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中文 > 网游小说 > 潜行吧,姐姐大人[综漫+扭蛋] > 章节目录 第五十二章
    弥两只手都是鲜血。

    她将纲吉扶靠在酒店高楼的天台墙壁上,又去把天台门死死堵住,酒店门口留了太多血,她怕会把更多的丧尸引来。她下意识的想要远离这个地方,却又清楚的明白或许其他地方更加危险,纲吉受了伤,车子的前轮又没了气,一旦被丧尸循着血腥味死死围住,便没有生还的可能。

    弥扯开纲吉肩膀上被撕烂的碎布,从背包里掏出绷带来缠在那血肉撕裂的狰狞伤口上,她的手微微颤抖,被冻得通红的手指上全是对方温热的血液,弥惶恐得厉害,却对此毫无办法。

    “泽田君。”弥语气颤抖地叫纲吉的名字。她曾看到过那些被丧尸袭击的幸存者,要不就是被分食得干干净净,要不就是成为了丧尸的同类。

    纲吉单手捂着被简单包扎好的手臂,他神情痛苦的皱着眉,发出无力的喘息。

    “香取”安静了好一会儿后,纲吉忽然低低叫了弥一声,他看着弥的目光似乎已带有某种自觉,只是他也不接着下去,犹豫的停了下来。

    弥没有接嘴,移开了视线,也安静着,手中紧紧的抓着背包的背带。

    气氛压抑,纲吉像是感觉到累了,脑袋也微微往后靠在了墙壁上,半阖的深棕色双眼看着阴沉的天空“香取。”他深呼吸了一下,声音低沉而缓慢“如果我”

    “你会撑下去的。”弥打断了纲吉的话,她紧盯着地上颜色晦暗的天台石板,黑眸满是不可改变的执拗,像给纲吉听,也像给自己听“你不可以出事。”

    可弥斩钉截铁的话仍旧阻止不了向纲吉袭去的疲乏,纲吉无力的靠在墙边,感觉自己似乎正在失去力气,他朝弥虚弱地笑了一下,声音断断续续的“我想和你一起回去的香取。”

    “那我们就一起回去好不好”弥转回头看着纲吉,像只要征得纲吉同意,就不再有其他问题,她抓住纲吉的手“你不要死,我们一起回去。”

    似乎明白了弥不可服的固执,纲吉不再言语。他担忧的看着弥,在神经中枢蔓延开的疲惫感却促使他闭上眼睛。

    “泽田君”弥转而握住纲吉的肩膀,惊慌的微微摇了摇他“你不要睡,你看着我。”

    弥的声调仍带着哽咽般的哭腔,未有任何回应的纲吉让她手脚变得僵硬而麻木,弥的表情也木然起来,摇晃纲吉肩膀的动作慢慢停了下来。她整个人都像是僵滞住了般顿了一下,然后猛地手脚并用的爬到了纲吉面前“泽田纲吉”弥的表情几乎都要哭出来了,双手抬起纲吉的头大声叫他的名字“你清醒一点,不要睡啊”

    “”纲吉像是被那声叫喊刺激了一下愚钝的神经,微微睁开无神的双眼,视线像垂死老人一样聚焦在弥脸上,他颈部的血管蔓延出一种青紫来,像是正在朝丧尸过渡。他盯着弥近在咫尺的脸看了好一会,才辨认出是谁一样低低地发出音节来。

    “弥。”

    他在叫弥。

    “我在。”弥急忙回应,乞求一般望着纲吉“泽田君,你看着我,不要睡。”

    “弥我想回家。”他声音如喃喃自语一般“我想见妈妈,狱寺君,我答应答应了山君,要去看他的棒球比赛”

    弥伏耳过去听他话,听他完每个字,紧咬着下唇强忍却还是险些哭出来。

    “弥,如果你能回去”他的呼吸弱了几分,微弱的话语停了下来。

    “我回不去。”弥转过头,微微前倾地注视着纲吉,她一向平静的黑眸隐隐泛出水光来,手足无措又狼狈无助的看着纲吉“泽田君,你知道的,我一个人不可能走下去的。”

    “我一开始就是这么告诉自己的,我连累你来了这么危险的地方,所以一定要安全的和你一起回去。对不起对不起,我太自私了,只是因为我太软弱,所以才会拼命用这个理由服自己坚强起来,可是如果你不在了的话,我就连最后一点理由都找不到了,我走不下去的。”

    弥的表情惶惶不安“泽田君也想回去的吧,你想想奈奈阿姨,就算是为了她也要努力一下啊,你快点打起精神来,不要睡。”到泽田奈奈时,纲吉的神情一滞,弥赶紧抓住纲吉冰凉的手“不是好一起回去吗还有家人和朋友在等着你啊,怎么可以在这里死掉啊”

