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中文 > 网游小说 > 潜行吧,姐姐大人[综漫+扭蛋] > 章节目录 第四章
    弥少有早起的时候,也少有准点起床的时候,长时间的营养不足和不定时饮食让她低血糖又胃炎,每天早上都晕眩着蒙蒙醒又趴好一会才低气压起床,弥睡着的时候总不老实,冷了热了都会乱动,春季的晚上,弥经常因为半夜睡热了爬出榻榻米然后直到第二天早上才冰凉的醒过来,可是这天早上,像是有什么不一样了一般。

    神志刚刚回笼的时候,似乎有沼气填充在整个脑海里昏沉得厉害,弥微微皱着眉发出轻微的呻、吟不肯睁开眼睛,然后,她突然感觉到有什么搭在她腰上。

    手指微微动了动,却触到一个温暖柔软的东西,弥迷茫的睁开眼,然后猛然发现自己整个人都被圈在了一个温暖的怀抱里,大概是察觉到弥醒来的动作,半梦半醒的少女自来熟的在弥脑袋上蹭了蹭自己的脸。

    “早上好。”她声音带着几分低哑,泛出几许柔媚来。

    弥脑袋当机的看着她。

    “醒了吗弥”黑色短发的少女眉梢微挑带着几分英气,眼眸黑白分明,她松开环抱着弥的手就露出一个开朗的笑容来“啊,抱歉抱歉,因为等了一会儿也没等到弥,浴室里的雾又太大,我就先出来了。”

    阿武出来时弥还蜷缩着窝在榻榻米边缘上,被褥也乱七八糟的搅在一边,看对方睡得沉,阿武也没有叫醒对方,反而把女孩捞回床上一起补起觉来,只是女孩睡得太不老实,她只好把对方抱在怀里以制止对方停不下来的踢被子。

    之前被抱着还没注意,现在被对方放开了,弥才惊觉对方十分坦然的裸着,弥移开目光,嘴里准备要问的话也突然问不出来了,想到纲子和阿寺来的时候同样如此,弥眼神乱晃着,又有些无奈又有些脸红。

    “我的名字叫山武,你可以叫我阿武姐姐,请多指教哦弥。”阿武笑眯眯的看着弥,见弥羞怯着呐呐的没有话,她便接着道“很久以前我就很想要一个弟弟或者妹妹来着,没想到现在真的就有了,真是惊喜啊”

    “我会把你当作最珍贵的宝物来保护的。”

    若是平时的弥一定会被阿武认真的神情羞得不出话来,可是此时的关注点早已跑偏的弥却没办法做出回应,她眼神乱晃了半天,最后安静的把自己埋进了被子。

    山姐的胸比纲子姐和阿寺姐大好多

    还记得和阿寺姐相处得奇奇怪怪的昨天,早上不尴不尬的找不到相处方式,两个人话都不多的人凑在一起根没什么话好,到了下午之后对方竟然从纲子姐收拾好的杂物间里,找出了一块弥时候玩的黑板,一下午时间就刷刷刷的开始在黑板上写起了简易流程,是不定会有用。

    所以那种东西什么时候会有用了啊摔

    “”阿武从柜子里找到能穿的衣服遮好自己之后就看见弥还坐在床上发呆,黑发有些凌乱,齐刘海下面是秀气的眉和一双显然在出神的迷蒙双眼“弥酱”

    阿武蹲在榻榻米前伸手戳了戳弥的头,对方茫然无措的抬起头看她,表情又傻又呆。

    阿武有些忍俊不禁,她转而捏了捏弥的脸颊“还不起床吗,弥酱”

    “欸我我马上就起床。”弥反应了一会之后终于反应过来,她急忙伸手去捞自己的衣服,一件一件的铺在自己身前,然后伸手欲脱自己身上的睡衣,只是手指刚解开第一个纽扣,弥就有些无法在阿武的目光下继续动作,弥有些困窘的侧开脸,然后扭捏的看了阿武一眼。

    “那弥先穿吧,我在外面等你。”阿武十分自然的理解了弥的害羞,体贴的先出门。

    弥呼哧呼哧的急忙脱掉睡衣然后换上日常装,然后放好睡衣叠好被褥,又咚咚咚的跑进卫生间洗漱,镜子里那个刘海堪堪及眉上方的女孩令弥有些不适应的理了理刘海,最后才拘谨的走出房间。

