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中文 > 网游小说 > 潜行吧,姐姐大人[综漫+扭蛋] > 章节目录 第六十三章
    “怎么了”在弥心地伸手抚摸定春的毛的时候,一直懒洋洋地坐在一边的银子突然发出声音。

    弥顿了一会才意识到银子在跟自己话,迟钝的反问“嗯”

    银子一双死鱼眼看着弥,对视了一会之后,见弥还是满脸懵懂,才挫败地移开脸,含糊道“没事。”

    弥收回了视线,注视定春雪白的皮毛。

    弥拒绝了这个学期的学园祭表演,连班上的活动也没怎么参加,若有若无地避开了其他人的交往,放学也会尽快回家。虽然弥那天被感动得一塌糊涂,可是她心思敏感又容易多想,根无法那么快就对纲吉的身份毫无芥蒂起来。

    明明是那么喜欢那个人,仅仅只是看到那个身影也会觉得满腔的感情在胸口热烈的鼓荡绽放,可是却有一根刺横亘在那里,沉甸甸地压在心里,每当她想要对视,想要接近,想要触碰时,都会引发难以承受的负疚感。

    糟糕透了。

    她没办法不介意。

    “弥。”正出神着,一个声音拉回了弥的神志,她从庭院里看过去,就看见阿寺在落地窗边,平静地注视着她“今天,练习钢琴吗”

    “嗯,好的。”弥乖巧地点头应下,走进了屋里。

    “十代目她,有东西拜托我交给你。”阿寺看着弥在钢琴前坐定,忽而从身后掏出了一个盒子来,浅蓝的包装盒,上面还打着漂亮的蝴蝶结“虽然转告过你并不想庆祝这个日子,可是十代目还是准备了这个,她要我转告你,不要忘了多看看身边其他的人。”

    弥双手接下礼物盒,方形的盒子躺在手心,分量轻极轻又极重,弥抬头看向阿寺“阿寺姐姐,我现在可以拆开吗”

    阿寺拿过了钢琴上的琴谱,漫不经心地回答“随你。”

    弥解开了蝴蝶结,揭开蓝色礼盒,躺在白色丝绒上映着阳光闪闪发光的是一串手链,尾端缀着一尾闭着眼睛的鱼,并不是多华贵的款式,刚好适合弥这个年龄段的女生,做工也细致考究,弥看着白色丝绒里水晶手链,抿着唇露出一个神色复杂的笑容。

    等弥练习玩钢琴的时候,已经傍晚了,天边的火烧云灿烂极致,就像天空已经用尽了所有的力气才呈现出这样美丽的橘红来。弥这个双休日一直闷在家里,早早的吃完晚饭,她就被赶出家门。

    弥一个人呆萌的在路口蹲了一会,直到脚都有些麻了,才打算绕着居民区转转,可刚踏出家门前的那条街道,她就看见一个人在路灯边,一头棕发被夕阳渲染成蜜色,他在自言自语着什么,表情又认真又严肃,像在做着某种准备,可一转头看见弥,就傻愣愣地在了那里,一句话都不出来。

    “你在做什么”沉默良久,弥还是轻声问道,被夕阳洗礼的世界都沉浸在温暖的橘红中,这样场景无害又温柔到可以轻易打破心防。

    “香取”纲吉摸了摸自己的头发,认真又局促地回答“我在等你。”

    弥看着不知道在这里等了多久的纲吉“你知道我现在会出来”

    纲吉摇了摇头,而后轻声回答“我一直等着,你总会出来的。”他的表情平静了一些,注视着弥的双眼真挚又专注“要,一起走走吗”

    弥安静了半晌,然后缓缓走到纲吉身边,看到弥走过来,纲吉也不着痕迹地松了一口气。

    “前段时间,在帮老师整理的时候,看到了香取的资料,也知道了香取的生日。”他缓缓拉住了弥的手,察觉到弥没有排斥,便握得更紧了些。他犹豫着,还是坦率的道“我觉得我们最近有点奇怪,我想缓和这种气氛,可是告诉我,让我这段时间最好不要来烦你,不定会把事情变得更糟糕。”

    “我知道香取只是需要一点时间。”他轻声慢语地着,像在弥面前慢慢剖开自己的心“可我还是想见你。”

