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中文 > 都市小说 > 暖爱甜如蜜 > 章节目录 第1648章 我就揍你!
    邢十五微显惊诧的看着向他招手的雪落,又朝奔走的林诺方向看了看,最终还是没有挪步上前。

    雪落觉得,男孩儿应该是被自家儿子那自私又戾气的言行给惊吓到了,便主动走上前来,微微躬身仔细的打量起了邢十五。

    男孩儿看着像是个混血孩子,但混血得不太明显。白皙的脸庞上,有着机械化的笃定,却又微显慌张。尤其是在雪落探过手来,轻轻的抚了抚他微带枯黄的头发时,小家伙轻颤了一下。

    或许他从没有被一个妈妈一样的女人以如此温柔慈爱的方式触摸过。

    孩子你几岁了?雪落柔声问。

    我……九岁。小家伙弱声作答。

    都九岁了?看不出来,你比我家诺诺大两岁呢。

    雪落握起男孩儿的小手,冷不丁的发现:小男孩儿的右手食指,竟然也少掉了半截。

    虽说包扎在指套里,但在雪落轻柔的捏压下,还是能察觉到上半截手指的缺少。

    孩子,你的手指……雪落的心狠实的一疼。

    受了点儿小伤,会长好的。

    小家伙把自己的右手给抽了回去,并藏在了自己的身后。

    孩子,把手给阿姨看看行吗?

    雪落微哑着声音,她的心被揪得生疼。

    都已经好了……

    小家伙本能的朝河屯看了过来:他是在审视河屯的脸色:会不会觉得他跟诺诺弟弟的妈咪靠得太近。

    阿姨谢谢你帮助了诺诺弟弟。

    雪落为自己儿子刚刚的行为道歉着,真抱歉呢,诺诺弟弟现在还小,又任性又自私;但阿姨相信他会懂事的。

    这都是他应该做的。雪落你不用太在意。

    河屯接话。在他看来,养大义子就是用来使唤的,做什么都是理所当然的。

    爸……

    直到这一刻,雪落才温和着语调浅叫河屯一声,答应我:把这个孩子当十五一样的疼爱,可以吗?

    只是雪落简单的一句善意之言,却改写了邢十五的人生!

    这个要求并不过分,而且雪落还叫了他一声‘爸’,河屯自然没有拒绝的理由。

    雪落,你放心吧,我会好吃好喝的对待这孩子的。

    雪落淡出温暖的笑意,用双手轻轻抱住了男孩儿的脸颊,阿姨希望你能常来家里作客哦!看看你诺诺弟弟,还有你的封爸爸。

    这个孩子跟丈夫封行朗之间的父子缘分,雪落从安婶口中听到一些的。

    男孩儿希冀着看向雪落,认真的点了点头。却没有开口作答。

    妈咪,你摸那个野孩子干什么?

    替义父河屯倒来水的封林诺小朋友不乐意了,这个冒牌货很危险的!他老是缠着我亲爹,坏坏的想跟我争宠!

    义父你喝水!

    小家伙将水杯端来给河屯之后,又快速的奔到妈咪和邢十五身边,一把就将那邢十五从妈咪手里给推搡开来。

    你要搞清楚了:我才是封行朗的亲儿子!你只是个冒牌货!别指望能讨好我妈咪收你做干儿子!你想都不要想的!

    林诺对邢十五依旧是满满的敌意。在他看来,这个冒牌货邢十五,就是想破坏他在亲爹封行朗心目中的地位。想跟他这个亲儿子争宠,门儿都没有。

    雪落是理解儿子的。虽说儿子戾气了一些,自私了一些,但她知道儿子对父爱的那种深切眷爱。

    更害怕失去!

    所以,雪落便没有想收留邢十五做干儿子的念想。她只会把她的母爱都给自己的两个孩子。

    而对邢十五,她更多的只是关爱。此爱与彼爱,是不一样的。

    行了诺诺,别小心眼儿了。这个小哥哥还不稀罕给你妈咪当干儿子呢!

    雪落看向邢十五,柔声说道:不过妈咪还真有些喜欢他呢!

    雪落,你的身体怎么样了?快坐下歇息吧。河屯打断了雪落跟两个孩子的谈话。

    雪落转过身,缓步走到沙发前坐下,微微轻挺了一下自己的孕肚。

    我到还好,就是这孩子……太娇气了!可没它哥哥那么皮实好养。

    雪落,阿朗的伤已经好一些了,你也别太着急。河屯安慰道。

    我能不着急吗?

    雪落叹息一声,我不仅着急,还心疼的眼泪直掉!行朗是我丈夫,他受了那么多的苦难,我不心疼他,还能指望谁心疼他啊?!

    ……都是爸爸的错!

    良久,河屯才沙哑着声音道歉,这一切都因我而起……雪落,对不起了。

    让河屯意识到错误,并为自己的行为道歉,已经很不容易了。

    这也是雪落这般说辞的目的所在。

    爸,你也别太自责了。知道你也心疼行朗的。你回去好好养伤,等行朗出院了,我们会去看你的。

    总的来说,雪落还是太善良了。她实在无法去埋怨一个身残的老者。

    何况这个老者还是自己丈夫的亲生父亲。

    你,不方便;爸爸会常来看你们的。

    也好。雪落微微点了点头。

    雪落,你不方便去医院看行朗,就多给他打点儿电话。

    我知道。

    雪落看向邢十二身后时,已经没有了那个孩子的身影。应该是独自离开了。

    第一次见面,我都没有给那个孩子准备礼物。

    不用准备什么礼物……都是他应该做的。

    爸,最不爱听你这么说了!

    雪落微怨一声,侧头朝窗外张望了一眼,对了十二,老八呢?怎么没见着他为你义父保驾护航呢?

    这一问,问得邢十二又是一阵狠实的悲伤。

    老八回佩特堡养伤去了。河屯不动声色的接过话。

    哦,这样啊。那老八伤得重不重?雪落又问。

    不算重,但也不轻。

    唉……雪落长长的叹息一声,老八他们老这么经常的受重伤,真担心他们将来的身体……

    雪落,你别太操心了。好好养胎。

    河屯的目光落在雪落微微轻隆的肚子上,知道是男孩儿,还是女孩儿了吗?

    这问的……

    雪落立刻用靠枕遮掩起自己的孕肚,怎么,你是想重男轻女呢?还是重女轻男呢?

    没有,没有!爸爸就是问问。

    河屯微显尴尬,行,不问,不问。

    咦?诺诺呢?

    雪落不但发现邢十五不见了,而且自家儿子也跟着一起不见了。

    房车里,林诺一把揪住邢十五的衣领,凶巴巴的低厉:

    我警告你:再敢来我家缠我亲爹,讨好我妈咪,我就揍你!狠狠的揍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