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中文 > 网游小说 > 潜行吧,姐姐大人[综漫+扭蛋] > 章节目录 第十一章
    弥睁开眼睛的时候,房间还笼罩在一片黑暗里,被窗帘所挡住的那抹夜色几乎和房间里的黑融为一体。弥迟钝的从榻榻米上坐起来,才发现自己已经抱着被子滚到了房间的另一端,她揉了揉眼睛,抱着被子回到自己睡觉的那片榻榻米上。

    弥将自己包成一个蚕宝宝再次准备入睡,又忽然觉得有些口渴,于是只好强睁开睡意朦胧的双眼起床找水喝。

    手指已经带了些夜晚的凉意,弥将枕头抱在怀里朝门口走去,她没有开灯,也没有穿鞋,连自己凌乱的长发也不想伸手整理一下,就这么虚睁着眼睛打开了房门,然后客厅还亮着的灯就映进了她的眼里。

    一般在她睡着之后,姐姐们也都该离开了才是。

    迷离的思绪开始回笼,从脚底盘旋而上的寒意更是让弥清醒了些,她没有穿鞋的脚踏在地板上发不出任何声音,安静的走向了楼梯口。

    “这样啊。”客厅里的声音隐隐约约的传过来。

    “嗯,他们还在平息内部暴乱。”话的是阿武,少了一贯的健气活泼,语调平和的声音听起来沉稳从容“不过新协定已经传过来了。”

    有纸张清脆的声音响起。

    弥下了两步楼梯,就看见客厅里坐着的纲子和阿武。纲子坐在沙发主位上,微微低着头审视手中的文件,她睫毛低敛,唇线也紧抿,认真而入神的思考着的样子让人不忍打扰,阿武则是坐在背对楼梯的沙发上,沉默着等纲子看完。

    纲子不是穿的平常的便装,而是穿着一身干练利落的女士西服,黑色的披风上点缀着浮雕精致的装饰性纽扣,她似乎是觉得不太舒服,一边看着手里的文件一边单手解开了衬衣上方的两枚纽扣,露出若隐若现的锁骨。

    弥不知道自己该不该继续下楼,悄无声息的在原地迟疑着。

    不过一会,纲子就看完了手里的文件,将文件放到了客厅的矮桌上。

    “完全不顾民众的贪心着啊。”客厅柔光下的女性在一瞬间气势变得冷漠迫人,然而又很快的调整回来,淡漠的摇头“等吧,看是现在的政权继续统治,还是会被民众所推翻,那里太远了,我们只要看着就好。”

    阿武伸手收捡了文件,整齐的码在一起“我们只看着吗”她有些迟疑的问“如果我们早拿下那片地区,密鲁菲奥雷也不会有机会联系上那边。”

    “杜绝不了。”纲子的回答简单而平淡。

    客厅里静了一会,打破沉默的是另一个忽然出现的身影,有着银白长发的女性突然出现在扭蛋机旁边,看向客厅的纲子时才松了一口气“您果然在这里,十代目。”

    “出什么事了吗,阿寺”纲子看向阿寺。

    “不,只是没有在办公室找到您,稍微有点担心。”阿寺的表现没有白日时的热情过头,显得稳重许多“您还在为协定烦恼吗”

    “没,已经决定好了。”纲子拍了拍身边的沙发,示意阿寺坐下“只是用视频和阿武商量有点麻烦,干脆就在这里见面直接讨论来得快。”

    “既然如此,还是请您先回去休息吧。”阿寺并没有坐下,只是态度平静又隐含关切的看着纲子“东一区和东九区的时差相差八时,您已经有好一段时间没有好好休息过了。”

    “比起这个”纲子笑了笑,从容自然的转头对上弥的视线“弥,你还要在那里多久,不冷吗”

    “抱歉,我只是有点口渴。”弥一只手握住楼梯上的扶手,一只手抱着自己的枕头,鸦羽般的黑发衬得皮肤温润细腻,她微微窘迫的皱着眉“我不是故意想打扰你们的。”

    “没关系。”纲子解开披风任其落在沙发上,自己则从沙发上起来,眉目温柔的朝弥笑了一下,然后似乎想进厨房帮弥倒水,只是被阿寺拦了下来“我去倒水,十代目。”

    弥顺势下楼,穿着单薄的睡衣走进客厅。

    “弥怎么光着脚就下来了”阿武将弥拉到沙发上“心感冒啊真是。”

    纲子也微微叹了口气“半夜起床至少加件外套啊。”她这么无奈的着,将沙发上的披风捡起来盖在弥身上。

    这个时候阿寺也接好了水,端着水杯走回来,又安静的将杯子递给弥。

    弥一副还没缓过神来的表情接过杯子,思绪茫然的啜了一口,她的下巴抵着怀里的枕头,盖在身上的披风有一股陌生而温柔的味道。她的眼睛迷茫干净,懵懂得像一个稚子,端着水杯,好半天才声的道“纲子姐姐住得好远。”

    “嗯”纲子轻声反问了一句,像是不明白弥为什么这么。

    已经忘了从哪里看来的生僻知识,弥还记得东九区是包括了日在内的这一带国家,可是既然阿寺用八时的时差来提醒纲子,就明纲子应该是在东一区居住。弥的目光缓缓的扫过纲子的手,白皙干净,至少应该能排除非洲国家,那么还在东一区范围内的国家就还剩一些欧洲国家了。

    不管纲子是住在瑞典或者芬兰还是其他什么国家,都离日太远太远了。

    弥迟钝的思考的时候看上去很像发呆,她在纲子反问了一会之后才轻言细语的回答“我不是故意偷听的。”

