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中文 > 网游小说 > 潜行吧,姐姐大人[综漫+扭蛋] > 章节目录 第一百三十章
    越近十月,天气转凉,巴吉尔已经在廊下接了十多分钟的电话。

    详细的把这个月的情况报告完毕后,电话那边的泽田家光沉吟了一会儿,巴吉尔认真听着泽田家光思考后下达的指令,挂断了电话。战场的形势总是千变万化,前段时间还取得了阶段性胜利的彭格列又被密鲁菲奥雷不知道什么时候培养出的几百a级战士逼的节节败退,就人手不够,现在更是陷入了颓势。

    以往弥不是呆在医疗部看望受伤的下属,就是呆在办公室里处理战报或憩。可是这次巴吉尔一路走过来,推开了安静的办公室也没有看见她。巴吉尔又在走廊下停留了一会儿,庭院里的草缺少打理的人后开始疯长,快漫过脚踝。

    前方敌人逼近,可越到这时候,城堡里却变得比以往更加静谧闲适。巴吉尔绕回了后方的休息区,在楼下考虑了半天要不要上去,一只蚂蚁慢悠悠的从他脚前晃过,隐入墙角。巴吉尔才微叹一声,朝楼上走去。

    他一直没有放弃过劝弥回日,分部那边的狱寺和山也经常会联系他。可是现在时局不同了,为了阻断密鲁菲奥雷的援助以及和海外的来往贸易,海路早已被弥截断,彭格列和密鲁菲奥雷作瓮中之斗。陆路又不通,原可以用的直升机现在一旦起飞就是一个靶子。

    越到现在,局势已经越来越险要,巴吉尔已经不确定就算现在走还能不能平安到日。

    从未掩的门缝中溜出了钢琴声,神秘园的调子阻止了巴吉尔的脚步,他停下了走向卧房那边的步伐,转而走到门边。琴声恰止,巴吉尔敲门,只是敲击门板的余音未落,里面忽然传来一阵似乎一掌按在琴键上的突兀杂音,随着闷重的落地声,巴吉尔急忙推门而入。

    弥醒过来的时候刚好能看见静坐在床边的巴吉尔。茶褐色发的青年,长久地穿着一身黑西装,背脊永远挺得直直的模样,严谨又认真。

    弥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肚子,身边的巴吉尔也察觉到她的举动“您醒了,夫人。”

    弥点点头,从床上坐起来。巴吉尔不便去扶她,生硬地起身来“医生,您快到预产期了,还是不要太劳累。”

    快到预产期了,身子也越来越重,这会儿才是真的坐着也难受躺着也难受。可是已经没有人给她抱怨撒娇了,弥只能安静地坐着,侧头像是发了一会呆,才忽然想到什么一样“阿纲的生日过了。”她自顾自地着,像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原还约好的”

    巴吉尔有些窘迫地在一边,知道自己该回避了,可是又放不下弥“夫人,家光大人让我转告您,他已经安排了人通过民用航空回意大利接应,让您去日待产。”他让自己的语调刻板,低着头盯着地上。

    弥没有反应地坐着,像还在发呆。

    巴吉尔抿了一下唇,苦口婆心地劝着“夫人,即便是为了孩子,也请您回日去。”

    “好。”弥淡淡地答了一句。

    “夫人,而且就算十代目在”巴吉尔继续劝,可是话语一顿,微微睁大眼睛看着弥“欸,您您刚刚是同意了吗”

    他劝了太久,可是没有哪个字是真正被弥听进去了的。弥这么乍然一同意,巴吉尔还以为自己听错了。

    弥抱着自己的肚子,这对双胞胎不,她肚子上已经隐现有着狰狞的青筋。像是再长大一点就会血肉模糊的爆开的程度,叫谁看见都会替弥不安“替我回复爸爸吧,我同意了。”弥透过医疗部白色的纱帘看望窗外的蓝空,无悲无喜波澜不兴。

    八个月,她已经整整在己方不利的条件下整整拖了八个月,拖到了白兰无力应付纲吉的其他同伴的时候,甚至还不止一度的做出过有力反击。

    弥不是没有背水一战的把握,只是她的孩子,她不容有失。

    窗外的晴空还高照着,弥侧过身重新躺回床上,或许她真的过于疲惫了,没一会儿就沉沉睡去。

    弥做了一个梦。

    是从很多断续的镜头里抓到的一个片段。

    她扮演成魔王,而作为勇者的纲吉从门外进来,那家伙演技太差,进门还没收住嘴边的笑。他们憋着笑对台词,演技一点都不走心,最后勇者一不心在刚拖完没多久的地板上踩滑,吧唧一声就五体投体地跪在了魔王的高跟鞋前。

