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中文 > 网游小说 > 潜行吧,姐姐大人[综漫+扭蛋] > 章节目录 第三十章
    自从上一次弥迟到后导致委员长被打飞后,弥每次上学都会在一众风纪委员们虎视眈眈的目光下走过,只要身后有姐姐送,她就会被堵在校门口不得进入,直到迟到后以进入学校为交换条件和姐姐们干一架。

    如此被强行迟到多次后,她学会了提早起床独自一人赶在校门刚开没多久的时候去上学。

    弥捧了一手的凉水醒醒神,她在学校卫生间的大镜子面前抓了抓自己的头发,过臀的头发太长了,她还在考虑要不要听奇犽的话剪短一些,可是又被没留过长头发一上战场就被削成短毛的银子劝留长发好,导致这会还在犹豫。

    弥抓着头发模仿佐子训练时那样扎成一个英气十足的高马尾,看着镜子里形象变得飒爽起来的自己又有点害羞,剪成短发好像也没有奇犽和今早出现的爱尔敏可爱。

    镜子里的女孩眉眼还存着稚嫩,只是那静若深潭的眼睛和上挑的眼角透出几分不符合年龄的艳丽来,她揉了揉自己的脸,连捏带掐的把那张养出点肉肉来的脸捏成各种形状,最后才看着镜子里自己被捏红的脸微微叹了一口气。

    现在竟然开始考虑起形象问题了,是因为青春期吗

    卫生间里传来逐渐接近的谈笑声和脚步声,弥理好自己的头发后安静的和来者擦肩而过。

    弥是在书包里面发现乐谱的,前天在客厅桌上的一大摞已经被精选了三份放在她的背包里,并且被清爽流利的水笔重新用钢琴谱的方式排了一次,应该是出自阿寺的手笔。

    “那些蝌蚪是什么”明明还在上课,他们还坐在前两排,身后那个不怕死的家伙在看到弥拿出的乐谱时戳了戳弥的肩膀声的嘀咕,弥机警的立即望了一眼老师的位置,将座椅往前移了移。

    然后又被后桌君用铅笔戳了戳肩膀。

    “香取”后桌君可能是闲得蛋疼了,懒懒散散的用又低又慢的调子叫她的名字,像一只懒洋洋撒娇的大型犬。

    不过事实告诉我们,在上课时开差是要承担一定风险的,比如在下一秒就飞到后桌君额头上并且留下一道粉笔灰的白色粉笔,伴随着一声冷酷无情的呵斥“你给我去外面着。”

    “嗯。”后桌君一正经的起来,瘫着脸望向讲台上国文课的女老师“是到时候进行光合作用了。”

    “什么光合作用,你当你是植物吗”女老师毫不留情吐槽道“都已经十四了别再继续中二了,以后大家谈论起你的时候关键词就只剩奇怪的中二病患者了哦。”

    班里有人轻笑出声,还有女生带着笑意互相交换的几句短促的讨论。

    可是后桌君还是脚步不停的朝门外走去“没有大家那种东西啦,不会有人记得我的。”他声音仍旧懒散而有气无力,背影映着从窗外投进的光透出一种不清的一往无前来,他走进走廊,声音也逐渐消失在风中“不管是名字还是长相”

    弥一瞬间有一种恍然的情绪一拥而上,甚至下意识的用目光追逐起了后桌君的背影,可是等她再想梳理什么,那种感觉又好像忽然消失了,一下子空落落起来。

    她摇了摇自己的头,让自己重新专注于课堂。

    下课后,班级里热闹起来,弥收好自己的书,看着后桌君慢吞吞的走进来趴在她身后的课桌上,她想起什么,起身来走到值班表面前,注意力集中在了某个名字上,可刚移开目光,她就浮现出略微茫然的表情,她回头重新确认那个名字,可是移开目光,某个印象就又在她脑袋里消失了。

    弥抿着唇回到座位,侧坐着看向趴在课桌上的后桌君“你叫什么名字”她看着闻声抬头看向她的后桌君,微微眯着眼睛用心又专注的审视对方的眉眼,可是她的目光乍一移开,就微妙的一愣,如此重复几次后,她困惑又不解的接着“为什么我记不住你的名字,也记不住你的脸。”

    察觉到弥审视的目光后就似有所觉的摆出任凭围观的神情的后桌君没有话,他勾唇笑了笑,那张始终让弥没有一点印象的脸浮现出略微的、可以称得上风情的笑容。

    然后,弥就又没有印象了。

    “不能告诉你。”后桌君从座位上起来,拿着他的铅笔和素描纸朝门外走去,却在离教室几步远的地方回头朝弥笑了笑“太慢了,我一直在等你发现。”

