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中文 > 网游小说 > 潜行吧,姐姐大人[综漫+扭蛋] > 章节目录 第一百二十九章
    巴吉尔满身血腥的回来时,天光已经微微大亮。

    弥驱走了驻扎在总部的大部分人员,整个城堡死寂得犹如墓地一般。周围已经感觉不到什么气息,大多房间也因为缺少洒扫落了灰尘,那些隐没在黑暗中执行着保护命令的暗卫没有一点存在泄露出来,这里就像一个埋没所有人的墓地。

    可是天光渐出,洒在城堡的每块砖瓦轮廓上,黑暗的阴籁被驱逐,这座城堡又重新变得巍峨雄壮起来。巴吉尔不知道彭格利还能不能等到日出的天光,那仅存的血脉还是幼的胎儿。

    简单清理过自己,巴吉尔前往了首领的办公室。

    其实昨天晚上的阻截战并不需要他亲自去,可毕竟是为了抓住敌方家族的守护者,截断外援是计划中重要的一部分,他思虑再三,还是自己跑去了。安纸那边的人都一贯的沉默死寂,自然不可能等到她们来告知具体的捉拿过程,巴吉尔得到了撤退的消息,就一路赶了回来,打算从弥这边知道昨晚那场偷袭战的结果。

    刚到门前,巴吉尔就隐隐听见了里面传来陌生的声音。刚经历过战斗的神经几乎就在那一霎那紧绷,巴吉尔拿起来武器就冲了过去,房间里着的两个人同时转过头看向他。

    “夫人”看着房间里着的后桌君,巴吉尔一愣,然后看向了弥,赶紧收起了武器“抱歉,失礼了。”

    弥显然一晚上也没怎么休息,眼睛上挂了一圈浅浅的青灰“辛苦了,巴吉尔。”她笑了笑“如果有空的话,麻烦你替我把他送出去。”

    那个他是谁,显然不言而喻。

    后桌君安静地在一边,就那么看着弥“你真的不走”

    弥坐到了软椅上,有些头痛地揉着太阳穴,满脸疲惫“会走的,不是现在。”她嗫嚅了一下,似是在斟酌该怎么“等我处理好,会去找你的。”

    着,低着头的弥看不见身体明显一僵的后桌君“到时候,再帮我画一幅画吧。”

    后桌君在那里“你已经忘了我曾经和你过什么了吧。”他如同喃喃自语一般“就算我再一遍你也会再次被忘记一遍,我知道结果可你却不知道,这句话,第二次了,香取弥,第二次了。”

    巴吉尔不甚理解地看着后桌君,对方脸上带着难以言喻的悲呛。

    后来发生的事情巴吉尔记不清了,他只记得自己送走了后桌君,清晨的阳光温暖得不可思议。他回来找这个城堡的掌权人,却发现弥已经靠着座椅沉沉睡去。她睡得并不安稳,抱着肚子蜷缩在柔软的椅子里,黑色长发如丝缎般垂落在地上。

    昨晚那场战役的结果,很快就出现在了巴吉尔需要处理后发给泽田家光的文件上。

    摧毁密鲁菲奥雷基地一个,虏获对方守护者一名,剩余人员全体歼灭。

    干净利落。

    安纸的手法。

    后来的几个月,巴吉尔就连处理文件的时间也没多少了,密鲁菲奥雷和彭格列的冲突越来越大,更是时常出现规模火拼,他几乎每一天都在腥风血雨中度过。夺还战役,突袭作战,炸点破援,有次更是连续一个月都在外面带着手下的机动部队游击作战,按照弥发下的作战指令进行行动。

    仔细想想已经忘记那一个月到底发生了什么,好像就是不停的战斗,不停的受伤,不停的看见敌方或我方的人死亡。他清醒的愚昧着,在得到攻击指令之后拿下了密鲁菲奥雷一个重要据点,于是密鲁菲奥雷在意大利的南北战略带终于被彭格列阻断。

    这是一个战略意义非常深重的胜利,但谁都高兴不起来。

    巴吉尔踏上回程,在鲜血中愚钝的头脑保持着麻木。伤口会痊愈,土地会重回来的面目,可是死去的人,永远不会回来。巴吉尔能感觉到有什么给了他的意识一个重击,在不知道什么时候发生的,也或许是这几个月不停由鲜血累积起来的,但那就是发生了,巴吉尔感觉到一种迷茫,对于彭格列的荣耀和在阴影中死去的同伴的鲜血。

    走廊的长地毯早不复往日鲜艳,巴吉尔与走出走廊的安纸错身而过。

    靠近办公室的巴吉尔隐隐听见了有音乐声传出,很舒缓的古典舞曲。他的脚步停顿了一下,透过半掩的门缝能依稀看见在房间里的弥。巴吉尔伸手想要敲门,可犹豫着,又把手放了下来。

