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中文 > 都市小说 > 暖爱甜如蜜 > 章节目录 第1202章 貌美如花
    曾经阴森森爬满藤本植物的鬼屋被重新修葺,从外观上看,开间似乎没什么太大的区别,但进深似乎扩展了很多。四周依旧种植着各式各样的植被,笼罩着一层神秘又诡异的气氛。

    加上山腰处的那一大片新修建的墓地,即便是艳阳高照的晴天,也能让人从背脊处滋生起一股寒意来。

    封行朗不太喜欢这些戾气太重的藤本植物。总觉得它们是阻碍阳光透进阴霾之地的堵截者。

    半山腰处的木屋是空的,封行朗便直接赶来了这里。

    封行朗进来的时候,丛刚正跟风尘仆仆的卫康详谈着什么。见封行朗走了进来,两人便收了话看向他。

    卫康,后备箱里有你主子喜欢的东西!你去把它们搬进来吧!轻拿轻放!它们可花了本大爷不少的银子。

    封行朗一边使唤着卫康,一边朝丛刚走进过来,在他跟前的藤椅上坐下。

    顺眼环看了一下四周,简约的灰色调,看起来一片死气沉沉;这很符合丛刚的个性。

    封大总裁还会缺那点儿买花花草草的小钱?丛刚悠哼一声。

    封行朗敛起四下环顾的眼眸,微眯的睨向丛刚,你怎么知道老子要送你花草?狗鼻子嗅出来的?

    丛刚横了封行朗一眼,便侧过头去不再搭理他。

    你说你一个大男人,竟然喜欢养这些娇气的花草?你这兴趣爱好说好听点儿,是品味温雅;说得难听点儿……你这是心理不健全!

    封行朗理解不了一个男人要花费那么多的人生美好时光去伺候花花草草。

    只是为了欣赏兰花绽放时的美?香?

    那你觉得,一个男人要有些什么兴趣爱好,才叫心理健全?

    丛刚浅抿了一口茶水,悠悠的反问着封行朗。

    多了去了!

    封行朗舒展着四肢,将两条劲腿搁置在丛刚跟前的桌沿上,金钱、美女……及时行乐!

    丛刚没有反驳封行朗什么。因为这个话题他们应该是聊不到一起去了。也就多说无益。

    我是来专程感谢你的!

    封行朗收了自己的腿,坐正了一些,那三盆名贵的兰花,只是聊表心意!

    封总什么时候也染上这种俗气的客套了?丛刚淡声问。

    老子可是真心来感谢你的!你全盘照收便是!

    封行朗冷哼一声,少这么阴阳怪气的跟我说话!累!

    那我就勉为其难的收下了!

    丛刚扫了一眼卫康搬进来的三盆兰花,不咸不淡道:虽说这三盆兰花……很次!

    封行朗下意识的回头看了一眼,只觉得那三盆兰花郁郁葱葱的很养眼,哪里就次了呢?

    对兰花没什么研究的封行朗,没有跟丛刚继续这个很无聊的话题。

    丛刚,我到是挺好奇:你是怎么追踪上邢三,而且还能不被他发现的?

    封行朗试探的问。他总觉得丛刚身上有太多的秘密,有时候会诡异得不像个地球人。

    怎么,你想跟我拜师学艺?丛刚淡淡的勾唇微笑。

    封行朗附身靠近过来,有你这个现成的奴才为我所用就够了!

    丛刚没接话。封行朗这样自以为是的狂妄,也不是一天两天了。

    我哥非要当面感谢你!安排个时间,由我哥做东,你去赴个宴!要是给你点儿金钱做报酬,你就收下,也算是接受了我哥的诚意!

    封立昕这两天一直的絮叨,让封行朗不得不出面约一下丛刚。

    你哥可比你有良心多了。至少还知道感恩图报!

    丛刚并不需要封立昕的感谢。他之所以会帮助封立昕找回女儿,完全是因为封行朗。

    好一句感恩图报!

    封行朗反呛了丛刚,当初我把你从唐人街给救回来时,就等着你对你感恩图报呢!

    封行朗,你少拿当初那点儿破事,反反复复的说事!

    丛刚微哼,我已经不欠你什么了!

    你说不欠就不欠呢!你连命都是我的!这辈子只能为我所用!你不再享有自由了,懂么?

    这便是封行朗一直以来对丛刚的欺压方式。

    从骨子里就将丛刚定义成了奴隶!

    而且还是一辈子翻不了身的奴隶!

    封行朗,你这态度,像是来感谢我的么?

    丛刚也不恼。要真的恼他,估计已经被封行朗恼死过很多次了。

    怎么,给你点儿颜色,你还真想拿来开染房呢!

    封行朗悠声冷哼,当好你的奴隶,这份很有前途的职业吧!

    目送着封行朗的跑车驶离,卫康拳紧的拳头捏得咯吱作响。

    Boss,您还真能沉得住气!让我早搞死封行朗好多次了!

