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中文 > 网游小说 > 潜行吧,姐姐大人[综漫+扭蛋] > 章节目录 第一百二十四章
    nb天气明媚,阳光透过白皙干净的玻璃窗时折射出耀目的光晕。

    nb纲吉通过回廊走到庭院的时候,发现原坐在石凳上的弥已经趴在了桌边休憩。正值午后,阳光也不算特别热烈,纲吉放轻脚步走到弥身边,就看见弥的侧脸上已经被印红了一圈。

    nb“弥。”他放轻声音试探地叫了弥一声,也没有想叫醒对方的意思。

    nb最近弥总是休息不好,怀着双胞胎的孕肚就比普通孕妇大,她的孕期反应又非常强烈。纲吉伸手揽住弥的后肩,然后另一只手绕过弥的腿弯,轻手轻脚地把弥抱起来,往廊道走去。

    nb后背会酸痛不已,晚上睡觉会腿痉挛,坐久了难受睡久了也难受。

    nb“你们两个家伙。”将弥放在了卧室软绵绵的床上,纲吉伸手将掌心贴在弥的腹上“可别折腾她啊。”

    nb“阿纲啊”睡得迷迷糊糊的弥微微睁开眼睛,伸手覆在纲吉手背上。

    nb“吵醒你了”纲吉低声问,反手握住弥的手。

    nb弥摇了摇头,从床上坐起来,神情有些疲倦“没,来就睡不好。”她嗓音有些哑,眉目也憔悴。

    nb“那也再睡一会吧。”纲吉脱了鞋,躺到弥身边,顺手从床头柜上抽出一格林童话,这是他准备的胎教用书之一“呐,我来讲故事,弥就乖乖睡觉,好吗”

    nb弥忍不住低低笑了两声,却还是听话地依偎进了纲吉怀里,闭上眼睛“每天晚上都听你讲故事,我和宝宝都会背了。”她抬起头看向纲吉“不如来唱首歌吧,这也算是胎教啊。”

    nb“”纲吉木着脸看向一副显然要捉弄他的表情的弥“可以不要吗”

    nb弥从善如流地低头看向自己的腹部,声音温柔地问“宝宝们想听爸爸唱歌吗”她静默了一两秒像在倾听,随后抬起头,微笑“他们要听。”

    nb纲吉立即孩子气地反驳“骗人,我什么都没听见。”

    nb“这是妈妈和宝宝们的心电感应哦。”弥竖起手指煞有其事地。

    nb“那为什么我没有心电感应”纲吉故作不满地看了一眼弥的肚子。

    nb弥自如地回答“因为城堡里已经做过防辐射措施了,所以信息发不出去。”

    nb“”被噎得不出话的纲吉。

    nb弥拉了拉轻薄的被子,然后窝在纲吉怀里,满脸我已经准备好了的表情“好了,唱吧,爸爸君。即使五音不全,或者只会唱学集体学的那首君之代也没关系,我和宝宝不会笑你的。”着,她还真诚地眨了眨眼睛。

    nb纲吉默了默,试图再挣扎一下“不然还是放cd好了,我收藏了很多cd来着。”

    nb弥抱着肚子,无辜地看着纲吉“可是宝宝们只想听爸爸唱歌啊。”

    nb看纲吉还在挣扎,弥捂着肚子做作地呻、吟了一声“宝宝们不开心了。”

    nb纲吉放弃挣扎。

    nb怀双胞胎确实是一件很辛苦的事,一直没休息好过的弥可以很确定这件事。它会让人吃不好也睡不着,没有胃口又吃什么都想吐,坐着睡着都觉得难受,心情忍不住的焦躁,它还会让人慢慢浮肿,失去以往的美丽,等孩子更大些了,在肚子里也许还会更闹腾。

    nb可却也是一件很幸福的事,窝在纲吉怀里听他磕磕绊绊唱歌的时候,弥也是这么想的。

    nb即使辛苦,可每一个温暖的细节都会变成一种幸福的能量,源源不断地融进心里。她和纲吉组成了一个家庭,除了捉摸不清的爱情以外,宝宝会变成联系他们的又一个纽带,这才形成一个家。