    音乐声从cd里流泻出来,很缓很慢的拍子,像潺潺的流水。巴吉尔看见沐浴着窗外阳光的女人赤脚在房间中央的地毯上,沉迷地闭着眼睛踩着拍子。她双手抱着对比起身形来过于臃肿的肚子,入神地慢慢转圈,踩着舞步。

    弥随手将长发别在耳后,动作温婉轻柔,她逆着光,每一个辗转,脚步微挪,闭着眼睛微仰着好看的下巴弧线的时候,都带着不清的浪漫和优美,令人目眩神迷。

    时光很静,岁月也很静,这一秒漫长得连阳光中的微尘都停滞了下来。

    音乐声渐入尾音,在低声吟唱般的调子中消失于空气中。巴吉尔看见弥停了下来,那音乐像为她营造了一个无比美丽的梦,以至于音乐消失梦被打破,她从美梦中乍然猝醒,带着迷茫和无措地睁开眼睛,映进眼里的世界让她残存几分无所适从的狼狈。那双黑眸几近空白地注视着cd机半晌,才意识到什么一样木讷地移开目光。

    巴吉尔将自己注视到的一切埋进土壤里,敲响了办公室的门。

    报告伤亡,确认指令,一切都公事公办无可挑剔,弥在转身的霎那仿佛丢掉了她所有茫然和无措,重新变成一个精明敏锐的战略指挥官。聊完了大局部署,夺回来的领地还没来得及进行守卫划分,巴吉尔自觉的开始写方案,弥让出位子坐到沙发上休息。

    提案还没写完,巴吉尔隐约记起有文件中提到过关于势力守卫的问题。他分神打开抽屉去翻找上次看过的文件袋,一摞文件袋被他的动作带得翻出了些。巴吉尔刚找到自己需要的文件,柜子里的文件袋里却滑出一册子啪一声落在了地面。

    浅色的册子,并不厚,普通笔记的样式。

    巴吉尔捡起笔记,正好迎上听见声响后看过来的弥的目光。

    “是从文件里掉出来的,夫人。”巴吉尔解释了一句,看手上的笔记样式似乎带了些私人性质,他不便当着弥翻开查看。弥起身来,伸手接过了册子翻开,扉页并没有署名。

    弥翻开第一页。

    212,弥怀孕了,两个月。

    215,弥没有吃早餐,中午吃下去的也都吐出来了,医生她现在的身体状况不适合自然生产。

    216,陪弥听法文播报,发现自己还是听不懂。

    21,我的孩子以后是要上哈弗呢还是常青藤呢

    218,弥的胃口越来越不好,我要换厨师。

    21,换了厨师,弥还是吃不了多少,继续换。

    220,告诉妈妈弥怀孕的事,妈妈很高兴,让我不要欺负弥可是一直被欺负的不是我吗

    221,陪弥看电视剧看到一半睡着了,醒来之后发现脸上被上了妆还好没被别人看见。

    222,处理完文件想陪弥睡午觉,结果白兰打来了,好想立刻就弄死他。

    223,弥最近开朗了许多,我早起的时候又发现了自己被绑成蝴蝶结的头发。

    224,弥晚上睡觉会腿抽筋,我要更注意一点。

    琐碎的,冗长的,全都是自弥怀孕以来的一些鸡皮蒜毛的事。弥几乎都能想象到,纲吉在处理公务的间隙在笔记上记下这些琐碎时的表情。明明再看这些已经没有任何用处,理智也敲打着神经让她不要接受这些,可弥就是忍不住逐字逐行地看,面无表情,眼睫轻颤。

    阿纲

    “夫人”看弥长久沉默,巴吉尔出声叫道。

    弥的眼睛没有从册子上移开“你先出去,巴吉尔。”声音如被压抑住了一般低沉。

    巴吉尔推开椅子,有些担忧地看了弥一眼,还是遵照弥的吩咐朝门口走去“巴吉尔”他刚走到门口,就听见弥急促地发出声音,如濒死的人“他真的死了,是不是”

    弥曾经以为自己会用一辈子的时间来接受那个人的死亡。

    巴吉尔离开了房间,没有回答弥。

    寂静的办公室里,弥失魂落魄地在那里,紧抱着怀里的册子。她懵懵懂懂地游移着目光,扫过房间里的挂钟,书架,办公桌,沙发,茶几,目光一寸寸沿着地毯上的花纹落在自己脚边,纲吉收藏的cd还放在那里。

    那笑容和温度都仿佛还在她身边,一丝一丝的驱走她满心的仇恨。弥忍受不了如此清醒,受不了这么清醒的认识到自己的无力,无论做什么那个人都回不来了,这样的认知让人恐慌不已。

    弥试图丢开手里的册子,让仇恨冲灌满她的大脑和心脏,即使偏激也好过天塌地陷般的惶惶。

    可是她舍不得。

    弥缓慢地坐在地毯上,神情迷惘,而后,失声痛哭。美女 "xinwu" 威信公众号,看更多好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