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中文 > 网游小说 > 潜行吧,姐姐大人[综漫+扭蛋] > 章节目录 第五章
    弥提着袋子从文具店里走出来的时候,就看见纲子在路边等她,她手里拿着手机,仿若察觉到弥的目光一样抬眸看向弥,清润的深棕眼眸微微含笑,嘴角也牵起几分柔和的弧度。

    弥朝两边张望了一下,一边朝纲子走过去。

    “阿武先回家了。”纲子轻声跟弥解释,随手将手机放进裤兜里,接过弥手里的袋子。

    弥点了点头,不再张望,安静的低着头跟纲子一起往前走。

    “抱歉”纲子低声的道歉让弥不解的投过去一眼,就见纲子此刻正带着歉意的注视着她“我也不知道会走得那么突然,连和你再见的时间都没有。”

    弥收回了视线微微低着头走在盲道上,她好像在思考,又好像只是单纯的发呆。纲子耐心的等着,没有再什么。身旁街道上车子的鸣笛声,不时擦肩而过的行人的脚步声,空气中虫类的振翅声,这个早晨所有的声音都好像以她们二人为圆心隔绝开来,两个人所存在的世界如斯静谧。

    “没关系。”好一会儿,纲子才听到弥这样轻声回答。

    起风了,清风卷着路边树木的树叶飒飒作响,纲子抬头看着被纵横交错的树枝分割的蔚蓝天空,她又转头看了看弥的侧脸,略微思忖了下,然后伸手拉住的弥的手,女孩的手很凉,被她拉住的时候微微颤了颤,心又固执的在她手心里团成一个拳头,却并没有挣扎。

    “弥没有话想问吗”纲子言笑晏晏的问“比如我和阿武的关系什么的。”

    弥轻轻摇头“我并不想知道。”

    “可是弥正在为此困扰,这样也可以吗”纲子反而紧接着弥刚落的话音施施然出声“知道一些事情确实难免会被影响,以导致自己原的意愿也可能无法坚持,可是作为姐姐,我并不建议你捂住耳朵和眼睛来逃避,用最坏的推想来保护自己。”

    纲子话的声音不快不缓,字字清晰,她语气总是那么轻柔,却又总带着一种不清的魔力,让人认真倾听她所的每一句话。

    “假如事实的真相并没有那么糟糕,你却反而还陷在大厦将倾的惶惶中,不就太笨了吗”纲子的语气多了些纵容,她温暖的手掌轻轻捏了捏弥攥起的拳头。

    弥一直安静的没有话,却也显然的在听着。

    “阿武和阿寺都是我很亲密的朋友,我们也是很早很早就认识了,弥以后会出现的姐姐里,不定还会出现更多我认识的人。”纲子用提着袋子的手将耳边的长发别到耳后,露出轮廓清秀动人的侧脸,逐渐强烈起来的光线在她发间铺上一层亮色,她眼里是宁静的笑意,眉宇间的沉淀过的温柔和那些微不可察的表情如同放大了一般轻轻铺陈在眼前,叫人不敢惊动。

    “我们也的确抱着某个目的来到你的身边,不过那与你没有任何冲突,弥,我这么也许你不会相信。”纲子轻声细语的着,弥凉凉的手指在她手心里回暖“但是我们确实如此,到你身边来,成为一个合格的姐姐。”

    话刚完,纲子又无奈的笑起来“果然这样听起来显得很虚假,就像是我明天就要去拯救世界了一样听起来让人无法相信吧。”走到了台,纲子拉着弥停下了脚步,看着不远处缓缓驶来的公车“不过没关系,弥是非常聪明的女孩,有自己的想法和决断,你能看到我们想做什么或者会做什么,自然也迟早有一天能看到我们的目的究竟是什么,是真是假就由弥来决定吧。”

    低头不语的弥终于抬头看向了纲子,她表情平静,带着某种思量。

    公车也停在了台,纲子牵着弥上车,从口袋里掏出硬币投下,牵稳了弥选了一个靠窗的位置。

    “好久没坐过这班车了啊。”纲子轻声的喟叹淹没在公车渐大的引擎声中,罢,她还朝多看了几眼公车干净的内部“我也好久没回来了。”

