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中文 > 网游小说 > 潜行吧,姐姐大人[综漫+扭蛋] > 章节目录 第九十五章
    “一定要让学姐想起来吗”粉发妹子埋首在电脑前发呆了许久,终于抬起头低声对沙发边后桌君问道。她目光望向庭院里撑着双拐复健的弥。

    “她早晚都会想起来。”后桌君面不改色地看着电视,回答。

    “可学姐的腿已经治好了,慢慢复健的话也能走路了,我们没必要继续留在并盛了啊。”粉发妹子满脸忧虑。

    “这里很安全。”后桌君继续看着电视“而且情报也还没传到日,不用担心被盯上。”

    被两个人谈论的弥还在进行辛苦的复健,她已经在庭院里绕着走了一上午,腿肚子都抽筋了两次,只是她一直都没放弃。她已经能进行立,虽然走路还是有问题,不过她对腿脚的控制不再那么僵化,已经能费力的动一动脚趾了。

    “休息了吗”看到弥从落地窗走进屋,后桌君往边上一挪腾出一个座位来。

    弥将双拐放在沙发上,撑着沙发极缓慢地朝门口走“今天的任务是去最近的便利店买甜点,然后再走回来。”她着,一边继续往前走一边转头对后桌君一笑“要靠自己走过去。”

    “没问题吗”后桌君确认了一遍,又看看外面并不明朗的天空,声嘀咕“算了,反正安纸会跟着你。”

    “我没问题的。”弥这么,在一分钟之后,才终于挪出了香取宅大门。

    这个冬天没有下雪,倒意外的下了几场连绵的阴雨,到今天天空也没有晴朗的样子,似乎还在酝酿着又一场急雨。弥扶着墙壁慢慢往前走,步速比之蚂蚁也无不及,这样费力的移动让她很快就又有些累,靠着墙休息了一会才继续往前。

    只是去便利店买点东西,十几分钟的路程,可弥挪了半个时也才挪到居民区外围的街边。

    看了看路边的车辆,弥踏上了斑马线。她脚上的感知虽然仍在缓慢恢复,可还是有些僵滞,不要疾走或跑了,就算只是走的动作也有些吃力。眼看还有几步就要通过斑马线了,红绿灯却已然改变了信号,路边等待的车辆按起了喇叭。

    弥皱着眉想要加快速度,可根没办法快起来的她下一步就直接踩歪,失去平衡地朝地上扑去。

    “弥”一声耳熟的呼喊响起,弥还没来得及摔倒在地上,就被来人十分迅速地接进了怀里,看起来倒像是弥在投怀送抱一样。那个人单手揽住弥的腰动作利落地半转回去就带着弥回到了行人道上,放弥好。

    弥之前一点也不担心的一个人出门练习,是因为在前两个月,她几乎已经养成了自己身后虽然看起来没人但一定藏着一个每当她摔倒就会跳出来接住她的安纸的习惯,才会这么毫无顾忌的出门。可没想到安纸还没跳出来,泽田纲吉倒是跳出来了。

    “泽田君”弥眨了眨眼睛,看着眼前突然冒出来的人,还是继续道“中午好。”

    “怎么一个人跑出来”纲吉皱着眉担心地将她上上下下的看了一眼,确认她没有受其他伤才松口气。

    “弥。”这时候,一边泽田奈奈也跑了过来。今天纲吉陪她一起去买菜,母子俩买好菜准备回家,便在路上聊了起来。只是没想到身边的纲吉会忽然冲出去,拉回了一个在马路上的女孩子,泽田奈奈才发现那是弥“怎么在那里,没有受伤吧”

    弥一时不知道该回答谁,只有连连摇头。

    或许是因为纲吉真的帮她找来了能治好她的腿的人,弥确实非常感激,也抹平了些对对方的不满和隔阂。

    “你要去哪里吗你这样能不能回去”纲吉关切地看着弥,问道。

    “没,只是出来走走。”弥原想避开纲吉一直握着她手臂的手,可是复杂的发现对方确实帮她稳住了平衡之后,还是放弃了这一举动。

    泽田奈奈暧昧地看了两人几眼,才出声打断“起来,现在时间还很早呢。”她笑着拿过纲吉提着的菜篮,元气满满地一笑“不如纲君和弥去约会吧”

    “诶”完全不知道话题怎么跳到这上面来的弥“不,那个”

    “年轻人就要有年轻人的样子哦,老夫老妻的相处模式虽然也很好不过就没有那么浪漫了哦。”泽田奈奈捂着有些红的脸颊打断,提着菜篮退了几步“而且好不容易纲君才回来的,你们去约会吧去约会吧,我还约了平沼太太,就先不打扰了”

    泽田奈奈提着菜篮就跑着朝家里去,满脸笑容活力十足的模样完全叫人看不出她的真实年龄。看着从养育起来的孩子长成了现在成熟的模样,又因为工作要像他爸爸一样常年离家,泽田奈奈不遗憾也是不可能的。只是她的孩子已经长大了,她也不过是从等一个人变成等两个人。

