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中文 > 网游小说 > 潜行吧,姐姐大人[综漫+扭蛋] > 章节目录 第九十八章
    原是打算年后几天就回意大利的。

    纲吉看着里自己的影子,将领带夹调整了一下位置,眼神平淡地看着镜子里的自己。

    可是他忽然接到了日黑帮的年会邀请,代表彭格利出席这次聚会。

    关于他回日的消息就是封锁的,可对方倒是手眼通天,让纲吉就头疼起了到底要不要去。虽然回来的时候坦坦荡荡未做什么掩饰,可他是以泽田纲吉的普通人身份回来,到底还是被人查过了。

    彭格利在日也有分部,不过强龙压不过地头蛇,早早就缔结过同盟契约。虽以前也接到过类似邀请,可邀请函上的言辞恳切,比起平时的象征性邀请,这次更像是有什么阴谋一样。

    对方主要盘踞在九州岛,辐射整个日国土。而彭格利的势力则基在并盛活动,照理来不该有太大的利益碰撞。纲吉原也不打算去,婉拒的信函发出后竟又收到一封请求支援信,双龙会以盟友身份向彭格利求援,理由是外贸港口被不知名力量阻断,他们从年前开始就被断了所有走私货物,各个地方的势力手脚也隐约被缚,双龙会的二把手敏锐地察觉到了有人想对双龙会动手。

    而这次年底聚会,显然是对方最好的机会。

    其实这次聚会也可以不办,但消息始终是被几个帮派老大心领神会了的。一旦不办,龙头老大就认了怂,那老大的位置也该换人了。

    这显然更危险了,一不心掺合进别人的势力纠纷里就可能脱不开手了。可毕竟是盟友,纲吉原打算让他的雨守去溜一溜,象征性地表示一下彭格利是个有义气不会丢下同盟的家族,就不要管任何闲事的溜回来,毕竟他对双龙会那种什么事都干的帮派组织没有任何好感,可是再次在狱寺凖人那里得到一个情报后,又犹豫了。

    听这次白帮也会来参加聚会。

    起来白帮真不算什么声名显赫的帮派组织,比起彭格利这种从中世纪起就创立了的根基极深的家族来更不算什么。但这个黑暗世界的新人以一种十分可怕的速度在两年内迅速蹿起,并雷厉风行地击败了诸多前辈,在亚洲国土最大的中国生根发芽,还和政府牵连甚深。

    是个潜力极大的新兴家族。

    但是吧这个家族是黑道上的有点勉强,让很多老牌黑手党都非常不待见。他们刚开始出名的方式不是走私贩毒或者人体炸弹向世界告知其存在,反而是比政府还要果断出色地履行着保护公民的义务而获得极大的影响力和拥戴,让人忍不住猜想白帮是不是想要颠覆政权。

    年会是在傍晚开始,纲吉看了看窗外的天色,转了转手上的大空指环。

    镜子里的人穿着一身黑西装,除却衬衣领口那抹雪白,剩下的颜色都生硬平板得叫人压抑。纲吉摸了摸白衬衣的领口,眸光微敛,顿了半晌后朝门口走去。

    有个人最喜欢看他穿白衬衣,所以他衬衣的颜色一直没变过。

    不过到了现在,在那个人眼里也不重要了吧。

    车和西装都是分部那边配备过来的,纲吉上了车,就靠在后座上望着窗外发起呆来,手上准备要看的文件也放到了一边。他昨天得知弥离开并盛的消息,在弥离开后的刚好一个时的时间,一点先兆都没有。那个人一离开并盛,行踪便如石沉大海般再也不到。

    这次又会是多久呢三年五年十年还是再也见不到了呢

    她那个时候一定非常难过吧,她来就害怕受伤害,连接受他都用了那么长的时间,一个坑都不肯上当两次。她一定是非常生气吧,所以连听他解释都不肯,转身就那么利落地离开了,一句告别也不愿意。

    不,还是了的,她,别再见面了。

    纲吉揉了揉太阳穴,清理了一下自己的思绪。他眉目有些疲惫,将一边的文件拿起来,把注意力转投在文件中。

    下午的行程有些长,傍晚时分才赶到九州岛,转道前往双龙会在远郊举办聚会的半山别墅。纲吉也不急,这种时候去得早了未免太给面子,去得晚了又未免不给面子,只有踩在聚会刚开始的时候到。

    可是轿车疾速行驶在盘山公路上,忽然就被逼停

    纲吉皱着眉从文件上抬起眼,从后座透过车窗看向前方,有个身材娇黑发齐肩戴着恶鬼面具的女人在路中央。陪同他一起来的山武从副驾驶下了车,纲吉平静地放下文件,坐在后座,看着前边。

    “离开”那个戴着恶鬼面具的女人发出生涩的声音。她似乎并不熟悉日语,语调奇怪“或者死。”

    那个女人旁边的公路护栏已经消失了一大半,还有被强行弯折的痕迹,地上也有很多刹车的轮胎痕迹,似乎是有不少车都被丢下去了。

    山武似乎有意和对方交谈劝告对方不要拦路,可恶鬼面具的女人在原地不再话,她似乎已经认定眼前这些人不会离开需要立即抹除,额头上迅速燃起一抹橙色的火焰。

    大空呢。

    纲吉感觉一顿,然后转头从身边的车窗看了出去,在盘山公路边的矮崖上,有个身影正坐在那里。她脸上也戴着面具,手边摆着一把太刀,晃悠着双腿坐在那里。似乎是感觉到了纲吉的视线,她转过头来像是透过车窗看了纲吉一眼。

