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中文 > 网游小说 > 潜行吧,姐姐大人[综漫+扭蛋] > 章节目录 第一百一十一章
    “听你曾有过自杀倾向”

    布置得满覆生活气息的房间里,弥靠在舒适的软椅上,凝望着温暖的棕木桌面上那一盏并不刺眼的台灯光芒。她刚刚注射了一种药剂,使得头脑运转得都缓慢了很多,甚至催生出睡意来。

    弥缩在软椅里,双手捏着身上的工艺披肩,茫然而无措地微微点了点头。

    “能告诉我最早是多久以前的事吗”那个温柔的女声还在继续询问,声线柔和得如同夕阳的光,轻而易举地摧垮弥的心防“”弥咽了咽唾液,微微阖着眼,语气轻软像是落地的羽毛“很久了。”

    “能详细吗”那个声音继续询问,话语落在弥有些轻飘的头脑里。

    “”弥微眯着眼睛,像是非常困,视线笨拙地挪开。

    “我想要帮助你。”那个女声话的声音好温柔“别害怕,我不会告诉任何人。”

    弥低敛着睫毛,感觉视线有些无法聚焦在同一点上,只能凝视眼前有些模糊的光斑“初中的时候”她话的时候显得很艰难,好不容易才吐出完整的字眼,随后就有些瑟缩“我一个人很难过”

    房间里安静了一会儿,弥迷离着双眼不知道在想着什么,耳边缓缓响起了一个极低的柔和调子,像谁在哼唱着童谣。弥迟钝地将视线移到桌上的cd,婉转的调子似乎缓和了她防备,弥的表情看起来不再那么躲闪。

    “爸爸妈妈死后,也过了那么多年了。”她抿了抿唇,脆弱地缩在软椅上,抱着自己的膝盖,是一种保护自己的动作“我真的,没有勇气了。”

    “那后来呢”女声继续问,在忽远忽近的童谣中,飘渺得似是幻觉。

    “姐姐们。”弥露出一个的笑容来“后来,姐姐们就来了。”她的眼睛亮了一些,像是想到极为美好的事物,笑容温软。她似乎还想补充些什么,嘴唇动了动,却只是贫乏却真诚地了一句“真好。”

    “你很喜欢她们”

    “嗯。”弥抱着自己的动作松了一些,脑袋靠在软椅上无意识地笑“很喜欢,非常喜欢。”她眯着眼睛笑起来,单纯得像一个孩子。可是笑容忽然一顿,又惆怅下来“可是她们走了。”

    “为什么呢”

    “不知道。”弥的眼睛忧伤起来,微微低着头,像快要枯萎的花“不知道。”

    “你难过吗埋怨她们离开你吗”

    弥急促地摇头,不话。

    “放轻松。”那个女声及时出声,把弥从焦虑中拉出来“我们只是聊天而已,些高兴的事吧”

    弥有些迷茫地看着桌面上平直的纹路,模样带着几分彷徨。

    “不知道该什么吗”那个女声体贴地问,随后停了停,像是思考,然后继续“你很在乎你的姐姐们,她们的离开一定给你很大的打击,那你是怎么调整好的呢”

    弥静了一会,然后出声,低哑温柔“我还有阿纲。”

    “你很爱他吗”

    弥的神情柔和了很多,缓缓点头,一缕长发随着她的动作滑到身前,衬得她脸颊白皙如玉“嗯。”

    “但我听你们分开过一段时间。”那个女声低低着“为什么呢”

    弥从身边捡了一只抱枕抱在怀里,她低着头,下巴陷在柔软的抱枕里,有些低落“他,是为了我。”

    “你信吗”

    弥不话,却也未有动摇的神色。

    “那后来呢”

    弥侧着脸,将头放在抱枕上,眼神似是在回忆一般飘远,她滞涩着“我发现,我怀孕了。”

    “那个时候,你们已经分手了。”看着弥轻轻点头,女声继续“未婚妈妈并不容易,为什么要留下那孩子”

    “我答应过,如果有孩子,不可以自己打掉。”弥低垂着睫毛,有些悲伤“后来,我能感觉到他在我肚子里,能感觉到他在长大,我”弥开始控制不住的掉眼泪,大概因为药剂中也含有镇定剂的成分,弥只是所在椅子里安静悲恸地哭,没有显露出任何歇斯底里的疯狂来。

    “我梦见他了,我知道他长大以后会变成什么样子,那是我的孩子,我好想见证他长大。可是来不及了”弥哽咽起来,带着哭腔,她无所适从地哭泣着,像徘徊在雨夜墙角里被四面围困的猫。

    “我没有保护好他,都是我的错。下着雨,那么大,我不该乱跑,不该的。”弥眼眶又红起来,压抑地哭泣着。

    “下雨了,然后呢那个时候,发生了什么呢”

    “有人抢了我的包。”弥紧紧抓着抱枕,骨节泛白,神情无措“我去追,然后摔倒了,掉下了地下通道。”她表情变得沉痛,下意识地捂住了自己的腹,整个人都缩在了椅子里“我不该追的,不该想那枚戒指。”

    “戒指”

