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中文 > 网游小说 > 潜行吧,姐姐大人[综漫+扭蛋] > 章节目录 第二章
    “所以,泽田姐你是被我扭出来的姐姐吗”弥的脸有些涨红的反问,她眼神不安的游移着不敢对上纲子的视线,明明是坐在自己家的沙发上还约束局促得像初次到别人家做客的客人。她抬头心的瞄了一眼纲子,却不偏不倚的撞上了对方柔柔看过来的视线,窘迫的便又将头俯得更低了些。

    “嗯,是这样的。”纲子自如的坐在一边,她穿着弥从旧柜子里翻出的香取妈妈的裙子,伸手将耳边的鬓发别至耳后,浅笑垂目间温婉毕现“还有哦,弥。你应该叫我姐姐才对。”

    弥听到纲子的话后愣了一下,她看着自己交叠着放在腿上的手,姐姐这个对弥来有些陌生的词萦绕在耳畔,她愣怔着,手指慢慢摩擦着另一只手的手背“姐姐姐什么的”

    “嗯”因为有些听不清弥的喃喃自语而微微倾下身子靠近了些,纲子耐心的问“弥想什么”

    突然在近处响起的声音让弥下意识的就往后躲开,背部一下子就撞在了沙发背上,只不过弥并没有在意这个,她只是咬着下唇“好奇怪啊,那么突然的就出现了,是被我扭出的姐姐。”堪堪鼓起勇气对上纲子的视线几秒,就飞快的从对方的目光中败下阵来,双手搅动着,掌心微微出汗,弥紧紧抿着唇“您真的是被我扭出来的姐姐吗”

    “弥不相信吗”纲子并没有觉得意外,反而弥的反应看起来皆在她意料之内“我明白的,一下子突然冒出一个奇怪的家伙,还自称是姐姐什么的,弥会怀疑是正常的事情吧。”

    “我只是一个孤儿而已,靠社会救济金维持生活,这座房子也还被抵押着,我没有什么能被骗走的,所以也没有怀疑你。”弥声的这么,眼睛看着自己的手背“我只是有点不敢相信”

    “那弥愿意接受我吗”弥低着头的动作几乎将头埋进了胸口,纲子干脆蹲在了弥身前看着她,只是弥的刘海太长让纲子看不清她的眼睛。

    女孩的身体一下子又紧张起来,搅着手指抿紧了嘴看起来很无所适从,她看起来有些不安于该怎么回答。

    “不话是代表默认吗”纲子认真的等待了一会,看弥仍不知所措的迟疑着,便主动开口问道“是接受,是吗”

    对于不善拒绝的弥来,即使是这样试探着问出的话也不知怎么否认,于是她从善如流的微微点了点头,确认了纲子的法。

    “那么,来叫一声纲子姐姐吧,弥”纲子言笑晏晏的看着弥。

    “诶”弥有些惊讶的抬头看了纲子一眼,就看见对方一脸期待的盯着她,似乎只要下一秒弥叫出了姐姐这个词,就会被对方狠狠抱在怀里揉捏一番一样。纲子的期待让弥有些无法抗拒,她羞迫的动了动嘴唇,卡在嗓子的话缓缓发声。

    “纲”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无法完全的叫出来,剩下半个音卡在喉咙里,弥的脸越烧越红,最后破罐子破摔了一般喊了一声“纲子姐”

    话到最后还是改了口。

    她还记得昨晚的愿望,想要和妈妈一样温柔的姐姐。那么心翼翼又故作不在乎的愿望,却在最后得到了怜悯般的回应,她早已记不清记忆中的香取妈妈究竟是何种模样,也记不清自己究竟抱着怎样的心意,只是想要那么一个人而已,温柔的、爱着自己的,能将自己救赎出这种孤单的人而已,就像将她带出孤儿院的香取妈妈一样。

    然后就像恩赐一样,这个人出现了。

    纲子眨了眨眼,深棕色的眼眸在阳光下清晰得可见瞳仁的纹路,流转着清透的光,她安抚的笑着,没再硬逼弥改口。纲子从沙发上起来,因为找不到适合的鞋而光着的脚踩在凉凉的地板上,转头环顾着客厅,体贴的转开话题“那么,接下来能不能带我参观一下我们的家呢,弥”

    “诶啊,好”弥急忙起来,如同被老师点名一样得笔直,她还没整理好自己的心情,纲子已经轻轻的拉住了她微微出汗的手掌“弥,你在紧张吗”

    她听见对方这么轻声问。

    “对对不起”弥匆忙道歉,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道歉,只是生怕对方误会什么一样手忙脚乱的解释“纲子姐,我我只是只是太害怕了。”