    这次纲吉回来陪她过年她已经非常开心了,也非常的珍惜这段时间,但比起能早点抱孙子,这些都不算什么

    弥看着泽田奈奈的背影走远,才回过头来“你没跟伯母解释过吗”

    在弥身边的纲吉老实回答“过的,不过大概是看那天我抱你回去,她又不信了吧。”看弥有些尴尬的安静下来,他想了想,还是问道“那要不要一起去转转”

    “嗯”一下子想起刚刚伯母的约会,弥有些不知所措。

    “嗯,就是”纲吉迅速地捡弥不会觉得尴尬的理由措词着“弥在路上这样复健练习有点危险吧,不如我带你去公园”

    弥将长发挽过耳后,委婉的推拒“泽田君不忙吗我的话,改天也没事。”

    “我不忙。”纲吉飞快地回答,但他很快就意识到自己语气太急切,温和了口吻继续回答“我现在什么事都没有,我能陪你去。”

    弥再不好直白的拒绝,想着自己也没事,就点了点头。

    今天天气并不怎么好,冷风阵阵的,什么景色都蒙了一层冷色调。公园里的人也不多,不过这个地方确实也适合弥慢慢练习。

    “累的话再休息一下吧”看弥一路走过来脸上都蒙了层薄汗,纲吉将弥扶到最近的能坐的花坛边“在这里等我,我去给你买水。”

    看着纲吉朝花园里的便利店跑过去,有点渴的弥乖乖地坐在花坛边上等他。

    身边的花坛开着四季常开的月季,花香馥郁。风有些大,连连扬起弥的长发,天气又阴籁了一些,似乎又要下雨。弥忽然下意识地看了看自己的手,白皙修长的手指,和平常没有什么不同,又奇奇怪怪地低头看了一眼自己所坐的花坛。

    有些莫名的感觉在心里发酵,弥有些迷茫地扫视四周的景色,却恍惚地生出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来。

    她好像来过这里。

    也坐在这个位置。

    身边开着月季。

    她在等谁来。

    弥一下子从花坛边上了起来,扶着花坛来回扫视四周,像是在找什么人。

    天光已经被阴云吞噬,沉寂着酝酿了一天的阴云终于落下了点点雨滴,落在弥的脸颊和手背上。弥知道自己应该找个地方躲躲,可是现在的发展似乎顺理成章,她潜意识地觉得这场雨就该这个时候来,而她则必须等在这里,等着什么重要的东西。

    雨瞬间就下大了,刚刚还只是大滴大滴的雨点而已,瞬间就变成了瓢泼大雨,冬天的雨冷进了骨子里。

    “弥”一声喊叫从雨幕中模糊的传过来,弥抹了抹已经被雨水朦胧的视线,眯着眼睛看着来人。

    那个人的身影从远处的便利店跑过来,眼睛里不停涌进雨水的弥看不清那个人的表情。她只能强撑着眼睛在那里,看着那个人朝自己跑近。

    “你在这里干什么”他又焦急又生气地抓住了弥的手臂往后面能躲雨的地方拉,却被弥一把甩开。

    “不对,你不该这样的话。”弥满脸无措,却抓住了自己的感觉这样“你错了。”

    “什么你在什么”纲吉也被淋得透湿,雨水撞击地面的声音几乎让他听不见弥在什么。可是这样的状况显然不适合聊天,他再次抓住弥的手腕“雨太大了,我们快去躲一下。”

    “不对”弥再次喝止,她脑海中似乎有个身影正在和眼前这个人重叠。弥再次抹去眼睛上的雨水,大声对纲吉“你应该你来晚了”她带着不知从何而来的气愤,握紧了双手看着纲吉“你要对不起”

    “”纲吉也抹了抹自己满脸的雨水,满是困惑。

    “我们是不是来过这里”雨水的声音太大,弥只有大声地朝纲吉问“你和我”

    纲吉一怔,惊喜地抓住弥的肩膀“你想起来什么了吗”

    “我看到你朝我跑过来。”弥扬起脸看着纲吉,心脏忽然跳得很快,血液也翻腾起来,似乎是对记忆里的自己感同身受了那些激涌的情绪。她激动地看着纲吉“我记起来了,记起来了。”

    她忍不住拉着纲吉在大雨中走了几步,即使这么冰冷的冬雨也浇不熄体内燃起来的火焰,她指着公园门口朝纲吉“你从那里朝我跑过来对不对”

    “对,对你想起来了是吗”纲吉忍不住又开心又欣慰的笑出来“还能想起些什么吗”

    “我记得,我记得”弥连声地回应,咬着下唇高兴的笑着,也顾不上是在雨中“你你以为我走了,你你没看到我。”

    “是”纲吉将弥紧紧抱在怀里“你你以为我也不会来了。”

    弥伸手回抱住纲吉,陌生又温柔的感情一下子从被掩埋的深处蒸腾起来,让弥几乎忍不住想哭“你你怎么会不来呢你你答应了会来,你你一定会来的。”

    漫天的大雨,两个人紧紧相拥在雨中,只是不知未来的步调,是否还能和过去相同。添加 "songshu566" 微信公众号,看更多好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