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中文 > 网游小说 > 潜行吧,姐姐大人[综漫+扭蛋] > 章节目录 第六十一章
    阳光从弥的指间倾泻而过。

    不清上次做这种幼稚的事是什么时候了,投在课桌上的手影,绘成一个个笨拙粗陋的动物剪影。弥伏在桌子上,黑色的瞳仁盯着自己的手指,柔软的长发铺陈在课桌上,顺着课桌边缘垂下,白皙的侧脸映着热烈的阳光,被照耀得发出淡淡的曦光。

    后桌君就坐在弥身后的位置,笔尖在手中画纸上浅浅描开,他恍然记得眼前这个女孩在初见时仿佛脚底最卑微不起眼的花苞,却不知在什么时候突然千娇百媚的绽放开来,美丽得不可一世。

    而自己却只能惊叹,不停的用笔触,用感觉,固执的想要记录下来这种美丽。

    他画过太多东西,熙攘的人群、静美的植物、鳞次栉比的高楼大厦、满是疮痍的破败城市、濒死者求生的眼神、腐烂的尸骨和一切他认为值得描绘下来的东西。可是画得越来越多,感触就越来越迟钝,渐渐不再为手中盛放的美而感到愉悦。

    可只有她,每次都能再次产生那种激动的,想要努力记录时光的感觉。

    也许是因为那相似的面容,也许是因为那相似的血脉,她们的相同以一种复刻时光的方式出现在眼前,每次都足以让他产生出某种想要伸手触摸的感觉不,他只能记录,只能旁观,只能守护,靠近就是亵渎。

    文艺中的后桌君一如既往的散发着自己画家的文艺细胞,那忧郁的眼神完全没发觉一边的纲吉几乎想扑上来把他的灵感拖回家锁着再也不让他看到。

    终于熬到放课铃声响,老师前脚走出教室,纲吉后脚就唰的一声起来,面目阴沉地拿着自己的书包去拉弥回家。

    “泽田君”弥急忙拿起书包跟上纲吉的脚步,直到被拉出教室,对方有些气鼓鼓却碍于周围都是放学的同学而不便多的模样让弥又好气又好笑。

    “怎么了”弥将手里拿着的书放进书包,才跟着纲吉继续走。

    “你后桌”他有些生气的话时会像个包子一样鼓着脸“你没看到他老是看着你吗”

    相当无辜的弥无奈地笑了笑“我脑袋后面又没长眼睛。”

    “我不高兴。”纲吉皱着眉头着,又加重声调重复了一遍“我非常不高兴。”

    弥低低地笑起来“可是我很高兴啊。”看着纲吉吃味又不理解地看过来,弥巧笑着继续“泽田君这么在意我后桌的目光,是因为我啊,所以我很高兴啊。”

    纲吉刚有些憋闷,看到弥笑得染满阳光,又不由像只漏了气的皮球,一股子的醋意都随着消失了。

    话热恋中的人都这么奇怪吗

    弥看向校园门口,想估算一下什么时候才能偷偷牵手抚慰一下对方的心情,却意外地看见了佐子在学校门口不远的地方,目光正远远地看过来。

    “佐子姐”轻微呢喃了一声,身边的纲吉也闻声看过来,弥掂了掂手上的书包赶紧快步走过去。

    佐子是教她战斗意识的老师,弥对她有一种抹之不去的敬重感。

    “佐子姐姐。”走近了,弥叫了对方一身。或许是因为面对的是佐子,弥平时的放松和散漫都褪了下去,尽管知道对方不会在学校门口就来试探她有没有退步,却还是下意识就绷紧了神经,不让自己的行动暴露出太多可攻的破绽。

    “我和鸣子有事,家里没人。”佐子语句简短利落,扫了一眼不远处买冰棒的鸣子“我们马上要走,你在家里乖乖的。”

    “好的。”弥快速的应下,露出一个乖巧的笑容。

    “boss。”谈话间,姑娘娇滴滴的声音忽而出现,在弥身边的纲吉一回头,就看见身形娇的库洛姆背着书包在他身后不远,旁边还有山武和狱寺準人。

    上学期库洛姆从黑耀转过来的时候纲吉并不在,所以也不太清楚发生了什么,不过对方毕竟是一起战斗过的同伴,纲吉很快就露出一个笑容“库洛姆。”