    弥稍显意外的看向纲子,似乎没想到她会明白的出这句话。

    不过即使纲子明白的表露出了未曾想要隐瞒弥什么的意思,弥也没有开口问什么,她垂眉敛目,表情比刚刚温顺了许多。

    太阳终于从天边跳了上来,连带着阳光也热烈了多。弥低着头从眼角看着纲子还牵着她的手,那只手的手指修长柔美,一看就知道属于女性,中指上带着一枚看起来似乎很贵重的指环,指甲也圆润好看,透着淡淡的粉色,然后顺着阳光从车窗照射下来的角度,弥看见了纲子牵着她的右手虎口处有一圈薄薄的茧。

    是要经常做什么事,才会在虎口长出茧子

    直到公车到,弥都没能想出来。

    弥被纲子牵着下车,两人又开始漫步在回家的路上“一路上都是我在自自话,弥就没有什么想的吗”

    听到纲子的问话,弥轻轻眨了眨眼睛,声回答“现在已经没有了。”

    弥态度的细微改变让纲子又勾了勾唇角,她这次温柔的握紧了弥的手,然后坚定的把那个拳头掰开,让自己的手指穿过弥的手心握住弥的手,掌心相贴,那只不再冰凉的手僵了一会,才缓缓的回握住她“唔,对了,实话,刚开始时能被弥那么快接纳,我一直都有点惊讶,弥为什么会信任我这个陌生人呢”

    纲子的语气都有些轻快起来。

    “我那样很奇怪吗”弥心的斟酌着用词,迷惑的反问了一句。

    “对我来是很好啦,但是弥就一点都不担心吗,那样突然出现的我。”越靠近居民区,路上的行人也越来越少,纲子看着弥的侧脸,认真的问道。

    “”弥又不话了,她不知道是在发呆还是在思考,整个人都静了下来,纲子也没有再追问。

    气温升高了些,纲子能感觉到相牵的两只手已经微微起了汗意,她想松一松,却发现弥还紧扣着她的手指,浑然不觉手心的黏腻一样握着她的手,纲子动了动手,却还是回握住了弥。

    “那天”弥突然的出声引回了纲子的注意,她调整好神色认真听弥所的话“那天,我打工的孤儿院里,有个孩子被收养了。”

    纲子没有提问或插嘴,甚至反问这和她所问的问题有什么关系,而是耐心的听着。

    “真好呢,就和好久以前,被爸爸妈妈收养的我一样,又惊讶又觉得不可置信,竟然能拥有一个家,多幸运的一件事啊。”这些的时候弥平静的神色有了略微的变化,不过她低下头去,不让任何人看到她的表情。

    “我想到了爸爸妈妈,想到了很久以前的事,可是好笑的是那些事再怎么印象深刻,也变得模糊了,我只能记住那种感觉,到了如今更是需要照片才能回忆起爸爸妈妈的样子。”弥垂下的黑发遮住了她的侧脸,穿着宽大的衣物又低着头的她,看起来整个人都像缩进了自己壳里。

    “我自己都不知道过去了多久,在那个房子里坚持了多长时间,只是眷恋着爸爸妈妈给的爱而不肯离开,固执的不回孤儿院,固执的守着那个房子,以为这样就能守住一切了一样。”弥的语气平淡却有哽咽之意,她尽力的保持着自己的平静“不是没有人来过,好多好多人来劝过我,我太了,不能一个人住在那里,不能撑起那个家。”

    “可是我没有别的方法。”

    “我知道自己已经快还不起房子每月要交的抵押款了,也知道爸爸妈妈留下的钱不够了,就连我自己再怎么努力,也留不住那个家了,这些我都很清楚。”弥从纲子手里把自己的手抽了出来,然后放进了外套口袋“可是我就是不甘心。”

    “我知道我现在做不了什么,如果不做更出格的事情根没办法得到更多钱,但我还要上学,还要顾及未来,有些事不能做,可是要这样等到成年才能工作,爸爸妈妈留下的一切就都留不住了,何况未来就真的能像我想的一样吗不会更潦倒吗不会更难过吗”

    “那天看着那个孩子被领走,我其实已经没有勇气了。”

    “我没有勇气再独自面对世界了。”

    弥的语气很轻,风一吹便卷走了“这样孤单的活着竟然已经五年了。”她好像笑了,尾音带着笑意微微上挑,却又让人觉得似乎是哭腔。

    纲子的脚步忽然停了下来,低着头的弥很快注意到,她也停下步伐,有些茫然的回头看了纲子一眼,却见纲子飞快的跑过来然后一把将她揽在怀里。

    弥愣了一下,揉了揉自己微红的眼眶,然后轻轻的笑了一下。

    我那天其实已经没有勇气了,不过还好你出现了。美女 "songshu566" 威信公众号,看更多好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