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中文 > 网游小说 > 潜行吧,姐姐大人[综漫+扭蛋] > 章节目录 第一百一十八章
    “和谈”弥拿着手机重复这个词。

    外面的天色已经不早,弥将泽田奈奈送上飞到泽田家光身边的飞机后,就转身上了她的专机。

    怀里被她心抱着的雪白罐子已经交给了身边人,会重新再选一个地方好好安置。安纸早已提前出发,弥在和山武等待专机起飞时,就接到了纲吉的电话。

    “你同意去了吗”弥微微蹙眉,问。

    “没有。”手机那边的纲吉轻轻笑了一声,像早就料到弥会这么问。

    弥微微松了口气,靠在身后的座椅上“不去就好。”她放软了语气“现在这个局势,虽是僵持,但密鲁菲奥雷显然更占优势,这个时候和谈一定是阴谋。”

    “嗯。”纲吉带着笑意回了一声“弥以为我会去是吗”

    弥透过机身望着外面机场平坦的路面“啊,阿纲也在为这段时间的伤亡难过啊,如果有机会和谈,我以为你就算知道有危险也会去试试。”

    “我原也是那么想的。”纲吉的声音顿了一下,也放轻了一些“可是实在太没把握了,我还有你,还有彭格列,还有隼人他们,万一我出了事,不就把什么都丢给你们了吗。我不想那样,弥。”

    “总有翻盘的机会的,局势不可能一直胶着。”弥安慰了一句,然后看了一眼坐得不远的山武,放低声音“飞机要起飞了,我明天到家再聊,等我回去哦。”

    “好。”手机那边的纲吉也放低声音回应,像在和弥讲悄悄话一样“我爱你,弥。”

    正准备挂电话的弥老脸一红“怎么忽然这个。”她有些窘迫地注意了一下身边的人有没有听见。

    “嗯,就是忽然想告诉弥嘛。”纲吉顿了顿,继续语气柔和地。

    温言软语又聊了好一会儿,直到快要起飞前不得不挂了电话,弥嘴角的笑容才缓下来。看着机舱的厚玻璃上被晨光折射出斑斓的光线,弥推开了放置在她身边的柜台,放平了座椅闭上眼睛。

    她其实以为自己会笑不出来,可接到电话听到纲吉声音的那一刻,在胸腔里膨胀的怨愤全部都被安抚了。她不想跟纲吉委屈她遭遇了什么,也不想她对孩子的骨灰落在那群人手里的事有多愤怒,她只想那么简简单单地跟纲吉几句话,轻描淡写的,山明水静的,然后她所有的情绪就都平息了。

    等我回家,回家。我爱你,爱你。

    生活其实也就这么回事,过去也终会过去,弥后知后觉地领悟到这一点。她应该抓住了是自己仅有的最想要的东西,过去的即使再不舍,也回不来。

    或许真的是她太过偏执了。

    专机又飞了十多个时,连续几天这么跨时差的飞行让弥的时差已经完全混乱,可偏偏专机飞得又不安稳,没一会儿就是一阵气流,整个机身都在抖动。她刚睡一会儿就被弄醒,再入眠,再醒来,连好好休息一会儿都不行了。

    直到下飞机,弥才意识到一夜没睡再加上长时间时差混乱的后果了。她脑袋疼得不行,上车就靠在床边补起觉来,睡得昏天黑地的都没意识到什么时候就已经回了彭格利。

    弥在车上呆坐许久,才死心地从车上下来。意识中和纲吉通话好像还是几个时前的事,却早已过了一天,弥眯着眼睛望了一眼蔚蓝无际的天空,却在低头时没有看见熟悉的身影“boss呢”她随口朝身边跟上的人问道。

    “属下也不清楚。”木讷的黑西装这么回答。

    虽然现在很想回房间死死地睡一觉,可没看到纲吉的弥一颗心就像没着落一样有些焦躁起来。她用力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让自己清醒些,睁着一双泛着疲倦的黑眸转身就朝办公室那边走去。

    山武是和她一起回来的,但半路换了别的车离开了。弥只以为对方又有了什么新的任务,当时头疼得也没做多想,却没想到在去boss办公室途径会议室的时候,听见了对方的声音。

    会议室的隔音一向很好,弥想不通到底有多失控才会失声吼到她在门口都能隐约听见的程度。不过这并不是她该疑惑的事,弥只是想着山武先回来一定会先跟纲吉报告一下这次形成遭遇的事,所以这会儿也应该是和纲吉在一起,就停在门口等候起来。

    可是她没有等到离开会议室的纲吉,反而等到了从走廊另一边过来的泽田家光。

    是的,泽田家光,纲吉的老爸彭格利的门外顾问,由于职责关系一向都停驻在外面,没有紧急情况不会回总部的门外顾问泽田家光。弥刚开始还以为自己已经疲倦到出现幻觉,直到看到对方神色严肃的脸在看见她后也短暂诧异,紧接着露出开朗的笑容来,弥才意识到彭格利可能发生了什么非常重要的事,以至于在非常时期有着首领权限的门外顾问也会回来。

    “爸爸。”弥首先打招呼,她已经完全清醒过来,目光微微扫过泽田家光身后的巴吉尔。

    她之前送泽田奈奈去美国的时候,就已经电话确认了泽田家光在美国等候了。这个时候出现的泽田家光,大概就是在她上飞机后没多久就因为什么事而赶了回来,弥一边自责着自己的懈怠没有去注意白帮送上来的情报,一边对泽田家光露出笑容来。

