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中文 > 网游小说 > 潜行吧,姐姐大人[综漫+扭蛋] > 章节目录 第十九章
    “弥。”在弥和有些日子没见过的孩子们玩闹了一会之后,她就看见院长妈妈在廊边看着她,她不知道在那里坐在多久,看到弥发现她之后柔声唤了弥一声。

    “院长妈妈。”弥朝身边的孩子们笑了笑,然后朝院长妈妈那边走过去。

    “坐。”院长妈妈率先在廊边坐下来,拍了拍身边的位置,木制地板映着光显得干净明亮“最近还好吗”

    弥温顺的在院长妈妈身边坐下来“我很好。”她对院长妈妈弯出一个温柔和缓的笑容,转头注视在院子里玩老鹰捉鸡的孩子们“从上次打工离开之后,就一直在发生幸运的事情。”

    院长妈妈也露出一个笑容来,没有话,同样注视着院子里的孩子们。

    快临近中午了,阳光还难得的并不热烈,微风习习,院子里孩子们的笑声如银铃般清脆,一切都安谧平和,弥微微靠在廊柱上,出神的望着眼前的一切。

    “对了,新学校怎么样”院长妈妈很爱笑,到了这个年纪脸上已经浮现出稍显深刻的笑纹,她像经历过太多东西,眼睛总是苍老而聪慧。

    “很好啊。”其实连自己都不出好在哪里,弥只有这么简单的回答。

    “那有交到朋友吗”院长妈妈顺而问道。

    弥一噎,视线游移开,似乎不知道怎么回答这个问题。

    “弥这点让我有点担心啊。”院长妈妈坐得离弥近了些,如同给猫咪顺毛一样伸手从弥的发顶抚到发尾“从孤儿院出去的时候,还是个很懂事聪明的孩子。”

    “我现在变笨了吗”弥靠在廊柱边声的问。

    院长妈妈低声笑了几下。

    “那几年孤儿院的收支很不平衡,天使之家也差点关门,孤儿院的生活情况更不好。”院长妈妈轻声慢语的着,露出回忆的模样“那个时候,院里很多孩子关于食物的争端,我都知道,可是我怎么教都杜绝不了,记得那个时候有很多比较瘦弱的孩子被欺负。”

    “新进孤儿院的那些孩子们,很多都无法融入,我记得弥也是那个时候进来的。”

    “弥进来的时候,我有想过要不要让你和护工一起住一段时间,怕那些屡教不改的孩子欺负你,可是很奇怪,弥和他们相处得很好。”院子妈妈转头看了一眼眉目低敛的弥“弥会一个人安静的看书,会自己用透明胶修补坏掉的书页,会自动去照顾生病的孩子,也会帮护工打扫收拾房间,我当时就觉得,弥是个非常聪明懂事的孩子。”

    “你知道怎么和别人相处,所以没有人会难为你。”

    弥一直安静的听着,她望着廊柱边沿着木质地板的边缘长出来的花朵,纯白柔软的花瓣在风中微微摇曳,她没有话。

    “”院长妈妈看着弥安静的样子,抿了抿唇,也不再下去了,只是又隔了一会,她轻声呢喃“长时间不和人交往,会忘记怎么和人相处的哦,弥。”

    院长妈妈起身来,揉了揉弥的发顶,然后脚步轻缓的离开。

    看着时间也差不多该回家吃饭了,弥也起来,跟护工阿姨和其他孩子们道了再见,走出天使之家,只是刚走出孤儿院,就看见了靠在墙边的银子和奇犽,银子双手撑在脑后懒洋洋的靠在墙边,奇犽则含着棒棒糖在她对面,两个人像是在什么,在弥走出来的时候顿时停了下来。

    “银子姐姐,奇犽姐姐。”弥跑过去“你们怎么会在这里”

    “只是刚好溜达到这里而已。”银子懒懒的回答“既然你出来了就一起回去吧。”

    弥点点头,然后走到银子身边“最近银子姐姐常过来呢,你那边不忙吗”

