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中文 > 网游小说 > 潜行吧,姐姐大人[综漫+扭蛋] > 章节目录 第三十七章
    “名字,目的。”

    奇犽双目冷漠的看着眼前的男人,简洁的吐出两个单词。

    身形健壮的男人戴着矿工帽,上衣系在腰间,白色汗衫下的肌肉线条十分有力“啊,别误会,我没有恶意。”他脸型棱角分明,胡子拉碴的脸带着一种成熟男人的魅力,似乎意识到眼前带着阴冷杀意的少女并不好糊弄,他选择了更认真直白的态度“只是知道昨天把那孩子卷进了麻烦里,今天来看看她的状态。”

    奇犽漠然的看着那个男人“听着,大叔,我不知道你是谁,我也不想知道。”奇犽留了一点念附在那个男人身上,她并不喜欢麻烦,如果是在自己那边的世界,直接杀了眼前之人或许更简单明快,但是在这边的世界,她不能触碰因果链的底线“但如果弥再因为你们而无辜受到伤害,我就杀了你们。”

    奇犽话的速度不快,一个字一句话得十分认真,她直视着家光,平淡而暗藏杀机的补充了一句“全部。”像是杀戮这件事,在她眼中都是最不在意的东西。

    奇犽收回手,尖锐的利爪变回白皙修长的手指,她警惕的盯着家光,脸色逐渐恢复平静,然后突兀的消失于林中,一点气息不留。

    “啊,都是些不简单的人啊。”家光压了压头上的矿工帽,看向弥的背影消失的路边“那个女孩身边。”

    “啊真是,早知道就我是来看看儿媳妇的就好了。”家光自己笑着打了几个哈哈,转身朝另一边走去。

    太阳终于升起,晨光洒满大地,弥的计划很丰满但现实却很骨感,事实就是她绕着并盛跑完五圈后已经到了中午,一完成训练就累得直接在路上睡了过去,再被饿醒时,已经被银子捞回了家,下午还疲劳值满点的去上了学。

    这样的训练一连数日,弥硬是一声不吭的坚持了下来,也没有其他姐姐出声叫停了。

    又是一天,弥坐在公路边的草地上一边背诵放置在她身前的国文书,一边用瑜伽动作伸展着身体,刚刚跑完一圈,为了不让这对弥来显得太高强度的训练使弥长出硬梆梆的肌肉块,凉美提议弥可以用瑜伽来舒展身体。

    忽然一声破空声由身后传来,弥下意识的举起手边的苦无做防御,石子在苦无坚硬的利刃上一弹,就咕噜噜的滚落在了地上。

    像是开玩笑一样的试探让弥抬头看过去,就看见银子还保持着扔石子的动作在不远处,看到弥抬头后还懒散散的挥了挥手,她身边着穿着便装的明和研。

    “明姐姐,研姐姐。”弥撑着地起来,然后拿着自己的书跑过去“你们怎么过来了”

    她略带惊喜的看着不怎么过来的两个姐姐,在银子不停着喂喂你看不见我吗的背景音下高兴的笑了笑。

    “今天我刚好有假。”明抓了抓金色短发,微笑的脸庞十分可爱“想可以过来看看弥。”

    研也笑了笑,她将耳边柔软的白色头发别到耳后,动作温婉“弥在做什么”

    她并不是不常过来,只是若非必要不会出现在弥的眼前,可这次却被早有察觉的银子直接抓住了,所以才会一起来看弥。

    “准备跑步。”弥指了指身后蜿蜒而去的长长公路“还有四圈。”

    “那你快去吧。”银子盘坐在了弥带过来的背包边,动作自然的从鸣子塞了一包食物的背包拿出一瓶草莓牛奶,插上吸管后吸溜起来。

    “那我先去了。”弥对着研和明笑着了一声,转身就朝后跑去。

    看着弥跑走,研也默默的坐在了银子旁边,明稍许无措的跟过去坐下,三个完全可以是三个世界的人根毫无共同语言的不知道什么好,于是迷之沉默蔓延了相当长的一段时间。

    “咳咳,那个”研尴尬的咳了两下,看向银子“银子姐是哪里人呢”

    “好俗的搭讪技巧。”银子毫不留情的含着吸管吐槽道,她翻着一双死鱼眼显得十分无趣,却还是拖着声音回答道“旧江户。”

    研闻言一愣,有些惊愕的看着银子,然后很快察觉自己的失礼低下头去。

    而看着两人的反应,没有听过这个地名的明则显得有些茫然。

    于是,弥快到八点跑完第二圈的时候,就看见三个人相顾无言的坐在那里,看到她路过后明和研都不同程度的尴尬着看过来。快到十点跑完第三圈,除了银子身边的垃圾变多,三个人和之前毫无差别。