    纲吉从后座下车,挥手制止了司机的欲出的话,然后抬头看向了矮崖上的女人。

    那个女人和纲吉对视,然后拿起了手边的太刀,轻巧地从矮崖上跳到了纲吉身前不远处,她伸手欲拔刀作攻击状。然后就看见纲吉笑了一声,语气轻柔得怕惊扰了谁“是你吗”

    女人没有话,忽然快步冲上前来,同时猛地抽出手中太刀。刀光冷冷地闪过眼眸,毫不留情地照纲吉脖颈砍过去,迅速利落又杀气十足的出刀式,真是和她银子姐姐的刀一样可怕。

    纲吉闪过几乎劈至眼前的刀,刀锋的寒意几乎让人产生已经被砍中的错觉来“住手”他转头喝止已经拿出手、枪的下属,连连避过几刀后抓机会抓住了女人的手腕“你要杀我”

    他还没问完,就被对方一个膝击,正中了腹部。

    可那个女人没有趁机会要他的命,反而在了原地“离开。”她发出声音。

    “山。”纲吉叫停了渐渐落于下风的山武,有着迅速修复能力和庞大火焰的安纸他一个人单枪匹马还敌不过。安纸看了一眼弥,没有继续动手。

    纲吉捂着腹部喘息了两下,才重新直“弥,你想要做什么”

    “离开。”弥再次重复。

    后面有汽车的声音飞快接近,察觉到周围被迅速布下一层幻术结界的纲吉皱着眉,就看见安纸和弥都让开,让那辆黑色的高级轿车毫无所觉地飞快通过了。

    弥拖着自己的刀回到了矮崖上,安纸也神挡杀神地重新回了路中央。可纲吉不怀疑,如果自己还要通过这里,势必又会被武力威胁。

    “阿纲”山武收回了刀走回来。

    纲吉看着矮崖上晃悠着腿看书的女人,想到了双龙会发来的求援函。他想到了什么,神色莫测“白帮。”

    命令车队靠边停留,纲吉走向了矮崖上的弥,只是他刚靠近,对方就警觉地握住了放在身边的刀。纲吉停下脚步,神色温和“你的腿已经好了吗”

    弥握着刀的手微微紧了些,又忍不住放了手里的刀,顿时战意全无。

    停在路边自行活动的下属心里面完全是无语的,他们原是来参加盟友的聚会,却没想到半路被拦了下来,而且boss还一副和对方很熟的样子直接放弃了这次行动,还抛下他们跑去撩妹了。

    到底是不是下班了给个准话啊boss

    “还会回并盛吗”纲吉继续问,像是并不在意弥回不回答,只是单纯地想和她话。

    弥沉默地放下了手里打发时间的书,她觉得眼前这个人或许是不是太过于了解她,他不问弥半点会让弥提防抵触的事,不问双龙会不问弥的目的。而只是保持着她想要的距离来关心她,叫弥生不起半点防备来。

    盘山公路上渐渐变得漆黑,夜晚终于降临了。不再有车辆疾驰而过,天边的星子远远的缀着,弥看了一眼时间,从矮崖上了起来,眺望远处灯火辉煌的半山别墅。

    离七点整只有几秒了。

    夜风扬起了弥高扎的马尾,她从矮崖上跳下来,走向安纸。

    5,3,2,2,1。

    砰一声巨响在安静的远郊炸响,火光顿时冲天,远远地似乎都听见了尖叫和哭喊,惊天动地的爆炸后,火舌瞬间展开来,熊熊燃烧。

    弥握住了安纸的手,声“结束了。”

    结束了,她的血亲父母,还有养父养母的仇,都结束了。

    不远处一辆黑色轿车缓缓驶来,停在了路边。车里走出一名白发苍苍的老者,他微微佝偻着,走向弥“我看到了。”他意有所指地看了一眼燃烧着的半山别墅,似有似无地打量了一眼后面的纲吉“你已经完成了和我的约定,你要的东西,也在这里。”

    老者从口袋里掏出一盒黑盒子,安纸上前接过,打开看了一眼,然后跟弥点头确认没关系。

    “以白帮的能力来,完全不用用这么偏激的手段,那里的人不少,不担心结太多仇家吗”老者转头欲离开,却还是回头看向弥,问道。

    “我以为只有这样的爆炸才能抚平你失去亲人的怨恨,我也是如此。”弥轻声细语着,摘下了脸上的面具,映着滔天火光的脸笑得漫不经心“而且人生就像一场赌博,不管输赢如何,我只要个痛快。”

    这场爆炸,又何尝不是白帮强势进入日的见面礼呢。

    弥走向紧接着驶来的轿车,从副驾驶下来的后桌君手里拿着暖绒的披风。他轻手轻脚地搭在弥肩膀上,伸手拉开车门,让弥上车。

    “从今天开始,双龙会的势力由白帮全权接手,世上再无双龙会。”美女 "xinwu" 微信公众号,看更多好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