    弥微微叹了一口气,她侧过头看向身边的纲吉,想些什么,可是一阵杂乱的脚步声从不远的巷道里传过来,一个穿着并中校服的女生忽然从巷子里快步跑出来,她面色苍白,用晕过去的方式简单的打断了两人的对话。

    “”纲吉措手不及地看着就晕倒在他面前没几步的女生,也顾不上和弥继续话,手足无措的靠近了晕倒的女生。

    弥当机立断的打了急救电话,迅速把晕倒的女生送到了医院。

    天色渐晚,没能在那个女生身上发现能联系她亲人朋友的电话的弥在诊室门口,不时透过玻璃窗朝里面望一眼,她和纲吉用身上的钱垫了那个女孩的检查费用,如果那个女孩还不能醒来,他们就得走了。

    而纲吉则是坐在走廊的长椅上,安分地看着弥,即使那场对话被中途打断也没有多少沮丧,只是安然的珍惜着和眼前这个女孩在一起的每个时刻。

    嘀嘀嘀古老又原始的手机默认铃声响起,纲吉看着弥接起电话,只了一句我现在在医院,话都没完就被连连打断,最后电话像是被挂断了,弥一脸无奈的看着手机的通话屏幕。

    “是香取的姐姐吗”纲吉问道。

    “嗯。”弥点头,笑意缱倦“听到我现在在医院,就急忙挂电话赶过来了。”

    话刚完,诊室的门就被推开了,白大褂的医生取下口罩,将手中的化验报告单递给了离她最近的弥“她只是贫血才会晕倒,现在也醒了,不过你们最好通知她的家属来一下,她的身体基础很差,现在怀孕的话不仅是对孩子,对那个女生也不好。”

    “啊”弥迷惑地反问,却见医生已经走开了。

    弥低头看手中的化验单,由于他们并不知道那个女孩的名字,所以姓名栏留了空,红绰绰的两个有孕被手写在医生的备注补充里。

    弥正盯着手中的报告单发呆,之前那个晕倒的女生就已经走出来了,她有些虚弱地虚扶着门,看见弥手中的单据后显然一愣,然后她惊惶地看着纲吉和弥,脸色惨白到不出话来。

    “那个,你不用担心。”弥伸手想把手里的单子递给那个女生“我们不会乱的。”

    那个女生像是看到了什么可怕的东西,直接拍开了弥的手,神色惶恐地转头朝走廊另一边跑去。

    “香取”纲吉心地抬起弥被拍开的手,白皙的手背已经红了一片。

    “没事。”弥摇摇头。

    “弥。”这时,奇犽也循着自己留下的念赶了过来,她快速地走进弥,捡起落在弥身边的报告单“怎么跑到医院来了,你出什么事了吗”

    着,她低头看了手里的报告单一眼,然后整个人脸色一木“有孕”

    她瞪大一双猫眼震惊地望着弥,弥也一脸没反应过来的表情,等到弥意识到自己有默认这一有孕嫌疑的时候,奇犽已经不敢置信的开口问道“怎么回事那个人是谁”

    弥下意识的想回答那不是她的检查结果,又想起那张单子上也没署名“不,奇犽姐姐你听我”弥看向纲吉想让他帮自己解释,没想到纲吉也是一脸没跟上节奏完全不懂她们在什么的表情。

    奇犽的视线随着弥的目光转移到纲吉脸上,她恨铁不成钢地看着弥,又目光利利地盯着纲吉“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办”

    “诶”纲吉一脸蠢样的反问。

    “你不打算对她负责吗混蛋”奇犽拢起袖子要干架的姿势“都已经有孩子了”

    “孩子”纲吉一脸蠢样的重复这个词,迟钝地看向弥和她的腹。他似乎终于意识到奇犽误解了什么,急忙解释“不,那个,不是这样”

    “吵死了,你就你负不负责”奇犽不耐烦一甩脑袋,杀气十足地瞪着纲吉。

    “不,你误会了,我和香取并没有”纲吉脸都涨红了,不知道该怎么出那个词。

    奇犽冷笑了一声,她看向弥“他不打算负责,你要怎么办”