    等弥快累瘫的结束第五圈时,太阳已临头顶,她撑着膝盖喘息了好一会,才慢慢的朝三人走过去。

    “上次没带明姐姐出去逛多久,今天下午要不要一起去逛逛”提出提议的自然是弥,她将银子身边的零食袋子收拢在背包里,准备拿去扔掉。

    “诶”明眨了眨眼睛“不用特意这么麻烦的。”

    “你今天早上又是老早就爬起来跑步了吧,阿银我昨晚去嘘嘘的时候就发现你已经出门了,那么早爬起来下午还想去逛街,青春期不是应该酱酱酿酿粘粘糊糊的吗你的精力都挥霍在奇怪的事情上了啊。”银子面无表情的吐出一连串钢珠炮“有那个精力不如陪银子大人一起去打钢珠吧。”

    “那样不是更奇怪吗”被银子的污力直击的研一时没忍住,声的嘀咕了一句。

    “可是家里的草莓牛奶已经喝完了,要去采购一点才行。”弥缓缓道“也没有其他的存食了。”

    “既然如此,那就去吧。”最近退化成被包养的宅居米虫坂田银子十分冷静的回答。

    得到银子的同意,弥看了一眼无意见的研,然后牵住了明的手“上次还想带明姐姐去海边的,可是时间没来得及就天黑了。”她语气温柔,脸上漾开一抹笑容“等会再一起去吧”

    原还想推拒,却因为听到海边这个词而停滞下来,她天蓝色的眼睛划过一丝波澜,还是轻轻的回握住弥的手“嗯,谢谢。”

    “不用谢的。”明的手上有一层茧,厚厚的累积在手掌,弥拉着明走向市区那边,两个姐姐也跟在后面。

    银子双手枕在脑后,看着弥拉上外套的拉链遮去里面穿着的忍者服,直到弥有所察觉的转过头“怎么了,银子姐”

    “啊”银子毫无感情起伏的发出一声无意义的单音“没什么,就是觉得你的人物设定在进行超进化呢,偶尔阿银我讲个带点颜色的笑话也没有什么反应了。”

    “银子姐。”弥为难的皱了皱眉头“既然如此,那你就不要再带我看带点颜色的深夜剧了啊,看了那种东西怎么也不会对带点颜色的笑话有什么反应了吧。”

    “的也是呢。”银子忧郁而惆怅的叹了一口气“可是看深夜剧没有人陪实在是太痛苦了,连吐槽都没有人听呢。”

    “关于男主角的xx和女主角的xx的吐槽我想不会有人想听的吧。”弥声线干净,然后bi的一声屏蔽了两下。

    明和研都是一副状况外的表情。

    之后,弥带着回头率超级高的三个姐姐在外面解决了午饭之后,去了海边。

    明那时的眼神动容得难以言,和天空一样的天蓝色眼眸盛满了悸动和向往,她出神的望着那一片海面,好久好久才低声了些什么,破碎的话语揉碎在风中。

    她眼中那平静的海面波光粼粼,跳跃着金色的碎光,浅蓝如水洗后的天空和广阔大海似乎融为一体,海岸线遥远而不可及,一切都美好得如风景画中那般。

    起来,弥会选择来这里,也只是因为上一次没来得及来海边,明失落的眼神让她记忆尤深罢了。

    到了之后,银子也没再催促,蒙着脑袋就在海边睡了一下午,直到日暮时分天气渐凉,才悠悠转醒。

    “银子姐。”银子睁着眼睛还未完全清醒,就听见身边有谁叫了她一声,银子伸了个懒腰坐起来,就看见弥坐在她身边,眼睛望着不远处的研和明。

    那两个少女似乎玩了一下午,鞋子也都放在弥身边,挽起了袖子在捡着贝壳,明正拿着一枚扇贝的贝壳仔细的看着,怀里还收了几个,旁边的研也在帮她捡完整好看的贝壳,一下午的时间,两个少女的关系忽然好了许多。

    “明姐姐很高兴,她要捡贝壳回去给她的同伴看。”弥微笑着,帮刚醒来满脸呆萌仿佛找不到家在何处的银子整了整和服歪掉的领子“研姐姐也是好温柔的人,她知道了明姐姐身处的情况,和明姐姐聊了好久,她们都知道好多东西,也都很聪明。”

    银子像是终于回神,她捞过旁边的弥抱在怀里,像在抱柔软的抱枕一样在弥身上蹭了蹭“我饿了。”声音也带着未醒的倦意。

    四个人收拾收拾离开海滩的时候,天都黑了下来,明因为是在兵营食宿,所以还要回去报道,只有先找个地方解决了晚饭,送走了已经错过兵营晚饭时段的明。

    “起来你干嘛躲躲藏藏的,我好几次都看见你在外面看着那边。”明走了没一会,银子就开口懒散的问了一句。

    “我吗”研顿了顿,然后无意识的用筷子搅了搅碗里的面“其他人知道吗”

