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中文 > 网游小说 > 潜行吧,姐姐大人[综漫+扭蛋] > 章节目录 第八十五章
    清晨的梦像一纵即逝的幻境,游离在梦寐与清醒之间,恍惚能看见身边之人的影子。可下意识地伸手去抱,去把那个幻影揽在怀中,仍只能触及毫无温度的被褥。

    又一次摸空的手被缓缓收回来,睡意消散大半的纲吉翻了个身,将手臂搭在眼睛上面。

    今天是继承式。

    纲吉起身,走进盥洗室,镜子里的棕发青年神色平静,眼神晦涩。

    有些习惯已经深入骨髓,不花费更加漫长的时间无法戒掉。他会控制不住的去想念,想念她话的声音和微笑的表情,想念她双手触及他皮肤的温度,想念十指交缠时澎湃而出的爱意,想念她扑进怀里时顺着血脉滋长的幸福和满足。

    戒除习惯的过程像是在戒除毒、瘾,拆骨破髓也难以根除。

    她是不是也一样难过呢

    银白的衬衣纽扣反射着惨白的光,镜子里西装革履的青年终于有了些稳重感,纲吉打好领带,盯着镜子里已经打好的领结沉默着。

    他忽然想起弥一开始并不会打领带,她总会躺在床边专注看着他打领带的步骤,他若是问她怎么了,她就会抱着被子低低笑着不话。然后有一天,她接过了纲吉手里的领带认真地打了一次,她实在聪明,第一次学就学会了,然后踮起脚在纲吉唇边留下一个吻。

    她那个时候了什么呢

    以后让我来吧。她笑得温柔我会成为一个好妻子的。

    那声音似乎还回荡在耳边,耳鬓厮磨着低声交谈,纲吉忍不住露出一个缱倦的笑容来,只是带了些无可奈何的苦涩。

    时间还很早,西西里的阳光还没有照亮大地,纲吉在圆形阳台边看着窗外还处在天光未明前的沉寂的中庭。他从书架上拿起书,掂量了半晌又放了回去,最后还是拿起了放在桌边的手机,打开短信界面一条一条的翻开。

    他离开的那个夜晚,弥给他打了很多次电话,也发了很多条短信,每一个显示在手机上的冰冷数字都像是重锤在敲击心底的薄冰,拷问并不坚定的理智。他怕自己忍不住会接下电话,怕自己忍不住会回复哪一条短信,于是卸下了手机的电池,扔到了一边。然后在去意大利的路上,终于无法压抑地打开了手机,在一条条担心的短信中将自己的心缩成一颗坚硬而冰冷的石头。

    都还记得她眼眶通红的缩在沙发上的模样,像只被丢弃的猫。无言的形成一种尖锐的情绪,刺得人悲哀又难过。

    纲吉一条条的看着那些短信,仿佛每个文字间都蕴含了大量的情感,足以使他看了一遍又一遍。纲吉沉默地在栗色软椅上坐了许久,直到太阳的金光终于铺满大地,照耀世间万物,才从椅子上起来,走向门口。

    有时候也会想,不管不顾的留住弥就好了,就不必伤害彼此。

    可是,他希望弥能活着。

    继承式在九点开场,城堡外的轿车也停了一辆又一辆。黑色世界的王者交替,吸引来的自然也都是些魑魅魍魉。纲吉在楼上眺望着,冷眼看着那群脸上挂着笑容的鬼怪们,那个未来害死了弥的人,可能就在这些吃人不吐骨头的怪物当中。

    而如今,他也要成为这些怪物中的一员。

    办公室的敲门声乍起,随后门被轻轻推开,纲吉转过身,就看见狱寺凖人在外面“十代目。”一起长大的伙伴已经褪去了昔日的浮躁和青涩轮廓,只是言语间仍带着恭谨“九代目刚刚离开了彭格利城堡,他已经退休了,剩下的就交给您了。”

    纲吉微愣,然后露出一个无奈的笑容“爷爷他真是一点时间都等不及了。”着,朝门外走去“前厅是谁在主持局面”

    “库洛姆和草坪头在那里。”狱寺凖人回答。

    闻言,纲吉又加快了前进的速度。

    这场继承式一直持续到中午,守护者替王接下了罪的盒子,暖橙色的火焰徐徐燃烧在额间表达出传承至今的荣耀。野心家们互敛着锋芒开始新一轮的博弈和交锋,言语谈笑间尽是虚以委蛇的试探。

    关于十代目也和九代目稳健派的作风一致早有言论,如今看到彭格利确实不再扩大地盘也不过是坐实。不过并没有人在新上任的十代目面前谈论这个,他们不吃的蛋糕自然有人去吃,想要茧食其他势力变得更加强大的家族不在少数,他们乐得彭格利慢慢洗白,黑暗世界易主。