    拿一个痞子说的话来让自己生气……不值得!

    丛刚一边淡声哼应,一边附身过来,仔细的欣赏着封行朗亲自送来的那三盆兰花。

    他知道这三盆兰花并非出自封行朗之手,但他有这个心,就足够了!

    ……

    叔妈咪,团团明天上学戴这个发卡好不好?

    让雪落感叹的是:这两天,封团团并没有因为亲妈蓝悠悠的死而难过,反而欢快的喊着她‘叔妈咪’;并跟前跟后的缠着儿子林诺和她。

    嗯,这个粉红色的发卡团团戴上最好看了!

    雪落细致的给小可爱将那个粉红色的发卡给戴上。

    真的吗?我去给诺诺哥哥看看。

    戴上发卡的封团团,欢快的朝一旁鼓弄着变形金刚的林诺小跑过去。

    诺诺哥哥,快看看团团,好不好看?

    一旁玩去!别打扰我组装超级战队!

    林诺连头都没抬动一下。

    诺诺哥哥,你就看团团一眼嘛……就看一眼!团团明天要戴这个粉红色的发卡去学校。

    你烦不烦呢!

    林诺最终还是抬起了头,嫌弃的瞪了封团团一眼,打扮得这么花干什么?又要被坏男生追着亲了!到时候别来找我哭鼻子!

    那团团明天不戴这个发卡了!就扎两小辫子好了!

    见诺诺哥哥不喜欢自己戴这粉红的发卡,小可爱便直接给扯了下来丢掉了。

    真是女为悦己者容啊!

    封行朗交待莫冉冉:这些天什么都不要做,包括两个孩子,也不需要她照顾;她唯一的任务,就是盯紧了封立昕。

    原本莫冉冉并不想答应的。因为她觉得妻子死了,丈夫伤心难过一段时间,也是情理之中的事儿!再说了,她也不想把封立昕当成犯人一样的每天盯守着。

    可一听封行朗说他大哥封立昕有可能会因为蓝悠悠的死抑郁自杀,这让莫冉冉惊恐不已,便每天紧盯着封立昕的一言一行。

    蓝悠悠再如何的恶毒,如何的死有余辜,但她终究是他封立昕的妻子,女儿封团团的亲生妈妈。

    封立昕还是在隔壁的别墅里安排了一个小房间用来祭祀蓝悠悠。

    封立昕从小房间里出来的时候,便看到莫冉冉哈欠连天的守等在门外。

    冉冉,你不用每天这么辛苦的盯着我……

    团团刚没了亲妈,我可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她连亲爸也没了!我辛苦一点儿没什么的。

    莫冉冉将臂弯里的风衣递给封立昕披上。

    是行朗让你每天这么盯着我的吧?他又怎么忽悠你了?说我会因为蓝悠悠的死,殉情自杀?

    莫冉冉重重的点头。

    你还真信了?

    封立昕苦笑,你觉得有团团在,我会做出殉情自杀的傻事来么?

    那可说不定!我总觉得你这些天一直在心里憋着……藏着……压抑着自己!

    没你想得那么复杂!

    封立昕微微浅吁出一口浊气,即便为了团团,我也会陪着她一起走下去的!

    微顿,封立昕侧头看向莫冉冉,冉冉,其实这些天,我挺放松的……真的!

    ……放松?

    莫冉冉一惊,抬起手在封立昕的眼前挥动了几下,立昕哥,你该不会是真的抑郁了吧?

    冉冉,你不懂……那是一种解脱!灵魂深处的解脱!

    封立昕仰起头,去看被繁星点缀的星空,我觉得我跟我女儿的明天,一定会幸福!

    立昕哥,你能这么想就太好了!我真的很想看到曾经那个温润如玉,积极明朗,热爱生活的封家大少爷封立昕!

    莫冉冉激动得就差拍手鼓掌了。

    你现在不用每天跟着我了吧?封立昕问。

    那可不行!

    莫冉冉上前来挽住了封立昕的臂弯,谁知道你说的是不是真心话呢!等过了三个月的危险期再说!

    ……封立昕僵化了一下。

    想扯开莫冉冉挽着他臂弯的手,却又似拒绝不了她的一颗赤诚关怀的心。

    在封家陪两个孩子休整三天,雪落便以饱满的精神风貌前去GK风投报道。

    想起什么来,雪落温声询问丈夫封行朗,行朗,Nina说给你新找了一个貌美如花的新秘书,不知总裁大人您可还满意?

    还没见着人!不过Nina办事,我向来放心!她只会帮着我剥削更多的剩余价值!

    满腔的大资本家口吻!

    怎么,有心理压力了?

    封行朗撩起唇,微笑的询问一旁若有所思中的女人。

    就你所拥有的:唯一能够爬上总裁大人床的资格,就足以碾压一切想觊觎你老公的竞争对手了!要有这个自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