    阿武不在房间外面。

    弥去客房看了看,阿寺也已经不在那里了。

    抱着莫名惆怅的心情,弥下到一楼,然后就看见阿武在厨房的冰箱前正想着什么的样子,见到弥下楼的声音之后转过头来对弥笑了笑“弥,冰箱里已经没有食材了,你今天早上要吃什么”

    弥闻言跑过去,她微微皱了皱眉“我昨天忘了去买”她温吞的回答,越声音越,最后还轻声的道了一句“抱歉。”

    “弥为什么要跟我道歉”阿武一脸爽朗的笑着揉了揉弥的头发,然后才放轻语气“不过以后不可以这样了,食材每天都要备好,弥也要好好照顾自己。”

    “是,山姐。”弥认真的回答。

    “欸什么山姐啦,是阿武姐姐哦阿武姐姐”她一个字一个字的对弥做出口型,故作不开心的表情“妹妹酱不认姐姐的话姐姐会很难过的”

    阿武就这么看着弥,一脸认真的等待被叫姐姐的表情,弥的脸又有些发红了,她不想让阿武尴尬也不敢看阿武的眼睛,吞吞吐吐的发出很的声音“阿武姐姐”

    “有”阿武兴高采烈的回答“好了,阿武姐姐要带可爱的妹妹出去吃早餐了,刚好今天的任务就是要和弥酱一起去买文具。”

    “文具”弥捕捉到一个关键词,反问了一句“您怎么知道我今天要去买文具”

    “不是快要开学了吗不过真巧啊,弥也是打算今天去买文具吗”阿武笑着对上弥的视线,只到她手臂高的女孩,眼睛生得很美,似乎天生就雾蒙蒙的样子,迷蒙柔软又干净无害的模样,像弯指即折的花。

    “嗯。”弥弧度的点了点头,又有些不适应阿武的视线一样低下头。

    之后阿武果然带着弥出了门,她前于弥半步左右的距离,弥便自然的跟在她身边,叫弥意外的并不只是阿武熟门熟路的将她带到公交台,而是对方行走在路上时目光淡淡环顾四周的姿态,她嘴角活力十足的笑容浅了几分,那目光隐隐带着几分怀念,从蔚蓝的天空,从干净的道路,从静谧的民舍,从早樱的花苞上缓缓划过。

    出门以后,阿武就像是掉进了另一个空间,弥能看见她还会不时对自己笑,也热络的和她聊天,可是她的目光经常会因为看见一个建筑而驻留许久,话语也不由一顿,再笑时便多了几分深远的怀念。

    弥从来不愿自己这么仔细。

    初春的早晨有些凉意,弥的指尖也沁了一些薄露,直到手指也变得有些冰凉,弥才慢慢将露水碾碎在手心,她低着头浅浅的笑。

    在路上买了包子作为早餐,弥就啃着包子跟在阿武身后继续朝商业街前进。街上的店面基都开了,满目琳琅的商品摆在货架上,处在人多的地方让弥有些不自然,刘海被剪掉后聚集到脸上的视线也让弥有些招架不住,她不停的扯着自己的兜帽,试图把自己整张脸都遮起来。

    街对面传来一阵音响放送音,正在选笔的弥侧头看了看,就看见对面似乎在进行大打折的活动,脑袋里还没得出什么结论,身体已经老实的朝店门走出几步。

    打折的店面是个百货超市,不知道会不会有有用的东西。弥回头看了一眼店内,阿武此刻正饶有兴致的看着文具店里端挂着的一排棒球,想了想,弥还是决定先过去对面看看。

    商业街早晨的人流量并不多,导致车道上的车速都有些快,弥在人行道边左右环顾了一会才疾步走过去,然后叮的一声,弥的钥匙就因为跑的动作落到了地上。

    弥急忙蹲下将钥匙捡起来,刚起身竟然有一枚钥匙从钥匙扣里滑了出来,又落到地上,弥又弯腰捡那枚钥匙,可是一弯腰,所有钥匙都叮叮咚咚的落到了地上,匙身轻击地面发出清脆的声音,弥这才发现手上的钥匙扣已经坏掉了。

    赶紧蹲下将钥匙都捡起来,弥身后突然传来一阵急促的喇叭声,早晨的清静似乎都被这急促的声音驱散,弥下意识的回过头,眼睛里就映出了一辆飞速靠近的黑色轿车,她蓦然一僵。

    刺耳的刹车声划破天际,弥的怔仲和迟钝浸染在清晨微凉的空气中,她看着强行拐弯的轿车,如此近的距离还能让她看清坐在驾驶座的急打方向盘的女性,可是好像已经来不及了弥能感觉到某种可怕的预感,而就是这个时候,一双手突然将弥往后迅速捞去。