    到时候谁强谁弱,谁是猎人谁是猎物,就不一定了。

    纲吉并不是不清楚这些,只是从少年起就坚定的信念,怎么能轻易动摇。

    到了下午才有空在办公室休息一会,纲吉靠在软椅上看着身前实木办公桌上的一叠文件夹。各个家族的boss都或多或少的接触过了,和资料描述基没有什么差异,除了一些新兴的家族还不确定情况及动向外,其他家族的老狐狸要镇压住都不太容易。

    可不镇住这群牛鬼蛇神,以后领地内的外来冲突可能会不断发生来试探他的底线。

    “ciao”孩子清脆的声音耳熟到让人觉得安心,纲吉抬眼望过去,就见半掩的门此刻已被推开,二头身的孩子正在缓缓走进来。

    “。”纲吉浅笑“你来了。”

    “啊,来看看你有没有手忙脚乱焦头烂额,不过现在看起来还算应付得来,真令人遗憾。”穿着西装的孩子一脸天真地看着纲吉,嘴里却毫不留情。

    “不要一见面就嘲笑我啊。”纲吉气势全失地抱怨了一声,然后唇角微微上扬着露出一个笑,轻声细语地问“她还好吗”

    “比你好多了。”回答。

    “那就好。”纲吉忍不住欣慰地笑起来,眼睛却伤感地看向了桌面上的文件。他一向信赖,从年少时就如此。

    “顺便来看看你而已,没什么事我就先走了。”看纲吉低下头压了压帽檐继续道。

    “这么快吗”纲吉微微皱眉“如果有什么事的话,我也可以帮忙。”

    “我还没有落魄到需要废柴弟子帮助的程度。”仍是一脸纯良的笑着,转身就朝门外走去,就像这次来真的只是顺便来看纲吉一眼。纲吉有些无奈的苦笑的毒舌嘲讽力十足又每次都让他有一种奇妙的安慰感,他想他真的是被大魔王s太久了。

    走出首领办公室,从口袋里掏出一台和时代严重脱节的手提电话,十分有时光质感的电话屏幕漆黑着,让习惯性微微上扬的嘴角抿得平直。

    还是没有回应。

    东京那边的眼线,从纲吉回意大利后就再也联系不上,现在还不清楚是被谁拔除了。

    将电话放好,继续往前走。他现在完全没有一点关于香取弥的情报,不止是他的情报,就连一向专精情报的老鼠们也调查不到。可是现在纲吉刚刚接任彭格利,对于手下势力的控制和黑手党界的地位还不稳固,他不能让那家伙分心甚至不管不顾地跑回日,才会征得门外顾问泽田家光的同意提点了一下彭格利的情报部门伪造情报,这件事必须瞒下来。

    至于香取弥看来他有必要再去一次日了。

    天幕渐渐拉黑,直到在不知道什么时候按亮的灯光下完成今天的工作,纲吉才发现外面已经天黑了。只有脑子里被乱七八糟的公务充满的时候才难得去想其他事情,一旦空闲下来,无法摆脱的记忆再次将整个人缠满。纲吉扣上钢笔盖,准备去吃晚饭。

    有些人看着那么理性而温和,却不知道他心里是不是也同样如此平静。

    再精致的菜肴也仿佛食之无味,晚饭草草的吃了几口,纲吉就回了房间。现在他刚接任彭格利,不止是他,就连其他的伙伴也在学习怎么处理各个部门的事务和堆积下来的公务,难有空闲。

    平常这个时候,应该刚吃完了饭然后和弥在沙发上看电视吧。她靠在他肩膀上,怀里抱着抱枕,清澈温和的眼睛映着电视机发出的亮光。她少有在他专心注意某件事的时候出声打扰,一般都是他不想看了,才会开始和弥在沙发上打闹起来,她的笑声和低呼都溢满了家的温情。

    可是现在,他吃完了饭再没事可做之后,就只有洗完澡上床睡觉。乏味单调得一点都不像一个黑道扛把子。

    纲吉自嘲的想着,在黑暗的房间里盯着模糊的天花板。他闭上眼睛,想着弥就在他身边,如缎的长发铺在洁白的床单上,她侧卧在他手臂边,匀长的呼吸,然后他伸手,就可以把她抱在怀里。

    真好啊。

    纲吉闭着眼睛这么想着,可始终不敢按心意伸出手去。即使知道那个人的睡颜和体温都不在他身边,可是不伸手做确认,他就可以凭这可笑的臆想让自己不再辗转反侧。

    是啊,她就在他身边,侧过身去低头就可以吻到。

    比谁都近。快来看 "hongcha866" 微鑫公众号,看更多好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