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中文 > 都市小说 > 暖爱甜如蜜 > 章节目录 第1201章 另有新欢?
    严邦死了,可封行朗却连块墓地都不想帮他去看!

    封行朗这一刻的冷情冷意,亦或是无情无义的话,让白默怎么也接受不了!

    严邦拿封行朗当命,处处维护着他;

    可封行朗呢?他又当严邦是什么?卑俗到人走茶凉的地步?

    封行朗!你它妈的真是个混蛋!邦哥当初真是瞎了眼,才会把你当成他的命!

    白默咆哮如雷的话,满染着愤怒,在封家整个餐厅的空间里震颤着。

    封团团都被吓傻了。眨巴着惊骇的大眼睛一会儿瞄着白默,一会儿又看看叔爸封行朗;

    大邦邦的死,让林诺小朋友一直倍感愧疚;面对大白白对亲爹的斥责,他又是自责的;小家伙一直低垂着头不说话,只是偶尔抬头去看亲爹封行朗。

    雪落沉默着,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严邦的死,虽说跟自己没有直接的关系,可方亦言的事毕竟是因她而起。

    白默,有话好好说……

    封立昕站起身来,缓声开口想安慰暴躁愤怒中的白默。

    你们封家两兄弟,都它妈狼心狗肺!邦哥帮过你们多少忙?嗯?你们兄弟俩还有人性吗?

    控制不住情绪的白默,连封立昕一并给骂了。

    够了白默!你骂我就骂我,扯我哥身上干什么?

    封行朗低厉一声,又嗤笑的冷嘲热讽,我就不明白了,严邦是你亲爹啊,你那么在乎他的生死?

    封行朗!我要跟你玩命!

    触碰到了白默的底线,他像一头失控的怒兽一样,挥舞着拳头就朝餐桌上的封行朗砸了过来。

    实践证明,吨位上的优势很重要,加上封行朗有一定的格斗基础;主动攻击的白默没能占到便宜,还被封行朗一个强势的过肩摔,狼狈的砸在了封家的餐厅地面上。

    行朗……行朗,快住手,别打了!

    上前来劝架的封立昕,被莫管家拉住了;就他那飘摇的身板,显然起不到拉架的作用。

    将封行朗和死缠烂打的白默强行分开的,是巴颂。

    封行朗,老子要跟你绝交!

    白默恼羞成怒的嚷叫着,恨不得将无情无义的封行朗给死成碎片。

    绝交就绝交!你觉得老子会稀罕?!

    那几口尖椒辣得封行朗够呛;加上白默没完没了的叫嚣,封行朗的脾气也不太好。

    巴颂,把这家伙给老子丢出去!

    封行朗,最该死的人是你!你这个无情无义的王八蛋!

    被巴颂一路拖拽出去的白默,依旧在凄厉的谩骂着封行朗,邦哥要是知道你这么不讲义气,他会死不瞑目的!他变成厉鬼也不会放过你!

    死不瞑目好啊!

    封行朗不以为然的嗤声冷哼,那就让他变成厉鬼来找我吧!

    封行朗,我诅咒你……不得好死!死无全尸!

    白默的谩骂从客厅一路弥漫至餐厅,满带着他的愤愤不平。

    可封行朗早已经坐回了餐桌,像个没事人一样好胃口的继续开吃起来。

    丈夫封行朗越是这样的没心没肺,雪落越是心疼。她知道自己的丈夫并不是一个无情无义的人。

    大白叔叔好讨厌……他为什么要骂我叔爸啊?团团都不喜欢他了!

    直至白默被巴颂拖离封家,封团团的惊恐才得以释放。

    团团,小孩子家不懂,就不许乱说话。封立昕低声斥责着女儿。

    ……

    雪落进来书房的时候,男人半拥在大班椅内闭目休憩着。

    女人偎依了过来,轻轻在男人的额头上落下一吻,以提醒男人自己来了。

    男人劲臂一勾,雪落便落在了封行朗的怀中。

    深嗅着女人身上好闻的薰衣草香气,封行朗的脸颊哄在了女人的怀中,蹭着女人的好。

    诺诺呢?男人喃问一声。

    被团团缠着呢!冉冉带着他们两个。

    雪落轻轻拨着弄男人黑亮的短发,格外的温情。

    今天干嘛跟白默发那么大的火啊?还打起来了……多伤你们兄弟感情呢!

    雪落的指间轻描着男人浓郁的剑眉;男人那深邃的五官,雪落怎么也看不够摸不够似的。

    我故意的!

    男人再次将脸埋进雪落的睡衣中间,用高挺的鼻梁蹭量着她软糯的皮肤。滋生起细细密密的浅痒。

    干嘛啊!当着两个孩子的面儿打架斗殴,对他们的影响多不好啊!

    雪落用自己的方式安慰着无法排解心头殇意的男人,再说了,咱家诺诺那么喜欢芽芽,你可千万不能得罪了咱们未来的亲家啊!