    佐子闻声看向那个女孩,她们原也只是顺路过来,时间虽不宽裕也没紧张到连鸣子买个冰棒的时间都没有,只是此去可能一段时间不会回来,鸣子还是提议当面和弥一声比较好,倒是没想到会在一个女孩身上发现幻术波动。

    佐子微微眯起眼睛,她神情冷漠,此刻眯眼的动作即使不带恶意,还是让库洛姆轻微的瑟缩了一下。

    察觉到气氛微妙,弥伸手拉了拉佐子的衣角“姐姐”

    “没什么。”佐子收回目光,微勾唇角“只是好久没人在我眼前用过幻术了,感觉很有意思。”

    弥有些困惑地看了一眼库洛姆,却见对方身上忽然缭绕起一阵烟雾,伴随着显然属于男性的奇怪笑声,一名穿着外校制服的少年出现在了原库洛姆所的位置。

    “骸”纲吉等人惊讶地看着六道骸。

    “体吗也不像”佐子挑起了一个微笑,墨黑的眼眸突然翻转成血红一片,三颗勾玉转动间逐渐融合。

    “kufufufufufu”军绿制服的少年发出奇怪的笑声,他转了转手上的三叉戟,煞有兴致地望着佐子的眼睛“真是奇怪的力量,只是对视就切断了库洛姆的单方面感知。”

    明明这边都已经大变活人了,可是旁边还在通过校门的同学们却没往这里多看一眼。

    佐子没有回答,却使出了被动技能,王之蔑视。

    六道骸的笑容一缓,双眼危险地看着佐子“这位姐,挑衅我可不是好选择哦。”着,他看了一眼旁边火急火燎想劝架的纲吉一眼“不过这么起来,和彭格利混在一起的人,也是肮脏的黑手党吧”

    “那就交出你的身体”

    “你们在什么”六道骸装逼被打断,突破幻术走进来的鸣子目瞪口呆地看着六道骸和佐子,手里刚买的冰棍都落在了地上。

    “吊车尾的滚开。”尽管是不同源的幻术,可是意识到眼前之人的能力也许出乎她意料之后,佐子的战意顿起,眼看要打一场,就被乱入的鸣子打断了。

    “宇智波佐子”鸣子满脸崩溃又不可置信地看着佐子“你太过分了上次是大蛇丸,这次又招惹上一个奇怪的变态,我好不容易把你追回来的你又要跑么”

    “吵死了,你在什么”佐子皱着眉头,不明白对方怎么脑补成这样。

    “嘤嘤嘤嘤嘤。”鸣子拿手绢捂着脸,双马尾随着摇头的动作猛烈摇晃“我都听到了当年大蛇丸就是这么把你拐走的我不管我不管,我不准你跑”

    佐子一脸我要放须佐了的表情,眼睛里的万花筒转啊转的还是逐渐消失了,她扫了正找机会继续装逼的六道骸一眼,还是干脆地转身离开“走了,笨蛋,要迟到了。”

    “诶”鸣子表情蠢萌地看这转身就走的佐子,愣了一下之后迅速挂上笑容追着佐子跑去了“佐子等我一下”

    “”被秀了一脸的纲吉等人。

    弥在一边,愣怔地看着姐姐们离开的背影,她还未回过神来,思维因为刚才六道骸所的话有些僵滞,她迟钝地看了纲吉一眼,又低下头。

    黑手党。

    彭格利黑手党泽田纲吉

    弥早就该明白的,却因为得知了纲子的身份,而将自己的疑虑一掩而过。

    “香取。”恍惚间听见谁轻声叫她,弥抬起头,就看见纲吉在自己面前,她下意识地退了一步,不清缘由“嗯”

    “没那个”纲吉看着弥奇怪的反应,还是继续道“香取家没有人的话,要不要来我家写作业”

    着,他怕弥误会一样迅速解释到“狱寺君和山君也在的。”

    弥注视着眼前少年青涩的眉眼,勾起一个笑来,低声答应“好啊。”

