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中文 > 网游小说 > 潜行吧,姐姐大人[综漫+扭蛋] > 章节目录 第九十九章
    弥是在快离开日前一天接到的同学聚会的邀请。

    那个邀请从弥一直没换过的手机邮件中发过来,遣词温和,诚意十足的邀请她一起去聚一聚。

    初中的同学聚会,细想都想不起那时的同学有什么人了。弥靠在沙发上仔细地回忆着,令她印象最深的,也就是被特效之神眷顾的便当,在丧尸满地的世界和纲吉生死相依的那半年,还有后来交往的日子。

    弥忽然想起了被保护被纵容的那几年,挡在她面前面对丧尸群的纲吉,温言软语安慰她的纲吉,她甚至想起在颓败城市中那个含着泥沙的狼狈初吻。从脑海中闪过的画面每次都足以让再坚硬的心都柔软下来,弥有些头疼地皱着眉心,从沙发上起来。

    在这里回忆当初有什么用呢再想起他是如何的扛下危险保护自己有什么用呢

    弥过不去的是自己的心结。

    不想让自己再多想,弥从沙发上起来,用眼下的同学聚会来转移注意力,然而她没想到她才刚走出居民区,就碰上了目前最不想见到的人。

    “弥。”刚想退回去绕开路已经来不及了,对方已经看到了她,出声打了招呼。

    弥低敛着眉眼,最后放弃了逃避,轻声回道“泽田君。”

    好礼貌又生疏的一个称呼,刚刚拉近的距离就又被推远。

    纲吉调整了一下,继续笑“你要去哪里”

    “今天收到了同学聚会的通知。”弥言简意赅,平淡地回答。

    “真巧啊。”同样看到了邮件但并没打算去,出门也只是买东西的纲吉温和地笑“我也准备去呢,一起吧。”

    不等弥回答,纲吉就跟在了弥身边,并肩同行起来。

    “我一直以为弥没有再用刀了,没想到弥还是很厉害啊。”察觉到对方在上次双龙会的事。弥抿了抿唇,还是回答“最近才捡起来的,已经生疏很多了。”

    这样的谈话无形中似乎又渐渐亲密起来,弥抿着唇,实在受不了这样毫无芥蒂地走在一起。她越是察觉到自己被软化,就越慌张。最后还是快步走出几步,匆匆道“我忽然想到一些事没办,先走一步,泽田君。”

    弥堪堪转过身,就被拉住了手腕“这么急吗”身后的纲吉不再那么平静,语调有些落寞“一点时间都不愿意和我多呆”

    “您笑了。”弥语气平淡,用上了敬语。

    纲吉的声音顿了顿,继续问“就这么讨厌我吗”

    弥微微侧头看向纲吉,黑眸淡漠“不,我不讨厌您。”她这么“倒不如,我对您没有任何观感。”

    不讨厌,自然也不喜欢,您对我来,和这街上路过的路人并没有区别。

    纲吉的手一缩,像是被什么刺到了一样露出有些难受的表情“你一定要这样的话吗”

    “我不明白您的意思。”弥甩开了纲吉的手“我想我上次已经得很清楚了。”

    “我不明白我们之间是怎么了你敢你对我一点感情都没有了吗为什么一而再再而三地这些话你一定要把所有痛都报复回来才甘心吗你就一点都不会难过吗”纲吉连声问着,挡住了弥的去路,他看着弥的眼睛,像是要看清她眼底所有想法。

    “当初离开你的时候,我想,没关系的,你那么聪明,肯定知道自己该做什么。你会很好很坚强地继续生活,会干脆利落地抛弃所有伤害过你的人。也许不知道多少年之后,我会再次在并盛看见你,你不定已经嫁了人,找了一个会用毕生疼你的丈夫,然后有一个孩子,一个美满的家庭。”

    “我觉得那样真好啊,如果你能那么幸福的活着的话,那就什么都没关系了,在你身边的不是我也不重要,我能远远地注视你就很好了。可这些都是自欺欺人啊全部全部都是谎言我只是害怕有一天看着你在身边死去,我只是惶恐我会带给你死亡,所以就把你推得远远的,却让你遭遇了更多的事。”

    “那天晚上,你不停地给我打电话就在我旁边,告诉我我还是和以前一样废柴又懦弱,我无法反驳。后来到了意大利,就不停地告诉自己,有回忆的话不是也很好吗至少我们曾经那么幸福过,可是真的想的却还是好不甘心,一直会想我们明明是相爱的,为什么就不能好好在一起呢如果能告诉你,如果能告诉你我的惶恐,你是不是就能理解,就可以不用分手,我们一起避免那个死亡的未来。”