    nb她现在的辛苦,因为怀孕而浮肿的身体,得不到良好的睡眠而疲惫的神经。所有的一切都是她对于宝宝和纲吉的爱和勇敢,才会有不远将来产房外的第一道光。

    nb有风吹进屋里,拂起新换的白色纱帘,漾开一室的凉风。

    nb弥醒过来的时候才后知后觉地注意到自己真的被纲吉的歌声给催眠了,她从床上爬起来发了一会儿呆。难得安稳地睡了一下午,弥伸了一个懒腰之后就开始给自己找吃的。

    nb自从上次她蒙了白兰一次之后,密鲁菲奥雷对于白帮的打击也变得越趋越烈,弥早就让安纸回白帮去帮后桌君,现在也没有什么人给她消息了。不过即使她隔绝世事一般的呆在了彭格利,也并不是不知道外面可能会有的风起云涌,她已经有一段时间没看见过纲吉的其他守护者了,连常驻在总部的狱寺隼人也是。

    nb天色渐黑,等不到纲吉回来的弥向下属打听了一下,才知道下午纲吉离开房间后就去了同盟家族谈事,估计还要晚点才能回来。

    nb弥从床头拿过耳机戴在耳朵上,耳机里传来一阵舒缓的古典轻音乐,非常动听“爸爸收藏的东西也还不错吧”她笑着对自己肚子,然后将耳机取下来,调音量放在了孕肚上,做完了这个动作,她才有些哭笑不得地继续“啊,真是,爸爸都把妈妈教坏了,你们还什么都听不见呢,胎教太早了。”

    nb弥靠在靠枕上面,单手抚着肚子“你们要好好的长大啊,好好的出生,别像你们的哥哥一样。妈妈真的非常庆幸能有你们,非常感谢你们能成为我和阿纲的孩子,一定务必要健康快乐的长大啊。”

    nb纲吉深夜的时候才趁着夜色归来,他挥退了下属自己一路从楼梯快步跑上去,直到走近卧房才放轻脚步声,轻轻推开了门“你回来了。”猜测中应该早已睡下的弥此时正坐在床边看电视,看到门开之后举起爪子跟纲吉打招呼。

    nb纲吉刚想反问对方怎么还没睡,看弥已经梳洗好,穿着睡衣毫无防备地坐在床边时还是放柔了语气“我回来了。”他连披风都未来得及脱,几步走过来搂住弥“太晚了的话就自己先睡吧,不用等我。”

    nb弥笑了笑,没有回应,伸手替纲吉解开了披风“也没有刻意等,就是你不在有点睡不着。”

    nb弥刚解开披风,露出纲吉穿在里面的西装外套和衬衣,嘴边的笑容就微微一顿“还有去别的地方”她抬头问,一个个解开纲吉西装外套的纽扣。

    nb“”纲吉不甚明白地露出疑惑的表情。

    nb弥替纲吉脱下外套,拿着放在床边的披风一起挂在了门边“回来之前还是要清理干净比较好。”弥回头看着纲吉笑了笑,意味不明,又指了指衣领的部位。

    nb纲吉下意识地朝一边的梳妆台看过去,圆镜子中,他洁白的衬衣衣领上有一枚显眼的吻痕“”纲吉一脸惊悚地望着镜子“这”他露出了极力思的表情,像在回想这是什么时候弄上去的。

    nb“不,弥你听我,不是你想的那样”一边努力回想,纲吉伸手拉住弥“我绝对不会乱来的,所以不管怎么样这一定是误会”

    nb弥笑了笑,不话。

    nb“啊对了我记得今天我出门的时候顺手扶了一个穿高跟鞋的女下属,不定就是那个时候不心蹭上去的”纲吉紧紧抓着弥的手一脸你信我你信我你快信我的表情,一边单手解开纽扣就想把肇事的衬衣脱下来。

    nb弥平淡地望着纲吉“啊,不用解释的,我也没怀疑你啊。”她坐在了床边,看纲吉松口气的表情,紧接着问“我们要不要分房睡”

    nb纲吉松口气的表情一顿,飞快否决“我不要。”

    nb弥扶着肚子起来,朝门外走去,只是还没走几步就被纲吉拉住了手“你去哪里”明明弥还是一副好脾气软性子的样子,可是纲吉话却不由得更软了些,心翼翼的绕过弥的肚子环住她的腰。

    nb弥浅浅微笑“我去睡书房。”

