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中文 > 网游小说 > 潜行吧,姐姐大人[综漫+扭蛋] > 章节目录 第一百一十五章
    弥这次醒得很早,或许也是因为这次心理治疗使用的药剂剂量轻了一些,没睡半个时她就醒了,然后就看见好一段时间不见人影的纲吉坐在床边。

    拉上的窗帘遮住了阳台外透进来的光,整个室内的光线都显得有些晦暗不明,有如凝滞的水。

    “你回来了。”弥揉了揉太阳穴,从床上坐起来,伸手搂向纲吉的脖颈。

    “嗯。”纲吉接下弥,下意识地蹭了蹭她的脸颊,却听见弥倒抽一口冷气地迅速推开了他。

    “什么呀”弥捂着自己脸控诉地看着纲吉,定晴一看才注意到纲吉下巴上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蓄了些胡渣。她咬着唇,抱怨地看着纲吉“刺到我了。”

    “啊,抱歉。”看弥故作委屈的样子,纲吉低沉的心情也稍稍松了一些,他摸了摸自己的下巴“最近太忙,就忘记了,不过蓄点胡子应该也不错吧”

    “不准”弥斩钉截铁地打断“敢蓄的话以后就不要抱我了。”

    “这样吗”纲吉被逗得有些开心,上前去抱住弥的腰把她压在床上,然后用自己长出胡渣的下巴在她脸上乱蹭“其实我觉得得还好啊。”听着弥一边声叫喊一边推着他的脸满是嫌弃的让他走开的声音,纲吉忍不住震动着胸膛低低地笑出声来。

    “好了,不闹了。”纲吉和弥在床上闹了好一会,才放开弥“弥换身衣服,我们出去一趟。”

    弥撑着床坐起来,摸着自己被胡渣弄红的脖颈,不满地嘟囔“去哪里”

    “上次好的,陪你去医院。”纲吉握住弥的手,声音轻柔了很多。他上次在弥开诚布公后第二天就打算带弥去的,可是海外的势力一夜之间消息全无,他作为彭格列的boss不得不去坚守意大利以外的阵地,局势越来越紧张,最后拖到了今天才回来。

    弥脸上的笑容一缓,却还是轻轻点了点头。

    纲吉去盥洗室整理了一下仪容,收拾了下巴上冒出来的胡渣,弥也换了一身衣裙,两个人行至前庭才乘车离开彭格列城堡。

    黑色轿车离开城堡驶进公路,弥坐在窗边看着外面飞速掠过的风景。她忽而转过头看了同样坐在后座的纲吉一眼,就看见纲吉正单手支在车窗上扶着额头,闭着眼睛十分疲倦的样子。

    彭格列的医疗团队大多都是外科方面的好手,确实没有专精于妇科的,可却也不用专门跑一趟医院。现在这种时机还要陪她出门,那么大概能请来的医生也都无法信任了,纲吉或许也担心她一个人出去会有什么事,才会这么疲乏了还陪她出来。

    弥的手撑在皮质的后座软椅上,靠近了纲吉。她把手轻轻放在纲吉的手背上,还带着几分警觉的纲吉立刻便微微睁开了眼睛,发现是她后才带着几分倦意浅浅笑着伸手揽住了弥的肩膀。弥顺势靠在纲吉身上,仰起头吻了吻他的唇角。

    “睡一会吧。”弥轻声着,眼底带着几分显而易见的心疼。她重新坐好,拉着纲吉枕在自己大腿上,抚摸着他的头发轻柔地安抚着。

    从郊区驶到市区,半时左右的车程,就到了彭格列庇护下的一家规模堪比市立的私立医院。弥轻手轻脚地放下已经睡熟的纲吉“你们在这里守着boss吧。”她对着前座两个黑衣的保镖“我很快就回来。”

    大约是也怕吵醒纲吉,副座的黑西装压低声音“可是,夫人”

    弥刚竖起食指摆了一个噤声的手势,却正逢浅眠的纲吉被谈话声唤醒了神志。前段时间在海外的基地养成的习惯使然,即使再累再困,他也只保持了很容易就会惊醒的浅眠状态“已经到了吗”纲吉从座椅上坐起来,解下了料子轻薄却系得有些紧的披风“走吧。”

    弥轻叹了一口气,还是打开车门走了出去。

    兴许是早就约好了,安静的特设通道早已有人等候,弥跟着白大褂的女医生去做了一系列检查。

    专门用来接待身份背景不一般人士的特殊病房里很安静,弥躺在床上注视着雪白的天花板。她其实对自己的身体很清楚,她确实还有怀孕的机会,只是那个概率实在太,很难能发生。

    刚离开化验室,弥就看见纲吉在走廊里看着墙壁上的一副展览板。

    “你看起来很累。”弥轻声着,走过去牵住了纲吉的手。

    纲吉也缓缓回握弥的手,不知道是对自己还是对弥“很快,都会好的。”

    走廊里一时安静下来,却听一阵风声突然划破空气,一串钥匙忽然被掷在了雪白的墙上。纲吉条件反射性地揽住了弥往自己身后拉,弥也飞快地看向了不远处不知什么时候打开的窗户“是安纸。”她迅速捡起落在地上的车钥匙,皱起眉“出事了。”