    刚理了理思绪准备好好解释的弥一愣,她转头看向纲吉“不不愿意负责”她无意识地摸了摸平坦的腹,纲吉慌忙解释的表情像是在推拒和她的关系,弥脑袋有点混乱,下意识的回答“那就只能打掉孩子了。”

    纲吉一懵“什么啊”他完全没反应过来却还是听懂了弥的言下之意,下意识地反问“香取你在什么啊”

    “你又不愿意对我负责,那还要孩子干什么”感觉脑回路进入了奇怪的怪圈的弥倔强地看着纲吉。

    “不是,那个”纲吉一团混乱地看着弥,现在已经没有时间弄清到底发生了什么了,他慌忙拉住要负气离开的弥的手“我愿意的,我真的愿意的,孩子”他着这个词的时候又困惑又迷茫,却还是接着完“孩子也不能打”

    纲吉这么哄,弥也没有软下性子来,她很快找到了感觉,飞快问道“就算有孩子,我们这样算什么”

    “我娶你啊,我会娶你的”纲吉也迅速找到了定位,很快回答。

    “我不要”弥咬着下唇“我才不要我的孩子涉入什么危险的地方,有什么危险的身份,我绝对不要,你走吧,我不会承认你的。”

    明白对方还是在介意他的身份,纲吉又慌乱又无措,只有紧紧抓住弥的手“不可以,香取,你不可以这样。”

    “”奇犽原是严肃地看待两个人的抉择,可是越发展她就越觉得哪里有点奇怪,这走向和台词怎么这么像昨晚和弥一起看的深夜剧。奇犽又看了看手上的单子,仔细的扫过上面的身体检查数据,她顿了顿,然后试探一样问道“要不然,还是打掉孩子离婚吧”

    “姐姐得对。”弥坚定的点头“离婚”

    看着纲吉手忙脚乱的挽留弥,奇犽木着脸“你们两个蠢货”她直接一吼,然后拉住了弥“你跟我回家”

    直到被夜风吹了满脸,被扛回家的弥才意识到自己丧心病狂的了什么,她悲伤地捂着脑袋自觉蹲去了角落。她当时只是因为奇犽那句纲吉不愿对她负责的话而一时迟钝了感官,下意识的就照奇犽的话下去了,大概心里也是想要知道一个答案的,所以才继续了那种愚蠢的举动。

    弥一个人在角落种了好半天蘑菇,直到夜色更深了,奇犽追的狗血连续剧都放了两集,脚蹲麻了于是坐在了地上的弥准备上楼睡觉,手机又再次响起来。

    屏幕光照亮了弥的脸,弥望着来电联系人的名字,还是慢吞吞地接起了电话。

    “”弥接通了电话,没话。

    “香取”那边传来熟悉的声音。

    “嗯。”弥用鼻音应下。

    “我有件事想告诉你。”手机那边传来的声音非常认真,让弥不自觉专注了些,只听那边继续“孩子绝对不能打。”

    弥囧着一张脸,随后哑然失笑“我知道了。”她低低地笑“还有别的事吗”

    手机那边也传来笑声,她听见纲吉的声音带着笑意问“你睡了吗”

    “还没。”弥轻声,用手指轻轻刮着地板。

    “那能出来一下吗”那边的声音继续,一味的温柔。

    弥有些疑惑,随即便明白了什么,她转头看了眼沙发上的奇犽和银子,悄悄地踮着脚声朝门口走去,刚打开门,她就看见一个人影在她家门外不远的地方。

    深深的夜色已经模糊了纲吉的轮廓,他就在那里,还拿着手里未挂断的手机,朝弥温柔地笑。

    弥也拿着手机,反手轻轻带上门,她看着纲吉的眼睛,不由轻声问“怎么又来了”

    “我想见你。”那双深棕的眼睛浸在暗色中,远远地望着弥“原已经回家了,可是突然好想见你。”

    弥心里蓦地柔软下来,她看着纲吉的眼睛,对方的心意毫无遮掩的写在那双深棕的眸子里,弥忽然觉得还对对方怀有芥蒂的自己多可笑,她快步跑下台阶,乘着夜里微凉的晚上,扑进了纲吉怀里。添加 "hongcha866" 微信号,看更多好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