    最后的发展有点黄暴,毕竟是刚同居没多久的情侣。

    弥记得在最后的时候,糟糕的勇者啃着她的耳垂跟她魔王大人我爱你。

    很具有魔力的话,沿着耳蜗爬进了神经,湿漉漉的,落在了心里。足够弥一次次的心软,一次次的沦陷,她都搞不清到底谁是勇者谁是魔王了。

    那些回忆的碎片一转,就又变成了满身血腥的纲吉。他的眼睛紧闭着,脸色苍白,毫无声息。

    上一秒还在我爱你的那个人,下一秒就死在了她的面前。那种反差让还沉在睡梦里的弥痛得要命,快把心挖出来的一样。

    怎么会变成这样呢。

    被胎动的感觉唤醒的时候,弥一边伸手安抚着宝宝们,一边还在想这个问题,怎么会变成这样呢。

    回日的日期安排在三天后,到时候会一支急行队对密鲁菲奥雷发动突袭,她就可以趁机离开意大利。狱寺和山都在日那边接应,她到达日分部后,就能见到其他人。

    明明形势都已经变成这样了,可弥还是不慌不忙的模样。她重新翻开了好久不用的字典,耐心地寻找宝宝们的名字。纲吉死去之后,给宝宝取名这件事就被完全搁置了,弥那时也无心取名了。可是这会儿一翻字典,眷抄下夹在字典里的纸就落了出来,上面全是寓意美好的名字。

    她都差点忘了纲吉多期待他们的孩子了。

    弥认认真真地看着,靠在身后的椅背上,一边看一边笑,抚摸手上的戒指。

    安纸是在离开前的清晨回来的,太久不见安纸,守在一边的巴吉尔甚至有了种恍然的感觉。风尘仆仆地归来,安纸浑身的血腥味还没散开。她短发已经过了肩,想是一直都没怎么打理,脸上的青铜面具被磨到了不少地方。安纸手里还拎着一个不停滴血的袋子,沉默地在弥身前。

    那是她带人围剿桔梗血战了整整一天的成果,她希望她的姐姐能高兴些。

    弥笑了,却没看那袋子一眼“安纸,我们要回并盛了。”她笑着走过去拉安纸的手,可笑容忽然意味一转,浸染了无数哀伤“对不起,让你做这种事。”

    安纸扔了手里的袋子,像扔垃圾一样扔在墙角。她感觉到弥轻轻搂住她,于是也有些僵硬地回抱住弥。是想要些什么的,可是嘴太笨了,她根扯不动声带发不出声音,只有这么静默地看着弥的眼睛。

    “去换身衣服吧,然后我们一起回去。”弥轻柔地着,将安纸的手放在她的肚子上“我不想什么理由,让你以身犯险的我确实不是一个好姐姐。以后,不会再让你碰那些了。”

    “安纸,你和宝宝,是我现在所剩的全部了。”

    她想开了吗

    安纸看着弥的眼睛,试图从中察觉到弥的想法。弥的眼神很温柔,蒙着一层雾气般,安纸能感觉到对方心绪过于飘忽的轻盈着,像不停划过各种想法的脑袋在刻意清空自己。

    她是认真的,不想让安纸身涉险境。

    可她也不是那么认真。

    如果白兰出现了,她仍会暴起用身边一切来鱼死破。

    安纸离开了办公室去处理身上的血迹,角落的袋子也被她捡起来随手扔进了野草蔓延的庭院草地里。那东西既不能让弥开心,那她拿着也嫌脏。被她强行从桔梗身体上剜下来的修罗匣和玛雷指环都被她藏得很好,试图偷回玛雷指环的切尔贝罗也被她不动声色的杀掉,再齐集两个玛雷指环和匣子这个世界上就不会再存在让弥不开心的人了。

    想到这点,安纸稍微有些高兴。

    冲洗过身体,换上新的衣物和面具,安纸来到前厅就看见正坐着看书的弥。

    弥的孕肚已经很大了,穿着大号的孕妇裙也显得有些窄,快要临盆的双胞胎,看着就让人担心。她坐在椅子上看书,安安静静的,任由玻璃窗外折射进来的光线落在衣裙上,平静而超脱世事的模样。

    她的双胞胎姐姐。

    安纸走到弥身边,一步的距离,守护般的姿态。她陪着弥呆在前厅里,弥认真地看书,她就认真地打量弥的侧脸。直到安排好其他人撤离的巴吉尔回到前厅,告知弥可以动身离开。

    弥走路已经有些费劲了,单手扶着后腰慢慢前行,安纸不得不搀着她。

    只是刚踏出前厅,眼熟的信号烟花弹便在不远处的上空突然炸响,凝聚成一朵花形状的烟花弹成型后逐渐消失。安纸看见弥笑了一下“有人不让我们走呢。”她这么轻声着,又觉得自己的话过于可笑了一般笑了一声“也是,自以为是神明的凡人啊,怎么会容许挑衅他的蝼蚁擅自离局呢”

    安纸手中橙光一闪,火焰徐徐燃起“姐姐先走。”

    好生涩的发音,乍听还听不出安纸了什么。巴吉尔微愣,然后迅速蹙眉“安纸姐还是保护夫人吧,我去把那些人引开。城堡后面的森林有临时清理出来的停机坪,飞机会在那里降落。”他冷静地着,额头上燃起一簇火焰就迅速跑远。

    弥刚想开口,却突然皱起了眉头。她伸手扶住身边的门框,有些难受地捂着自己的肚子。

    “”安纸急忙伸手扶住弥。

    “安纸。”弥满脸的痛楚已有些忍受不住,甚至微微喘息起来。她抓住安纸的手,声音也压抑颤音“痛”

    弥的双腿已经有些支撑不住身体,慢慢随着门滑了下去。她喘息着,脸色也变得有些苍白,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裙摆,却摸到了满手湿意。

    羊水破了。美女 "songshu566" 微信公众号,看更多好看的!