    “是弥啊。”有着金色板寸头的中年大叔看起来还十分有精神,笑起来的时候和以前一样爽朗“刚从日回来吗”

    “嗯。”弥点头“只不过没看到阿纲。”

    “应该是有什么事吧。”泽田家光摸了摸脑袋“弥刚回来时差还没调整好吧,先去休息吧。”

    正这时,长廊外的窗边闪进了一个身影,当泽田家光警惕时正好停在了弥身后不远处“你回来了,安纸。”莫名的心电感应,弥还没回头就确定了来人,转过头对安纸笑笑。

    送完人头回来又顺便带了一份情报资料的安纸在弥的身后没有话。

    会议室里的人也似乎是注意到了门外的话声,狱寺隼人打开了门“”打开门刚好看到泽田家光的狱寺隼人像是要什么,唇部刚刚动作却在看到弥之后迅速地停了下来。

    弥忽然感觉有些不安。

    她迅速地透过狱寺隼人打开的门缝扫了一眼宽阔的会议室,绝大部分时间各个守护者都在海外的势力镇守少有回来,就连上次她和纲吉的婚礼也不是所有都在。可弥这次不仅看见了常驻基地的山武,还有库洛姆,屉川了平,蓝波,甚至还有很久没见过的,的婴儿没有再穿着他那身西装,反而穿着一件样式奇怪的连体衣,样子看起来还有些虚弱。

    她扫了会议室一圈,却没有看见纲吉。

    弥想起了回来前的那通电话,她想起来纲吉跟她了很多话,还了他爱她。弥按着眉心,感觉头越来越痛。现在想想那么多细微的疑点,她当时却一点没有注意,为什么没有早点察觉出来,为什么没有早点发现。

    “好久不见了,弥。”出声的是坐在高脚凳上的,他勾起一个弥很熟悉的客套性笑容,脸色有些苍白。

    弥放下手“好久不见。”她扯出一个笑容来“阿纲不在这里吗”

    没有人回答她。

    偌大的会议室就这么随着她的问话安静下来,长久的寂静后,弥转头看了一眼泽田家光,又移回目光扫视会议室里众人的脸色。她动了动嘴唇,竭力维系冷静“阿纲呢”她轻柔地问,黑眸却咄咄逼人。

    “”弥微微仰起头调整了一下自己的情绪,同时将右手往后伸。

    身后的安纸默契而利落地将手里的文件袋递到她的手中,弥呲啦一声撕开密封的文件袋,取出里面的情报,脸上的笑容彻底冷凝下来。

    纲吉确实没有去那个和谈。

    但白兰在他拒绝后攻占了彭格利在意大利东南一个靠海的基地,并以基地差不多两千的工作人员来威胁纲吉谈判,纲吉无法无动于衷,他去了。谈判还没开始就生变,最后演变成一场武力冲突,白兰的六吊花折损了两个,纲吉最后为了掩护狱寺隼人安全离开而被生擒。

    白兰发出了通函,要彭格利指环,来换彭格利十代目。

    “昨天出的事,现在有结论了吗”弥觉得自己脑袋疼得厉害,一抽一抽地跟着心跳的频率狠狠撞击她的理智。弥觉得自己应该会非常愤怒,不定会歇斯底里,然而她话的声音还是冷静而理智,那些暴怒的情绪全部压在她黑沉的眼睛里,让每一个人都望而生畏。

    沉默地盯了弥一会儿,黝黑的眼睛看不出心绪“昨晚去劫了一次,失败了,守卫应该更多了。”他着,从将一个绘着彭格利家族徽章的黑盒子掏出来放在了桌上,弥注意到其他守护者手上的彭格利指环都摘了下来。

    “所以,现在打算让狱寺去。”

    弥的表情冷淡,即使头疼欲裂也保持着镇定的神态,直视着“有把握一定能救出阿纲”

    弥走进会议室,双手微微撑着长桌看向“如果没有把握,那就让我去。”她平静地如斯。

    “弥。”泽田家光叫了弥一声,声音带着些不赞同。

    黝黑的眼睛平淡地看着泽田家光一眼,然后移回眼睛重新看向弥“弥有把握”

    明白已有几分妥协,弥露出一个浅淡的微笑,同时回头看了泽田家光一眼“请不要阻止我,爸爸。”她表情平静,语气坚决,隐隐带出几分不可动摇。

    会议室又静了一段时间从高脚凳上起身,跳到桌子上,脚微微一动就把放在桌上的指环盒子踢到弥身前“我一直很好奇你是怎么击败中国那些盘根错节的地下黑帮的。”他笑了笑,继续道“让山和狱寺陪你去吧。”

    “不用了,我自己去。”弥拿起桌上的盒子,反手递给身后的安纸。

    没有露出质疑的神色,只是歪歪头“你确定吗”

    “去的人不需要有战斗力。”弥退了两步,不再看其他人,转身往后离开“晚饭之前阿纲会平安回来。”

    弥的头还在痛,眼角的疲倦却已慢慢褪下。她表情冰冷,眼里的暴怒几乎满溢而出。关注 "songshu566" 微信公众号,看更多好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