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中文 > 网游小说 > 潜行吧,姐姐大人[综漫+扭蛋] > 章节目录 第四十八章
    那高烧一开始来得来势汹汹,但还是在没药的情况下在第二天降成了低烧,混混沌沌的烧了几天后也就好了,只是背上的伤有些严重,即使有药也养了一个月。

    一个月的时间,又短暂又漫长,以前那些平淡惬意的日常都似乎恍如隔世。

    “外面好像又要下雨了。”外伤的药基快要告罄,绷带倒是因为弥坚持不需要而剩了一些,再次帮弥上完药,纲吉盯着外面又阴沉下来的天空低声道。

    弥将外套拉上肩膀,也望了眼外面的阴沉的天空,没有话。

    嘟嘟嘟

    车子尖利刺耳的喇叭声忽然打破了死城的寂静,急切地发出连续不断的噪音并在持续靠近,停了一会后,机枪的突突突声又开始持续发出声音。

    “有人。”弥从沙发上起来,朝阳台那边跑过去,纲吉也跟在她身边,从阳台的围栏往下看。

    在靠近商场前的转盘广场处有一辆悍马正在急速冲过来,车子不停的猛按喇叭吸引着周围的丧尸,车顶则有个看不清面目的人拿着机枪在扫射,只见围过去的丧尸一片一片的倒下来,在车顶的人发出了有些疯狂的欢呼声。

    在扫射完大部分丧尸,只剩下一些零零散散的活死人还在游走后,车顶的人显然丧失了兴致,她把帽子取下来,齐腰的长发倾泄,弥这才看清楚那是个女人。

    女人从车顶的天窗钻回车里,从出来时像又换了一把枪,这次她就像在练手一样,细致的用枪上的狙击镜一个个地瞄准丧尸慢慢爆头,她用狙击镜观望了一下远处大楼的情况,然后那黑洞洞的枪口忽而朝处于阳台上的弥和纲吉瞄准过来,弥下意识的一惊,拉着纲吉就立刻退回了客厅里。

    然而还没等她猜测对方是不是已经发现他们,啪的一声,落地窗的玻璃像是从外面被击中,从靠上的玻璃处猛地穿出一个弹孔来,那子弹经由落地窗的弹道射到了天花板上,嵌在了里面。

    被发现了。

    弥不知道对方是不是把他们当成了丧尸,但这样的打招呼方式显然不是友好的“泽田君,把食物腾到背包里,我们先找地方躲一下。”弥一边着,一边跑回主卧收好自己的封印卷轴和太刀。

    弥身上有血腥味容易吸引丧尸,所以一个月也没下过公寓楼,上次带回来的食物也多,堪堪能撑过这些日子,纲吉很快就把剩下的食物收容好背在了身上,和弥一起打开了门。

    “heo”一打开门,一个靠在墙边的金发女人都语调性感的跟弥道了声好,弥反手甩上门,白色的门板嘭的一声被带响,然后门外的女人抑制不住的低笑了几声。

    “是楼下的那些人吗”纲吉有些不敢置信的看着被关上的门“怎么会这么快就上来了。”

    门外传来几声枪响,门锁也随着枪响被顺利打坏,门外的女人朝着门狠狠一踹,门板便大敞开来。

    你太粗鲁了。另一个声音从阳台处传来,又有另一个瘦高的男人从阳台外面翻进来,那神情轻松的仿佛他不是攀上了十几层的高楼。

    啊,只是没想到这座城市还有幸存者而已,竟然还是两个孩子,这么多年了金发的女人露出一个妩媚的笑来,她轻声慢语的吐出语气暧昧的单词,话像撒娇一般而且看起来还没有异能,不知道怎么活到现在的呢。

    没有听懂两人在什么的弥不动声色的握紧了隐在身后的刀。

    金发女人巧笑着朝弥走了两步,就看见弥不自觉退了半步,黑眸紧紧的看着她,那防备的样子令女人忍不住笑出声来真可爱呢,眼神像野猫一样呢。

    你上一次遇见野猫是多久之前的事了啊甜心。男人痞气十足的笑着,轻松的靠在了客厅靠墙的大书柜边一边着真可爱一边把可爱的猫咪扒皮吃掉了。

    嗯总之,这只猫咪也是我的哦。金发女人模样娇蛮的下了决定,然后继续朝弥走过去别紧张,宝贝。

    弥有些毛骨悚然的抓紧了手里的刀,她听明白了女人最后出的那个亲昵的称呼,但是金发女人的眼神诡异的亢奋着,令她下意识的就感觉到了恶意。弥迅速抽出手中的刀,出其不意的横劈过去,那攻势又急又猛,金发女人却飞快的上前一步,手刀砍向了弥拿刀的手腕,那速度快到眼前仅留一道残影,弥只觉得手腕一痛,刀便落在了地上。

    那霎那不过转瞬,金发女人欺身上前来,将弥的双手反剪于身后。

    “香取。”见弥落于下风,纲吉也拿出了早就握紧在手心的死气丸。只不过他才刚动作,倚靠在墙边的瘦高男人就从容不迫的将他身边的大书柜推了下来。摆放的书随着大书柜缓慢有力地散散落了下来,摆在上面装饰用的石具瓷器也都乒乒乓乓的落了下来,及墙高的木制书柜,狠狠的压在了纲吉身上。