    弥坐在自己的位子上没动,看着对方离开后,若有所思的整理了一下自己的钢琴谱。

    午休的时候,弥去借用了音乐教室,看在她还要参加学园祭的份上,教室借用得很顺利,弥抱着钢琴谱走到音乐教室,打开锁好的门之后,就转身将门虚掩上,走进教室。

    打开琴板,放好乐谱,弥先熟悉了一下琴键,才慢慢随着乐谱上的节奏哼出声来,不过由于所选的练习曲似乎并不能两只手完成,手不太够的弥弹了半段就停了下来。

    她微微皱着眉苦恼起来。

    “在学校不能随便叫我们过来。”忽然在弥身后出现的声音音色冷清又波澜不惊,弥眨眨眼睛,就看到有着柔软银灰长发的阿寺走过来坐在了她身边,她随意的看了一眼琴谱,如新叶的碧绿眼眸冷淡沉着。

    “抱歉。”弥轻声的道歉,自从上一次召唤了研研之后,她似乎对怎么召唤姐姐越来越得心应手,就连有时候为某件事伤脑筋的时候,姐姐们也会突然出现在她身边。

    “你选的这首”阿寺随口问了一声,却没看弥,语气清浅“熟悉了吗”

    “刚开始练。”弥声回答“阿寺姐姐这么突然过来了没关系吗”

    “你只要关心你今天能不能练好这首曲子就行。”阿寺回答的简单平淡。

    “诶”弥显得有些手足无措,她心翼翼的看着阿寺“我只是有点担心会不会影响阿寺姐姐,阿寺姐姐生气了吗”

    女孩轻柔心的话如含羞草堪堪舒展开的叶片,仿佛回应稍显粗暴都会令对方受到伤害,不太习惯这样被这样的语气询问,阿寺有些别扭的移开视线,皱着眉头含糊的回答“没事。”

    弥的目光移回乐谱。

    果然用纲子姐的方式更能简单的制服傲娇呢

    并盛的天空似乎少有阴沉的天气,狱寺自来了并盛后看见的也始终都是清透的蓝天,一大早就出门去购买炸弹,直到中午赶回来,狱寺装备好自己的炸弹翻过并中的墙壁后就大摇大摆的朝教学楼走去,尽管身着校服却戴着各类银饰,一看就是不良少年的样子,也没有路过的风纪委员拦下他要求规整服饰。

    三年级也有不少吸烟又纹身的不良,起来并盛的风纪也总是在奇怪的地方严格呢。

    回学校后的第一件事当然就是要去见自家boss,身为一个合格的boss控,狱寺在教室里没看见纲吉后就开始一层楼一层楼的找过去,直到在靠近社团教室那边的楼道停了下来。

    有一段钢琴的演奏声传进了他的耳朵里,双响的音符和绵密的弹奏明显是双人演奏,悠扬起伏的前奏后突然顿入高、潮,娴熟的手法和和忽然拉高紧凑起来的调子一下子就让人有些燃了起来,狱寺略有些惊讶却还是装作自己不在意也不知道装给谁看的镀步走过去,然后停在了音乐教室门前。

    他透过虚掩的门,能看到空旷的音乐教室,微微走近了几步,靠近门口,视线也逐渐靠近了放置钢琴的地方。

    午时的阳光好刺眼,映在那人的身上还氤氲出了层层白色的光晕,银灰色的长发微卷,优雅静美的垂在身后,白皙的侧脸和那认真又专注的祖母绿眼睛忽然就从已经泛黄的记忆画卷中跳出来,鲜活的出现在了他的眼前,狱寺下意识的屏住了自己的呼吸,他难以置信的的望着音乐教室里的女人,同样碧绿的眼睛猛地睁大。

    教室里那个女人。

    她修长白皙的手还跳跃在琴键上,眼神如此温柔专注,隔着那么远那么远的时光出现在他眼前,一切的尘嚣和浮光都与她无关,岁月也安然恬静,狱寺大力推开了音乐教室的门,惊动一室静好。

    “妈妈。”他话音里还微微颤抖,碧绿的瞳也轻颤,情绪激烈而不可控,可他就像是怕惊扰吓走了谁一样,语气又轻又缓,从中生出无限狼狈和无措来,心翼翼的。

    弥不动声色的看着忽然闯进来的狱寺和起身来的阿寺,气氛静滞下来,她声的试图打破这种气氛“姐姐”

    她的声音如同按下了什么按钮,阿寺突然就转身飞快的朝着后门飞奔而去,弥看着狱寺也很快的反应过来追上去,只不过他怎么能追得上呢,弥看着阿寺消失在走廊里,狱寺追出门丢失目标后茫然无措的表情浮现几分脆弱来,可是他飞快的整理好自己的心情,尽管没有看到人往哪里跑去,却还是执着的朝着楼道另一边追了过去。

    弥取下自己的钢琴谱,从教室前门离开。

    妈妈啊关注 "hongcha866" 威信公众号,看更多好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