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中文 > 网游小说 > 潜行吧,姐姐大人[综漫+扭蛋] > 章节目录 第一百一十七章
    山武到并盛的时候已经不早了,他临时受命,就赶不上弥,还要劝自家固执的老爸离开日去旅个游,再联系弥时就已经联系不上了。知会过风纪财团后,山武转道就想去泽田宅确认一下弥是否在家,现在局势太过微妙,一不心就可能出事。

    今晚的并盛非常平静,黑夜笼罩下来整个城镇都寂静无声。山武在黑暗中刚拐进居民区的街道,就隐约感觉到了有什么蛰伏在黑暗中。前进的脚步顿了顿,山武还是停了下来,他伸手往后抽出包裹在剑套中的刀,刀锋贴合着剑鞘被拔出的声音激起一片锋芒。

    神情慢慢冷肃下来,山武单手执刀不动声色地扫视周围“来得真快。”

    路边的路灯闪了几下,随后迅速熄灭,只见山武的身影隐于黑暗中,然后刀剑相接时的钪锵之声短促响起又迅速落幕。血腥味溢开。

    这是个陷阱。

    当山武意识到这一点而赶去泽田宅的时候,已经找不到弥了。

    山武有些时候会觉得自己很矛盾,他当初答应那个女性的自己会保护弥的时候,想的明明很简单。可是越到后面,就越不知道自己的想法是否还一如既往了。可是有些事情并不是他能想的,因为没抓住时间和机会,所以就全都来不及了。

    在替彭格列十代目去机场接白帮名义上boss的飞机时,山武也曾想过这个问题。可是有些事情是不会有答案的,因为一切都已经抓不住了。所以他只有露出爽朗的笑容来,抱起在药效中沉沉睡去的弥,那体重轻得仿佛一阵风都能刮走,他又不敢太用力地抓住她。

    那是阿纲未来的妻子,他要把这个人送到阿纲身边去。

    很久以前他就知道,即使后面两个人分开,他隐秘的抱持压制自己的想法,他也没想过太多。不过到了后来,他们还是在一起了。其实也不上什么,只是当初的他觉得那个人怯懦,心里又藏着某种偏激和极端,或许是属于杀手的直觉,记得reborn也曾这么称赞过他,反正就敏锐的察觉到那个女孩心里并不光明,就觉得也许并不适合,何况阿纲也喜欢那个人。

    他喜欢并能长久的,应该是更活泼可爱一点的,更笨一点的女孩。

    这么想着,然后就来不及了。

    从一个屋顶飞跃到另一个屋顶,来来回回地扫过安静无人的巷道房屋。山武忽然想到弥并没有火焰,她再怎么聪明又善于应变,也不一定能从人家有心布下的陷阱里全身而退。那么柔软的腰肢和沉静的黑眸,突然就被淋漓的鲜血所替代。

    唆近乎尖利的细风声飞速接近,山武堪堪避开头,已经看不清是什么从自己脑袋边上划过,就感觉到脸上被尖锐的东西所划过,只是很浅,没有出血。山武反转手上的刀准备迎敌,就见一个身影飞快地跃至他目所能及的地方,黑夜中的恶鬼面具十分瘆人。

    “安纸”山武握紧刀,出声确认。

    正欲抽出武器的安纸身形一顿,也似乎认出了在黑暗中被她攻击的人是谁,停下了手里的动作。

    “弥呢”如果之前还能镇定地寻找弥是因为能力强大的安纸在弥身边的话,这会儿看见安纸却不见弥就让人心里有些慌乱了。

    安纸没有回答他,她一只手握着手机一只手拿着一把不知道从哪里顺来的带血短刀,移开目光四处寻。黑色短发的女人似乎已经焦躁起来,手微微一用力就将手里的手机捏了个粉粹“在哪里。”她以一种极的声音呢喃着,手里猛然窜起一簇火焰,随后狂躁地在手边迅速扩大并愤怒燃烧“在哪里”

    送完人回来后一路上遇到不少袭击,完全拖慢了她回并盛的速度。而回来的她除了看见一群又一群偷袭的老鼠,就已经完全找不到了自己的姐姐。

    炎压可怕的大空火焰愤怒的剧烈燃烧着,紧接着在安纸手里猛然炸开,形成一个光圈以安纸为圆心用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扩大。沉沉压着的黑色天幕被橙色火焰迅速照亮,被映照得惨白的天空和黑色的云朵完全静置,而那飞速扩散的庞大火焰眨眼间就将整个并盛笼罩进去。可橙色火焰继续扩大时,忽然碰上了另一股力量,只见一个紫色光罩在被大空火焰碰触时飞快闪现了一下,随后又如同消失了一般隐没于黑暗。

