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中文 > 都市小说 > 暖爱甜如蜜 > 章节目录 第1844章 青涩情书49
    大虫虫……

    口头表达能力有限的封虫虫小朋友只是重复的喃哼着一声称呼。

    二少爷,虫虫应该是被什么人送回来的。具体什么人我没看到,估计他把虫虫丢在院落门口就离开了。卧室外的莫管家接过话。

    想到什么,封行朗立刻抱起小儿子朝卧室门口奔过来;随后便小家伙塞回莫管家的怀里。

    老莫,你检查一下虫虫有没有哪里受伤!我出去看看!

    一边说时,封行朗已经快速的冲下了楼梯。

    封家院落里和院落外同样的寂静。想必大多数人都不太喜欢这清寒的晨。

    封行朗追出院落,一边缓步前行,一边环看着四周,观察着前来送小东西回家者留下的蛛丝马迹。

    看小儿子回来时神情还算欢快,难道妻子口中小儿子的干爹就是大虫虫?

    这大虫虫该不会是诈尸的丛刚吧?

    封行朗到是挺想看到丛刚真的能诈尸!只是他亲眼在游轮上看到丛刚被冲天的大火所吞噬!丛刚不是神,他也只不过是碳水化合物堆积的人!

    封行朗在小区的安保中心调看到了前半个小时的监控录像。很容易就发现:小儿子封虫虫是从一辆黑色的商务车上下来的。就小家伙再次跨上商务车踏板的举止来看,他好像很眷恋似的。还有商务车倒车离开后,小家伙流露出来的委屈小表情……好像是被车里的人强行赶回家的!

    监控视频无法透过黑色的车窗看清那个让儿子眷恋的家伙;连开车的也是黑超遮面。却没有遮挡车牌,就这么光明正大的把车开进了别墅小区!

    至于追踪的事,也不急于一时。好在儿子虫虫已经平安的被送回家了。

    封行朗返回封家时,妻子已经起身了,正抱着怀里的小儿子喂东西吃。

    行朗,我说什么来着,虫虫一早就会回家的对不对?

    雪落并没有注意到丈夫那折腾了大半夜正疲惫不堪的容颜,反而埋怨一声,你就是瞎操心!

    看来丛刚还真是个值得信赖的男人。说一早送回就一早把小东西给送回来了。

    二太太,您可不能这么说……虫虫可是二少爷的亲骨肉;这亲骨肉一夜未归,他这个当亲爹又怎么能安然呢!这一夜,可把二少爷折腾狠了!

    莫管家实在心疼眼眸里还染着血丝的二少爷封行朗。

    那也是他瞎操心闹的!

    雪落哼哼一声,谁让他不信任我这个妻子来着?他不信任我的背后,就是不尊重我这个妻子!

    似乎越说越严重了。加上联系起某人的艳拍门事件,雪落越发觉得自己理直气壮。

    封行朗也没接话。知道自己无论说什么,都只会越描越黑。

    不肯说出所谓的干爹究竟是谁是么?他封行朗可以自己查出来的!

    想来也逼问不出什么来,反到显得他这个当丈夫的太小家子气了!

    虫虫,过来让亲爹好好抱抱。封行朗朝小儿子张开了父爱满满的手臂。

    小家伙只是瞟了亲爹一眼,继续吧唧着妈咪喂过来的蔬菜粥。

    臭小子,亲爹如此讨好你,不给亲爹面子是么?

    封行朗强行从妻子的怀里把小儿子抢抱了过来,乖,叫我声爸爸……爸爸就对你昨晚离家出走的事既往不咎!

    Mama……吃……吃吃!

    这个‘吃’字,是小家伙好不容易才学会的。

    来,亲爹喂你!

    封行朗腾出一只手来,从妻子面前拿过了蔬菜粥。

    小家伙只是小小的反抗了一下,便勉为其难的继续吃着。只要有得吃,谁喂都一样。

    看着耐心细致喂着小儿子蔬菜粥的丈夫,雪落微微轻叹了一下,封行朗,有时候吧,我真怀疑你对我家虫虫是虚情假意的父爱!

    林小姑娘,你能有这种想法,说明你脑子进水得不是一般的严重!我看我完全有必要带你去医院做个脑部检查!

    封行朗对妻子的无端揣摩实在是无语之致。

    少来!谁不知道你封行朗想生个贴心小棉袄啊!眼看着自己的小情人变成了小冤家,你能不失望?

    雪落有些胡搅蛮缠的意味儿。任性得像个淘气耍横的顽劣孩子。

    林小姑娘,只要是我封行朗的孩子,我都会宠,都会爱!

    封行朗亲了亲小儿子的脸颊,你妈咪抹黑不了我这个亲爹的!是不是啊,封二公子爷!

    切!别人家的孩子,也没少见你宠着爱着!雪落酸意一声。

    很显然,这别人家的孩子极有可能指的就是正下楼的封团团小可爱。

    团团起床了?快过来吃点心哦!

    酸归酸,但雪落还是相当疼爱漂亮又萌甜的封团团的。

    叔妈咪,诺诺哥哥呢?小可爱在餐桌上没找到封林诺小朋友。

    诺诺哥哥昨天睡得晚,现在还在睡懒觉呢!不用理他,叔妈给你留了爱吃的甜甜圈和五彩小丸子。

    雪落迎上前来抱起软萌的封团团,在她弹指可破的小脸上亲了又亲,叔妈老亲不够我家可爱的团团呢……这可怎么办啊?

    诺诺哥哥不吃早点睡觉觉会难受的……团团送上楼去给他吃!

    小可爱挣扎下地,从餐桌上端起一盘林诺小朋友爱吃的培根肉卷儿,就屁颠屁颠的上楼去了。

    团团,你都拿走了,叔爸跟虫虫弟弟吃什么啊?封行朗故意拉长着声音问。

    你们可以让安奶奶再做呗!诺诺哥哥最爱吃这个了!

    听叔爸这么一说,封团团端着盘子跑得更快了。

    我家诺小子这毛还没长齐呢……就能有如此艳福呢!封行朗感叹一声。

    哟!封大总裁这是在羡慕呢?还是在妒忌呢?雪落若有所指,还是……在怀念呢?

    是呢……我好怀念当初那个温婉动人,且对我春心荡漾的林小姑娘啊!

    封行朗接过妻子的话,浮魅之极的哼喃。

    口是心非的臭流氓!

    雪落娇哼一声。刚咬了一口椰丝软糕,就像卡在了嗓子眼外没法儿下咽似的。

    安婶,这椰丝软糕里面是不是放鱼油了?怎么感觉腥腥的啊?

    这甜点里竟然还能吃出鱼腥味儿来,也是没谁了。

    反正这椰丝软糕在雪落嘴里怎么也不对味儿就是了!

    ……

    只是一顿早餐的时间,邢十四便追查出:那辆黑色的商务车最后驶进了御龙城!

    御龙城?难道小儿子的干爹会是严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