    弥觉得自己难看极了。

    很久都没再来过泽田宅了,以至于上次来过的记忆都变得零碎不清,阳光透过庭院大树的枝叶缝隙,在石子路上投下了斑驳的碎影。弥跟着纲吉和山狱寺走进泽田宅,局促地换下学生鞋,就看见泽田奈奈从厨房里探出头来,笑着跟他们打招呼道“欢迎回来。”

    “哦呀”或许是今天的人数比平时多了一位,泽田奈奈看向了弥,不确定的问“弥”

    “啊您还记得我”刚换好鞋的弥局促地好。

    “嗯,弥是纲君带回来的第一个同学,又是个可爱的女孩子,所以记得很清楚。”泽田奈奈笑得温柔,似乎并不觉得时隔差不多两年的时间还记得儿子同学的名字有没有什么不对。

    弥看着笑得毫无半点阴鸷的泽田奈奈,微微鞠躬“谢谢您。”

    弥第一次看见纲吉的房间就是这种状况,她和显然已经非常熟悉路线的狱寺山一起进了门,被窗外阳光照耀着的温暖房间就出现在眼前了,堆满了换洗衣物之类的杂物和游戏带。纲吉手忙脚乱的胡乱收拾了一下,把杂物装进了收纳箱,又趁弥没注意把换下来的脏衣服踢到了床底下,才挠着有些红的脸让大家坐下。

    弥很安静,到拿出作业为止也没过多少话,便大多是几个男生在聊天。

    审题和写出答案之间几乎没多少空隙,新学期伊始也没有那么多功课,弥攥着笔身,想了好一会,才故作不经意地问“对了,之前在学校那个叫骸的人,也是泽田君的朋友吗”

    “啊,骸吗”不知道顾及什么,纲吉有点磕磕绊绊的回答“嗯,算是吧。”

    “哈哈。”山武爽朗地笑了笑,伸手揽住纲吉的肩膀“虽然骸很别扭,不过也是很好的一个人哦。”

    坐在山武对面的狱寺表情有点臭,却还是没有驳斥山武的话。

    “嗯。”弥点头,忽而想到什么,又问“那他怎么黑手党呢”

    “那个啊”纲吉未答,山武就笑嘻嘻地了“是黑手党游戏哦,阿纲是boss,我们是手下。”

    “游戏啊”弥不着痕迹的扫了一眼纲吉和狱寺的脸色,却见纲吉无奈的苦笑着,狱寺的表情更恼火了些。

    “是哟”一个声音忽然传进来,不知道什么时候在窗边的利落地跳下窗台,几个起跃间落到矮桌上,他黑黝黝的眼睛看着弥,问道“香取要来一起玩吗”

    弥还未给出反应,纲吉已经飞快的扑过来想要抱走“你不要乱”

    “蠢纲闭嘴。”稚嫩的童声即使着这样的话也依旧可爱,他一双黑眼睛仍平静地看着弥“要来加入彭格利家族吗”

    弥嘴边的笑容已经完全瓦解,她低着头收拾好了自己的书包,然后缓缓起来,她听得懂的暗示,也明白心中大厦已倾,她恍然想到面前这个婴儿应该调查过她,所以才能把她的底线和抉择摸得比谁都清楚,一次次的试探。

    弥弯腰鞠躬,做了一个非常正式的告别礼,眼睛一直盯着地上的榻榻米,然后毫不停留地转身离开。

    一句话都没有。

    “你在干什么啊”看着弥离开,纲吉不满地朝喊了一声,起身就想追出去。

    “蠢纲,你是不是从来没告诉过她,你是一个黑手党这回事”表情平淡“现在还来得及,她还没有完全的依赖你,现在告诉她,她还不会有事。”

    “我不明白你在什么。”纲吉愣愣的反问。

    “你知道她为什么是孤儿吗”露出一个恶意的笑容,眼中半点波澜也无。

    那些鲜血溢进了她的眼睛里,那个天翻地覆的撞击,逐渐冰冷的母亲的怀抱,轰地一声爆炸,全部映进了她的眼睛里。她沉默,安静,苟且的活,只是因为无处求存。美女 "xinwu" 威信公众号,看更多好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