    安纸和山武同时愣了一下,然后迅速反应过来,急掠着身影朝那个方向逼近。

    根就没有商量的时间,或者安纸根不想商量怎么破那个幻术光罩,她拿着带血的短刀将自己的火焰附着于其上,堪堪踩着屋顶赶到就踩在地上一个借力朝那一片黑暗冲过去,高举手中的刀直破幻术结界。

    刀锋被高强度的炎压覆就,直触那隐于黑暗中的光罩时因为两厢的力量作用之下差点扭曲折断。然而那紫色的光罩微闪,气波卷着微尘从刀尖猛散,紫色光芒和大空火焰的橙光交相辉映地闪烁起来,最后紫色光罩被安纸粗暴的打破。

    掩饰真实的幻术被打破,被打破后显露出的真实却是冲天而起的火光。熊熊燃烧着的二层日式房屋带着炽热的温度,远远看着都能感觉焰火的炙热直逼皮肤。安纸看着在天使之家的门牌前拿着刀的短发男人,那个男人的脸在前不久还在她看过的资料夹上出现过,白兰的六吊花之一。

    “去找她。”山武只来得及听见身边的安纸这么,然后安纸的身影就在他眼前一闪,飞快截住了幻骑士的退路。

    安纸背对着身后熊熊燃烧的火焰,掩护冲进火场的山武。她的恶鬼面具被火映得更加狰狞,她不话,可散发出一种叫人寒毛直竖的杀意,像来自地狱深处恶灵“杀了你”她低沉着声音像个野兽一样咆哮,双眼紧盯着幻骑士,刺骨杀意铺天盖地地袭来“杀了你”

    山武是在大厅找到的弥,当时门已经从外面被反锁,山武踢开大门后就发现已经倒在地上的弥。浓烟滚滚,呛得人几乎睁不开眼睛,木制的房屋已经倒了好几根着火的房梁,地板也燃烧起来。山武用刀抽开正在掉落的木块,从地上抱起弥才发现弥怀里还紧紧抱着一个白色的罐子,可这时已来不及多想,他迅速地抱好弥退了出去。

    “弥”山武退离火场后就把弥放在了地上,他脸上沾了一些浓烟熏出的黑灰,样子有些狼狈“醒醒,你没事吧”他急声想叫醒弥,就见弥无意识地紧蹙着眉,未醒就急咳了几下,才慢慢睁开眼睛。

    呼吸间是夜晚清凉的空气,远处的树影房舍在没有月光的天空下昏暗而不真实,弥沉沉地睁开眼睛,就看见不远处的安纸拎着什么朝自己慢慢走过来,她手中的物体还在不停的滴着血红的液体,安纸脸上的面具和身上的衣服也被溅满了血迹。

    山武不知道该如何形容他这一刻的感觉,在他怀里醒来的弥眼神暗沉,隐隐泛着一种溺死前的疯狂。而以他难以想象的速度飞快杀死了敌人的安纸正拎着她的战利品走过来,同样沉默冷肃而满溢一种不出的死寂。

    “抱歉,让你们担心了。”弥轻敛睫毛,嗓音有些沙哑“意识到上当了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

    安纸没有话,可这个情景,山武也不知道自己该什么。

    弥似乎也觉得嗓子不太舒服而吞咽了一下,她一直都紧紧抱着怀里的罐子,失去意识时也没放“竟然会做到这种程度,真是不择手段呢。”她轻轻笑了笑,映着火光显得有些凶狠“我真的生气了啊。”

    安纸丢了手里的头颅,从身上擦干净了手,才朝弥伸手想接她怀里的罐子。

    弥摇了摇头,抱紧了怀里的罐子“没关系,安纸,我拿得动。”她撑着地有些无力地起身来“我怎么会抱不动呢。”

    “弥。”现在的场景有些奇怪了,山武出声打断“我们还是快点回意大利吧,密鲁菲奥雷的人已经来了。”

    “嗯,的也是呢。”弥懵懂地跟着点点头,露出一个干净的笑容来“至于那个东西”她看向被安纸扔在地上的头,脸上的笑容一转,瞬间又变得面无表情,表情转换间带了些神经质的味道“从哪里来,就寄回哪里去吧。”

    弥又露出一副天真无邪的笑容,如同纯真的稚子“可别被其他人处理了。”她眯着眼笑,声音沙哑却轻快。

    “要好好的,放到他的主人面前哦。”给力 "songshu566" 微信公众号,看更多好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