    “妈妈”纲吉嘴里传出轻微到几乎听不到的声音来,他忽然缓慢的抽出一只手,费力的撑在了身后,想让自己不再靠在墙壁上。

    弥扶住纲吉,吃力的配合着纲吉的动作把他扶起来。

    天色暗沉了一些,不像是因为天色将晚,厚重的云层里有轻微却浑厚的闷响,像是雨夜将来。

    纲吉的身体僵硬得厉害,刚起来就没有后续力气继续维持立而靠在了身后的墙上,勉力维持着立的动作。

    “还好吗”弥忍不住轻声问道。

    “”纲吉没有话,他尽管靠在墙边,大半体重也由身边的弥支撑着,即使少年的身板仍旧单薄,对于弥来还是不轻。

    “泽田君”这样立的动作没维持多久,弥就明显的感觉到纲吉的体温开始上升,不是普通的恢复体温,而是真的在以非常可怕的速度上升着,弥甚至下意识的觉得身边这个人要爆了。

    青紫的血管越发明显,纲吉的脸色也变得有些灰白,他眼睛里隐约浮现出血红来,这样的变化让弥惶惶不已。

    纲吉用力眨了眨眼睛想要维持清醒,她微微低头将脑袋俯在弥的肩膀“头好痛里面,烫”

    一滴冬夜里的冰冷雨水落在了弥的脸颊上,随后紧接着继续落在了弥的手上,身上,逐渐淋湿了毛衣“下雨了,泽田君。”弥伸手回抱住纲吉,声音沙哑却温柔得像在哄孩子“很快就不会烫了。”

    雨越下越大,模糊了弥眼前的世界,她擦了擦眼睛,安静地继续回抱住纲吉的腰,这场冷到骨子里的及时雨显然让他好受了一些,呼吸也不再粗重短促。

    弥很快被淋湿了,湿冷感透过衣服粘附在骨髓里,隆冬的雨冷得弥想要发抖,却还是一动不动的在这场瓢泼大雨之下。

    雨下了半夜,这个残忍血腥的世界难得给他们一次眷顾。

    弥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清晨了,天光未明,城市沉寂在一片混沌中,弥睁开眼睛的时候才惊觉自己昨晚竟然睡了过去,急忙转过头看向被她像抱暖炉一样抱着的纲吉。

    两个人的衣服都还是湿的,脱离了热源的弥一下就连打了几个喷嚏,她也顾不上自己是不是感冒了,急忙伏耳去听纲吉的心跳声,又伸手去试纲吉的额头。

    他的心脏还在迟缓的跳动,至少还活着。头虽然没有昨天那股异样的烫,温度却还是不低。

    弥木木的坐回原地,她迟钝的看了一眼昏沉的天空,忽然捂着嘴笑了一声,笑出几滴眼泪来。黑色长发的女孩脸上还有在墙上蹭上的泥沙青苔,扎起的马尾也变得乱糟糟湿淋淋的,她又哭又笑的坐在那里,看上去好笑极了。

    他终究还活着。

    没留下自己面对这个世界。

    弥满心庆幸,脸色也平静了些,她刚想叫醒纲吉,就看见纲吉的手指微微动了动。他的手指浸在手边的水泊里,显得有些苍白。

    弥看着纲吉睁开那双深棕的眼睛,她刚想轻声道个早安,就看见那双深棕眼睛毫无光彩的径直朝自己看了过去,带着一种麻木的漠然。

    弥被那眼神看得心里一沉,还没来得及有所动作就被纲吉猛地按住了肩膀按在地上。他力道大得可怕,似乎想要把弥按进水泥板里去,喉咙里发出类似丧尸般的咆哮声,弥下意识的双手不停撑开纲吉的头,阻止他企图撕咬自己的动作。

    “泽田君”她大声呼喊,另一只手摸到她放在身边的背包,然后朝纲吉的头整个砸过去“你清醒一点”

    背包砸中的纲吉的脑袋,然后落在了地上。

    纲吉被砸得脑袋一偏,却还是紧紧的按着弥,他像是有些恢复理智一样急喘了几下,再次转回来时,眼里带着些茫然的无措,不过他很快看到了被压制的弥,声音嘶哑的叫了弥一声“香取。”

    弥有些松口气,回答道“是我。”

    纲吉单手捂住了头,不知道是不是头又开始疼了,他脸色痛苦似有挣扎,紧紧咬着牙发出几声低吼,压抑的松开了弥,手脚并用的退开弥“快走,香取你快走”

    弥坐起身来,看着纲吉,没有下一步的动作。

    “你快走啊”他声音似乎也带着点哽咽的意味,像以前被同学们欺负了之后那样低着脑袋,头发也因为还没干而耸拉着。

    弥坐在原地“我不要。”

    弥的不配合让刚清醒过来就惊觉自己差点伤害她的纲吉整个情绪都激愤起来“都让你走了”他抓着自己头发“我刚刚差点”

    他没完,弥却知道他的意思了。

    纲吉急促地喘息着,十五岁的少年,看着还很瘦弱,他坐在弥对面低着头不发一语,好一会儿,他才像安抚好自己的情绪一样再次发出声音,声音极低地“香取,我不想在我不知道的时候伤害你。”

    弥不话,她忽然朝纲吉跑了过去,挡开纲吉遮着脸的手,然后在纲吉茫然的眼神中,低头吻了上去。

    初吻,僵硬又生涩,他们甚至能看到对方脸上的泥土和灰迹,两个人都狼狈得不成样子。

    可是弥觉得,没有什么时候能比现在,更值得她这么难过,又这么开心了。快来看 "hongcha866" 微信号,看更多好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