    nb纲吉抱着弥不放手“我不同意。”他转到弥身前去握住弥的双肩,对着抱着肚子的弥根强硬不起来,只有委委屈屈地望着她“真的不是你想的那样的。”

    nb“都了我没误会啊。”弥摇摇头,表情认真“我们认识到现在十年了,我不会连点信任都不愿意给。”

    nb“只是刚刚忽然想到,我一直休息不好,半夜总是会弄醒你,阿纲最近也很忙,这样你会总是很累的。”

    nb“我没觉得不好。”看弥是真的没误会,纲吉放低了声音“我觉得这样很好啊,你要带着我儿子和女儿跑到哪里去我就跟到哪里去,分房这种事绝对不要想”

    nb弥看着纲吉棕色的眼眸,未了叹了口气,还是妥协地坐回床边。

    nb纲吉蹭过来,半跪在地上,环住弥的腰“宝宝们要帮爸爸看住妈妈啊。”他声对弥的肚子嘀咕“以后她要是再有什么奇怪的想法要第一时间要告诉爸爸哦。”

    nb他将耳朵贴在弥肚子上听了一下,随后状似欣喜地回答“好,就这么约好了”

    nb“谁跟你约好了啊。”弥忍不住笑着问“宝宝们现在还没发育出听觉呢。”

    nb纲吉偏过头“反正就是约好了,以后宝宝们替我看着你。”

    nb房间里只开了床头灯,电视的音量也放得非常,光影被模糊得不像话。弥看着纲吉凑上来吻了吻她的脸,温柔的棕色眼眸里带着一贯的温情和愉悦,仿佛只是这样的触碰也能让他开心起来。

    nb“那个吻痕,我是真的没有注意。”他声对弥,脱掉了白色衬衣,耳鬓厮磨着“外面又穿着披风,也没人看到了提醒我一下。”

    nb“提醒你什么”弥不由得问,满脸玩味“bo现了就不好玩了”

    nb“都了没有偷吃”纲吉气愤地一口咬住弥的锁骨。

    nb弥不痛不痒地笑着“诶,真的不会忍不住吗”她的视线往下瞄,经过纲吉解开了衬衣后敞露出的胸腔和腹,停在了皮带以下几寸的地方。

    nb“我不喜欢这个玩笑我生气了。”纲吉面无表情地抓紧了弥的手。

    nb“好好好,我不了,你都知道是开玩笑了嘛,不要认真。”弥伸手勾住纲吉的脖颈,亲了亲他的唇角算是安抚“我知道你忍得很辛苦,不生气么么哒。”

    nb被顺毛的纲吉埋首在弥颈窝,闷闷出声“还有七个月。”

    nb窗外月朗星稀,夜深了。

    nb“啊”觉睡得正沉,腿忽然又痉挛起来的弥从睡梦中惊醒,抓住自己的腿喘息起来。

    nb“怎么了又疼了”同样被叫醒的纲吉还迷糊着,伸手就已经习惯地去揉弥的腿“没事,很快就不疼了。”他把弥按在怀里一边安抚着,一边揉弥痉挛的腿部,声音还含着沙哑的睡意,去蹭弥光洁的额头。

    nb痛楚渐渐平息下来,紧皱着眉头一声不吭的弥才放松了紧绷的身体。可纲吉还抱着她,揉着她的腿,着含糊不清又安抚人心的话,怀抱在黑暗里温暖得不可思议。

    nb“已经不疼了。”弥低声着,感觉到纲吉的唇贴着她的额头“阿娜答。”

    nb“啥”迟钝了几秒后,睡意朦胧的大脑瞬间上线,纲吉睁开眼睛精神十足地问“你刚刚什么弥你刚刚叫什么了我没听清,快快快,再叫一遍”

    nb弥闭上眼睛装作自己睡着了。

    nb“不行啊,弥这种时候就不要装睡了”纲吉闹腾起来,捏着弥的脸硬要她再重复一遍那个词。他从结婚那天就想听弥那样称呼他,只是那时候弥不想,他也不勉强,后来更是多次撒娇打滚甚至在夫妻和谐运动时引诱她叫出来,可是弥就是不上当,好不容易听到一回竟然还是他半梦不醒的时候

    nb“啊啊啊,我不管,你又是故意的你不叫的话我就不睡了”

    nb弥翻了个身继续睡。快来看 "xinwu" 微鑫公众号,看更多好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