    纲吉闻言也微微皱起眉,略一沉吟“走”

    他没有选择电梯,拉着弥往员工通道跑去。奔跑间,窗外忽然连续响了两声枪响,弥担忧地朝后面看去,微微握紧了放在口袋里的手机。

    纲吉一回来就又陪她出门,为了低调行事还没怎么带人,用了平常部下出入时用的车辆,却还是被盯上了。这或许只是个巧合,他们正好被看见了,但这种无孔不入的手段和被把握得干刚好的时机更让弥心惊于他们是否已经被自己人卖了。

    一路上没有任何追逐阻截的人们,倒是地上还躺着几具脑袋上已然穿了个洞的黑西装男人。弥匆匆扫了一眼,和纲吉一起进入停车场。他们的轿车停得很近,弥拉开驾驶座的车门就打算坐进去,却看见医院大楼的停车场后门出又冲出一个举着的男人,只是一个带着恶鬼面具的纤细身影诡谲地从他后面划过,那个还拿着枪的男人瞬间身首分离。

    “外面”安纸的身法诡秘,转眼就停在了弥身前。她摊开手掌比出一个五字,然后又敏锐地瞬间转身用消音击毙了一个处于五楼窗口的狙击手。

    弥的动作慢了半拍,随后带着思量地迅速坐到了驾驶座“外面还有埋伏。”她对已经坐在副驾驶的纲吉“把安全带系上,坐稳。”

    纲吉的动作一顿,眼前的弥表情坚韧,莫名的就和记忆中手拿长刀的少女重合在了一起。他迅速拉上安全带,甚至久违的还有点忐忑地抓住了车上的把手“弥你多久没开车了”

    “很久。”弥打燃引擎,调整档位,然后打开手刹“不过总是开过的。”

    她话还没完,黑色轿车便如离弦的箭一般冲了出去。

    “等等啊,弥,你上次开车是在六年前吧”看着轿车飞速冲出停车场已经紧闭的大门后一个漂移险险避过其他车辆混进了车道里,纲吉心情复杂地回头看着那些还守在门外守株待兔却被他们飞速超过搞得一脸懵逼的人们。

    “啊”弥全身心都集中在车流中,只简短地回了一句“跟上来了吗”

    纲吉透过后视镜看着后面的情况“嗯,跟上来了。”

    弥再次猛踩油门,黑色轿车灵活地在车流里不停钻空超车“还是那辆军用吉普顺手一点。”刚完,轿车车尾就扫到一辆车道上的其他车,车身猛地一震。那辆不幸被扫到车头的车迅速刹车停下来,又引起后面一连串的叫骂和刹车声,弥踩下油门,拐进道里。

    “弥,慢一点”看着道边摆放的物品被不停撞飞,安静的道瞬间鸡飞狗跳起来,整个车窗映满了乱七八糟的东西。

    弥木着脸紧盯着前面的路,严肃地“冷静一点”

    “该冷静一点的是你啊”纲吉哭笑不得地扶着额头,看着轿车终于开进郊区道路,才微妙地松口气“后面追着的不是丧尸,不用太紧张的。”

    弥轻飘飘地看了身边的纲吉一眼,遗憾道“真怀念那个会被丧尸吓哭的泽田君啊。”

    纲吉无奈地笑了笑,看见后视镜里还有一辆车在矢志不渝地跟着他们,副驾的人已经对他们举起了枪“好执着啊。”他想了想这辆车的防弹标准,还是微微靠在了椅背上。

    “看前面”弥忽然出声提醒纲吉,纲吉举目望过去,就看见前方横停着两辆车挡住了整条道,一群黑西装拿着枪对着他们,一个穿着眼熟的黑色制服的男人背对着他们着。弥笑了笑,声音有些愉悦“这是什么第二重防线吗”

    “真可爱呢。”弥的评语伴随着连续不断的枪击声响起,瞬间车窗上就密密麻麻的嵌入了无数的子弹。

    弥将油门踩到底“该庆幸他们没带大口径武器吗”驱车闯过第二道防线,眼见的两辆车被撞飞,弥才微微耸肩“不过不至于这么不谨慎,总觉得有诈呢。”

    弥踩下刹车,副驾的纲吉差点一头撞上车窗“就在这里吧。”

    “怎么了”差点被刚才那一下惯得吐出来的纲吉默默整理了一下,才问。

    “看”弥的话刚落音,一束冲天而起的暖橙色大空火焰瞬间烧了起来,霎那间几乎映暗了天色“虽然白帮已经转入地下,但混进人群的他们更能掌握消息和其他家族的动向。”她着,扬起一个笑容,带着几许骄傲“这么快就能做出反应,很厉害吧”

    弥的话刚完,公路的前方也忽然出现一阵火焰反应。

    “果然有诈。”纲吉也笑起来,转头对上弥的眼睛,像是在回应她的炫耀“彭格列总还没太迟。”添加 "xinwu" 微信公众号,看更多好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