    没事的……改天抽空哄哄白默那小子就行了!

    封行朗探手过来,温情捏了捏,这东西怎么还在啊?老公忍得很难受的!

    男人将怀中的女人勒紧一些,咱们得加班加点,可别让咱儿子小瞧了!

    正经点儿!不然再咬你一口!

    雪落虽说嘴巴里吓唬着男人,可抚在男人脸颊上的手,却温情得快滴的出水来。

    咬吧……想咬哪里咬哪里!我整个人都是你的!

    男人大方的将自己敞开,吓得雪落连蹦带跳的逃离了书房。

    ……

    翌日的GK风投。

    偌大的落地窗前,视野一片空旷。

    今天的天气并不是很明朗。目光所及,大都皆是被轻浅雾霾笼罩下的申城。

    有一堆的文件正等着封行朗去过目;可从早晨到现在,他一直就这么驻足在落地窗前。

    直到Nina出现在了他的总裁办公室内。

    封总,好久不见……真让人想念!

    Nina的声音,带着一丝的媚意。或许她无心去勾一引任何男人,但却能让男人听之酥骨。

    但封行朗却是个例外。因为他很了解Nina。

    封行朗回过头,看向肚大如球的Nina,微微蹙起了眉宇。

    几个月了?

    封行朗问得有些沉甸,声音染上了少许的嘶哑。

    六个多月了吧……你在晚点儿回来,说不定就生了呢!

    Nina将一个孕妇该有的模样,演绎得惟妙惟肖。看上去好像她真的怀孕了一样。至少整个GK风投,除了大总裁封行朗之外,其它人都认为她是一个实实在在的孕妇。

    把孩子照顾好!有什么需要,可以跟我提!

    封行朗坐回了大班椅内,一张俊逸的脸庞上,被某种说不明的忧伤侵染着。

    上个月吧,我还跟总裁夫人开玩笑:让她跟总裁您给我家宝贝准备一个八位数的红包呢!也不知道总裁夫人会不会当真了……

    放心!等孩子平安生出来,多大的红包都少不了它的!

    封行朗捏了一下眉心,悠哼一声:会有它享不尽的荣华与富贵!

    可就是不能离开你封行朗的视线,对吗?

    Nina突然就冷声下来,封行朗,你竟然派人监视我?

    原因你懂的!

    封行朗微微的轻吁出一口浊气,Nina,你是个聪明人。忤逆我的事,你应该不会做的,对吧?

    封行朗,你真够混蛋的。

    又被别人骂‘混蛋’,封行朗微微的嗤哼一声。一副根本无所谓的傲然姿态。

    骂他的人多了去了,也不在乎多上Nina一个!

    片刻的静默,平静着各自的心思和起伏的波澜。

    再过两三个月,我就要请产假了!帮你新招聘了个秘书……

    沉默过来,Nina言归正传的先开了口,要颜值有颜值,要身材有身材,要头脑有头脑……你要见见吗?

    今天就不见了!你办事,我放心!

    听得出,封行朗的心情有些阴郁。不过对于Nina的办事能力,他还是认可并信任的。

    对了,都六个多月了……应该可以分辨胎儿的性别了吧?

    封行朗又将话题转了来回。

    Nina紧抿着红唇,又咬了咬,没去检查性别!留点儿悬念不好么?再说了,是男孩儿又如何,是女孩儿又怎样?我都会喜欢的!所以知不知道都改变不了什么。

    封行朗浅抽了一下唇角,早点儿知道性别,也好早些给孩子准备衣物什么的,不是么?注意点儿你的态度!你可是跟着本总裁混饭吃的人!

    Nina没有反驳封行朗什么。她知道封行朗是个狠厉的角色。

    让你准备的兰花,你收集得怎么样了?

    封行朗不懂兰花。也不想去懂那些娇气的花花草草。他只是让Nina去收集一些名贵的兰花,以投其所好。

    都在健身房里请专人养着呢!一盆藏虎头兰,一盆姜氏荷,还有一盆什么来着,我忘了。一共两百多万呢,总裁大人这是要送给哪位美人啊?

    Nina好奇的问。她知道自家大总裁并不喜好这些难伺候的娇气花草。而贤惠的总裁夫人也不是那种舍得花重金去陶冶情操的败家女人。

    大鳄客户?衙门高官?还是另有新欢?

    前两者,向来都是Nina打理的;封行朗很少过问这些跟客户联络感情,以及贿赂衙门高官的事宜。

    另有新欢?

    像自家大总裁这样拉风的男人,就好比暗黑里的萤火虫,田地里的金龟子,是那样的鲜明,那样出众……还用得着去讨好什么新欢么?

    只要大总裁愿意张开自己的怀抱,投怀并送抱的女人多不去了!

    去送给一个贱人!

    封行朗咬着字眼,似乎还带上了怒怨之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