    “唔,奇犽应该知道吧。”银子单手撑着脸平淡的回答“其他人我也不清楚。”

    “因为一些特别的原因,现身的话可能会有麻烦。”研为难的笑了一下,轻声道。

    “那也不用像个被抛弃的可怜虫一样守在外面吧,虽然弥的姐姐们都是些奇奇怪怪的家伙,不过还应该都是有理智那种东西存在的。”银子吃了一口鸣门卷,随意的转过头去“对吧,弥”

    视线中的黑发女孩单手还拿着筷子,身体却已靠在了桌子上沉沉睡了过去,黑发掩了一半脸庞,由于在光线并不充足的地方靠墙坐着而不怎么引人注意。

    “啊,这家伙,睡着了。”银子一愣,又恢复平淡。

    “刚刚睡着的。”始终有注视坐在斜对面的弥,研轻声回答“大概是太累了吧。”

    临街的拉面馆,最多也就只能坐下五六个人,柜台那边的老板安静的坐着自己的事情,银子和研则在温暖的橘黄色光线下吃完自己身前的拉面,一切都简单而温馨。

    “外面有点冷。”研脱下自己外套披到熟睡的弥身上“要叫醒她吗”

    “让她睡吧。”银子十分自然的从弥的口袋里掏出钱付账,然后弯腰利落的把弥背在了身上,弥在背上去的瞬间条件反射的挣扎了一下,微睁开无神的眼,又很快闭上眼睛,埋首在银子的颈边。

    “明天早上她还会很早爬起来,让她多睡会。”

    研跟着银子走出去,掖了掖弥的衣角“我先送你们回去吧。”

    银子没有话,随意的点了点头。

    走进居民区之后安静了许多,一路上也没什么人走动,刚拐过一个拐角,研就感觉到了什么,果不其然,没走多久,她们就闯进了一个黑帮对峙现场。

    路边依稀的将灯光送到这边,平静的居民区也披着一层月色,在高墙上的人们穿着统一的黑色炫酷制服,在最前面的扛把子一副狂酷霸炫拽的表情。而和他们相对而立的是一群少年,初中生不过的年级,甚至还有孩子在中间。

    另一边则着由一个石油工人打头的工人队。

    虽然大家都是一副睥睨天下的气场,但是银子还是看出了黑帮扛把子带头勒未成年的质。

    “”在xanx身后的斯夸罗看到忽然出现的银子后显然一愣“是那个女人”

    在另一边的两个带着黑色眼罩的切尔贝罗默不作声的看着擅闯进来的银子和金木。

    “啊,走个夜路也会撞到鬼呢,可是银子大人我不想绕圈回家呢。”银子面无表情的吐槽了一声,然后继续上前,一边念叨着见怪莫怪一边继续往前走。

    被当成鬼怪的众人

    “住”叫住银子的是斯夸罗,他一跃跳到银子不远处,神情激动的举起剑“终于找到你了”

    睡梦中的弥被斯夸罗的大嗓门吓得一惊,不安的动了动,然后继续入睡。

    “香取。”看到银子时就大概猜到银子背上的是弥,当弥动了动微微露出脸时,纲吉才真的确认了那是弥。

    “吵死了我你。”银子不满的看着斯夸罗,然后毫无干劲的问道“你谁啊”

    被完全忘记了的手下败将斯夸罗君愤怒的看着银子“混蛋。”他剑尖直指银子“再和我打一场。”

    研拉了拉外套盖住弥,然后对神色显然不耐的银子道“你先带弥回去吧,他追不到家里。”香取宅被设置了好几层结界,这世上大概没人能突破。

    “啊啊,真麻烦。”银子皱着眉头嫌麻烦的抱怨了一句,又道“你也快点回来,别被好战的家伙缠上了。”

    罢,银子就无视了斯夸罗继续朝前走去。

    “可恶”被无视了个彻底的斯夸罗彻底愤怒起来,作为数一数二的强者,自尊心被如此践踏大概没多少人能忍受得了,他一挥长剑就气势如虹的攻了上去,却只见研平静的挡在银子离去的背影前,伸手接住了这一击。

    是的,伸手

    几乎所有人惊讶的看着那个身形瘦弱的女人神色平静的伸手,就接住了锋利的长剑,那双比之长剑来娇柔软的手没有受到任何伤害“上次,也是你伤了弥吗”

    研轻柔的问话在寂静的夜里十分清晰,她摸了摸自己眼睛上的眼罩“离她远一点,她不是你们能招惹得起的。”

    话刚落,一个黑色的物体趁着夜色就以极快的速度打中了斯夸罗,斯夸罗被猛地抽进了不远处的山体,陷在了山体里。

    研神色依旧平静“弥虽然看着好欺负,可是她的姐姐放在一起能够毁灭世界。”

    “别挑衅我们。”美女 "hongcha866" 微信号,看更多好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