    风声在耳边快速呼啸而过,如同坐上了疾行的列车,弥这个时候才感觉到了浑身的冷意,直到脚再度触碰到地面,她不稳的在地上身形微晃又被身后之人扶住,她才感觉到那种恐惧和后怕。

    差点就死掉了。

    “还好吗,弥”轻柔的嗓音此时带了几分急切,弥愣愣的回过头,就看见棕发长发的少女在她身边。

    “纲纲子姐。”手里还紧紧攥着钥匙,弥恍惚的看着纲子,突然有些想哭。

    “没事了。”纲子轻声安抚弥,她穿着合身的tshirt和浅色水洗牛仔裤,看起来如同邻家姐姐般亲切温柔。

    弥朝不远处那辆车险险刹住的地方看过去,就见阿武不知道什么时候从店里出来了,此时正在路边和那辆轿车的车主交涉着什么,几句话的功夫就离开路旁,朝这边跑过来。

    “没事吧,弥酱”她脸上有几分余悸,像差点遭遇车祸的不是弥而是她一样,黑眸微沉“抱歉,我太粗心了。”

    “这也不是阿武的错。”在弥身边的纲子朝阿武笑了笑“别太自责。”

    她们认识。

    也对,阿寺姐也认识纲子姐,她们都应该互相认识才对。

    弥没有话,还没从惊吓中走出来一样脸色苍白着,她背脊挺立却微微低着头,呈现一种顽固的姿态。

    “唔,弥剪了刘海”注意到微微低着头的弥情绪似乎有些不对,纲子笑着转开话题“来让我看看。”

    弥不轻不重的应了一声,轻声解释“阿寺姐剪的。”她微微抬起头看向纲子。

    纲子微微抿唇,之前还没注意,现在正面看到了露出眉眼的弥,只觉得那双眼睛漂亮得不可思议,映着光像是极夜里的星辰,恍惚的朦胧了清晨的雾气,浮现出一种极不真切的秀美来,她的眸光微沉,似有不符合年龄的寡然,明明恬淡得像黎明的湖面波光,又深邃得如无底深潭。

    “非常可爱哦。”纲子笑着称赞了一句。

    弥微微偏了偏头,她话的时候像是没有底气般细细,衬着未变声前的稚嫩,柔软得一塌糊涂“会有麻烦,有很多麻烦。”

    “男生们喜欢捉弄我,把死掉的虫子放到我的桌子里和书包里,还会揪我的头发。”

    弥话的时候表情一直都没有变化,浅淡安静的垂着头,她带着稚气的声音继续着。

    “再大一点了,女孩子们也开始排斥我,会做很多过分的事,可是好奇怪”弥抬起头直视纲子的眼睛,她此刻像是并不再羞涩浅畏了一样,清澈干净的眼眸露出十分纯粹的疑惑“只要我是这个样子,就谁都不会难为我了。”

    她轻轻歪了歪头,黑发柔顺的落到胸前,大号的衣物无时不刻的衬出女孩的娇和羸弱,她像是个年幼的孩子,微微上挑的眼角眉梢间却又透露出一种艳丽的娇媚“为什么呢,纲子姐”

    那种混合了女孩的青涩稚嫩和成熟女性的绚丽媚态的表情和语气让纲子短暂的愣神了一下,她垂眸,却并没有回答弥的话。

    纲子摸了摸弥的头发,和在一边的阿武对视了一眼“弥好像并不愿意剪掉刘海”她语气轻柔的询问“那为什么不拒绝阿寺呢”

    弥安静的看着纲子的眼睛,她之前的羞涩和紧张好像一瞬间都消失了一样,然后浅笑了一下“我该去买文具了,纲子姐,刚刚谢谢你。”

    话完,弥就转身朝文具店走去。

    “纲子”阿武走近纲子身边叫了一声。

    纲子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看着弥走进店里之后才满是无奈的一笑“糟了,不好好解释的话那孩子可能不会信我们了。”着,她叹了一口气“好敏感啊,弥。”

    阿武也笑了笑“之前听你的形容,还以为弥是很容易依赖别人的女孩儿,可是刚刚却是因为有了生命危险才强行召唤纲子你”阿武露出一种难以琢磨的困惑表情“但是弥她确实”

    “她依赖的不是我们”纲子摇了摇头,而后目光专注的看向了文具店里的弥“而是感情。”福利 "xinwu" 微鑫公众号,看更多好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