    纲子摸了摸弥的头发,此刻温和笑着的她一点也看不出刚刚眸色冷清的样子,连回答都那么温柔而富有耐心“我知道。”

    弥一下子就因为这声我知道而安心下来,没有人催她快点回房间睡觉,她就靠在沙发边打起盹来,抱枕枕头缩在沙发里开始昏昏欲睡。

    “弥。”恍惚间,她听见纲子又叫了她一声“明天开始跟阿寺学钢琴好吗”

    弥已经快沉入梦乡,含糊不清的发出一声“嗯。”应了下来。

    早上醒来的时候弥还呆在自己的榻榻米上,裹成一只毛毛虫的女孩从卷成团的被褥里爬出来,呆滞的盯着窗外发呆,她恍惚昨晚发生的事都是她的梦,梦醒来她还继续呆在她的榻榻米上。

    “不可以啦,滚球兽,那个不能乱动”从浴室里传出的声音让弥慢慢回神。

    在那声呼喊之后,浴室里传出了一阵噼里啪啦像是什么落了一地的声音,然后一个更为沮丧的声音响起“对不起,太一。”

    现在的姐姐大人开始买一送一了吗弥疑惑的套好自己的衣服,才朝浴室那边走去。

    刚开门,迎面扑来的雾气还带着暖意,弥挥手散开雾气,就看见地上已经落了一地的洗浴用品,弥温吞的伸手去捡,就看见了一个圆滚滚的粉红色球体正睁着一双猩红的眼睛看着她。

    那个东西好像也吓到了,一张嘴就吐出一个泡泡,嘴里露出锋利的犬牙。

    雾气中快步走出来的人影一下子将地上的圆滚滚抱起来,有些手足无措的跟弥解释“那个还好吗别害怕,滚球兽不会伤害别人的。”着,她向抱在怀里的滚球兽声叫道“你怎么跟过来了,不是让你等我回去吗”

    “啊,我也不知道,太一,我明明在”滚球兽的声音被打断,只见那个愣怔着的女孩还盯着太一手里的圆滚滚,困惑又好奇的重复了一句“滚球兽”

    “怎么办,太一我被看到了”滚球兽惊慌失措的朝太一怀里钻。

    名为太一的女生有一头柔软的栗色过肩发,眉梢挑起显得英气十足,她围着弥早早准备好的浴巾,也是一脸不知所措的牙疼模样。

    “姐姐。”弥第一次在首次见面时叫出姐姐这个词,她带着心和希冀轻声问“滚球兽,我可以抱抱它吗”

    “啊”太一下意识的和怀里的滚球兽对视了一眼,似乎是看出滚球兽并不排斥,她很快整理好心绪将滚球兽递给弥“可以。”

    弥心的接下粉红色的圆滚滚,好奇的抚摸对方,然后才想起正事一样,看向太一“早上好,姐姐,我叫香取弥。”

    “嗯,弥,你好。”太一很快进入状态,朝弥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来“我叫八神太一。”

    过来的姐姐们都是十八左右的年纪,身形也差了不是很远,弥拿出备好的衣服,整理好自己之后,和太一一起抱着滚球兽跑着下楼。

    “纲子姐姐。”一下楼,她就朝一边喝水一边看报纸的纲子炫耀怀里的圆滚滚“你看,这是滚球兽哦”

    “啊,你,你好”一下子又面对陌生人类,滚球兽显得有些紧张的打招呼,一双红色的眼睛同样好奇的看着坐在棕发上的纲子。

    纲子喝水的动作明显一滞,她看着弥怀里的滚球兽,又看向弥身后走来的女生,还是从容的露出一个笑容“早上好,弥,滚球兽。”她看向弥身后的太一,起身,走过去“你好,我叫泽田纲子。”

    太一伸手回应纲子的握手礼,同样镇定自如的回复“你好,我叫八神太一。”

    弥扫视了一遍客厅,才发现阿武和鸣子不在,阿寺手拿着准备好的便当从厨房里走出来,放进弥的书包里,弥也就自觉走到饭桌边“滚球兽,你喝牛奶吗”

    “弥,厨房还有剩一些牛奶,你那杯必须自己喝完哦。”明明隔着半个客厅,纲子还是听见了弥声和滚球兽的话“今天鸣子不能送你,你要早点出门,不可以迟到。”

    “知道了。”弥老实的回答,把滚球兽放到餐桌上解决自己的早餐。

    “你要去上学吗”餐桌上的滚球兽歪着头朝弥问道。

    “嗯。”弥鸡啄米般点点头“不过我放学就可以回来了,到时候可以和我玩吗”

    “好啊,我最喜欢和别人一起玩了”滚球兽看起来非常高兴的蹦了两下,然后想起什么一样疑惑的问道“可是,你为什么不害怕我呢”

    “因为姐姐不会伤害我啊。”弥回头看了还在话的太一和纲子一眼,认真的回答“所以你也不会伤害我吧。”

    滚球兽似懂非懂的点点头,然后理所当然的“我当然不会伤害你啦”

    吃好了早饭,弥背起书包准备出门,两个姐姐还在聊天,阿寺就坐在沙发上听着,没有插嘴。

    “日平安区还算稳定就好。”弥听见纲子这么轻声的了一句。

    总觉得姐姐们是在很严肃的事情,弥和滚球兽了再见之后就先换鞋离开,跑着去上学。快来看 "hongcha866" 微鑫公众号,看更多好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