!

    封行朗收敛起刚刚的懒散之意,变得肃然,申城临海,我觉得邢三应该是从水路离开的!

    说了这么多,等于你连邢三半点儿的行踪都没有,是么?

    丛刚的这一反问,挺噎人的。

    听着有些恼意,封行朗斜目扫了丛刚一眼,冷嗤:说得好像你知道邢三的下落一样!

    丛刚回头来温清清的睨着封行朗,你好好休息吧,我们明天一早动身!

    本以为封行朗会耍横折腾,却没想他倒身便睡下了。

    不一会儿,那鼾声虽说还没夸张到如雷,却也相当‘悦耳动听’。

    自封团团丢失之后,这是封行朗所睡的唯一一次安稳觉。

    真的是累狠了,几乎是身心俱疲。

    但只要丛刚在他的身边,他都能这般的安然。即便是天要塌下来了,也会有丛刚帮他给顶着一样。

    丛刚就这么静立在原地,久久没有挪开。

    ……

    晚餐的时候,林诺小朋友一直蔫蔫的。

    联想到儿子早晨竟然有了想将亲亲妈咪一个人丢下,自己要跟着他亲爹去找团团妹妹的小心机,雪落还是有那么点儿惊讶的。

    别看小东西平日里对团团妹妹又凶又吼的,可自从团团丢了以后,小东西却也跟着闷闷不乐了起来。甚至有了冒险去找回封团团的打算。

    儿子林诺的那点儿花花小心思,又岂能逃得过雪落的法眼?

    等晚餐过后,雪落便试探性的问道,诺诺,你跟妈咪一起偷偷溜出去找你团团妹妹好不好?

    好耶!林诺小朋友立刻双眼放光芒的欣然叫好道。

    这小心思,露馅了吧?!

    可随后,小东西又耷拉下了小脑袋,妈咪,你不要开玩笑了!外面那么危险,亲亲儿子怎么舍得让你去冒险呢!再说了,有混蛋亲爹会找回鼻涕虫的!

    唉,雪落悠悠的叹息一声,想必你亲爹因为你团团妹妹的丢失,肯定是寝食难安了!诺诺,你可不要生你亲爹的气,或是吃你团团妹妹的醋哦!

    这话问得,还是很有技术含量的。一来雪落是想试探儿子对团团态度的改观;二来,雪落也是想倾述一下对那个男人的思念和微微的埋怨。

    她懂自己的男人,也理解自己的男人,也知道丈夫前去找封团团,完全是情势所迫。

    要是丈夫封行朗不挺身而出,而是自顾着自己一家三口其乐融融的过自己的小日子,而不去管他大哥和侄女生死,那样的丈夫,又不是雪落所爱的男人了!

    可一味的理解和懂得,疼的还是自己的心。

    才不会呢!鼻涕虫那么可怜,我大伯又病病的……我亲爹不去找她,又能有谁去找她呢?就当同情鼻涕虫好了!

    儿子的话,让雪落微感脸庞一烫:儿子尚且知道去同情弱者,她这个当妈咪的竟然滋生了抱怨丈夫封行朗的心理?自己这也太不懂事了吧!

    可是,像这种撇下老婆孩子去冒险的日子,何时才是个头啊!

    雪落也不只是觉得自己和孩子委屈,关键是着实担心那个又出门冒险了的男人!

    会不会涉险?有没有可能受伤?他能不能对付得了邢三?邢三会不会利用封团团来反要挟丈夫封行朗?

    雪落觉得自己的一颗心,真的是愁不完!

    妈咪,你在想什么呢?

    小家伙偎依过来,缠住了雪落的颈脖,边蹭边问。

    妈咪在想:希望你亲爹要尽快的找回你团团妹妹!

    雪落微微叹息一声。

    翌日,邢十二前来叩门的时候,雪落跟诺诺还在酣睡。

    老十二,你干什么呢?一大早吵吵的,烦不烦人呢!