    “最近阿银我可是闲得要死呢,而且就算再忙也要抽时间打通全关啊。”自从和攘夷主力部队被打散之后一直处于流浪中的少女睁着一双死鱼眼

    奇犽双手放在外套口袋里看向别处,她似乎很不擅长和弥这种类型的女孩交往,虽然也有关注,可一直对弥都是不咸不淡的态度,反而是对一直吵得恨不得掐死对方的银子能更轻松的出话来。

    也许是因为到了节假日,街上的人变得多起来,路边的店也都是非常热闹的样子。察觉到望向这边的视线变得越来越多,弥困惑的看了一眼身边的奇犽,穿着休闲单衣和短裤,过肩的头发在阳光下柔软又泛着微光,精致妍丽的脸上,那对蓝色的漂亮猫眼如同蓝宝石镶嵌于上,即使是这样漫不经心的看着别处发呆的样子,也让人觉得像猫咪一样十分可爱。

    有些懂了的弥又转头看向另一边的银子,一抬头就是旧款和服下凸显出的深深沟壑和纤细锁骨,腰间别着的太刀反而不太能引起注意了,她正在看着某一处,随后吸了吸口水。

    完全懂了的弥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就看到一家正在营业中,店铺布置得非常萌系的冷饮店,正在作为招牌甜品划在黑板上的草莓芭菲很是显眼。

    “银子姐姐想吃草莓芭菲吗”弥开口问道,将手放进口袋里摸了摸“我有带钱。”

    “很机灵嘛少女。”银子一脸赞赏的拍了拍弥的肩膀,然后把她朝冷饮店那边推了推“快去快去,记得是超大豪华版草莓芭菲哦”

    弥顺从的点头,然后朝那边走过去。生活的日常支出早就不是由她来管了,所以上次打工的钱也基没有动过,弥点了两份芭菲,然后想着要不要带一点回去存在冰箱里。

    “香取”一个声音冷不丁从弥背后冒出来。弥下意识的回头,就看见身后着一个黑色汗衫的男人,他面容并不出众,只是身形健壮了些,他是弥学的体育老师。

    弥几乎是在看到这个人的同时就猛地往后一退,然后撞到了身后的服务台。

    “您的草莓芭菲。”服务姐的声音及时的把弥从这种处境里拽出来,弥慌乱的移开眼睛避过那个男人的视线,匆匆接过草莓芭菲就企图绕过那个男人离开。

    “香取,看到老师怎么也要打个招呼吧”男人朝弥笑道,那张普通的脸顿时有了几分开朗的味道“怎么我也教了你两年啊。”

    被拦住路的弥缩着肩膀没有回答。

    “还是和以前一样啊。”男人看起来很随意的将手放在弥肩膀上轻轻拍了拍,笑容里带了些意味不明的弧度“怎么样,要聊聊天吗,老师我最近翻到了好久以前香取还在学校的时候照的照片,真是非常可爱呢。”

    弥整个人都僵硬起来。

    车辆来往的声音很是噪杂,银子看着被男人身影挡住的女孩“诶,遇到熟人了吗”从她的角度只能看到弥的半个肩膀。

    倒是奇犽狐疑的扫了一眼那个男人的背影“弥。”她难得的大声叫了弥一声,微微皱起眉看着听到她的声音后顺着回过头的男人,弥顺着那人让开的空隙迅速的跑过来,奇犽面无表情暗带威胁的看了那个男人一眼,后收回目光“走吧,该回去了。”

    “诶,怎怎么了在阿银我不知道的时候发生了什么吗”银子慢半拍的跟上奇犽和弥。

    “银子姐姐。”弥的神色有点被惊吓到的恍惚,声音也细微,她伸手把草莓芭菲递给银子。

    等银子接了之后,她又心的把另一个草莓芭菲递给奇犽。

    看着弥的情绪明显暗沉起来,银子放慢了脚步靠近奇犽,然后用手肘捅了捅对方“喂平胸女,刚刚怎么了”