    弥动了动嘴唇,无神地望着某处发呆“阿纲给我的,求婚戒指。”

    “为了戒指你恨他吗”

    弥露出茫然的神情,将头埋到了抱枕里,然后摇头。

    “为什么呢”

    黑发的女人在抱枕上擦了擦自己的眼泪,露出一双失去光彩的眼睛“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找再多的理由,都是我的错。”她喃喃着,声音低哑“是我没有保护好孩子。”她逐渐消沉起来,眼睛里满是悲观压抑。

    “后来,你又开始厌世了是吗”

    弥呆滞了很久,才像听见那个女声的话,逐渐从抑郁的情绪中抽身出来,缓慢点头。

    “你承受不了自己给自己施加的压力,慢慢抑郁,对吗”

    “也许吧。”弥含糊不清地回答。

    “这次又是为了什么振作起来的呢”

    “有人告诉我,我的事还没有做完。”弥低声回答“还有我,必须要做的事。”

    “什么事”

    弥像是在看着某处发呆,沉默了半晌“复仇。”

    女声顿了顿,才继续“这件事重新支撑起了你,是吗”

    弥点头,很轻很轻地“我来,可以不用变成现在这样的。我来,也该有一个完整的家庭的。我来”她停了下来,变得平静了些“会爱着我的人,被杀死了。”

    “那你做完了吗你该做的事。”

    弥再次点头。

    “然后呢”女声娓娓着“支撑着你活着的事,已经完成了,你接下来怎么办”

    弥又呆滞了一段时间“我那个时候,已经找不到存活的欲望了。”她的眼神木然“可是还有安纸,还有关心我的人,我不能寻死,我只有随波逐流的活着。”

    “然后呢”

    “然后”弥的眼眸木然地转动“我被送来了阿纲身边。”

    “为什么”

    “或许,他们觉得,这样,我就能找到希望。”弥的手指开始刮起了抱枕上细密的纹绣。

    “那你找到了吗”

    弥静默着不话,低头像是在思考。

    “听,你再见到泽田纲吉时,很抗拒。可你不是不恨他吗”

    弥半张脸藏在抱枕下面,露出一双眼睛“我看到他,会想到孩子。会忍不住,想要迁怒。”

    “真的是这样吗”女声没有直接否定,而让她开始重新考虑这个结论“你看到他,确实会想到孩子。分开了那么久,那个孩子是你们之间还存在保留关系的理由。你抗拒,拒绝,让他难受,可你还爱他,你越这么做只会让自己觉得越痛苦。你通过伤害他来伤害自己,你只是在自我惩罚,对吗”

    弥低垂着眼睛,她似乎困得越来越厉害了,开始靠在了身后的软椅上,像随时都能睡过去。

    “很困了吗”女声问。

    “嗯。”弥点点头,揉了揉眼睛。

    “那,我问最后一个问题了,好吗”即将入睡时,也是意识最松懈的时候“愿意嫁给他,也是愿意放下一切了吗”

    弥已经阖上了双眼,快要睡去,她看起来已经不能再回答了。女人准备结束,却看见弥很慢地摇了摇头。

    坐在桌边的陌生女人看着弥靠在椅背上睡过去,声息趋向平和。她关上了身边还在放着歌谣的cd机,也将录音笔关上,凭着刚刚问询的记忆对照了一下上一次的笔录,发现并没有违和的地方。她靠在了身后的椅子上,盯着弥的睡脸叹了一声。

    虽然并没有问完,可显然是不能叫醒弥再继续了。

    女人再次看了看上次的笔录的结论,发现没有任何需要推翻的地方。她收拾好自己的工具和文件,朝门外走去。

    门外早有人在等着了,见她出来后几步走过来。

    “boss。”女人尊敬地称呼眼前这个将她招揽来彭格利没多久的年轻首领。

    “她怎么样”纲吉朝里面望了一眼,正好能看见弥躺在椅子上。

    “夫人已经睡着了,一觉醒来应该会轻松很多。”女人露出一个礼节性的笑“这次比上次要平静许多,夫人的感情非常敏感细腻,但她也知道怎么做才会好,boss只要注意不要刺激到她,如果她出现不好的情绪要尽力安抚,夫人会很快自我调整好的。”

    弥醒过来的时候,已经在她房间的大床上了。她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纲吉正背对她坐在床边,弥隐约看到窗帘外的天色还没泛黑。

    弥撑着床起身,朝纲吉膝行过去,然后从背后抱住纲吉的腰,脑袋放在他的后颈窝。

    “醒了”纲吉伸手摸了摸弥的头。

    “嗯。”弥应了一声“你在做什么”她将下巴放在纲吉肩膀上,就看见纲吉手里正拿着一个盒子在把玩。

    “前段时间,黑市里出现了一种叫做匣武器的新式武器。”纲吉的手指灵巧地转了转手上的匣子,微微转过身抱住弥“然后我就在城堡里发现了这个,感觉倒是很像。”

    对武器之类并不怎么感兴趣,弥闭着眼睛窝在纲吉怀里。快来看 "hongcha866" 微信公众号,看更多好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