    给邢十二开门的是林诺小朋友。赤着脚,打着哈欠的林诺小朋友。

    义父让你们母子俩现在就起床,动身回佩特堡。

    回佩特堡?现在吗?小家伙懵懵的问。

    对!就现在!义父的专机一个小时后起飞。

    怎么突然就要去佩特堡呢?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雪落听到了邢十二跟儿子林诺的交谈。已经把自己打理整齐的她,疾步走到门边询问。

    听老八说,封行朗跟丛刚跑了,义父担心你跟十五的安危,所以就决定先送你们母子回佩特堡。

    河屯的专机早在48小时前就申请好了航线;看来他早就准备好将雪落母子送回佩特堡去藏着了。

    封行朗跟丛刚跑了?这话说得……

    啊,大毛虫跟着我亲爹一起去找鼻涕虫了是吗?

    林诺小朋友面露欣喜,童言无忌的对丛刚大赞特赞:还是大毛虫最最利害了!关键的时候,只有他能帮上我亲爹的忙!老十二,你们是越来越没用了!

    可说者无意,听者却伤了心。表扬一个也就罢了,可小东西偏偏踩贬着另外一个……

    不,是一群!

    觉得十二哥没用,你可以带着你亲爱的妈咪去找你的大毛虫啊!

    邢十二像个长不大的大男孩儿一样,竟然赌气的跟小十五拌起了嘴。

    老十二,你真小气!说实话你还不爱听!

    林诺小朋友还想说些什么,却被妈咪雪落给拉到了一旁。

    十二,你别生气,诺诺他童言无忌的。你十五弟老爱跟自己最亲切的人闹闹小任性。

    雪落安抚的邢十二的方式,听起来还是相当顺耳的。一句‘最亲切的人’,便拉近了跟邢十二之间的距离。

    那给你们十分钟做准备。飞机上已经准备好了早点。

    丢下这番话,邢十二便忙去伺候义父河屯了。

    雪落当然不想去佩特堡。她觉得自己跟诺诺呆在浅水湾已经够安全的了,为什么还要多此一举的去佩特堡呢?

    爸,我跟诺诺不用去佩特堡的……呆在这里也很安全啊。

    雪落的这声‘爸’,叫得格外的温婉孝顺。

    不行!阿朗是跟丛刚一起走的,而且还把老八给甩了,我实在放心不下。把你们母子俩送回佩特堡,我也好抽得开身去帮助阿朗找回封立昕的女儿!

    如果雪落母子留在浅水湾,河屯势必要安排人手看守着他们母子。而佩特堡是他河屯的老巢,进去了就等同于进了保险箱。河屯也能抽自己的身去帮助自己的亲儿子。

    有丛刚在丈夫身边,雪落到是挺放心的。

    爸,我跟诺诺可以回封家的。实在不行去白公馆住几天也好啊。

    总之,雪落就是不想去佩特堡。那里面消息闭塞,她可不想杳无消息的只是傻等。

    好了,就这么定了!回佩特堡!

    河屯刚愎自用的一言堂行为,雪落是再一次的体会到了。

    ……

    你觉得邢三在墨西哥?

    飞往墨西哥城的头等舱中,封行朗饱睡了近十个小时之后,才坐起身来问了旁边的丛刚一句。

    不在!丛刚淡应。

    邢三不在墨西哥,那我们来干什么?!

    封行朗有些染怒的微斥。

    当时丛刚提出第一站是要去墨西哥时,封行朗并没有反驳什么。他知道丛刚向来不打无把握之战。所以他选择了相信丛刚。

    可现在,丛刚明知道邢三不在墨西哥,竟然还带他来墨西哥城?

    意欲何为?

    耍他玩呢!

    丛刚抬起头来看了封行朗一眼,是想让邢三认为:我们相信他在墨西哥,并追了过来!

    这样做,有意义吗?

    封行朗俊眸寒沉了下来,冷幽默道:人生这么短,大家都很忙!

    丛刚再次看向封行朗,微微勾动了一下唇角。

    谁让你自己揽上那么多破事的!

    ……封行朗紧抿着菲薄的唇,锐眸紧盯着丛刚那张刚毅的脸庞,生冷的斥哼,老子揽的破事再多,你不是也过问了么?

    是你求我过问的!注意点儿你的态度!

    丛刚正悠闲的吃着水果沙拉,看起来心情还不错。

    封行朗的眼眸变得幽深,丛刚,你该不会已经知道了邢三的行踪吧?却在故意带我兜圈子!

    丛刚静静的看了封行朗一眼,缓缓的放下了手中的叉子。

    对!我是知道邢三的行踪……可那又怎么样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