    最后四个字弥得极轻,失去了根系的落叶转眼便被风吹到远处苍穹。她只是太害怕了,这么突然的出现,丝毫不知来历与过去,在属于家人的温暖位置朝她微笑,又温柔又漂亮,轻声细语的如同对待易碎物品般温柔的对待着她,轻易的撬开她的防备和担忧,在她最需要这么一个人出现的时候。

    弥太害怕了,害怕接纳这个人之后这个人又会像到来时一样突然的消失。

    纲子没有话,她安静的凝视着低着头的弥,然后缓缓的拥住身前的这个少女,她像给宠物顺毛一样一遍遍的抚摸弥的长发,像是叹息一样“别害怕,别害怕。”

    “我知道你可能一时无法接受,不过没关系,我会好好的等你愿意承认我是你姐姐那一天的。”拥抱轻柔又温暖,隔着衣服传达着体温贴在皮肤上像是要把人烫伤。

    这间香取夫妇留下的住宅不,弥一个人也不可能有时间全部都收拾得干净,于是除了弥的房间及客厅厨房外,其他房间都或多或少的蒙着灰尘,充斥着陈旧的气味。纲子也还没有合适的衣服和用具,干净的脚踩在满是灰尘的地板上很快就变得脏兮兮,于是便决定由弥出门去采办衣物,而纲子继续将客卧收拾出来。

    这其实有点令人不敢相信不是吗弥拿着钱从香取宅出来的时候才后知后觉的不可思议着,一夜过去,她就有了一个姐姐。

    早上阳光正好,一个人沐浴在阳光下的弥气息再次平和起来,她微微低着头,将灰色外套的兜帽拉上盖住脑袋。

    居民区周边有便利店,可是比起去便利店,弥更倾向于多走一段时间去商业街买打折商品。如果纲子和她一起生活的话,那么生活费不知道还能撑多久,现在还有哪里愿意招收未成年兼职呢

    弥从过长的衣袖里伸出手,她买衣服从来都是买大几号的衣物,以确定在发育长高之后还能继续穿。她在阳光下仔仔细细的看着自己的手掌,弥的手洁白玲珑,手指纤细修长,该是很漂亮的一双手,可是手心却凝着大大的茧,该柔嫩的掌心粗糙无比。

    弥的模样并不差,即使刘海过长的遮住眼睛,露出的下半张脸也精致白皙,唇线柔软的划出浅粉的弧度来,可是她在面对外人时所表现出的笨拙和不善言辞已经注定了她没办法去做很多工作。

    不开朗,不会笑,谁也不愿意请一个瓷娃娃在店里摆着。

    商场的每日打折商品里果然还有一些常用的日用品,包括衣服和内衣也采购完毕之后,弥才抱着被装得鼓鼓囊囊的背包准备回家。

    日光变得强烈起来,带着并不灼人的热度,眼看着快要到中午,家里还有一个人等着,弥走着走着便加快了步伐,走大道还要再转一圈,弥低着头就走进了一条巷准备横穿过商业街。

    彼时的少女孤僻安静,灰色的外套将整个人都给笼了起来,长长的几乎遮到了大腿,她垂着头,兜帽下黑色的刘海干净顺眼,听到动静不明所以的通过刘海间的缝隙微微抬头看了一眼,就看见了三、四个打扮怪异的男生正将一个矮矮的男生围在墙边,她看不清那人的模样,却也发现自己到底乱入了多不该她打扰的场合。

    是勒。

    身体下意识的就紧绷起来,脖子缩着抱紧了怀里的背包,怀中墨蓝的的背包遮住了少女的下半张脸,她怯缩着后退,试图逃走“对对不起”

    可是刚转过身,已经有人从背后拦住了她“别着急啊妹妹。”

    那人口气轻浮,脸上还挂着不怀好意的笑“啧啧,今天哥哥们出门忘了带钱,妹妹你借给哥哥一点啊”

    如果是平时,弥绝对不会太犹豫,要知道进医院需要花的钱比被勒的钱少太多,而且她身上所带着的钱数额一直都不多,可是刚好不巧,弥这趟采购已经用完了身上的钱“抱歉,我刚刚已经把钱用完了。”

    “哦,真的吗”那个人伸手似乎就要夺过弥怀里的包,少女一缩,却将背包抱得更紧了一些。

    “不听话是要吃苦头的妹妹”弥的举动似乎惹恼了那个看起来也不是很大的少年,他伸手在弥肩膀上一推,体形单薄的少女就踉踉跄跄的往后跌去,直到撞上另一个人。

    “请不要这样”弥声的请求着,声音细细的带着惧意,头低垂着一直没抬起来。

    “哈”另一个穿着流里流气的人用指挖了挖耳朵,故意俯身到弥身前来,语气夸张的问道“你什么不叫大声点的话哥哥听不清哦。”