    奇犽意外的没有生气,舔着手里的芭菲斜睨了身边的银子一眼,唾弃道“大笨蛋。”

    “打通第十个结局了”几乎刚回家,一走进门就听见坐在地板上玩游戏的鸣子振臂高呼,她顺势往后躺在地板上,转头就看见了进门的弥“欢迎回来。”

    “银子,我打通女皇结局了哦”鸣子坐起身来兴高采烈的。

    “哦,恭喜,前面那九个在街头流浪的弥终于可以安息了。”银子一边换鞋一边语气平淡的回答。

    鸣子鼓了鼓嘴巴,然后没过一会就恢复自己的好心情眯眼笑道“之前没有想到会那么难嘛。”着,她再次按下重新游戏,在主角名字面板下输入弥,然后进入游戏。

    弥刚走进客厅,刚刚关上的门就又被打开,进门的是今天的新姐姐。

    黑色过腰长发松松的束在身后,进门的少女面色冷淡,眉眼透着一股锐利,她回手关门,走进屋内。

    “佐子,你回来啦。”鸣子放下手柄朝佐子灿烂的笑,随后又揶揄的“出去熟悉一下路线花了好长时间呢,佐子该不会是迷路了吧”

    “你以为我是你吗”佐子那张冷淡的脸微妙的露出一个王之蔑视的表情。

    鸣子鼓起包子脸不满的回应“就是因为嘴巴这么毒佐子你才会现在都没嫁出去啊”

    佐子嘲讽脸“就是因为你这么蠢所以才到现在连告白都没收到过。”

    奇犽靠近身边的银子,声问道“她们是在相爱相杀吗”

    银子也偏过头,声的回答“不以分手为前提的吵架都是在秀恩爱。”

    正吵得热闹,空荡荡的沙发上忽然出现两个人影,适才到来的纲子和狱寺出现在客厅中,纲子拢了拢自己的头发看向其他人“好热闹啊。”她微笑着扫了一眼客厅“弥呢”

    “刚才还在这里的。”鸣子也跟着扫了一眼客厅,倒是佐子平静的回答“她刚刚上楼。”

    “起来,刚刚弥看起来好像不太高兴啊,是发生什么事了吗”鸣子盘坐在沙发上问道,金发扑在沙发暖色系的扶手上也十分耀眼。

    “碰到了教了两年的老师。”耳力非同一般的奇犽回答“弥的反应不太好,那个家伙也让我觉得很讨厌,也许有什么私人恩怨。”

    “学老师吗”听到两年后得出一些线的纲子轻轻道。奇犽耸了耸肩,表示并不清楚。

    “男的还是女的”佐子问道。

    “是个大叔。”奇犽回答。

    “藤原沐,31岁,离婚独居,在香取弥就读的学任体育老师,是当届唯一一个男老师,传闻是个阳光热心的好人。”佐子表情平淡像是在报幕一样报出以上信息,声音如落珠清脆。

    “宇智波姐,真厉害呢。”房间在静默了几秒后,纲子首先赞叹了一句,今天早上被扭出的新姐姐,到现在为止也就在这边呆了五个时左右,却已经把情报工作做到了这种程度。

    佐子脸上仍是平静无波,倒是鸣子像自己被夸奖了一样得意的傻笑起来。

    阿寺碧绿的眼眸似有波澜的看了佐子一眼,又看向纲子,似乎感觉失职一般抿紧了唇。

    佐子黑眸望向沙发上的鸣子,比之刚才要认真许多的询问“要继续调查这个人吗”

    “这也没办法嘛,反正弥肯定不会的啊。”鸣子笑嘻嘻的回答,对于佐子突换的态度也并无惊讶“所以就拜托给佐子了。”

    “还有一件事。”佐子看向纲子,公式化的态度满是不卑不亢的意味“从现在起,香取弥的教养是否能由木叶接手。”

    佐子的话字字铿锵,毫不相让,如同只是在下一个通牒而不是等待意见“您的意见呢,彭格列”添加 "songshu566" 微信号,看更多好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