    “可是不行”纲吉露出一个苦笑来,竭力忍着不那么丢脸地哭出来,可是那副控诉的模样又像极了一个孩子“我如果没有那种超直感就好了,就可以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然后继续和你在一起”

    “我不想和你分开啊,死都不想和你分开,从十四岁开始一见钟情,到现在都没办法压抑这种感情。太狡猾了,太狡猾了,你放就放了,我却怎么都放不下,不管看到什么都总是会想到你。好不容易一起活着离开了那个可怕的世界,好不容易感动你了,好不容易在一起了,可为什么我们会是那种结局呢”他抓住了弥的手,进而将弥搂在怀里,紧紧地拥抱着“我后悔了弥,我后悔了。即使会有那样的未来,可是万一呢不好我们真的能避过去呢这一次,我拼死也想和你永远在一起啊”

    都二十三岁的人了,平常也一副稳重温柔的样子,可却不顾一切地出了这样的话,一下子就像回到了年少时的那个夏天。弥还是那个孤僻阴沉的女孩,他还是那个一旦点上了死气之火就算拼上性命也会做完想做的事的家伙。

    好像什么都没变过。

    可改变的已经太多了。

    被紧紧拥抱着,能完整的感受到对方情绪的起伏,就连心脏有力跳动着的节奏也能清晰感知。弥的脸颊紧贴着对方的肩膀,对方的棕发也有些挠在了她的脸上,耳鬓厮磨般的交颈,亲密得连平稳无波的心脏都加快了速度。

    真让人安心的拥抱啊。

    弥不着痕迹地将脸颊贴在对方肩膀,汲取温暖的体温,手指动了动,却还是忍住没有回抱。

    “完了吗,泽田君”弥发出声音,问得轻柔,然后以温柔不失力道的方式退出纲吉怀里。

    “那些都不重要了。”弥缓缓地摇头,对着纲吉笑起来,声音毫无起伏“我们,也没有可能了。”

    弥笑得好温柔“我还是那句,以后就,别再见面了吧。”

    弥扯着嘴角笑。了那么残忍的话,看着对方痛苦。明明心里也同样痛,却还要笑,笑着继续伤害彼此。为什么我们相爱却不能在一起呢弥看着纲吉的眼睛,纲吉也在冲她笑,却笑得像要哭出来。

    我是想和你在一起的啊,想抱着你哭啊,想告诉你这三年发生了什么,想把自己一切一切的委屈都发泄出来。可是你知道吗我失去了一个孩子,我们的孩子,以后也可能不会再有孩子。

    因为我留恋你,所以失去了他,失去了成为母亲的最大可能。

    你叫我怎么敢再哭着叫你的名字,你叫我怎么敢再眷恋你的感情。

    弥退了两步,故作平静地拢了拢耳边的长发,转身离开。

    天高云淡,冷风萧,难得回暖了几天,天气就又变冷了些。弥挺直了背脊绕过街口的时候,就看见后桌君靠在街道口的墙边,弥的语气淡了几分“很喜欢偷听别人话”她走过街道口,走近后桌君。

    “你们堵在居民区门口也怪我”后桌君懒洋洋地回答。见弥不语,便扯了扯嘴角,转开话题“今天不是有同学聚会吗,要不要一起去”

    “去干什么”弥表情平淡,眼睛却一直望着虚空中不知道哪一点微微出神。

    “打发时间啊。”后桌君从墙边起来“免得你一个人又胡思乱想。”

    弥弯了弯嘴角“这么关心我”她略带调侃地看着后桌君。

    “上次没关心到你结果就让你出车祸了,人总是要吸取教训。”后桌君耸了耸肩,只是不知道那句吸取教训是对他自己,还是对弥。

    弥拉了一下身上的外套,低声“用一双腿换一个白帮不是很划算吗”

    “一点都不划算。”后桌君看向弥,见弥仍是平平淡淡似乎并不在意的表情,才皱着眉道“我差点也被你妹撕了。”

    “当时情势就是那样。”弥见后桌君起身朝公交台走去,心下无奈,也跟着一起走了过去“我总得让我的伤利益最大化。”

    后桌君木了脸“我真是越来越讨厌你了。”

    弥笑“那不是很好吗。”快来看 "xinwu" 威信公众号,看更多好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