    他的话引得其他几人也笑了起来。

    “妹妹不要害羞啊,没有钱的话陪哥哥们玩一会也没关系,来来来,抬头让哥哥们看一眼。”其中一个家伙在笑完之后一只手就伸出手意图抬起弥的下巴,只是视线微微偏颇,就看见了弥手上背包上的标志。

    “并中你是并盛中学的学生”那个人突然停下了动作这么问。

    弥有点不明所以,顺着对方的目光就看见了自己背包上别上的别针扣,那是在上次并盛的学园祭的时候,她难得没有工作的空闲出来,便好奇去逛了并中的学园祭,这个别针是那时候在一个简易摊上,一个大姐姐送她的。

    因为一直没卖出去。

    “并中是那个人的学校吗”声音里似乎有着某种忌惮,一时间周围都安静了下来。

    “走。”结束得有些莫名其妙,就那么安静了一会,那几个人转身便离开了这个巷,再没回头看他们一眼。

    “得救了”一直畏怯着在弥身边的男生松了一口气,劫后余生般坐在了地上,然后又想起什么一样看向弥“那个、刚才”

    他所有的话都梗在了喉咙里。

    那个之前表现得紧张害怕的女孩此时正低头俯视他,她看起来还有些惊慌,微微蹙着纤秀的眉,一双黑眸仿佛聚拢了最浓重的墨色,她脸上没有太大的表情,连那种惊慌都并不真切,像隔着一层烟雨,墨般的双眸低敛着看向他,白洁的脸和纯黑的眸,构色简单却干净得一塌糊涂。

    “你”发出了一声单调的音节,却不知道该怎么继续下去。

    眼前的少女似乎并不能用漂亮来形容,她的表情很浅淡,远山雾霭般安静迷蒙,明明并不是那种耀眼到让人第一时间就注意到的漂亮女孩,却有着看到之后叫人挪不开视线的恬静美丽,叫人连呼吸都不由自主的放轻。

    弥等了好一会都没等到那个傻愣愣的坐在地上的少年继续完他的话,有些无措的微微退了一步,身边还有陌生人存在的这个认知总让她没办法平静,可是想了想纲子还等在家里,弥最后还是告辞般朝对方微微点了点头,朝着巷出口便跑了出去。

    没办法平静的跟任何人对话。

    一路从商业街跑回家,即使并不热弥也出了一身薄汗,初春的气息裹卷着还未弥漫开的花香,早春的第一朵樱花绽开在枝头随风摇曳,直到跑回了家,弥才停在门口急促的喘起气来,没有什么是比家里更让人安心的地方,弥耳朵里尽是自己加快的心跳声,靠在门平息了好久,才推门进屋。

    “我回来了。”例行的话响在安静的屋子,石落水面般泛起微微的回音。早已习惯的场景却被突然打破,一手拿着抹布从楼上下来的棕发少女巧笑倩兮“欢迎回来。”

    弥怔然。

    “呼,真是累死了,没想到二楼竟然有三个卧室。”纲子将装着脏水的盆子倒掉,伸了伸懒腰“杂物室也还没收拾出来,对了,我们什么时候来把庭院的杂草也修理一下吧。”

    “不用全部都收拾出来的。”弥张了张嘴,还是声的“没有必要。”

    “没关系。”纲子笑眯眯的看着弥“空出来了,总是会有人住的。”

    弥有些不明所以的看了纲子一眼,却注意到了摆在客厅角落的扭蛋机,像是想通了什么“纲子姐的意思,是让我继续扭出姐姐来吗”

    “诶”纲子有些意外的看着弥“弥,很聪明啊。”

    弥低敛着眉眼,然后将背包放在了沙发上,她静静的走上楼,从卧室的箱子里取出一枚硬币,然后回到客厅“可以的。”

    有点难过,弥敏感的察觉到了对方可能带着什么目的和企图。

    她这样的孤女有什么好有利可图的呢弥知道这样随便猜忌她人的自己很恶心,不过啊,事先做好一切的准备并不差,至少到最后被抛弃的时候不会太难过。

    无所谓是不是在被利用,只要自己是被人所需要的话。

    啪,这次的扭蛋是火红色。

    我会一直保护你,照顾你。像塞壬的歌声一样,多令人醉心的魔咒,让这句话传达给弥的时候,一切的抵御都已经溃不成军,谁都不会知道她有多渴望这样的承诺和善意,整颗麻木的心都为此融化开来。

    如果是欺骗的话,请一直欺骗我吧。福利 "hongcha866" 微信号,看更多好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