    金发女人吹了个口哨,她和弥就在纲吉不远处,却一点都没波及到。

    “泽田君。”香取不由大叫了纲吉一声,那沉重的书柜整个压在纲吉背部,纲吉连声音都没发出就被死死压在了地上,只是他露出来的手臂还在微微颤抖,像是还没失去意识。

    “香取。”

    他发出一声极低的呢喃。

    被反剪在后的双手紧得让弥无法挣扎,她咬着下唇往后猛的一扫腿,趁金发女人抵挡时用力挣脱开被制住的双手,可是对方速度快得难以防范,弥才刚挣脱开手,还没来得及转身就被抓住了头发向前被压倒在地上。

    正对着被书柜压在地上的纲吉。

    纲吉手上的死气丸滑落在了不远处,弥伸手想去抓,却被强行翻过身去。金发女人取下了自己的女式领带利落的捆住了弥的双手,才坐在弥身上得空伸手去捡了落在一边的死气丸,朝更远的地方扔去。

    瘦高男人去捡起了那颗死气丸,略感兴趣的坐在沙发上研究起来这玩意似乎很有用的样子。

    你拿着一边玩去。金发女人快速回答,一只手按着弥被绑起来的手,一只手拉开了弥的外套。

    弥没有再挣扎,对方的桎聕对她来过于强大,与其盲目浪费力气,不如看准时机寻找机会,她只是冰冷的瞪着金发的女人,紧抿嘴角不一句话。

    “咳咳”很近的低咳声从弥耳边传过来,弥费力的转头去看,就看见在她脑袋边上那头毛茸茸的棕发动了动。

    金发女人发现了弥外套内部的血迹,她将手伸进了弥的里衣,沿着肩胛骨往下摸,就摸到了一道表面还未长好的伤口,金发女人的表情一沉,看向弥的眼神也略微厌烦起来。

    受过伤了她腔调怪异的抱怨。

    看她行动没有大碍,应该好得差不多了吧。沙发上的男人语气很无所谓的回答。

    可还是受过伤了。金发女人的眼神有些不善,固执的这么。

    金发女人将目光移回弥脸上,表情冷漠的回视着弥的眼睛,她的手指一顿,忽然用尖指甲抵住了弥的伤口,然后毫不留情的将手指插了进去。

    “呃啊”弥咬住嘴唇发出抑制不住的惨叫来,突如其来的粗暴对待让她一点准备都没有,就感觉四根手指伸入了她的血肉,残忍的撕开了刚愈合的嫩肉,强烈的压迫似乎要触碰到身体里的内脏。

    弥的惨叫惊醒了半昏迷状态中的纲吉,只是他微微一动,不知道是不是已经压断了的肋骨就传出极大的痛感来,他忍着疼咬牙看向近在咫尺的弥,就看见那个金发女人压在弥身上,单手伸进了弥的背部,弥的外套正在被血液浸透。

    “放开她。”纲吉伸手想要去抓那个女人的手,可是刚伸出手臂,肋骨就疼得要命,一时间他都冒出了满头的冷汗来。

    金发女人微笑了起来,似乎因为弥带着痛感的脸而开心了些,只是她将手指都更用力挤进弥的血肉时,弥的惨叫声却戛然而止,她似乎是因为剧痛而晕厥了过去。

    “香取”纲吉看着失去意识的弥,满心惊惶的用力伸手抓住了弥的手臂,咬牙喊出弥的名字来。只是他才微微挪动身体,身体就已承受不住重压的发出了骨头快要断裂的声音。纲吉满脸痛苦的垂下刚拉住弥的手,背部的重压让他呼吸都觉得十分困难,大动作之下更是感觉自己要被截成两段一般。

    为什么还是保护不了呢

    一束光忽然从纲吉戴在右手的彭格利指环中照射出来,直照纲吉的额头。

    弥再醒过来的时候,她已经不在公寓大楼的房间了,背上还在隐隐作痛,可她睁开眼看到的却是晦暗的天空和明亮的暖橙色火焰,她被公主抱着飞在半空。

    “泽田君”弥发出声音来,迷茫的看了额前燃着火焰的纲吉一眼,就顺着他的目光看向了前方,对面有一座眼熟的公寓大楼,正对着他们的是一间被完全烧焦了的房间,残垣断壁岌岌可危。

    “发生了什么”察觉到纲吉正在慢慢降落,弥下意识的抓住了纲吉的外套。

    那个眼神理智坚定到有一种难以言的帅气的男生落了地,也没有放她下去“香取,我们继续往前走吧。”纲吉打开了路边那辆悍马的车门,将弥放进去“不继续往前走,我们根没办法离开这里。”

    “香取也是这么想的吧”纲吉在车边看着驾驶座上的弥“只是顾虑我,才停下来。”

    弥接过纲吉从瘦高男人身上取下来的钥匙,她没有再问那两个人怎么了,只是平淡的将用钥匙发燃了引擎,微微弯了弯唇角“没问题吗”

    十分温柔的这么问。

    纲吉点了点头,眼底那层理智附就的薄冰也似乎融化开来“我会保护你的。”

    是的,我会保护你,他想要继承的绝对不是什么彭格利的罪孽,而是源于想要保护而有的力量。快来看 "xinwu" 微信公众号,看更多好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